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81章 请安

第81章 请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师师看了看地上干燥的石子路, 再看看水中的卢雨霁,微微拧眉。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吗?她们刚刚知道靖王要定卢雨霏当世子妃,卢雨霏的庶妹就在靖王府落水了。湖边的路虽然不好走, 但是靖王用石头加固过,昨夜又没有下雨, 此刻路面干燥平坦, 怎么可能失足滑下去呢?

    唐师师以己度人,忍不住往阴暗处想。她怀疑, 卢雨霁是故意的。

    唐师师站在湖边,并没有下水救人的意思。如果是真失足落水, 唐师师或许会犹豫, 但对方是故意的,那唐师师才不会以身犯险。

    周舜华几人也赶过来了, 冯茜看看地上的石头,怀疑问:“为何会落水?”

    唐师师摇摇头,道:“谁知道呢。”

    卢雨霁的丫鬟在不停地喊救命,声音都快哭出来了。她们这里的动静吸引的人越来越多,唐师师和冯茜怀疑卢雨霁的时候,周舜华突然动了。周舜华飞快把自己头上的首饰拆下,匆匆塞到任钰君手中,就头也不回跳下水。

    她的动作太快, 岸边的人都吓了一跳。冯茜抚住心口, 惊讶道:“周姐姐去救人了?她竟然会凫水。”

    唐师师也很意外,她看着周舜华的动作, 眉头越皱越紧:“不对, 她水性并不好。她也要沉下去了!”

    救溺水的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出于求生本能, 溺水的人会牢牢缠住施救的人,一个不小心,施救的人会被一起拖下水。现在周舜华就面临着这样的情况,她自己会游泳,却无法带另一个人,反而还被卢雨霁纠缠着无法前行,周舜华体力很快耗空,救人不成,反而让自己也落入溺水危险中。

    唐师师惊讶,她自私自利,没有办法理解这种舍己为人的情怀。既然周舜华水性并不好,那为什么要跳下水呢?救人不成,还搭一条自己的命?

    唐师师就做不到。说她自私也好,薄凉也罢,反正在她这里,她自己最宝贵。

    任钰君惊慌失措,在湖边不住地喊周舜华的名字:“舜华,舜华你坚持住!你们谁会水,快下去救人!唐师师,你们家不是做运河生意吗,你快去救舜华!”

    “我那点三脚猫功夫,下水不过再搭一条命罢了。”唐师师不为所动,天大地大,她自己的命最大。唐师师回头对丫鬟喊道:“快去找水性好的婆子,负责打理湖水的婆子呢,赶紧去找!”

    女眷这边乱糟糟的,唐师师喊完后,丫鬟匆忙去找人,像群无头的苍蝇般撞在一起。一团乱中,湖水另一边传来扑通扑通的跳水声。

    唐师师回头,看到侍从们惊慌地喊着“世子”,随后一个接一个跳入水中,不管会不会水,全在水里扑腾。唐师师愕然地瞪大眼睛,亲眼看着赵子询飞快游到湖心,当着众人的面,接住周舜华。

    两个女子落水,而赵子询一次只能救一个,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周舜华。落水后衣服完全是湿的,赵子询从背后抱住周舜华,带着她往回游。期间卢雨霁的呼救声越来越弱,赵子询只看了一眼,依然毅然决然地拉着周舜华。

    赵子询带着周舜华走后,其他施救的人也到了。婆子一掌打晕卢雨霁,几个人合力,将卢雨霁拖回岸边。

    一切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卢雨霏站在岸边,也愣住了。这时候赵子询已经将人救回岸上,对岸呼啦一声围过去很多人,卢雨霏如梦初醒,赶紧跑到对岸去查看卢雨霁的情况。

    女子的名节珍贵又脆弱,此刻是夏日,衣衫轻薄,沾了水后完全贴在身上,曲线毕露。赵子询一个男子还好,但是另两位女子,就毫无体面可言了。

    任钰君匆忙找来披风,想要围到周舜华身上。她刚刚走近,还没碰到周舜华,就被赵子询警惕地瞪了一眼:“你干什么?”

