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穿成反派小姨妈 > 武学天才呀

武学天才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要不我给你准备一根粉色长枪”

    楚修凡这句话,带了对秦朔南说枪法不适合女生的调侃。

    秦朔南却没听出来,还亮起眼睛认真思考了耍“粉枪”会不会比较女孩的可能性。

    然后有些遗憾的觉得,可能粉色长枪也降低不了多少他们秦家枪的威猛霸道。

    而老者刘伯洪则因为秦朔南的“枪法不适合女生“一话,误以为她不会全套枪法,所以几乎是在楚修凡问话的同时,也开口问秦朔南不擅枪法,那擅长其他什么武功。

    “其他武功”秦朔南又被刘伯洪的问话,问得难住。

    因为十八般武艺,一弓、二弩、三枪、四刀、五剑、六矛、七盾、八斧、九钺、十戟、十一鞭、十二锏、十三镐、十四殳、十五叉、十六钯头、十七绵绳套索、十八白打。

    其实她都会,但最擅长的是枪法,因为长枪最适合他们秦家儿郎骑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

    楚修凡注意到秦朔南没有马上回答其他擅长的武术,聪明的又猜到秦朔南可能在犹豫报什么兵器的武术。

    所以他非常期待的将一行人叫到江山入战的兵器库。

    “去那边看看,你好好想想自己擅长什么。”

    楚修凡引领众人去江山入战的兵器库,秦朔南对此还真有几分感谢,因为她一时半会还真不好在十八般武艺种选出不暴露她不女生一面,适合她展示的武术。

    但到了楚修凡的兵器库,看着里面琳琅满目几乎集全了中华兵器种类的兵器库,秦朔南发现她好像耍什么都可能非常刚猛。

    所以想来想去,秦朔南觉得她只有赤手空拳的“白打”了。

    “老前辈是拳门吧,那我今日给你耍套拳吧。”

    秦朔南不忍拒绝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千里迢迢来寻她的请求,所以还是决定给老人家练套拳。

    而刘伯洪听此,有些激动。

    因为比起他从没有练过的枪法,自然是他自小练就的拳术是他心中的挚爱。

    秦朔南会拳,并愿意为他练一番,那就是报了指点之意了。

    当即,刘伯洪抱拳对秦朔南恭敬感激的鞠了一躬。

    秦朔南侧身避过了刘伯洪的大礼,然后抱拳还了一礼后,气运丹田,开始缓缓的打出一套拳法。

    刘伯洪看到她打出的第一式,眼睛就亮起来。

    他儿子武术老师刘长平则是见秦朔南出手的这套拳软如棉,而有些失望。

    其他不懂武术的沈书昀和吴教授,则当看秦朔南表演一般,看着秦朔南武得很好看的拳法,惊艳她打拳打出的翩若惊鸿。

    而楚修凡则看着秦朔南那套拳法,若有所思。

    “大师,让我儿子陪你练练招。”刘伯洪突然叫自己得过全国武术冠军的儿子刘长平去跟秦朔南过招。

    刘长平也正想试试秦朔南这令他失望的软绵拳法,所以没推辞的运拳而上。

    刘家拳,从拳法的打法可以看出也是一种比较刚猛霸道的拳法。

    沈书昀和吴教书见刘长平一个彪形大汉,挥着砂锅大的拳头攻击上秦朔南,都忍不住为今日化了个娇媚妆,显得更楚楚娇弱的秦朔南担心。

    唯有楚修凡和刘伯洪这时候都是替刘长平捏把汗。

    特别是刘伯洪,他是有意让儿子去接秦朔南的招,去体悟古武拳法的威力而希望他从中学到里面的奥秘,可以改良他们家的刘家拳。

    若不是刘伯洪自己清楚他年纪过大,一把老骨头接不住秦朔南看似绵软,实际是棉里藏刚的拳法,刘伯洪更想自己去试试。

    而刘长平跟秦朔南对上手,只一招,他就被秦朔南出手软如棉,但是沾身硬似铁的拳法给击退三步,拳头震的发麻。

    而这还是秦朔南使了不到她一层的力量。

    “大师,可以打快一点了。”

