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109章 姑爷

第109章 姑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师师看完后, 脸上露出迷茫之色。这是什么东西,是谁拿这种事情胡编乱造,还“最有福气的太后”, 可真敢说。

    且不说敢叫嚣自己福气比姚太后大算不算嫌命长,只说周舜华被送到靖王封地,这辈子撑死了是个太妃, 根本不可能当皇后、太后了。这究竟是谁写的, 有没有常识?

    唐师师忍着嫌弃,继续往下翻。她本以为这是胡言乱语,可是渐渐的,她的脸色变了。

    书里一开头就是选秀, 一切和唐师师知道的一样,神泰二年, 她们几个秀女被内侍留下, 随后搬到储秀宫单独训练。神泰五年,以唐师师为首的十女通过层层挑选, 被太后选中,送往靖王封地。

    书里除了周舜华的家世,还记载了其余几个秀女的生平经历, 其中也包括唐师师的。唐师师不知道其他人的事迹,但是她的人生经历、时间事件, 全部和书中一模一样。

    世界上真有这种巧合吗?难道, 这当真是无字天书?

    唐师师知道不对劲,立刻往后翻,可是书后面的内容竟然是一片空白, 时间线截止在神泰五年六月初六, 也就是今天。

    唐师师若有所思, 莫非,这本书只能显示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预告未来?唐师师惊疑间,门口突然响起动静:“你在做什么”

    唐师师吓了一跳,立刻将书塞到袖中,混若无事地收拾包裹:“今夜我去冯嬷嬷那里睡,来收拾细软而已。”

    周舜华走近,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周舜华总觉得唐师师刚才的动作鬼鬼祟祟,她扫向床铺,被枕干干净净,床榻下面也没有东西。看起来唐师师在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并没有做什么。

    但这只是看起来罢了,周舜华依然心怀警惕,说:“我闺中一直是独住,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以后你若是缺什么可以和我说,但是不要擅自碰我的物品。”

    唐师师听到这话笑了一声,她站起身,抻了抻身上浅蓝色的对襟织衫,说:“周姐姐生在京城,大概没听说过临清的情况。临清钞关仅是抽成来往船只的税,便可抵一省一年税收,我们唐家虽算不上大户人家,但是在临清,也略有姓名。”

    唐师师说这些话时,腰背挺直,脖颈高扬,眼中湛湛生光。她今日穿着立领的衣衫,上面镶着金色的子母扣,越发显得她脖颈修长,宛如天鹅。

    唐师师从周舜华身边走过,擦肩而过时,唐师师回头,那双明艳优美的眼睛里似笑非笑:“唐家虽从商,但并不会亏待嫡长女。我在家中时,也独门独院,呼奴使婢。”

    周舜华不喜欢和别人同住一屋,唐师师就喜欢吗?唐家是临清首富,唐师师边缘化归边缘化,但是用度上还真不缺。

    周舜华抿着唇,表情十分隐忍。而唐师师像只斗胜的天鹅般,仰首挺胸地提着细软走了。

    她今夜要和冯嬷嬷说“体己话”,并不回来睡。

    等走出房间后,唐师师依然保持着骄傲的姿态走了一会,见左右无人,立刻找了个偏僻地方,翻开看刚才的书。

    刚才一扫而过,唐师师并没有注意其中细节,现在避人耳目,唐师师从头到尾,逐字逐句地读了一遍。

    这次,她发现了很多刚才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比如扉页像是梗概介绍,末尾有两栏分别写着“主角”“配角”。主角那栏中第一个名字写着周舜华,第二个写着赵子询;在配角那栏,唐师师看到了“赵承钧”、“任钰君”、“姚太后”……以及“唐师师”。

    这是什么意思?她是配角,而周舜华是主角吗?

    唐师师继续往后翻,第二页是对仗工整的标题,后面跟着页码,看起来像是目录。再往后就是内容页,唐师师刚刚已经看过了,第二遍并没有发现新鲜东西,之后就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不允许她看到后面的章节一样。唐师师不信邪,来回翻看,想要找出让无字天书现行的方式,结果无意间,在目录中看到一行很不起眼的字。

    “机关算尽终成空,唐师师魂断冷宫。”

    唐师师愣住了,冷宫?

    她在书中,死了?

    唐师师立刻去查看那一章的内容,奈何对应的页码空白一片,唐师师只能从目录中猜测前因后果。虽然还没看正文,但唐师师大概能猜到,是她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清,狠狠得罪了女主,彻底被皇帝厌弃,从长春宫发配冷宫,很快就死了。

    她死后,男女主毫无波澜,甚至还觉得她死得该。

    唐师师合上目录,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往好处想,那就是她没有辜负自己这张漂亮的脸,确实在宫中混出了名堂,似乎还成了宠妃;往坏处想,她终究只是个宫斗的失败者,她甚至没有活到结尾。在她死后,目录还有很长一截。

    她只是周舜华的人生传奇中,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一个女配。

    唐师师靠在角落里,完全愣住了。此刻夜幕降临,光线飞快地暗下去,角落中半昏半暗,细尘飞扬,她失神靠在墙壁上,宛如一幅颓靡的仕女图。

    恍惚间,外面忽然传来驿官惊慌的声音,来来往往还有跑动声。唐师师猛地回神,快步走到回廊上,凝神听外面的动静。

    怎么了?