    赵子询紧紧抱着周舜华,丝毫不顾及两人情况。任钰君愣住,拿出披风,道:“世子,此地人多眼杂,不宜久留。把舜华给我吧……”

    “不用。”赵子询避开了任钰君的手,他夺过披风,紧紧将周舜华裹住,然后将人抱起,疾声道,“快传太医,她晕倒了。”

    赵子询抱着周舜华快步离开,众人都围在赵子询身边,湖岸顷刻就空了一半。任钰君还维持着递东西的动作,呆呆愣在原地。

    不远处卢家的女眷们正在照管卢雨霁,卢雨霏站在外面,看着远去的赵子询,也有些茫然。唐师师慢悠悠从湖对岸走来,她停在任钰君身边,轻声道:“世子真的很关心她。”

    任钰君定定望着赵子询和周舜华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唐师师看了一会,很肯定地说:“他喜欢她。”

    他喜欢她,所以在场的人,唐师师,任钰君,包括卢雨霏,都是输家。

    唐师师真的颇为唏嘘,第一次屋里发现刺客,唐师师选择举报,周舜华选择掩护,所以周舜华和世子结缘;第二次有人落水,唐师师选择叫专业人士来救,而周舜华明知道自己水性一般但还是跳了下去,所以周舜华和世子有了肌肤之亲。原来,这就是唐师师不能成为女主的原因吗?

    她不够善良,也不够舍己为人。

    就很离谱。

    ·

    暖阁,太医抱着药箱匆匆而来。太医进门,给赵承钧行礼:“参见靖王。”

    赵承钧摆摆手,说:“不必多礼,先去给两位病人把脉吧。”

    “微臣遵命。”

    太医进内间诊脉。屏风外满满当当站了一屋子人,赵子询已换了身衣服,不断往屏风内瞥去,焦灼之意溢于言表。卢家太太和卢雨霏站在一边,卢雨霏低着头,表情恹恹的,卢太太脸色紧绷,时不时往屏风后看几眼。唐师师和任钰君等人也在,她们三三两两站在多宝阁前,都垂着眼,眼底各有思量。

    赵子询张望的动作非常明显,任钰君看到后难掩酸涩,而卢太太见了,表情越发难看。

    赵承钧坐在主位,将下面几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赵承钧忍着气,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敢说话。赵承钧目光缓慢从众人身上扫过,被看到的人全部低头,噤若寒蝉,最后,他停在了唐师师身上。

    唐师师察觉到,赶紧说:“王爷,这回真不关我的事情。”

    “没人怀疑你。”赵承钧冷着声音,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说出来。”

    唐师师见不是追责的意思,松了口气,道:“回王爷,我和周姐姐、任姐姐在花园里偶遇,我们正在谈话,突然听到有人呼救。等赶到后,发现是卢家三小姐落水了,周姐姐立刻跳下去救人,没想到她体力不支,反而被一起困在水里。我找来了凫水的婆子,婆子还没下水,碰巧世子经过。世子见义勇为,不顾众人阻拦下水救人。世子救了周姐姐,婆子救了卢三姑娘,再然后,就是王爷看到的这些了。”

    卢雨霏和任钰君也在场,赵承钧见这两人没有吱声,就知道唐师师说的是对的。赵承钧越发动怒,他今天刚让郑老太太和卢家提了定婚的事,结果赵子询就在后面搞了这一出。卢家的庶女为什么落水是卢家的事,赵承钧并不关心,但是赵子询当着卢家大小姐的面救一个婢女,还和对方有了肌肤之亲,赵子询这样做将靖王府置于何处?又将皇家的体统置于何处?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靖王生气了,并且非常严重。众人大气不敢出,就连卢太太都脸色讪讪。

    如果放在寻常,准女婿当着女儿的面救其他女人,还和婢女不清不楚,就算对方是王府,卢家也有资格发作。但是偏偏,这桩事是卢家自己人惹出来的。

    卢太太主管内宅这么多年,怎么能看不出来这样低劣的手段。卢雨霁得知了靖王有意和卢家结亲后,故意在世子经过湖边的时候落水,卢家的人都不会水,但是世子会。如果世子救了她,两人发生了肌肤之亲,迫于名节,世子就必须娶她了。

    卢太太对此只想用力啐一声,卢雨霁想的倒美,但是她也不照照镜子,世子是什么人,卢雨霁又是什么人。靖王府里这么多人侍卫小厮,世子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子以身涉险?这件事最好的结果是卢雨霁被婆子救起来,虽然丢脸,但好歹保住了清白,然而更可能的,是卢雨霁被侍卫甚至小厮救起来,倒时候,不光卢雨霁活不下去,连卢家其他女子也要被她拖累名声。

    卢太太都能看出来卢雨霁在用名节算计世子,靖王更是心知肚明。卢太太又生气又臊得慌,一时间堵得胸口疼,连话都说不出来。气氛凝滞中,内间帘子动了。太医从屏风后绕出来,对赵承钧拱了拱手,道:“回王爷,微臣已经给两位姑娘诊断过了。周姑娘受了寒,幸而身体底子好,只要喝几贴药,日后好生将养,并不成大碍。反倒是另一位姑娘,她在水里的时间久,呛了许多水,根基大受损伤,恐怕要养好一段时间了。”

    赵承钧淡淡点了下头,对刘吉示意:“好。去开药吧。”

    刘吉和太医一起行礼:“遵命。”刘吉引着太医去侧间开药,太医走后,屋内只剩下相关的人。赵承钧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平静从容地对卢太太说:“卢太太,本王教子无方,让你见笑了。若卢太太愿意,这桩婚事继续。”

    卢太太和赵子询齐齐一惊。卢太太脸上露出明显的喜色,赵子询却脸色大变,他上前一步,失声道:“父亲!”

