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98章 玩伴

第98章 玩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字条上只写了短短一句话:“伺机而动, 找机会看他的往来书信。”

    这里的“他”是谁,不言而喻。

    唐师师将纸条卷起来,递到烛火边, 亲眼看着墨色的字化为灰烬。姚太后在靖王府埋了人是必然的事情,不过看起来,姚太后的人手并没有渗透到前院。

    毕竟姚太后是个深闺妇人, 即使贵为太后, 势力也在内侍、奴婢中,军务等事更是完全插不上手。姚太后想让靖王守着西北, 但是她又不放心靖王, 便想出个利用女人刺探消息的昏招。

    或许不该说这是昏招, 万一世上真有这样的女人,能让靖王明知道是细作都忍不住沉迷呢?唐师师不知道世上有没有这样的人,但是显然, 这个人不会是她。

    唐师师只是想当个太后, 安享太平而已, 姚太后和靖王的恩怨, 与唐师师何干呢?他们斗他们的,唐师师要奔自己的前程。

    至于姚太后那里,随便应付应付得了吧。

    唐师师早出晚归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渐渐的,她已经习惯了大清早去书房点卯,然后在抱厦里度过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一天,等到天黑了,她再也翻不出风浪了, 就可以收工回家。除了第一天, 其余几次, 唐师师再没有见过靖王。

    她这边的日子非常安静,颇有些与世无争的意味。然而剧情里,男主和女主的进度推得飞快。唐师师每天晚上回家,就能看到厚厚一叠新增剧情,有时候,一天甚至能更新好几章。

    其中大部分都是日常,比如今日见了什么人,和世子说了什么话,夫子布置了什么样的策论等等。有时候,世子还会问问周舜华和任钰君的想法,任钰君木讷不敢言,周舜华却能屡屡提出新奇见解。

    赵子询对两个女人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变化,虽然在唐师师看来,从一开始,赵子询的立场就是偏的。赵子询添人本就是冲着周舜华来的,任钰君不过是顺带,然而在任钰君看来,事情恐怕是另一个模样。

    任钰君只知道,她和周舜华同时去伺候世子,周舜华会做的事情,任钰君同样不差。明明最开始是三个人,赵子询却渐渐爱上了周舜华。

    真可怜,唐师师翻过一页,幽幽在心中接道,任钰君和周舜华姐妹反目实在太可惜了,既然这样,所有的恶果就让唐师师来承担吧。

    只要唐师师抢走赵子询的宠爱,让周舜华和任钰君都无宠,那不就公平了?

    她可真是个善良的天才。

    唐师师翻着自己错过了哪些剧情,明明痛的心梗,却还要安慰自己没关系,只是一点点小事,不影响大局。她翻到最新的一部分,眼尖发现下一章标题是“风花雪月雨连天,温酒论雨共此时。”

    唐师师前后翻了翻,发现再后续的标题里,还出现了“雨”这个情节。唐师师沉吟,陷入思索。

    一次是巧合,但是屡次三番出现“雨”,是不是说明,至少有一场男女主的定情戏,出现在雨天?唐师师抬头朝窗外看去,起风了,看样子,很快就要下雨。

    难道,是明天?

    清早,杜鹃端着水盆从外面进来,她一边搓胳膊,一边抱怨:“真烦人,又下雨了。雨天干什么都不方便。”

    杜鹃嘴上说话,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耽搁。她调好了热水,一回头,见唐师师站在窗边,正失神地望着外面。

    杜鹃不明所以,语气不由变低了:“姑娘,您在看什么?”

    唐师师喃喃:“下雨了。”

    “是的呢。”杜鹃絮絮接道,“昨天半夜突然下起雨来,今天早上都没停,怪冷的。姑娘您今日出门记得带披风,您回来的晚,可别被风吹着了。”

    杜鹃说着进去取披风,唐师师接过衣服,心神依然飞在外面。

    今日,她必须、一定要去盯着周舜华和赵子询。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书房,唐师师在门口卸下披风,侍女立刻上前接过唐师师的雨具。唐师师露出里面的轻便衣服,穿了软底鞋,进入房内。

    她问:“王爷今日在吗?”

    丫鬟指了指里间,摇摇头,不敢再说。唐师师了然,笑着称谢:“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唐师师进入抱厦,开始一整日的誊抄。今天不光唐师师心神不属,外面似乎也并不平静。

    一上午的功夫,书房进进出出,来了好几拨人。唐师师一直注意着外面,她发现书房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去,外面彻底安静下来。

    唐师师轻手轻脚走到门边,悄悄推开一条缝。她看了一会,闪身出来。

    书房里空空荡荡,连伺候的人也不见了。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唐师师拎起披风,快速系到自己身上。她撑伞时,忽然意识到,靖王的书房门是开着的。

    她回头,透过一重重隔断,头一次看到赵承钧办公所在的东梢间。这间书房和它的主人一样,尊贵妥帖,书架上整整齐齐罗列着卷册,紫檀马蹄足桌案上,甚至还堆放着没整理好的信函。

    唐师师只看了一眼,就坦然收回视线。靖王的东西,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急着去赶剧情,没时间管闲事。

    唐师师撑开伞,快步跑入茫茫雨幕中。

    今日的雨下得极大,风中裹挟着雨丝,唐师师的裙角很快就被打湿了。唐师师拢了拢披风,抓住一个过道的丫鬟,问:“王爷让我送东西给世子,世子现在在何处?”