    刘伯洪见儿子在秦朔南有意放水的对练中,顶不住一招,没有露出对儿子失望的神色,反而是更为恭敬的看向秦朔南,喊她不用再继续为了他看明白拳法而打慢拳。

    秦朔南见此也就加快了速度,然后沈书昀和吴教授这样完全不懂拳法的人震惊了。

    因为正常速度舞“软绵”拳的秦朔南,形如捉兔之鹘,神如捕鼠之猫1,迅捷机敏虽然看不出什么刚猛劲,却能让他们这样的外行人也看出,这套拳法不是什么空架子,而是一招必杀的绝技。

    “谢大师今日赐教”

    秦朔南打完一套拳,老者刘伯洪再次抱拳对她鞠躬道谢,一边拳头还在被震的发麻的刘长平,有些回不过神,但见父亲如此,也抱拳对秦朔南鞠躬致谢。

    而秦朔南还是避过老者刘伯洪的鞠躬,但坦然接下了刘长平的谢礼。

    “你们刘家拳,刚猛有余,但是练气不足,以后想提升威力,还是需要多练基本功。”秦朔南点评刘长平使出的刘家拳存在的这个问题。

    那就是缺乏像她苦练出来的力量。

    这力量最初靠基本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练,达到一定力量等级,然后开始中华武术更为高阶的练气。

    练气属于内门功法,或者说内功心法。

    很多武术都有配套的心法,但大多在一代代传承中丢失。

    刘家拳就是如此,现在只有拳形,没有拳力,无法展现先祖一拳也能打死一头牛的威力。

    很是可惜,而更可惜的是,秦朔南也无法帮他们补足这个内功心法。

    因为武学招式可以互通,内功心法却不可能。

    “谢大师赐教。”刘伯洪和儿子刘长平再次感谢秦朔南,然后都带着满满的收获和激动离开了。

    “爹,我终于见识到华夏武术的厉害了,秦大师小小年纪就可以拥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不知道我家小孙女以后苦练基本功能不能有她三层的功力。”

    “你不是不让你几个孩子学武吗怎么现在准备教你宝贝孙女了。”

    刘伯洪父子在离开的路上,私聊起来,提到对下一代的教育。

    “这不是见证了华夏武术的厉害,觉得我以前低估了吗我们刘家拳虽然丢了内功心法,但也不能继续丢了外功,还是得传承下去,等啥时出个武学奇才,或者找到内功心法,重现我们刘家拳的声威。”

    “你有这想法,我死了也不遗憾了,也不白费秦大师今日的赐功。”

    “爹,什么赐功”刘长平还不知道秦朔南最初打慢拳的目的,刘伯洪就跟他解释了一下,然后刘长平惊讶了。

    “爹你还记下来了你都九十多岁了,咋记得,我怎么看过就忘哎呦”

    刘长平惊讶中,被老父亲刘伯洪打了下头,训斥他不专心。

    “习武之人,最重要的专注力,我从小教你要如此,你当耳旁风,还不信我就是靠这份专注力将我们刘家拳传承下来的。”

    “爹,你是真的全靠儿时看祖父练功记下我们刘家拳招式我一直以为你是不好意思承认弄丢了刘家拳拳谱,瞎编的哎呦,爹我都做爷爷的人,你别再敲我脑袋了”

    伴随着刘家老父子两的离开,谁也不会想到,未来刘家拳会由他们多代唯一出来的一个女孩继承,并融合了秦朔南今日赠与的适合女孩子学习的“绵软”拳,成为了华夏新一代拳王。

    当然,这都是后话。

    秦朔南这边现在还在跟吴教授解释她为什么会耍枪和耍拳。

    “我爹在我小时候教我强身健体用的。”

