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我画的港黑找上门来了! > 穿越的第二十三天

穿越的第二十三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音乐开始后,太宰治很快就有了动作。

    只是

    这奇特的舞姿和所有人设想里的都有所不同。

    在大家的心目中,“秋月莲沼”的舞蹈一定是充满了力量型的,又带着些冷感,响彻东京圈的高岭之花可不是吹来的。

    更重要的是,这次校庆上的舞蹈表演是一首非常动感的音乐,选的全都是男性角色。

    然而,当银发少年站在舞台上,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容后,台下众人不约而同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他们一直知道秋月莲昭长的很好看,五官精致宛如游戏建模,找不到一点瑕疵。

    但是他们没想到,当秋月莲昭笑起来时,才是彻头彻尾的美颜暴击,杀伤力呈几何状倍增。

    银发少年跟随音乐节奏,漫不经心的小幅度晃动身体。

    一根纤细白皙的手指顺着耳后与脖颈连接处缓缓下滑,他微微扬着头,神情冷淡的看着台下,然后指尖轻轻一挑,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黑色宽带choker便悄然滑落。

    明明音乐声十分吵闹,但是当choker落地的那一瞬间,“叮铃”地一声脆响仿佛响在了所有人的心尖上。

    忍足侑士作为这次的评委,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虎口才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也被秋月惊艳到了,竟然觉得他有点性感。是的,没错,性感,他竟然觉得一个男人性感。

    秋月不擅长跳舞,这点从他简单的舞蹈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当他站在舞台上时,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动作,所有人都会被秋月莲昭这个人吸引,他有一种独特的吸睛气质,让他成为独一无二的发光体。

    最让忍足战栗不已的是少年银灰色的双眸。忍足之前和秋月打过很多次交道,他印象中的秋月就是一个冰山少年,眼神冷漠,独来独往。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秋月露出这样的眼神好似神祇自云端投下来的傲慢一瞥,轻而易举就能看透众生百态,所以万般种种皆不能让他动容。

    秋月莲昭这个人说不定出乎意料的可怕。

    注意到台下无数人的或震惊或痴迷或害怕或若有所思的表情,太宰治在心中无声低笑。

    秋月君,都说了他的学费可是很高昂的。

    虽然他不会跳舞,但是有了你这张脸,想要做到吸引人的注意力,还是非常轻松的。

    你想要平凡低调的生活,不可以。

    舞蹈结束后,台下众人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台上光芒万丈的帅气少年,还沉浸在刚才的视觉盛宴中回不过来神。

    所有评委都微微垂着头,阴影为他们的脸部带来了坚毅的线条。

    “投、投票吧。”最开始为太宰治说话的男生手忙脚乱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几分钟后,太宰治满意的看着评委席上的十位学生神态各异的举起了手中的投票卡,上面清一色的写着秋月莲沼的名字。

    可、可恶迹部景吾咬牙将头偏向了另一边,他居然觉得秋月跳的还挺帅的。

    而在他身边,是有着同款表情的副会长。

    而莲沼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这是什么神展开居然全都投他了

    秋月莲沼仔仔细细的反复看着评委席大家手里的评分卡,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难道说太宰君的舞姿异常动人,是他没有欣赏眼光

    太宰治的内心就像明镜一样,他自然能知晓秋月莲沼的内心,他笑吟吟的说道“没错,其实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舞蹈啦,看样子你们学校的评委很有眼光。”

    莲沼一阵沉思,虽然他不想怀疑,但总觉得太宰君在驴他。

    而下杉同样被这一面倒的评选结果震惊了,“喂你们认真的吗他跳的那真是舞蹈吗”

    那不就是耍帅大赛吗秋月莲沼长成那样,怎么看都是他稳赢啊下杉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看着下杉无能狂怒的模样,一个评委耿直道“但是,下杉君,秋月同学他非常能抓住人的视线,你懂吗,就是一下子把你的视线都吸引过去的感觉。”

    众人纷纷附和点头。

    下杉“”开什么玩笑

    另一位评委老神在在道“舞蹈可以继续锻炼,但是脸,真的是没有办法锻炼的。”

    大家对这位评委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就在这时,大获全胜的太宰治缓缓走到了下杉的身边,他一脸惋惜的低声说道“佐藤君,你现在这副嫉妒的嘴脸,真的很丑陋哦。”说到这里,太宰治有些苦恼的蹙起了眉头,“嗯我是不是又叫错你的名字了”