    赵承钧淡淡看向赵子询,明明一言未发,可是眼神中如有千钧。赵子询被这样的目光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气势越来越矮,最终,僵硬地垂下头去。

    赵承钧收回视线,嘴角依然带着细微的笑意,对卢太太说:“本王十分欣赏贵府大小姐,无论如何,她都是唯一的世子妃。”

    唐师师心里啧声,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桩婚事还是定下了。冯嬷嬷说得对,靖王实在是个很不好接近的人,各种意义上。

    就算前面那两任未婚妻没死,他也不会有枕边人的吧。

    婆子话没有说完,可是在场几个人哪能不明白婆子未完的话。婆子见她们还算乖觉,垂着眼睛,说:“王府地方小,没有多余房间给闲人。两人一间屋子,你们自己找地方吧。”

    说完,婆子就轻嗤了一声,扭头走了。

    两人一间?听到的美人们都露出不情愿之色,就连唐师师听到,也皱了皱眉。

    赶路时没条件也就罢了,都到了靖王府,难道还要和别人同住?唐师师从小物质上没有缺过,就算进宫,也一路被当做潜力股培养,并不曾受过亏待。

    没想到进了靖王府,她的待遇反而一落千丈。唐师师可不信这么大的王府,会没有多余的房子。

    显而易见,靖王极其不待见她们,甚至不想见到她们。把她们打发到跨院,就任由她们自生自灭。

    唐师师只沉默了一小会,就率先去挑房间。抱怨是没有用的,解决问题才重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想想皇太后的荣光,现在这点挫折算什么?

    纪心娴正和小姐妹愤愤不平,她看到唐师师朝里面走去,连忙叫了一声:“哎,唐师师,你做什么?”

    “自然是去挑房间。”唐师师冷冷瞥了纪心娴一眼,“婆子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大概谁都没想到,最先认清现实的,竟然是路上最张扬挑剔的唐师师。唐师师的话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其他女子不甘示弱,纷纷上前,生怕晚了就落后别人一步。

    尤其是纪心娴,快步冲了两步,抢先进入最好的一间房。唐师师看到心中嗤笑,愚蠢,枪打出头鸟,才刚进府就把自己暴露在人前,纪心娴真觉得这是什么好事不成?

    唐师师颇为不以为然,她正打算去找另外一间房,门外一队侍女走过来了。为首的姑姑头发抿的一丝不苟,表情肃穆,眼角已经爬上了皱纹,但是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姑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轻轻咳了一声。

    院内乱糟糟的美人顿时停下,她们回头,看到姑姑,一齐行礼。

    “姑姑好。”

    姑姑端着脸,说道:“各位小主多礼了。奴婢乃彤秀,早年伺候过靖王殿下,后来随着殿下一同来封地,如今是靖王府的内务总管。各位小主自宫城而来,是我们靖王府的贵客,日后若奴婢有什么招待不周的,请各位小主谅解。”

    彤秀一说众女就懂了,原来彤秀也是宫里出来的,曾经在靖王宫殿里伺候,靖王就藩后,她就跟着一起出宫了。靖王身边的老人,如今还是内务总管,可见靖王对彤秀信任有加。

    众女对彤秀的态度一下子变了,明显热切许多。彤秀见了暗暗哂笑,她不知见识过多少大风大浪,在她眼里,这些年轻女子的想法全写在脸上,再肤浅不过。

    彤秀懒得理会,她目光从众女中扫过,看到唐师师时,微微停顿。

    彤秀隐晦地打量着唐师师,此女当真品貌不俗,便是她刻意挑剔,都挑不出唐师师哪里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彤秀甚至觉得,唐师师对她没有其他美人的谄媚,反而顺眼许多。

    这个念头把彤秀自己都吓了一跳,她赶紧打住,本着脸,对唐师师微微福身:“唐姑娘。”

    唐师师眉梢一挑,颇为惊讶。她并不惊讶彤秀认得她,她长得如此好看,认不出来才是怪事,唐师师在讶异彤秀和她说话。

    唐师师上前一步,进退有度地给彤秀回礼:“彤秀姑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