    秦朔南藏拙,把他们秦家儿郎必须学了上阵杀敌的武功,说成和平年代家族也学了强健体魄,文而不弱的武功。

    吴教授跟沈书昀没见过原主文弱书生式父亲,相信了秦朔南的这番说辞。

    楚修凡则不信,但他也没有多问。

    只比较惊讶,秦朔南今天现场即兴创出的“绵软”拳法,居然也十分精妙。

    是的,秦朔南今天给刘家父子展现的拳法,是她即兴创作。

    她会的功夫,都是同一种流派。

    那就是刚猛霸道。

    就是不用任何武器,徒手搏击,不论是拳法,还是掌法,使出来都难逃一个刚字,更别说她多年练出来的武力。

    徒手拍死三头牛,真不是夸张。

    因为她是秦家多代出来的一个武学天才。

    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她还懂得苦练。

    从三岁到二十岁,除了有军事行动,不然风雨无阻,没一日懈怠过晨练。

    不然也不会养成了难以丢弃的习惯。

    致使她来到现代,成了心心念念想做的温柔女孩,也还是改不了每日晨练。

    要不然,她超过两三天不练就浑身莫名不舒服。

    而她的手其实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开始因为练枪长出了薄茧,这让她有些着急。

    最近还在找法子,如何在练枪的同时,保住她如今的“纤纤玉手”。

    是不是每天都改练基本功不练枪了。

    秦朔南开始犹豫要不要每天晨练只练拳之类白打,楚修凡却在她今日结束实习工作的时候,送了她一根长枪。

    一根粉粉的长枪。

    “你还真的有粉色长枪”

    秦朔南看到楚修凡提着的粉色长枪,惊讶极了。

    还以为他是早有“收藏”。

    不知道这是楚修凡今日看完她打拳,特别喊长期定制武器的现代军工场,把他很早定制的一根长枪喷上了现在的粉色,然后送来给她。

    为此今日他好几个知道消息的发小兄弟,都忍不住打电话问他弄这么粉嫩的长枪做什么。

    “修哥,你这是什么可怕的审美知不知道今天军工厂为了配粉色这么奇葩的色,配得都崩溃了。”

    “修哥,你这把一比一还原自出土文物的长枪一直不提,还以为你要留着做什么大事,没想到你居然给他上成粉色,你这也太暴殄天物了。”

    韩邵秦跟几个大院兄弟,在楚修凡把粉色长枪送给秦朔南前,都忍不住吐槽他这个行为。

    其中看过粉嫩的透出可爱感的长枪,莫名觉得这是在暴殄天物。

    但楚修凡却说,“交给最能驾驭这把宝枪的人,才不会埋没了这把宝枪”

    楚修凡把他还原出土文物制作的称做宝枪。

    那也的确是柄宝枪。

    它由现代比古代更优良一些的钢材打造,枪长一丈二尺三寸,重八十斤,枪峰极锋锐无比。

    宝枪没有被精绘上粉色,只从外形就能感受到这支枪的霸气锋锐,实战中交给秦朔南这样的战神级别的英雄,那么几乎是点到人,那人必死,沉重的枪身在战场上骑马扫到敌军,那也是敌军必死。

    可以说非常适合武力超群的秦朔南。

    秦朔南看到的时候也知道这这柄枪很适合她。

    但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受这种宝贵收藏的赠送。

    还是楚修凡说出这把长枪是特别为了送给她涂粉的,秦朔南才道了谢,“勉强”接过来。

    然后找借口说她还有事要忙,骑着粉色小摩托,带着粉色长枪离开影视城。

    出了人来人往的影视城,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秦朔南急急停下摩托车,把那把非常趁她手的粉色长枪拿起来,爱不释手的摸了个遍。

    “没想到现代还有这种规格设计的长枪,手感比我找的钢管好太多了。”秦朔南骑在小摩托上试着挥了几下长枪,然后爱惨了这把枪的重度和设计,也喜欢极了那粉粉的颜色。

    “这么贵重的礼物,头疼回什么礼。”

    听到附近有车辆过来的声音,秦朔南把粉色长枪放了回去,又骑着摩托往家的方向赶。

    赶的同时,秦朔南有些不知道该回霍存席一份怎么样的礼物,才匹配得上他送的这把宝枪。

    “送礼物什么,最难想了。”

