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77章 飞跃

第77章 飞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师师让开身体, 指向后面的桌案:“回公公,您刚刚给我的两本书,我已经全部抄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吗?”

    刘吉往里扫了一眼,桌案上整整齐齐放着两叠纸, 显然是刚写的。刘吉不动声色, 说:“姑娘抄书倒快, 不比外面誊书的贡生差。姑娘歇一歇可以, 但是离开却不行。”

    唐师师瞪大眼睛:“为何?我明明都抄完了。”

    “还有下一本。”刘吉含着笑, 说,“是奴婢思虑不周,怠慢了姑娘。姑娘少安毋躁,奴婢这就给您取另外几本来。”

    唐师师听明白了,抄书只是个幌子,实际上他们要做的是困住她。无论唐师师抄完没有, 抄了多少, 他们都不会让唐师师出门。

    唐师师收敛起笑, 问:“小女愚钝, 公公不妨给个明话。公公扣着小女, 到底想做什么?”

    刘吉摇头笑了笑, 似有所指道:“姑娘,您刚来,还不懂伺候人的门道。我们做奴婢的,怎么能比主子走得早?”

    唐师师愣住,刘吉无声地往里递了一眼,看着唐师师笑道:“姑娘, 伺候人最重要的, 就是眉眼灵活, 动作勤快,懂得替主子分忧。”

    唐师师明白了,她僵硬地扯了下嘴角,对刘吉福身:“小女明白了。谢公公。”

    “奴婢就知道姑娘是聪明人。”刘吉笑着,眉眼不动,尖声道,“唐姑娘,请吧。”

    唐师师回到抱厦,很快,小厮就送来另外几本书。这回足足有一厚摞,无论如何都不必担心会闲着了。

    但是这次,唐师师也不急着抄书。反正无论她写多少,都要在书房里待够一整天,那还忙活什么劲儿?不如磨磨蹭蹭混一天,等到了时间,随便抄几页应付得了。

    唐师师动作不紧不慢。她现在知道了,靖王明为让她来书房伺候笔墨,其实是想把她困在这里。书房眼线重重,唐师师根本什么都不能做,这样一来,就不必担心世子被她迷惑了。

    天地良心,唐师师真的冤枉极了。不能因为她长得好看,就对她有偏见。她才不是狐狸精,真正的狐狸精分明是周舜华啊。

    周舜华和赵子询全天待在一起,为什么靖王只防她,而不防周舜华?

    真是没有天理。

    唐师师愤愤研磨,将一笔一画勾得极重。靖王不走,书房伺候的人就不能走,唐师师同样得在抱厦里待着,连回去休息都不能。唐师师最开始还做做样子,最后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她,唐师师偷懒偷得光明正大,最后,更是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赵承钧的书房是一个独立的院落,正面五间上房打通,占地极大,里面来回隔断,连而不通,互不干扰。正房背后跨出去三间,修成了小抱厦。唐师师所在的地方,就是后面这三间抱厦。

    抱厦背阴,光线暗,地方又低矮狭小,关了门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一般用作杂物间或者佛堂。唐师师睡着后没有声音,外面人来人往,竟然都忘了这里面有人。

    夜晚,书房里安安静静,赵承钧看舆图看得累了,合上书休息眼睛。他阖着眼,看起来没有动作,可是脑海里依然在一刻不停地勾勒地形。

    赵承钧正在想肃州要如何排兵,马上就要入秋,需得防着鞑靼人偷袭。另外安吉帖木儿最近和东察合台私下来往,也要防着北庭。

    思虑间,赵承钧忽然听到书房中有呼吸声。赵承钧霎间睁眼,眼中光芒幽深,哪有丝毫困顿之色。

    赵承钧沉着脸起身,不动声色往声音来处走去。他手已经按到了佩刀上,甚至心里开始排查到底是谁。安吉帖木儿派来的刺客?不,安吉帖木儿没有这么大的胆子。那是鞑靼人?东察合台汗国?赵承钧甚至想到了姚太后。

    赵承钧停在抱厦门口,毫无预兆推开门。唐师师正睡得迷糊,朦胧间听到一声惊响,门被什么人推开了。唐师师被吓醒,一睁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她看不清那是谁,愣愣地和对方对视良久,最后,她浆糊一样的脑子终于恢复工作了。

    唐师师赶紧下跪,空拜行礼:“参见王爷。”

    她说着话的时候,身体还晃了一下。她刚刚睡醒,连方向都分不清,险些摔到地上。唐师师赶紧跪端正,恭顺地低着头。

    赵承钧看了她良久,问:“你怎么在这里?”