    秋月莲沼“”好欠打啊

    下杉“”

    踏马的这居然还是个阴阳人

    绿茶都不能满足他了

    “喂,忍足,”迹部景吾欲言又止的叫住了和他一起来当评委的忍足侑士,“你有没有觉得,最近秋月有点奇怪”总觉得和上次去他家时相比,又变了个一人似的。

    忍足侑士灵魂出窍的看着迹部景吾。

    何止是奇怪,简直就像是人格分裂了一样好吗

    当他刚要说话是,就见迹部以手抵纯喃喃自语“虽然,这样子的秋月也姑且还算华丽,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忍足侑士“”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景我看你也不正常了

    当忍足侑士浑浑噩噩的离开了自己的评委席上时,他还是没忍住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和下杉说话的“秋月莲沼”。

    刚才那个在舞台上公然卖脸的绝世帅哥,真的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秋月莲沼吗

    不,最重要的果然还是为什么莲沼他会参加暑假补习

    就在他觉得自己大梦一场之际,他却被坐在观众席的足球社社长松本拦了下来。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群表情同样迷离的学生,而且性别构成非常的复杂,忍足一时没分清究竟是男生多一些还是女生多一些。

    这位少年脸颊染满了红晕,激动的抓住了忍足的校服衣摆,“忍、忍足”

    “冷静点,我在听。”忍足说道。

    犹豫了半晌,松本还是咬牙问了出来“你上次说,那个叫做赤司征十郎的人会带着一群人在我家楼下狂啸,你说,一群人究竟有多少”

    忍足“”

    怎么告诉你个固定人数你还准备和赤司掰头了

    “那个,这些同学好像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松本不再在的挠了挠头,说到这里他还忍不住嘀咕道“明明我已经告诉过他们赤司征十郎这个人有多可怕了。”

    忍足“”

    疯了吧你们

    在冷硬的应对了这群为了盛世美颜不要命的憨憨们后,忍足侑士抖着手掏出了手机。

    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不能再拖了他要立刻找相关人士处理这个问题。

    他伸手掏出了手机,飞速的给远在京都的赤司征十郎发了一条简讯。

    没有办法了,这种时候,只能仰仗有经验的的赤司了

    赤司难道是病原体吗

    这人格分裂还带传染的得了人格分裂,一个传染俩

    在礼堂风波平息过后,太宰治就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莲沼的住处。

    他有了一项新的乐趣,就是探索莲沼的家。

    因为灵魂状态的莲沼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招待太宰治的,因此十分纵容的任由他在自己的卧室里横行。

    “秋月君,上次不是提到了你是漫画家吗既然这样,我想看你画的漫画。”太宰治突然这样说道,“就看你最自信的那一部吧。”

    秋月莲沼一阵沉思。其实他最自信的一部是刚被腰斩的搞笑漫画。

    虽然问世之后人气低迷。

    因为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反派会如此的没逼格,从头到尾都乘坐在自爆卡车上,每当主角团遇到了难题,他就要跳出来送一波助攻。

    直到自己被打死为止。

    那些因为脸而迷恋上这个反派的角色到最后纷纷化为了他的黑粉,甚至一腔悲愤的写了无数同人文,秋月莲沼还特意去看了看。

    好像真的比他画出来的那个东西更有逼格。

    几番挣扎,秋月莲沼还是将太宰治带到了书桌前,让他打开了文件袋,去看自己的新漫画。

    在看完了前五话后,太宰治脸上的表情仍然没什么变化,莲沼一时之间吃不准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然而,当太宰治翻开了第六话时,他淡然自若的表情凝固了一瞬。

    因为,这一话新登场了一个叫做太宰葵的女性角色。

    「秩序不在我的眼里,从来没有这个词语那是束缚弱者的东西,而我,是凌驾于秩序之上的存在」

    画面里,是一个扎着丸子高马尾的少女,她站在高高的怪物堆之上。

    少女的身上缠满了绷带,她拥有着傲人的身体曲线,怎么看,都是一个满足了很多直男幻想的角色。

    太宰治“”

    要素过多了吧真以为他看不出来这是谁吗

    莲沼也有些心虚的看向了远方。

    但是很快,太宰治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平静的继续往下翻去,这让莲沼松了口一口气

