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23章 惊马

第23章 惊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师师愤愤走到马边, 她借着梳鬃毛的动作,悄悄回头看另一边。

    赵子询在教周舜华骑马,手把手教她如何控制缰绳。后来周舜华没法踩上马镫, 赵子询扶着她的腰, 半是拖半是抱地送她上去。

    啊呸!

    唐师师在心里忿忿啐了一声, 气咻咻踩着马镫,刷的一声跨上马。她坐上马的时候还在想,瞧瞧她, 动作利索, 腿型笔直,没有弯腰更没有弓背, 仪态堪称完美。

    她唐师师可以不会骑马,但是架势一定要好看。唐师师特意表演了自己漂亮的动作, 可惜赵子询还在安慰不敢直起腰的周舜华, 完全没有往她这个方向看。

    唐师师气得不断扣缰绳, 如今草场上所有人都在活动, 她停在这里显得很奇怪。唐师师只能放开缰绳, 让马小步往前走, 试图“不经意”走到赵子询身边去。

    唐师师暗暗算计着路程,没想到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一个脸上脏兮兮、衣服莫名宽大的少年走到唐师师身边, 很不礼貌地从上到下打量了唐师师一圈, 说:“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美人?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唐师师嘁了一声,轻笑道:“你是男人吗?”

    那个瘦小的少年紧绷起来, 问:“你什么意思?”

    “但凡是个男人, 就绝不会产生这种想法。”唐师师随手撩了下散落的碎发, 扬起脖颈道, “很显然,我容貌美丽,身段窈窕,是场上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

    那个少年重重嗤了一声,不屑道:“就凭你?”

    毫无预兆地,少年一马鞭抽到唐师师的马屁股上,唐师师座下的马嘶鸣一声,飞快朝前冲去。

    唐师师被惯性带的后仰,险些摔下马背。唐师师惊慌失措,立刻发扬她从小到大的优良传统,她如果倒霉,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唐师师都来不及坐好,第一反应就是朝少年那边抽了一鞭子。因为位置缘故,唐师师这一鞭子抽到了马眼睛上。这下捅了大篓子,马哀鸣一声,吃痛地四处乱窜。

    两只马都受惊了,而少年那边尤其严重。他的马看不见,循着本能乱跑,极为危险。少年尖叫一声,牢牢抓住马鬃。

    这个声音……唐师师惊讶,这个少年声音为何如此尖细?他难道是个太监?

    可惜唐师师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少年的事了,她的马虽然温顺,可并不是没有脾气。少年那一鞭子抽的尤其用劲,母马受惊,全速在草原上奔腾起来。

    唐师师今天下午才新学了骑马,她驾着马小步慢跑还可以,再激烈些的运动根本控制不住。唐师师甚至感到手臂开始发软,马上就要抓不住鬃毛,掉下去了。

    赵承钧正在给安吉帖木儿展示自己的坐骑,忽然听到背后传来马匹的嘶鸣。紧接着,另一匹马也传来痛苦的鸣叫声。

    赵承钧回头,看到唐师师的马失控了,她在马上左右颠簸,仿佛随时随地要摔下来。而不远处,一个瘦弱少年也惊马了。

    两匹马朝着不同的方向奔去,两人的状况都很危险。赵承钧脸色一变,来不及交代,翻身跨上皎雪,飞速朝前方驰去。

    皎雪是战马,和赵承钧经历过许多次战斗,早和主人心意相通。赵承钧骑上来后,都不需要吩咐,皎雪就全速朝前方奔去。皎雪从众多人身边越过,经过赵子询时,赵承钧极快地说道:“去救娜仁托雅。”

    赵子询本来都要出发了,听到赵承钧的声音,他硬生生勒住马,飞速朝唐师师的方向看了一眼,默默调转方向。

    赵承钧很快追上唐师师,他控制皎雪的速度,和唐师师的马平行前进。赵承钧对唐师师呵道:“松开缰绳。”

    “不行。”唐师师以为赵承钧让她跳马,越发紧地攥住鬃毛,“摔下去会伤到我的脸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自己的脸。赵承钧无奈,驱使皎雪离唐师师更近了一些,说:“松开它,把手给我。”

    两只马靠的太近非常危险,唐师师手臂已经酸痛的失去知觉,她只感到身下的马腾起前肢,用力嘶鸣,唐师师再也握不住鬃毛,全身往后倒。失重时时间仿佛会放慢,唐师师清晰地感受着自己往后坠落,她都能想象到,她摔下去时,一定是后脑勺着地。