    唐师师也顿了一下,幽幽说:“是您下的命令,让我在此抄书。”

    赵承钧想了一会,隐约记起他随便提过一句,让唐师师抄书,抄不完不准离开。没想到,她还真的在抄。

    折腾这么大阵仗,结果只是个误会,赵承钧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放松。他盯着唐师师,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唐师师不知道赵承钧到底在看什么,她忍不住在心里想,莫非她睡觉的时候没注意,现在变丑了?哎呀,她刚刚趴在书上睡觉,是不是在脸上压出了印子?

    唐师师偷偷抬手蹭自己的脸,赵承钧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靠近,低头去看她身后的纸墨。赵承钧走到后面后,唐师师立刻找镜子,试图看自己的脸。

    “这都是你写的?”

    唐师师正在偷偷整理头发,听到赵承钧的声音,先本能应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道:“王爷恕罪。回王爷的话,都是小女抄的。”

    赵承钧低头看唐师师的字,看笔墨新旧程度,这些确实是一天内陆陆续续写的。她并不是装疯卖傻,而是真的睡着了。

    赵承钧略微放心了些许。他拿起那叠纸翻了翻,看到一个地方,问:“你学过四书五经?”

    唐师师不明所以,下意识点头:“是。”唐师师说完后觉得奇怪,小心翼翼问:“王爷为何问这个?”

    赵承钧指了指纸上的一行字,说:“这里原是《中庸》的一句话,原版抄错了一个字,你这里订正了。我就猜测,你多半是学过《中庸》的。”

    唐师师意外,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没想到赵承钧仅一眼就认出来了。唐师师问:“您如何知道原版抄错了?”

    赵承钧回头瞥了唐师师一眼,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可是唐师师莫名从中读到了嫌弃。

    似乎唐师师问出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愚蠢。

    赵承钧将她的文稿放回案上,随口道:“本王的书,本王自然读过。”

    唐师师愕然良久,违心地奉承道:“王爷记性真好,小女钦佩。”

    赵承钧没说话,轻轻笑了一声。显然,他对女人这些手段了若指掌,他在宫里长大,见惯了女人口蜜腹剑,为了争宠不择手段。这种奉承话,也是其中之一。

    今日只是虚惊一场,赵承钧心神放松,难得多说了两句:“你竟然读过四书五经。本王倒不是贬低你,而是……你委实不像。”

    唐师师从地上站起来,束手站在一侧。她听到赵承钧的话,轻笑:“王爷没看错,小女确实不是个爱书爱学问的人。我读四书,全是为了讨好未婚夫婿。”

    赵承钧微微一怔:“夫婿?”

    “曾经的夫婿,现在已经不是了。”唐师师垂着眸子,说,“小女入宫前,曾定了门娃娃亲。对方是我母亲手帕交的孩子,从小勤奋又上进,读书极好。我为了讨好他,向他显示我与妹妹不同,才硬着头皮背完了四书。只可惜……”

    唐师师没说完,但是赵承钧已经了然。后来唐师师被选为秀女,随后送入宫廷。一入宫门深似海,进了紫禁城,自然什么都做不得数了。

    婚约不再是婚约,家族不再是家族,连父母,也不再是父母。

    抱厦里光线昏黄,桌案上的灯在唐师师抄书的时候就已经熄灭了,唯有外间的灯火照入,唐师师立在半明半暗的烛光中,像是细瓷一样。这毕竟是个年轻又美丽的女子,赵承钧先前一直觉得唐师师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现在,看着她低垂的眉眼,平静的神情,赵承钧竟然生出些许怜惜。

    并非一开始,唐师师就是这样功利的性子。她也曾有过柔软的少女情怀,她也曾怦然心动,读世交家的哥哥读过的书,走他走过的路,只为了和他近一点。只可惜造化弄人,最终,她却被逼到了这一步。

    她亦是局中人,万般不由己。被选入宫,被送到封地,被献给靖王,这一切都不是她能选择的。她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让自己活得好一点罢了。