    秦朔南带着这样的头疼回到家,并趁着保姆曹姨不注意,把粉色的长枪偷偷带回她的卧室藏好。

    然后才出屋问小霍存煜今天做了些什么。

    “吃饭、看书、玩游戏、吃饭、睡觉、玩电脑,吃苹果、玩拼图、吃饭、等小姨。”

    小霍存煜掰着他的可爱的小手指,一个一个跟秦朔南报他今日很丰富的日常。

    陪在他身边的曹姨,一直慈爱的看着他,等他自己伶俐没有任何错误的报完,才跟秦朔南说他今日的日常就是这样。

    秦朔南摸了摸小存煜的头,然后夸了他一个好乖,才笑着叫曹姨早点回家。

    “路上注意安全。”

    因为录制全能辣妈,秦朔南可以一整天陪着小存煜,所以她就给曹姨放了一天假,可以回家看看。

    曹姨对此很感激,秦朔南却很感激她每天很精心的照顾小存煜。

    也很感激曹姨偶尔会提醒她忽略或者忘记的事。

    比如,小霍存煜马上要三岁生日的事。

    “看医疗本上登记的出生日期,就这个月14号吧,也就下周六,不知道秦小姐对此有没有什么安排,需不需要订蛋糕,若是需要,其实我觉得不用在外面订蛋糕,我学过西点烹饪,买材料可以在家里帮小煜做一个。”

    曹姨离开秦家时,体贴又温馨的建议秦朔南。

    秦朔南送走她,才惊讶小存煜的三岁生日快到了。

    “三岁生辰可是个重要日子呢。”

    秦朔南抱着小存煜,点着他的可爱精致的小鼻子感慨。

    她想着要帮他如何帮生辰宴的时候,提前过来安置摄像头的全能辣妈节目组,则为这个可以录到节目里的生日宴高兴了。

    “那天你可以把日程安排的丰富点,不用拘泥于在家里过,可以出去外面过。”策划许昕帮秦朔南想生日丰富的过法。

    “要不我们节目组帮小煜安排一个绝对令他难忘的生日,生日的所有活动费也由我们节目组出”

    许昕见秦朔南没想好如何带小存煜出门玩的时候,突然有个更好的主意。

    这个主意,秦朔南欣然同意了,因为她也不知道现代有哪些比较有意思的生日活动。

    古代的话,就是吃生辰席,长辈赠礼,还有像他们比较富裕的家族会请个戏班子热闹一下。

    “还得准备崽崽三岁的生辰礼。”

    秦朔南想到更为关键的东西。

    而这东西,换成其他没有特别成长意义的生辰,可能还不需要准备太多。

    但是三岁,在秦家可是一个仅次于十六岁成年礼的生辰。

    那一日,秦家的儿郎都会获得人生中的第一把秦家枪,也会获得第一匹小马驹。

    “这些是不是该准备一下”

    秦朔南有点不确定要如此给小存煜准备三岁生辰礼。

    特别是秦家枪。

    “算了,他那身体,等以后再看,先给他买匹小马吧。”

    秦朔南准备给小存煜买小马驹,为此发信息问了问一直想把汗血宝马送给她的唐霄彬,有关于如何买舔马那种品级的小马驹。

    “ad圣骑士是欧洲的阿克哈塔克马,你想要挑一匹适合三岁小孩骑的小马驹,多少钱我预估需要二三百万”

    唐霄彬跟秦朔南报了有些高的价,这个价暂时不是秦朔南家可以随意承担的,所以有些遗憾的决定把买马这个计划推后到小存煜治好病,她有闲钱了再买。

    这样两个很重要的礼物送不出去,秦朔南就去问小存煜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你现在除了家人,最喜欢什么”秦朔南没有说生日礼物,而是旁敲侧击的问问小存煜最想要的玩具。

