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82章 挑事

第82章 挑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承钧受够了这场闹剧, 他不想再看下去,淡淡道:“今日耽误了卢太太许多时间,之后, 本王会派人上门赔礼。彤秀,送卢太太和卢大小姐出府。”

    彤秀应声:“是。”

    卢太太正要说什么,赵承钧已经料到,开口道:“至于卢三小姐, 她正在病中, 不方便移动, 便留在王府养病吧。等三小姐病情好转, 本王会立即派人送回卢府。卢太太尽可放心。”

    卢太太松了口气,道:“妾身谢过靖王。妾身告退。”

    卢太太知道靖王现在心情不好, 她没有再讨无趣, 很快带着卢雨霏离开。等卢家走后,屋里只剩下靖王府的人, 内外众人明显紧绷起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所有人都知道靖王很生气,所有人都在等着铡刀落下来的那一刻。然而偏偏赵承钧脸色平静,他拿起茶盏,慢条斯理地用盖子撇水面上的茶沫。

    茶盖划过杯沿,发出细微的碰撞声, 落在众人耳朵里, 这比磨刀声都可怕。唐师师心说他还不如发怒呢, 这可比当初侍奉姚太后恐怖多了。

    赵承钧忽然合上杯盖,发出“咔”一声轻响。赵子询再也忍受不了了, 重重跪在地上, 道:“儿臣知罪, 请父亲责罚。”

    “哦?”赵承钧放下茶盏,平静地看着赵子询,“你罪在何处?”

    赵子询低头,说:“儿臣不该救人,不该忤逆父亲,不该当着未来世子妃的面,抱着另一个女子离开。”

    完了,唐师师心里默默叹了一声,以她这几日对靖王的了解,她知道,赵子询捅大篓子了。

    赵承钧静静看着赵子询,突然笑了一下:“好。我不让你救人,这么说来,是本王作恶了?”

    刘吉这些侍奉多年的老人一听就知道糟了,慌忙道:“王爷息怒,世子年幼无知……”

    赵承钧没说话,只是扫了刘吉一眼,刘吉顿时噤声,再不敢插嘴。赵子询刚才那些话本是乘着气劲儿,现在理智压过感情,赵子询终于意识到他做了什么。

    他疯了吗,敢暗讽父亲?

    赵子询连忙补救:“父亲息怒,儿臣失言。父亲对儿臣恩重如山,儿臣感激涕零,并不敢埋怨父亲。是儿臣不孝,大错特错,请父亲降罪。”

    “救人是好事,怎么会是错呢。”赵承钧淡淡道,“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女子。来人,将她拉下去,杖毙。”

    这回唐师师也被吓了一跳,赵承钧竟然要将周舜华杖毙?她们可是太后送来的人啊,他疯了吗?

    唐师师等九个美人也赶紧跪下,任钰君吓得魂不守舍,慌忙道:“王爷息怒,我等是太后送来侍奉王爷的,若有不对之处合该打骂,但是王爷念在周妹妹初犯的份上,请饶她这次吧。周妹妹毕竟是蔡国公府的嫡女,从小被家里捧在手心,若是消息传回金陵,蔡国公该多么难过。”

    任钰君先是搬出姚太后,后来又搬出蔡国公府,可是赵承钧脸上毫无动容。他手指叩在扶手上,笑了笑,道:“公侯勋贵同气连枝,果然不假。怎么,你想去陪她?”

    任钰君被吓到了,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唐师师内心嗯了一声,默默开始思考若女主死了,她抢戏份还能不能成行的问题。

    赵子询膝行两步,对赵承钧重重磕头:“父亲息怒,千错万错都在儿臣。这一切都怪儿臣犹豫不决,与女子无关,周舜华的惩罚,儿臣愿一力承担。”

    赵子询很清楚,赵承钧并不是真的想杀了周舜华,他要敲打的是赵子询。但是,如果赵子询不出来说这句话,那周舜华就真的死了。

    赵子询内心苦笑,靖王真的是一个很独断专行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忤逆他。赵子询看似自由,实则一切都要按照靖王预计的轨迹行走,赵子询试图反抗靖王选好的世子妃,他才刚露出苗头,靖王就将代价放在他眼前。