    赵承钧口气渐渐和缓下来,说:“如果你喜欢他,等再过两年,本王可以提前放你出府。”

    宫女年满二十五岁后,就可以放出宫,自行婚配。唐师师虽然不是宫女,但已经被送给靖王,若是靖王首肯,提前一两年放唐师师出去,完全是一句话的事。

    唐师师听到后,安静站着,忽然轻轻一笑:“谢王爷。不过不必了,他已经另娶佳人。”

    赵承钧怔松,就听到唐师师继续说:“是我妹妹。”

    赵承钧意外地睁了下眼睛,随即皱眉:“荒谬。你父母竟然允许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呢?”唐师师依然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女儿千娇万宠养到大,不就是为了笼络个好女婿吗?一个女儿进宫赌运气,另一个女儿嫁到世交家里巩固人脉,若是运气好,日后就能多一个当官的女婿。这种无本万利的买卖,哪个商人会错过?”

    唐师师用这样轻飘飘的语气述说自己的过去,赵承钧无言以对。两人静默片刻,赵承钧问:“那你母亲呢?”

    唯有正妻才能被成为“母亲”,听唐师师的语气,她的生母应当是嫡妻才是。她的父亲商人本色,利益熏心,那她的母亲就不管管吗?

    “母亲?”提起母亲,唐师师眼睛失神了片刻,一别三年,她已经很久没有忆起林婉兮了。唐师师很快回神,继续恭顺地低着头,说:“我娘软弱,以京城贵妇们的眼光来看,她大概是很没用的。她抗争过,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就自请入宫了。”

    赵承钧不了解唐家的情况,他也不想了解,但是仅听这些话,他大概能猜到唐师师从小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四周都是豺狼,难怪她长成了这种性格。

    赵承钧不好说什么,他见唐师师拿起笔,想要继续抄写,说道:“不必抄了,你可以回去了。”

    “可刘公公说……”

    “他若是问起,你就说这是本王吩咐的。”

    唐师师敛衽行礼:“是,谢王爷。”

    赵承钧说完,没有再管唐师师,直接转身回书房。唐师师半蹲在地上,等赵承钧完全走远后,才起身,随便整理了一下桌案上的笔墨,就旋身出门。

    唐师师本以为赵承钧放她回去就已经是难得的体恤,没想到出门后,一个丫鬟提着灯对她行礼,温声道:“唐姑娘好。奴婢奉王爷之命,送唐姑娘回屋。”

    唐师师颇有些受宠若惊,她回头看,书房的灯还亮着,看样子还要持续很久,他身为王爷,却比手下的臣子还勤勉。

    唐师师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她对丫鬟微微颔首,道:“有劳。”

    “姑娘请。”

    时间已经很晚了,王府里树木又多,路上黑漆漆的,颇有些吓人。丫鬟只提了一盏灯,如黄豆一般,被风吹的摇摇晃晃。在回廊拐弯时,对面的人没留意这边的动静,直接冲到了她们身上。

    唐师师被什么人撞了一下,险些摔倒。对方扶住唐师师,低头道了句不是,就飞快跑远了。提灯的丫鬟气得大骂:“这是谁呀,走路不长眼睛的吗?”

    唐师师拦住丫鬟,说:“罢了,天色晚了,我们先回去再说。”

    丫鬟低头应诺。等回到院子后,院里的下人听到唐师师回来,连忙跑出来迎接。唐师师快步进屋,她给提灯丫鬟发了赏钱,随便交代了两句,就打发下人们离开。

    等众人走后,唐师师走到内室,张开手心,里面赫然放着一张纸条。

    唐师师惊讶中带着茫然,为什么男主的父亲如此年轻俊美,为什么男主他爹看起来比男主更有王者气场?而且,书里明明说“惊魂夜初遇世子,美娇娥渐生情愫”,唐师师看到这个标题的第一反应,就是世子带人追击逃犯,女主立功,从而引起世子的赏识。

    为此唐师师特别开心地举报刺客,结果,世子竟然是躲起来的那个?

    唐师师震惊了,她刚刚还在嘲笑周舜华蠢,一个来路不明的刺客藏在周舜华屋里,周舜华不赶紧去找人,竟然还替刺客打掩护。那刺客一是个男人,二是个逃犯,帮他简直是脑子有坑。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