    霍存席打视频电话回来正好听到,然后不意外的听到小存煜兴奋的喊了“达达”两个字。

    “达达是什么”秦朔南不知道现代“达达”代表什么。

    霍存席知道,因为之前他家没破产,霍存煜有好几个“达达”。

    所以他看着秦朔南好奇的拿手机去查,然后被“达达”的价格吓一跳。

    “都快比一匹汗血宝马小马驹贵了”

    “买不起买不起”

    “打扰了打扰了”

    秦朔南看着一个肌肉型超级英雄现代手办的报价,觉得她很打扰的去搜索了解这方面价格。

    但看小霍存煜提到达达兴奋的样子,又有些冲动想买给他。

    好在理智告诉她不行。

    “记得下周六请个假,回来替你弟弟过三岁生日。”

    秦朔南放下搜索“达达”的手机,通知还是不放心弟弟录制节目的霍存席,下周六请假回来来参与节目组将为霍存煜安排的生日活动。

    霍存席意外了下,点了下头。

    节目组策划许昕在旁边听到,更为开心。

    许昕今天发现霍存席没有回家,还有些遗憾。

    因为很明显观众是爱看秦朔南、霍存煜、霍存席一家三口的生活日常。

    现在这档节目还没有正式播出,只预热了上一个星期拍的几个日常片段。

    但在四个星妈与孩子组合中,秦朔南一家三口的那个视频成为了播放量最大,讨论也最热的存在。

    这完全超乎了许昕的预估。

    她最初有想过秦朔南小姨妈带着小外甥的组合,会很独特为他们节目创收视和话题,但没有想过会成为这一季全能辣妈中最受欢迎的。

    许昕预估的最受欢迎,或者说最有人气的是一个女明星安希和她的儿子。

    女明星安希自身虽然只是二线女星,但她丈夫非常有名,是超一线存在的影帝。

    他们的孩子一直很受媒体和公众关注,但媒体却没有拍到孩子的脸。

    所以节目完全开了一个天价――三千万才说动安希带孩子出镜录制全能辣妈。

    许昕以为打出安希和影帝儿子首次出镜的噱头,女明星安希和他儿子会是他们这档节目最拉收视的组合。

    但从拿出去预热各家庭组合片段视频的网络热度来看,安希、影帝丈夫和他们儿子一家三口都出镜的温馨有爱的互动片段,明显弱了秦朔南一家三口上阵演绎的“小外甥是亲生,大外甥是捡来的”生活片段。

    为此安希在预热片段播出的第二日,生气的打电话来质问他们节目组,为什么要剪辑秦朔南一家那样的片段来压他们一家温馨的日常。

    “不是说我们家是这档节目的主咖吗怎么现在成了那个网红”

    “你们不要看她现在人气高,就踩我们家。”

    “开播后必须我家辣妈日常播放时长最多,不然我就不配合录了,加钱我也不配合了。”

    安希在电话又是发脾气,又是撂威胁。

    许昕因为她背后在娱乐圈很有地位的老公,顺着她的话解释是谁也没有预估到的巧合,然后头疼她威胁加时长的要求。

    很明显,给了安希时长,就要压缩其他辣妈和宝贝的时长。

    这若是将这个压缩的时长平均摊放到其他辣妈和宝贝组合身上,那还好。

    但是许昕从女明星安希针对秦朔南,嘲她只是个网红的话知道,女明星是想只压缩秦朔南一家的时长。

    压缩很明显成为节目组开播王炸的秦朔南和小存煜,许昕自然是不愿意。

    但那边女明星安希胡搅蛮缠,许昕都被磨得差点真的减少秦朔南和小霍存煜第一期全能辣妈的播出时长时,秦朔南在网上闹得很大的服化第一人事件,让许昕回绝了女明星的压缩要求。