    混乱中,唐师师隐约听到了“抓刺客”之类的话。唐师师悚然一惊,刺客?

    官驿是专门招待朝廷命官和外国使节的,什么人不长眼,敢来朝廷驿站找麻烦?唐师师立刻就想到,是靖王。

    没有任何百姓、土匪、富商敢和朝廷作对,敢在驿站里行凶的,只会是靖王的人。

    但是,唐师师依然觉得说不通。这里已进入靖王封地,她们是姚太后送给靖王的美人,靖王便是再不喜欢她们,也不会让她们死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不是白白给姚太后送把柄吗?靖王拥兵一方,应当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才是。

    驿官的声音传到里面,一众娇滴滴的美人们很快就慌乱起来。惊慌的叫声此起彼伏,唐师师正打算找个人多的地方避难,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低头翻书。

    果然,新的一章更新了,标题赫然是“初到封地又生事,驿站深夜惹惊魂。”

    唐师师飞快扫完,可惜标题上写了深夜惊魂,但是正文大部分在写美人们掐尖吵架的事。直到末尾,才带了一句驿站生乱,有刺客闯入。

    当然,书中的描写是众美慌不择路,一个个如落水的公鸡,再没有刚才斗嘴的威风,而女主周舜华临危不惧,安抚了六神无主的众美人,让大家回自己的房间等,紧闭门窗,不要单独行动。在众人的对比下,周舜华从容不迫,进退有度,十分有大将风范,马上赢得了驿站众人的敬佩。

    唐师师顺势往后翻,下一页是空白,可是标题已经更新。

    唐师师喃喃念着上面的内容:“惊魂夜初遇世子,美娇娥渐生情愫。”

    “初遇世子……”唐师师无意识重复关键词,看描述,美娇娥不作他想,必是周舜华。那就是说,周舜华会在今天晚上,遇到靖王世子赵子询,并且初步引起男主的好感,为日后封妃封后奠定基础?

    唐师师马上就激动起来了,这种好事,她怎么能错过?唐师师从来不当第二,有名有利的地方,就有她唐师师。

    凭什么周舜华是女主,她就是女配?看简介男主成了天命皇帝,男主一个藩王世子如何成为皇帝唐师师不关心,她只知道,男主是皇帝。

    简介中说周舜华是男主唯一真正爱过的人,唐师师也不和周舜华抢真爱,她当个皇后就够了。

    唐师师顿时充满了力量,她藏好书,也不管刚刚的龌龊了,气势汹汹杀回周舜华的屋子。她打定主意了,就是拼着得罪冯嬷嬷,她今夜也要和周舜华待在一块。唐师师就不信,以她的品貌,会在男人面前争不过周舜华。

    唐师师提着裙子冲回房间,她砰的一声推开房门,里面的人似乎被她吓了一跳,周舜华站在屋子中央,顿了顿,才缓缓转过身。

    她手里拿着一盏茶杯,察觉到唐师师的视线,周舜华立刻仰头将杯中水一饮而尽。她把瓷杯放在桌子上,无事般问:“唐师师,你怎么回来了?”

    唐师师手里还抱着自己的包裹,此刻跑的气息微喘,面生薄红。唐师师眼睛扫过屋角的灯,扫过半明半暗的房间,最后扫过一脸平静站在地上的周舜华。

    唐师师几乎立刻就感觉到,屋里有人。

    除了她和周舜华之外的,第三个人。

    唐师师直觉不对。卢雨霏站在湖边,焦急地喊着人,她看到唐师师,连忙问道:“唐姑娘,这里有人会凫水吗?三妹她不会水。”

    卢雨霏在西北长大,并不会游泳,卢府的丫鬟婆子也都是旱鸭子。此刻卢雨霁落在水中,不断挣扎呼救,眼看就要沉下去了。

    唐师师看了看地上干燥的石子路,再看看水中的卢雨霁,微微拧眉。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她们刚刚知道靖王要定卢雨霏当世子妃,卢雨霏的庶妹就在靖王府落水了。湖边的路虽然不好走,但是靖王用石头加固过,昨夜又没有下雨,此刻路面干燥平坦,怎么可能失足滑下去呢?

    唐师师以己度人,忍不住往阴暗处想。她怀疑,卢雨霁是故意的。

    唐师师站在湖边,并没有下水救人的意思。如果是真失足落水,唐师师或许会犹豫,但对方是故意的,那唐师师才不会以身犯险。

    周舜华几人也赶过来了,冯茜看看地上的石头,怀疑问:“为何会落水?”