    过了许久,太宰治才终于出声“虽然不是很懂你们的漫画,”太宰治随手将莲沼的原稿放在书桌上,“但是,秋月君,你的人物很无聊。”

    他单刀直入的如此总结。呵,居然把他设置成一个吸粉的女性角色

    秋月莲沼有些不解,他这次明明是严格按照中原君太宰君的性格来的,为什么还是会被说无聊

    他明明觉得这两个人的身份超级有意思的,包括性格大概。

    莲沼狐疑的打量起了太宰治,难道说,他是因为自己把他画成了女孩子,所以才特意这么说的

    太宰治的手指在原稿上点了点,“你的男二号和女主角,性格太过重合了吧。而且很浮夸啊,只是浮于表面的中二,他们好像一点想法都没有呢。”

    莲沼顿时感到了一阵羞愧,他就知道,太宰君绝对不会是这样在乎这种外物的人。

    从他能克服自身的羞耻替他做出各种人设的示范就能知道这一点了,可他却会质疑这样具有伟大奉献精神的老师,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太宰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莲沼那边的评价已经到了一种神圣的地步,他单手托腮,闲闲的翻阅着这些纸,“算了,这些事情可能对你来说还太玄妙,这样好了,”太宰治倏地坐直了身体,“接下来,就由我,每天在学校替你演绎一种不同性格的人吧”

    秋月莲沼“”虽然好心动但是他总觉得已经看到了自己每天社会死一次的未来了啊

    就在太宰治坏心眼的计划着究竟要从什么样的人设开始扮演起,莲沼家的门铃在这时响了起来。

    莲沼神色一凛,这个时间来找他难道说是,阿征

    但如果是他的话,那可就不妙了啊

    秋月莲沼胡乱戳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让太宰治知道这位可能可能不太好惹,干脆就伪装自己不在家的假象好了。

    然而让莲沼绝望的是,太宰治仿佛触觉失灵,像是感受不到莲沼的焦急一般,他施施然的从楼上卧室里走到了玄关。

    “不用担心,秋月君,普通的小事,我还是可以为你处理好的。”明明是自己恶趣味爆发想要做点意思的事,但是太宰治却硬生生说出了圣父光芒普照的话。

    莲沼感动的快要落泪了,但是,太宰君,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非常多不好搞的家伙,比方说他的竹马赤司征十郎。

    太宰治自然是不知道莲沼的心理活动的,他就这样干脆的打开了玄关的大门,在门外,是一个穿着十分怪异的少年。

    对方的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蓝色短上衣,十分自信的露出了精悍的腰身,上衣的扣子是钢笔形状的装饰物,和少年耳朵上的钢笔笔尖样的耳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下身则是穿着一条低腰白色休闲裤,在他的身后,似乎背了一块类似于画板一样的东西。

    “哟,觉,”对方熟稔的抬手对太宰治打了个招呼,“东京这地方真是让人不习惯,稍微费了点功夫才在这附近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这个少年的脸线条感非常强,和秋月莲沼平滑的轮廓线行程了鲜明的对比,但是

    太宰治的表情有些诡异,当代高中生穿成这副模样真的没有问题吗太宰治暗暗观察了一番这位少年头上的锯齿形束发带,这新潮程度,比每天换着花带配饰的秋月莲沼还要招摇。

    说实话,不是很想放他进来呢,只消一眼,太宰治就能从岸边露伴的肢体动作大致上判断出这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

    称呼莲沼为觉的话,说不定是漫画界的同行

    太宰治随意的点了点头,他非常自然的切换到了秋月莲沼本身的人物性格之中冷漠,寡言。

    虽然内心戏很多,但是万幸他很会隐藏。

    而莲沼则是被突然造访的岸边露伴惊到了,这是比阿征更难搞的家伙啊太宰君和他究竟是什么运气

    岸边露伴果然没有在意太宰治的态度,他对此像是习以为常,“新漫画的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如果画好了的话,可以让我替你把把关。”虽然听起来很欠打,但是岸边露伴的语气却带着慎重。

    显然,他也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话语了,想要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冒犯,尽管效果甚微。