    而女明星知道秦朔南背后有个师傅是她们圈内德高望重的服化大师――吴教授,那自然也不敢继续利用他影帝老公的背景背地里打压秦朔南。

    毕竟她老公在周一那晚也跟着楚修凡、杨曦曦发布了声援吴教授的微博,“情深意重”的表达了他对吴教授这样的服化大师对敬重和感恩。

    而安希也是一个演员,知道吴教授这样级别的服化大师是轻易不能得罪的。

    所以连带着在网上高调替吴教授这个师父出气的秦朔南,她也不敢再骂她只是个网红,并且也有了不能结仇的忌惮。

    要知道,以前秦朔南在网上出名是出名,但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她具体是做什么的,而对她的定义认知很模糊。

    好一点的是bi女神,不好一点的就是没有任何拿得出手才艺的网络红人。

    对这类网红,公众还没什么想法,但作为娱乐圈明星的很多人却是非常不屑的。

    网红跟明星或者说娱乐圈完全有壁,秦朔南靠着频频上热搜,可以上一些综艺节目,也可以短期拿到一个不输给三四线女明星的通告费。

    但却会是很昙花一现的存在。

    所以最初女明星不忌惮,甚至还想打压秦朔南。

    但周一事件出现后,秦朔南可能是中国服化第一人的吴教授徒弟的事全网皆知。

    秦朔南从一个娱乐圈外圈的网红,变为了圈内的服化大师接班人。

    这就是一个连飞多级的娱乐圈身份地位定位不说,秦朔南那晚单凭一个人之力,先是带着几万微博网友去蓝鸭视频高调宣战打擂台的行为,跟打擂台成功,且还蝴蝶效应一样撬动了大半个娱乐圈为此站队声援吴教授。

    可以说都让人看到她这个不输娱乐圈很多流量明星的人气号召力,以及背靠吴教授这样服化大佬即将会拥有的专业实力。

    别说娱乐圈很多明星对此艳羡嫉妒也忌惮,就是很多公众现在提起秦朔南,都是褒赞。

    他们吃她盛世美颜的同时,开始期待她的服装和造型设计专业技能表现。

    所以在这个周六前,秦朔南的微博下,bi账号下,出现了很多网友留言。

    他们一致期待她上曹六网综那样的服化类综艺节目。

    而这样的期待随着周六晚播出的幕后英雄得到了满足,秦朔南以为他们就不会有同类想法。

    这些网友却看不够,继续留言让她再多上点这样展现服化道精美设计的综艺,私下也像霍存席拍摄男团成员日常vog一样,拍摄记录一些她学习和创作的服化日常vog。

    对此,秦朔南暂时没有答应。

    因为她太忙了。

    周六在全能辣妈节目录制中,带小存煜一起看了在月城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的幕后英雄第一期。

    这一期秦朔南看完她跟吴教授的服化设计讲解,也看完道具师等幕后英雄为拍摄一部电影打造的拍摄努力后,她终于看到了他们那一天辛苦忙碌后的成品。

    尽显大唐盛世之风的服化道,在演员也过硬的表演下,观众包括她自己也在看到电影短片的时候,被那个短片拉到了那个万国来朝的辉煌时代,随演员的表演剧情在那宫廷诡辩的年代沉沉浮浮。

    “噢”