    丫鬟不做怀疑,指向一个方向:“世子在湖心亭。”

    唐师师道了句谢,快步跑向湖心亭。西北干燥,但靖王不知道从哪里引入一汪活水,并在湖心修建了一间亭子。湖心亭携美赏雨,赵子询倒是好兴致。

    此刻,湖心亭四面垂着竹帘,亭角甚至放着一个小火炉,驱散水面上的寒气。赵子询坐在酒炉前,熟练地温酒,他看了看身后的人,招手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们也不必拘束了。坐下陪我喝两杯吧。”

    任钰君性情一板一眼,本能道:“世子,这样不合规矩……”

    “规矩规矩,你年纪轻轻,怎么像个老学究一样,满口规矩。”赵子询轻嗤,道,“平时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着也就罢了,今日难得景致好,勿要扫兴。”

    任钰君抿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任钰君愣怔间,周舜华上前一步,闲适自如地坐在赵子询对面:“多谢世子。世子,这可是桑落酒?”

    赵子询微微挑眉,道:“你竟然懂酒?”

    “说不得懂酒,我小时在外祖家住,外祖父爱酒,我跟着学过一二而已。”

    任钰君慢慢坐在周舜华身侧,听着赵子询和周舜华谈天说地,从品酒说到酿酒,又说到童年趣事。任钰君对酒一无所知,连插话都插不进去。

    任钰君垂下眼睛,心中蒙起阴霾。赵子询虽然是世子,但童年在民间长大,并不喜欢王府、宫城那套做派,他更喜欢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周舜华这种清高、孤傲,略有些离经叛道的性情,更容易讨赵子询欢心。

    任钰君就明显感觉到,相比于时刻劝世子用功的她,世子更喜欢周舜华。

    耳边谈笑声不断,任钰君垂着眼,看不清眸中神色。周舜华说完自己童年爬树的经历后,赵子询哈哈大笑,说:“真是女大十八变,你如今看着静美姝丽,谁知道小时候,竟然如此淘气。我七岁时也爬过树,还被父亲……”

    赵子询的声音戛然而止,周舜华正等着后话,见赵子询停下,下意识问:“世子,怎么了?”

    赵子询很快恢复淡然,摇头道:“无事。”这个话题却不肯再说了。

    周舜华不明所以,识趣地换了话题。周舜华没反应过来,任钰君却一下子明白了。

    周舜华家世优越,从小受宠,连去外祖家也敢爬树捣乱,她自然不会懂,高门大院里那些微妙又细碎的自卑自傲。

    但是任钰君懂,所以她马上就察觉了赵子询的失态。一个真正在王府里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爬树这种爱好?赵子询八岁被靖王收养,在八岁之前,赵子询也和平民孩子一样,爬树、刨地、在泥里打滚,他口中的父亲,也并不是靖王。

    而是他的亲生父亲,徐经。

    赵子询被靖王收养后,才真正见识到富贵人家如何生活。原来,徐家过年时才舍得穿的布衣,在王府里,是最低等的粗使婆子都嫌弃的粗布;原来,富人家从来不需要劳作,靖王身边一个三等婢女,手都比赵子询的母亲细嫩。

    而靖王,那位出身尊贵,身上流着皇家血脉,拥有脚下整块土地的人,更是赵子询想都不敢想的存在。西北这块土地,甚至他们这些土地上的人,都是靖王的财产。

    是的,财产。

    赵子询改姓赵后,再没有提过曾经的生活。仿佛他一出生就生活在靖王府,那些价值千金的酒器、茶具、古玩,他从小就习惯了。要不是今日和周舜华谈得起兴,赵子询忘乎所以脱口而出,他本来不会提到另一个父亲的。

    任钰君敛下眼睑,头一次找到自己比周舜华占优势的地方。赵子询失口说出“父亲”后,虽然马上就掩饰下来,但心神还是乱了。他喝酒的兴致顿时消弭,也没心思再和周舜华谈论,周舜华努力找话题,场子还是渐渐冷下来。

    三个人相对而坐,气氛逐渐尴尬。周舜华正要找机会告退,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三人一起回头,看到一个女子撑着伞从湖面而来。大雨茫茫,她像是天地间唯一的亮色。走近后,唐师师自然而然地让侍女收了伞,为她解开披风,一切顺畅的像是理应如此,她生来就该被十来个奴仆侍奉。

    唐师师虽然撑了伞,但一路上不免被雨水打湿。她发髻微微沾上水气,几缕碎发贴在脸颊,凌乱中更生艳色。

    赵子询不知不觉坐直了。他打量着唐师师,慢慢皱眉:“你来做什么?”

    唐师师一路半跑着赶过来,此刻气息微喘,不知道有没有赶上剧情。唐师师深吸了口气,走到亭子中,端端正正给赵子询行礼:“给世子请安。回世子,我奉王爷之名,来给您传话。”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