    是个傲娇呢。太宰治这样想到。

    因为,这个人眼睛里的期待根本藏不住嘛。

    太宰治微微挑眉,没有想到,秋月君的漫画也会有这样真情实感的粉丝读者吗

    而太宰治这微小的动作同样没有逃过岸边露伴的眼睛。或许是受到了莲沼的麻痹,太宰治显然对这个职业没有正确的认识。

    像是并不在意太宰治拦在玄关处不放他进去坐一坐,岸边露伴就这样站在门口随意的和太宰治闲聊。

    话题一路从他最近的漫画经历扩展到了来冰帝办理入学。

    “冰帝那边我已经去过了,因为路上耽误了一点时间,明明是决定今天就开始假期补习的,也只能到明天再去了。”岸边露伴随意的闲聊,他的手指不停的将手中的笔来上下旋转。

    尽管语调十分自然,但是他的眼睛却总是盯着太宰治。

    唔,如果想要尽快把他赶走的话,大概还需要一点契机吧,太宰治冷淡的看了岸边露伴一样。

    “哦这个表情很不错,”岸边露伴一边说一边兴奋的将背在身后的画板拿了过来,他的手在纸上作画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称之为一句怪物也为不过,“对,就是这种眼神没有任何情感,像是所有的东西在你的眼中都没有任何价值,而你不过是在配合这个世界演出”

    太宰治“”

    秋月莲沼“”

    “太棒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这算什么,智者的角色吗不错啊,太不错了”岸边露伴连声夸赞。

    就在莲沼愈发绝望的时候,岸边露伴握着笔的手突然一顿,“虽然觉那家伙的漫画人物都很无聊,但我知道,他仍然对这个世界有所期待。”

    岸边露伴指着太宰治,语气笃定,眼神不掩锐利,“但是你,抱歉,我看不到你对这世界的一丝情感。从我出现的这五分四十六秒,你一次也没有叫过我的名字。的确,你很冷漠,但是觉那家伙,尽管表面冷漠,但他本质其实是个单纯的人而不是像你这样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精明的家伙”

    太宰治“”

    秋月莲沼“”露伴老师

    从小玩到大的竹马阿征都以为他只是人格分裂,而讨厌自己的露伴老师刚一见面就看出来了真相,还对他有这么深的了解

    莲昭一时间心情有点微妙,果然最了解你的恰恰是你的敌人。

    哪怕是在面对眼前这种灵异事件,岸边露伴的思绪也非常清晰,他有条不紊的分析着对面这个家伙的真实面目。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如果觉他不想见我,此时早就应该关门离开了,而不是像你这样,把我堵在门外。你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岸边露伴朗声说道,“因为你根本不认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我,所以就想借此拖延时间来观察我,我没有说错吧。”

    岸边露伴根本没有想过让太宰治叫出他的名字,在他的世界里,他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出错。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太宰治的表情有些古怪,“但是,在这种激动人心戳穿他人假象的关头,你居然还在用笔记录着什么吗”

    秋月莲沼“”

    太宰君,这么说的你也很奇怪啊明明都被人戳穿身份了,你都没有紧张感的吗

    “哼,这不是一个很棒的题材吗任何和灵感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放过。”在飞速的记录完这一切后,岸边露伴这才扣上了笔帽,“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觉的身体里”

    秋月莲沼“”露伴老师你敏锐的真不是地方啊

    这是连太宰治都没能想到的神奇展开,这掉马来的猝不及防,而且还是以一种十分离奇的方式。

    太宰治终于明白为什么秋月莲沼不想让他开门了,实在是门外的这个人,非常不按常理出牌。

    就在太宰治决定补救一番这尴尬的场景时,对面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少年已经有了新的动作。

    “天堂之门”岸边露伴高声喊道。

    与此同时,一个小巧的身影出现在了岸边露伴的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五十厘米高的小巧先生头戴镂空的高礼帽,身上则是穿着白色的西装。

    在岸边露伴的指示下,他瞬间袭向了站在门口的太宰治。

    灵魂状态的秋月莲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和他设想中的一样,太宰治根本就看不到替身这种东西,是以,他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糟了露伴老师的替身能力可是超级麻烦的啊莲沼焦急的想道。

    岸边露伴的替身能力叫做天堂之门,然而这玩意儿和天堂之类的美好词汇扯不上一点关系,只要敌人被他家的迷你小人给扑到,那么敌人就会当场变成一本可以供他翻阅的书。

    这书里不但会详细记载这个人的生平履历,连心理活动都无法逃过,更有许多连本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报也会被岸边露伴一一读取。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岸边露伴甚至还能在敌人化作的书上书写命令,从而达到自己想要的控制效果。