    秦朔南就算现场看了整个拍摄过程,甚至也参与了幕后制作,但是看到成片还是忍不住被吸引住。

    全神贯注的看完那十五分钟的电影,秦朔南忍不住发出一声被惊艳和愉悦到的欢呼。

    抱着小存煜,问他看的怎么样。

    小存煜还不会评价一部电影,但他看了幕后英雄第一期全部内容,知道秦朔南参与制作了这部电影。

    所以指着秦朔南唯一替换吴教授去化妆的一个女演员,说那个女演员漂亮。

    很嘴甜或者说爱屋及乌的夸了秦朔南在节目中的成品,惹来秦朔南也很高兴地抛他高高。

    而就在小霍存煜被她抛高高的时候,第二次录制全能辣妈进入尾声。

    许昕等节目组工作人员踏着月色离开了秦家。

    秦朔南也带着霍存煜休息,然后第二日随吴教授在次飞去月城录制第二期幕后英雄。

    而这一天,是霍存席参加的最强男团k战第八期录制。

    而这一晚的录制,霍存席现场还是因为他自己不派票给粉丝,而没有在现场得到粉丝应援。

    但他在网络上,这一次比赛后却拥有很多粉丝应援。

    那些粉丝不算特别庞大,但也已经随着他第六期上热搜的新发型有了规模。

    这个规模足以让他在网上的应援不输多少男团成员,特别是他们组合的其他四子。

    因为已经在最强男团k战中被秦朔南、霍存席连番奶到第八期,但他们个人还是没有圈到多少粉。

    只比以前霍存席没有加入前,人气和知名度攀升几个度,从圈内拥有不起姓名的小糊团,变成了霍存席和他四个队友的小破团。

    还是没有多少人记住他们的大名,但记住了组合名,并记住了他们是霍存席的队友身份。

    所以不再是不知名团,却成了霍存席所在的团。

    景炅的经纪人叔叔对此是满意的,觉得霍存席只用两个月时间就将带出了知名度,没被大多公众记住姓名的四子却大多憋屈。

    混血男孩林子规就是其中最憋屈的一个。

    但他因为秦朔南上一次抓包并警告他母亲教育他的行为,也不敢再明晃晃地针对霍存席。

    选择跟除景炅之外的另外两个成员下意识孤立霍存席。

    霍存席还是对此毫无反应,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结束了比赛就换了衣服准备去地铁站坐地铁回家。

    他今晚没有选择秦朔南允许的花“大钱”打车,依旧朴素省钱的坐地铁。

    霍存席一个人走过并肩走在一起的组合四子,景炅看着他孤零零的背影想喊他回来一起。

    却被其他三子阻止。

    “就让那怪胎一个人单着吧。”一个外形很阳光的男孩周小博表情外露嫉妒的说。

    “但他这样怪可”

    景炅有些不忍霍存席孤零零的样子,所以说他这样可怜,但不等他可怜说完,秦朔南的小粉摩托悄无声息慢划过他们身边,追上了一个人走在前面的霍存席。

    “嘿”

    秦朔南的小摩托没有开出任何声响,悄咪咪从后面滑过霍存席身边,霍存席毫无所觉,秦朔南见此兴奋地冲他大喊了一声。

    “好无趣噢,你居然没被吓到。”

    秦朔南看着意外看着她,但是没有被吓到的霍存席有些失望。

    所以也没继续多说什么,喊他快上车。

    “哥哥,我们回家家咯”

    被秦朔南带来接霍存席的小存煜,依旧甜笑着喊他上车。

    霍存席没有动,秦朔南就催促他快点。

    “别被警察发现我们又超载了,快点快点。”

    霍存席这才坐上车,但很不巧,他们又遇上了季珏城。

    远远看到季珏城和其他几辆警车的时候,秦朔南就觉得倒霉,准备又丢下霍存席的时候,霍存席这次却坐在后面,冷冷的告诉她。

    “就算我下了车,你也还是违章骑摩托。”

    “不超载,我怎么违章了”

    秦朔南还不知道是小霍存煜的问题,所以继续在季珏城车子没有开过来发现她违章前,无情地催促霍存席快下车。

    “快快快,赶在他发现我又超载你前,你快下车。”

    霍存席不爽地运了下的气,才带几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看好戏”的心态,慢吞吞告诉秦朔南她骑摩托真正违章的地方,就是载了她的宝贝小外甥――霍存煜。

    “他还没有满十二岁,你不能骑车载他,所以现在该下车是他”

    霍存席告诉秦朔南她不能载小存煜的这个“噩耗”,以为秦朔南会像之前毫无感情驱赶他下车一样,在警察面前伪装一下遵纪守法样,带着小霍存煜下车。

    秦朔南却懵了下,然后在霍存席意外的眼神中,猛踩了一脚油门。

    “嗡”

    季珏城和九个警察,分坐在三辆警车上,听到摩托轰鸣的呼啸声。

    他们循声看去,却只看到一辆粉色小摩托从他们车边疾驰而过的残影。,,,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