    唐师师摇摇头,道:“谁知道呢。”

    卢雨霁的丫鬟在不停地喊救命,声音都快哭出来了。她们这里的动静吸引的人越来越多,唐师师和冯茜怀疑卢雨霁的时候,周舜华突然动了。周舜华飞快把自己头上的首饰拆下,匆匆塞到任钰君手中,就头也不回跳下水。

    她的动作太快,岸边的人都吓了一跳。冯茜抚住心口,惊讶道:“周姐姐去救人了?她竟然会凫水。”

    唐师师也很意外,她看着周舜华的动作,眉头越皱越紧:“不对,她水性并不好。她也要沉下去了!”

    救溺水的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出于求生本能,溺水的人会牢牢缠住施救的人,一个不小心,施救的人会被一起拖下水。现在周舜华就面临着这样的情况,她自己会游泳,却无法带另一个人,反而还被卢雨霁纠缠着无法前行,周舜华体力很快耗空,救人不成,反而让自己也落入溺水危险中。

    唐师师惊讶,她自私自利,没有办法理解这种舍己为人的情怀。既然周舜华水性并不好,那为什么要跳下水呢?救人不成,还搭一条自己的命?

    唐师师就做不到。说她自私也好,薄凉也罢,反正在她这里,她自己最宝贵。

    任钰君惊慌失措,在湖边不住地喊周舜华的名字:“舜华,舜华你坚持住!你们谁会水,快下去救人!唐师师,你们家不是做运河生意吗,你快去救舜华!”

    “我那点三脚猫功夫,下水不过再搭一条命罢了。”唐师师不为所动,天大地大,她自己的命最大。唐师师回头对丫鬟喊道:“快去找水性好的婆子,负责打理湖水的婆子呢,赶紧去找!”

    女眷这边乱糟糟的,唐师师喊完后,丫鬟匆忙去找人,像群无头的苍蝇般撞在一起。一团乱中,湖水另一边传来扑通扑通的跳水声。

    唐师师回头,看到侍从们惊慌地喊着“世子”,随后一个接一个跳入水中,不管会不会水,全在水里扑腾。唐师师愕然地瞪大眼睛,亲眼看着赵子询飞快游到湖心,当着众人的面,接住周舜华。

    两个女子落水,而赵子询一次只能救一个,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周舜华。落水后衣服完全是湿的,赵子询从背后抱住周舜华,带着她往回游。期间卢雨霁的呼救声越来越弱,赵子询只看了一眼,依然毅然决然地拉着周舜华。

    赵子询带着周舜华走后,其他施救的人也到了。婆子一掌打晕卢雨霁,几个人合力,将卢雨霁拖回岸边。

    一切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卢雨霏站在岸边,也愣住了。这时候赵子询已经将人救回岸上,对岸呼啦一声围过去很多人,卢雨霏如梦初醒,赶紧跑到对岸去查看卢雨霁的情况。

    女子的名节珍贵又脆弱,此刻是夏日,衣衫轻薄,沾了水后完全贴在身上,曲线毕露。赵子询一个男子还好,但是另两位女子,就毫无体面可言了。

    任钰君匆忙找来披风,想要围到周舜华身上。她刚刚走近,还没碰到周舜华,就被赵子询警惕地瞪了一眼:“你干什么?”

    赵子询紧紧抱着周舜华,丝毫不顾及两人情况。任钰君愣住,拿出披风,道:“世子,此地人多眼杂,不宜久留。把舜华给我吧……”

    “不用。”赵子询避开了任钰君的手,他夺过披风,紧紧将周舜华裹住,然后将人抱起,疾声道,“快传太医,她晕倒了。”

    赵子询抱着周舜华快步离开,众人都围在赵子询身边,湖岸顷刻就空了一半。任钰君还维持着递东西的动作,呆呆愣在原地。

    不远处卢家的女眷们正在照管卢雨霁,卢雨霏站在外面,看着远去的赵子询,也有些茫然。唐师师慢悠悠从湖对岸走来,她停在任钰君身边,轻声道:“世子真的很关心她。”

    任钰君定定望着赵子询和周舜华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唐师师看了一会,很肯定地说:“他喜欢她。”

    他喜欢她,所以在场的人,唐师师,任钰君,包括卢雨霏,都是输家。

    唐师师真的颇为唏嘘,第一次屋里发现刺客,唐师师选择举报,周舜华选择掩护,所以周舜华和世子结缘;第二次有人落水,唐师师选择叫专业人士来救,而周舜华明知道自己水性一般但还是跳了下去,所以周舜华和世子有了肌肤之亲。原来,这就是唐师师不能成为女主的原因吗?

    她不够善良,也不够舍己为人。

    就很离谱。

    ·

    暖阁,太医抱着药箱匆匆而来。太医进门,给赵承钧行礼:“参见靖王。”

    赵承钧摆摆手,说:“不必多礼,先去给两位病人把脉吧。”

    “微臣遵命。”

    太医进内间诊脉。屏风外满满当当站了一屋子人,赵子询已换了身衣服,不断往屏风内瞥去,焦灼之意溢于言表。卢家太太和卢雨霏站在一边,卢雨霏低着头,表情恹恹的,卢太太脸色紧绷,时不时往屏风后看几眼。唐师师和任钰君等人也在,她们三三两两站在多宝阁前,都垂着眼,眼底各有思量。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