    要么听话,要么周舜华死。

    赵子询退缩了,乖乖认错,默认了靖王安排的婚姻。赵子询说出这些话后,赵承钧果然没有再继续为难周舜华,而是道:“她是你的女人,你愿意代她受过,那本王成全你们。她犯下大错,本该杖毙,但是你是本王的儿子,本王总不能杖毙你,那就减为杖责六十,即刻执行。刘吉,带他下去。”

    刘吉知道赵承钧做好的决定从不更改,他也不敢再劝,赶紧打了个千,就示意世子跟着他走。刘吉和赵子询走到门口时,赵承钧的声音不紧不慢从背后响起:“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们最好不要耍花招,若是有一棍打不实,本王亲自来。”

    这回刘吉不敢再有任何侥幸之心,回身恭敬道:“诺。”

    刘吉和世子走后,屋里剩下的全是女眷,越发战战兢兢。尤其是这批美人,她们知道靖王声名远播,军功赫赫,她们也知道靖王是个狠人,连太后都对靖王忌惮非常。但是知道归知道,没有亲身经历之前,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她们自恃貌美,当她们看赵承钧时,总觉得这先是个男人,其次才是西北靖王。

    但是今日这一出,彻底将美人们的优越感击碎。她们无比清晰地意识到,靖王根本不在意她们,美色在他面前毫无用处。现在她们活着,只是因为靖王懒得搭理她们,一旦她们越出那条线,比如周舜华,那么马上就会被赐死。

    美人中连最自命不凡的纪心娴都安静了,赵承钧坐在上首,一言不发,静静看着她们。众美被看得害怕,好些人已经开始发抖,赵承钧终于动了一下,慢慢道:“本王不喜欢吵闹,尤其不喜欢麻烦。若再有人自作聪明,别说你们的家族,便是姚太后亲自站在本王面前,也保不下你们,知道吗?”

    卢雨霁算计,周舜华就没有在算计吗?先前她们小打小闹,赵承钧可以忍,但若是敢挑战他的权威,那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众美吓得瑟瑟发抖,七零八落地应诺:“是。”

    赵承钧懒得理会这些女子,一眼都没有瞧,随口道:“出去吧。”

    美人们忙不迭应是,赶紧告退。唐师师本来跟着众人一起离开,出门时,她想了很久,又硬着头皮溜回来,悄悄把自己贴在门口。

    唐师师妄图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悄悄挪动的时候,赵承钧抬眼,眼神平静到冷酷:“怎么,你觉得自己长得最好看,本王舍不得杀你?”

    “不是。”唐师师紧紧缩在门边,欲哭无泪,“王爷,不是您说,让我侍奉在您身侧,不许乱走么。”

    赵承钧看了她很久,问:“本王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唐师师都被问懵了:“您说的,让我在书房伺候笔墨,您没有离开前,我不得自己先走。”

    赵承钧看着唐师师,他知道唐师师没有胆量说谎,她是真的这么理解的。赵承钧不动,唐师师只能胆战心惊地被他看。过了一会,她实在忍不住了,悄声问:“王爷?”

    赵承钧站起身,大步往外走。穿过门口时,他极快地说了句:“回去抄书吧。”

    怎么能蠢成这样。

    深夜,刘吉挑亮了灯,轻手轻脚放到赵承钧桌案上:“王爷,夜深了,您该休息了。”

    “她走了?”

    “是。唐姑娘今日似乎被吓得不轻,硬撑着困,抄完了一整卷书才敢走。”

    赵承钧极轻地笑了一声,他放下笔,不辨喜怒地扫了刘吉一眼:“那些话是你和她说的?”

    刘吉背后的冷汗一下子就渗出来了,他小心地笑着,说:“是老奴自作主张,望殿下恕罪。老奴只是看多年来殿下身边没有女子,好容易来了一个,就想着考验考验她。若殿下不喜,老奴这就打发她走。”

    刘吉一边说一边偷觑赵承钧的脸色,刘吉察言观色的能力多么强,赵承钧没有否决,那就说明可以继续留着。刘吉悄悄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步走对了。

    险虽险,但是,他也是为了殿下好。

    刘吉审时夺度,壮着胆子继续说:“殿下,今日花园会出这么大的疏漏,不光是下面人玩忽职守,更多的,还是因为王府里没有女主人。奚夫人虽然逾越,但是她有句话没说错,王府,是该有位王妃了。世子妃再能干,也终究矮了一辈,您不能一直不娶妻。”