    如果太宰君被变成了书,他的秘密就要暴露了

    太宰治自然感受到了莲沼的慌乱,然而他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和他推测的差不多,这个世界的人也拥有奇妙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特定的人能看见,而像他,就完全看不见。

    可恶为什么处于灵魂状态的他用不了自己的替身在尝试了无数想要叫出雾之潜行者却失败了后,莲沼觉得连灵魂状态的自己都要落下冷汗来了。

    但是,出乎莲沼和岸边露伴两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天堂之门在触碰到太宰治的那一刻,身体骤然消散。

    “什么”露伴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替身天堂之门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前。

    秋月莲沼同样被这神奇的一幕给震撼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能力。

    和秋月莲沼不一样,岸边露伴十分擅长观察他人,从“秋月莲沼”刚才的反应,他能确定,这个家伙一定看不到他的替身,这也就让他的想法更加笃定这个人绝对不是秋月莲沼。

    “嗯发生什么了吗”太宰治一脸无辜的看向了岸边露伴。

    这副清纯模样当即把岸边露伴气到一梗。

    “啧。”岸边露伴不爽的咋舌,没给太宰治说话的机会,他转身就跑。

    太宰治“”

    秋月莲沼“”露伴老师,你放弃的也太神速了吧而且居然没有留下反派被打败时的著名台词预警

    你不是合格的漫画家

    看着他一骑绝尘的背影,太宰治的表情同样有些复杂,一时之间失去了声音。

    “那我们先进去”太宰治沉默了片刻后这样说道。

    莲沼赞同的戳了戳他。

    然而,就在太宰治转身即将关上玄关的大门时,他的身后传来了岸边露伴的声音“给我等等”

    一回头,太宰治就看到了原本已经走远的岸边露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又折了回来。

    “想要赶我走”他的手中还拿着勾线笔,画板也被他架在了胳膊上,他似乎在刚才疾速飞奔的路上画了些什么东西,然后便自信回了头,他一个滑步稳稳的停在了秋月莲沼家的大门前,他用拿着勾线笔的手指着太宰治高声道“但是,我拒绝”

    太宰治“”

    那一刻,熟悉的记忆呼啸而来。他没能控制住大脑,瞬间就回想起了秋月莲沼在他身上以脸缠绷带的形象对着森先生高声喊过同样的话时的场景。

    原来是你

    说时迟那时快,岸边露伴眨眼间便将画板转向了太宰治,然后,他双手高举画板对着太宰治猛冲而来,“我岸边露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强大的敌人说不”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太宰治清楚的看到了上面的鬼画符。

    那真的是鬼画符吧符咒之类的东西吗

    难不成是想要用这东西辟邪还是说真以为这东西能把他从秋月莲沼的身上驱赶而出

    所以刚才转头就跑是为了争取时间画符

    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连太宰治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只见岸边露伴一个高高起跳,接着,他用力将自己的画板对着太宰治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恶灵退散”岸边露伴高声道。

    作为一个素材库丰富的漫画家,他自然连这方面的知识都没有放过。这个符还是他在各地旅游时无意间和当地寺庙里的僧人学到的。

    现在,他的知识总算有用武之地了不会有错了,觉他绝对是被恶灵给附身了无论是科学的力量还是纯武力都解决不了这件事了。

    所以,岸边露伴选择用魔法对抗魔法

    duang地一声巨响后,秋月莲沼坚硬的脑袋硬生生将岸边露伴的画板顶穿了一个洞,此时,这残破的画板正挂在太宰治的脖子上。

    秋月莲沼“”

    太宰治“”

    这个世界的人,似乎哪里不太对。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了

    然后晚上我会把第二十三章给大修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萌

    来吧让我们在周五的时候,见证谁是最大的欧皇抽奖启动

    感谢在2020070616:29:072020070717:58: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朔朔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2个;不是怂是从心、g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辉夜大小姐70瓶;靈毉20瓶;柚子13瓶;罂粟、悠禄、宁钟澈、灵灵、匆匆、鸽子汤10瓶;狐崽崽5瓶;枼未星、萨拉萨拉4瓶;中二病大队长、想起来改名还没改3瓶;月亮去哪了、尘缈子、44848373、萌萌哒的路人甲、大可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