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灵异悬疑 > 我的绝世谪仙 >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涟笙一边抽泣一边对涟泣说道“父皇,我把事情全部说完,你再鞭打我好啦我只求你可以好好听我将话说完。”

    涟泣扶着额头靠在茶几上,感觉头痛欲裂,点了点头。

    “你说,我会好好听着。”涟泣只觉得自己心力交瘁。

    鲛人族本就族氏凋落,近几年来已经被残害的所剩无几,他只是想要守护自己的族类,希望扩大势力罢了。

    可是如今已然泡汤。

    涟笙开始泪眼汪汪的阐述事实。

    “那日我同你前往东陵峻,父皇你同东陵峻帝君谈论联邦之事,于是我就来到了后庭院,你知道我碰到了谁吗我碰到了在东陵峻为质子的图布小国的八皇子奕琪。”

    图布小国如其名,确是一个小国家,国族凋零,为了保下剩余国民苍生,图布小国的帝君就将自己疼爱的八皇子送到了东陵峻做质子,以保国泰民安。

    图布小国的国势渐弱,这也是小国帝君不得不为之的保全办法。

    涟泣也知一切,其实自己族类的情形再差下去,也会同图布小国相同。

    涟泣只是害怕自己再不想办法保护自己的族类,那么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小国帝君,而涟笙就会成为下一个奕琪。

    “奕琪与我年龄不相上下,可是他的足间却被缚着十斤重的铁链,我看着他被铁链磨破的双脚腕,我只觉得心痛那双脚腕上全都是鲜血和密密麻麻的青紫痕迹。”涟笙一边说着又不自觉想起了奕琪脚腕上的伤,眼泪再次浸湿了自己的双眸。

    “明明奕琪都那样可怜了,可是东陵峻的二皇子黄璨依旧拿起了手中那根有三指宽的鞭绳抽打在了奕琪的身上奕琪只是一个与我相同的孩子,他为何要受那样的欺负”涟笙说着,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所以你便帮奕琪教训了黄璨,是不是”墨珩问了一声。

    “是我实在无法看着黄璨再继续欺负奕琪,于是我就拿出了自己的藤鞭,与黄璨缠斗起来,得亏了父皇日常总催促我练功,那黄璨被我打的满地找牙真是好不痛快”涟笙说着说着又笑了出来。

    涟泣气的抬手扶额,长叹一声。

    墨珩听完自顾自“噗嗤”笑出了声,他伸出自己的大手覆在涟笙小小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没想到涟笙还是个侠女”

    涟笙抬头看着墨珩温柔的笑容,看的有些傻眼,没想到这个平时冷冰冰的哥哥笑起来是那样好看。

    ”墨哥哥说是便是吧”涟笙露出了皓齿,笑的眉眼弯弯。

    墨珩笑的更加灿烂,身旁的涟泣虽然知晓了过程,他也不生涟笙的气,但是一想到与东陵峻的联邦失败,心里就很烦躁。

    他担忧的事,也无法与他人严明。

    “好啦涟泣,你有这样一个是非分明的好女儿,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墨珩转过头看着涟泣安慰道。

    涟泣轻叹了一声,他缓缓站起身走到了涟笙的面前,轻轻蹲下身子,与涟笙齐平,伸出自己的大手将涟笙细嫩的小手握在里面。

    他的声音沙哑却温柔“笙儿,今天是爹爹错了,你不要生爹爹的气。”

    涟笙一下子扑进了涟泣的怀中,用自己的小脑袋蹭了蹭涟泣的脖颈,声音如银铃清脆“笙儿从不会生爹爹的气爹爹是这个世界最好的爹爹”

    墨珩带着涟笙在深夜来到了东陵峻,墨珩帮着涟笙又狠狠教训了一顿黄璨,看着跪地求饶的黄璨,涟笙心中大悦,喜笑颜开。

    教训结束,墨珩横打着抱起涟笙回到了南海,涟笙靠在墨珩的怀中,觉得这个怀抱有些温暖,眼前的人又无比的好看。

    好像心思动了动,眼眸里只有一片雪色,那片雪色还烙在了涟笙的心上。

    后来墨珩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南海拜访,向爹爹打听,爹爹只说墨珩是个以天下为己任的大仁大义之人,不来南海,可能就在人间布施恩泽,帮助他人。

    涟笙从情窦初开一直到后来,心里至始至终只有墨珩一个人。

    原来默默爱一个人的滋味是那样的孤单,明明想要将全世界的东西都送到他的面前,却始终没有那样的勇气。

    涟笙今年五百岁了,墨珩今年有一千万岁了,好像两个人相差的年岁如山河那般的遥远。

    可是爱这种东西山河又能如何相隔呢

    涟笙静静坐在墨珩帮自己安排的房间中,她打开了自己房间的窗户,只见窗外有棵小小的梨花树正开着星星点点的璨光。

    她蓦然想起墨珩常常一个人坐在庭院中端着茶杯静静的望着那棵梨花树发呆。

    墨珩应该很喜欢梨花吧

    所以看着那些梨花时,眼眸中都是数不尽的温柔。

    他已经向天帝知微求赐婚,虽然自己要成为墨珩的妻子了,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墨珩根本不爱自己,如果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样做的话,自己宁愿不要。

    因为她不希望自己成为任何人的牵绊桎梏。

    她走到墨珩面前,墨珩正坐在庭院中,看着走至面前的涟笙,轻轻放下了自己的茶杯,有些惊讶的望着涟笙。

    “笙儿,你怎么了”

    涟笙一下子跪在了墨珩面前,眼眶湿红,哽咽道“墨哥哥,不如你将这桩婚事取消吧”

    “你在说什么傻话”墨珩走到涟笙面前扶起她。

    但是涟笙像是打定了主意倔强道“墨哥哥,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成为你的牵绊桎梏我知道墨哥哥喜欢的另有其人我不希望自己束缚着墨哥哥墨哥哥,若是我阻碍了你的幸福,我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以我希望墨哥哥将我们的婚事取消吧”

    墨珩的心沉了沉,他不想涟笙只不过是一个五百岁的孩子,没想到她竟然会懂那么多,她不再是当初那个自己抱在怀中的幼子。

    她已经长大了。

    “笙儿,你这是在说什么我向来没有什么喜欢的人,我向来都是孑然一人,若是我可以用我的婚事换你一人,那也是此生无悔。你何需要想那么多”墨珩心思有些乱,他想起了那日喝醉的书书,想起了自己在凡间动了心。

    只是他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去挣扎的呢他向来对自己选择的路无怨无悔。

    即使那条路自己并不喜欢,他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天下大义和儿女私情,他总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前者。

    “可是可是”涟笙想要说,可是墨哥哥你自己喜欢的是那日喝醉的仙子,你不喜欢我,你又何需勉强自己。

    涟笙觉得爱一个人不是要占有,而是看着爱的人跟所爱的一切在一起。

    “好了,没有什么可是的了,你难道想要看我在你父皇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吗难道你想要我永远怀着对不起你父皇的心活下去吗”墨珩言词深沉,他的心有些颤抖,还有些疼痛。

    “”涟笙再也说不出话,眼尾已经湿红。

    墨珩缓缓低下身扶起跪在地上的涟笙,安慰道“我向来孑然一身,早已习惯,你又何需为我想那么多。”

    “我我只是希望墨哥哥可以幸福罢了”涟笙的声音早已沙哑。

    她想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只是她此刻明白墨珩永远是那个一如当年以天下为公的墨哥哥。

    怎么会有这样傻的一个人,明明有所爱的东西却仍会为了他人放弃一切

    他从未将自己放在心上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