    赵承钧依然想都不想,道:“本王现在的生活就很好,为什么非要在身边放一个人,平白添麻烦。本王还有许多事要安排,没空陪她们浪费时间。”

    这……刘吉知道这位殿下自小就是个主意很硬的人,刘吉也不敢再劝,只能盼着这位主自己想通。刘吉换了个话题,低声道:“殿下,既然您是为了世子好,那今日何必将话说的这么绝呢?世子领完了罚,爬都爬不起来,最后是被人抬回去的。依老奴看,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对您还是有怨的。”

    说到赵子询,赵承钧难得露出头疼之色。赵承钧捏了捏眉心,说:“从他进入王府起,本王自认从未疏忽过他的教养,但他还是长偏了。本王现在不对他严格些,等以后,他要如何撑起靖王府,如何和朝中那些老狐狸斗?”

    涉及世子,刘吉也不好说。刘吉是局外人,看得分明,他其实很想说,养子和亲生儿子是不一样的。

    亲生儿子管得再严再狠都没事,可是养子未必。血缘的牵绊,不是靠抚育之恩就能抹平的。

    但是这些话刘吉没法说,他只是个奴,这种话一旦挑明他就得死。刘吉缄默不言,内心里越发希望赵承钧赶紧娶个王妃,哪怕是个妾也行,反正,尽快生出真正的子嗣。

    有了亲儿子,赵承钧才会懂这其中的差别。

    刘吉自然而然想到了唐师师。就目前看来,这是距离靖王最近的女子了,刘吉还是得想办法给唐师师创造机会。至于她是细作这一点实在无关紧要,只要等靖王开窍,唐师师的任务就完成了,到时候,将人杀了就好。

    书房灯火通明,王府其他地方已是漆黑一片。这丁点光亮落在庞大的靖王府中,越显寂静压抑。

    自从靖王整顿了王府后,上上下下很是安分了一段时间。赵子询默默养伤,周舜华足不出户养病,连唐师师都格外乖巧,抄书抄得勤勤恳恳。

    夏天渐渐接近尾声,连着下了几场雨后,天气一下子转凉。这时候,一个消息飞速在靖王府传开,据说忠顺王安吉帖木儿邀请靖王狩猎,靖王已经允了,过几日要去围场上秋狩。

    唐师师翻开目录,看着上面长长的秋狩剧情,知道自己最后的翻盘机会来了。

    毕竟姚太后是个深闺妇人,即使贵为太后,势力也在内侍、奴婢中,军务等事更是完全插不上手。姚太后想让靖王守着西北,但是她又不放心靖王,便想出个利用女人刺探消息的昏招。

    或许不该说这是昏招,万一世上真有这样的女人,能让靖王明知道是细作都忍不住沉迷呢?唐师师不知道世上有没有这样的人,但是显然,这个人不会是她。

    唐师师只是想当个太后,安享太平而已,姚太后和靖王的恩怨,与唐师师何干呢?他们斗他们的,唐师师要奔自己的前程。

    至于姚太后那里,随便应付应付得了吧。

    唐师师早出晚归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渐渐的,她已经习惯了大清早去书房点卯,然后在抱厦里度过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一天,等到天黑了,她再也翻不出风浪了,就可以收工回家。除了第一天,其余几次,唐师师再没有见过靖王。

    她这边的日子非常安静,颇有些与世无争的意味。然而剧情里,男主和女主的进度推得飞快。唐师师每天晚上回家,就能看到厚厚一叠新增剧情,有时候,一天甚至能更新好几章。

    其中大部分都是日常,比如今日见了什么人,和世子说了什么话,夫子布置了什么样的策论等等。有时候,世子还会问问周舜华和任钰君的想法,任钰君木讷不敢言,周舜华却能屡屡提出新奇见解。

    赵子询对两个女人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变化,虽然在唐师师看来,从一开始,赵子询的立场就是偏的。赵子询添人本就是冲着周舜华来的,任钰君不过是顺带,然而在任钰君看来,事情恐怕是另一个模样。

    任钰君只知道,她和周舜华同时去伺候世子,周舜华会做的事情,任钰君同样不差。明明最开始是三个人,赵子询却渐渐爱上了周舜华。

    真可怜,唐师师翻过一页,幽幽在心中接道,任钰君和周舜华姐妹反目实在太可惜了,既然这样,所有的恶果就让唐师师来承担吧。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