    胳膊上忽然传来一阵大力,紧接着,她的腰被人圈住,完全将她带到另一个方向。唐师师被放到马上,彻底失去反应。她只能感觉到箍在她腰上的手臂极其有力,仿佛铁一样无法撼动。

    赵承钧将唐师师拎到自己马上,立刻握住缰绳,控制着皎雪调转方向。两只马靠太近会相互影响,一不小心,皎雪也会受惊。

    幸而赵承钧驭马技术过硬,皎雪转了个弯,在草丛上飞速奔跑,情绪很快稳定下来。皎雪速度非常快,唐师师惊魂未定,在马上吓得浑身僵硬。

    赵承钧感觉到唐师师吓得一动不敢动,问道:“你不是说你会骑马吗?”

    “我只是说说而已啊。”唐师师闭着眼睛,也不管身后是什么,牢牢将自己埋入后方,“王爷,能慢一点吗?”

    赵承钧只能控制着皎雪慢慢减速。唐师师紧紧攥着赵承钧的衣袖,赵承钧动作不方便,几次都没抽出来,只能无奈道:“好了,已经停下来了,你可以睁眼了。”

    唐师师缓慢睁开眼,发现确实已经安全了。皎雪平稳地从绿草中踏过,傍晚的风清凉舒适,将她的发丝吹得四处飞舞。

    唐师师不由松了口气。紧接着,她发现她紧紧攥着一个人的衣服,看布料非常眼熟。唐师师怔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慌忙松手:“王爷恕罪,我不是故意的。”

    随后,唐师师跟着意识到,她现在靠在靖王身上,并且已经靠了很久。唐师师全身都僵硬了,她不敢继续借力又不敢挪开,只能努力挺直脊背,和赵承钧隔开距离。

    赵承钧现在倒没有注意唐师师的动静,他注视着前方,唐师师注意到他的视线,跟着看过去,发现赵子询正在救另一个人。赵子询的驭马技术不及赵承钧,没法将少年救到自己马上。眼看少年就要摔下去,赵子询猛地抱住她,用自己的身体做缓冲,抱着对方在缓坡上滚了好一段路。

    唐师师茫然中带着委屈,为什么世子救的是这个少年呢?他们同时惊马,世子宁愿选择一个男人,都不选她?

    不能想,越想越心酸。

    唐师师心里难受,她马上就把自己的火气转化到其他人身上,忙不迭和赵承钧告状:“王爷,那个人他暗算我,他简直目无王法,不仅是看轻我们朝廷,更是看轻靖王您!王爷,您不管管他吗?”

    赵承钧轻声笑了,在背后悠悠说:“我管不了,那是安吉帖木儿的女儿,换成我们的叫法,应当是个郡主。”

    “嗯?”

    赵承钧低头扫了唐师师一眼,不紧不慢道:“她女扮男装那么明显,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唐师师还真不知道。她愕然良久,不可置信道:“所以,那是个女子,还是忠顺王的女儿?”

    赵承钧没说话,他牵着马,让皎雪在草丛中放缓速度,慢慢踱到另两人跟前。赵子询从地上站起来,正低声询问娜仁托雅有没有受伤。听到马蹄声,赵子询抬头,对着赵承钧行礼:“父亲。”

    娜仁托雅似乎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她脸上白一块黑一块,看着非常滑稽,然而她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尤其是她看向赵子询的时候,顾盼生姿,几乎要发出光来。

    这一次没有人会认错了。这个瘦小的少年,其实个女子。

    娜仁托雅看着赵子询行礼,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对赵承钧行北庭的礼仪:“参见靖王。多谢靖王派人救我。”

    赵承钧坐在马上,手里松松握着缰绳,完全没有下马寒暄的意思:“分内之事。不过,郡主下次骑马,可要小心了。”

    听声音是唐师师的马先受惊,随后才是娜仁托雅的。很明显,是娜仁托雅先挑衅,那她落到这个境地,完全是咎由自取。

    要不是为了北庭,赵承钧才不会管这种骄纵无脑、肆意妄为的小姑娘。赵承钧说完后,牵动缰绳,要往回走。

    唐师师看看舍身救美的赵子询,再看看一脸春心萌动的娜仁托雅,危机感油然而生。莫非,难道,这是她的情敌?

    天哪,唐师师连周舜华都搞不定,再来一个外族公主,她要怎么斗?

    唐师师对娜仁托雅充满了敌意。她本来就对害她惊马的罪魁祸首没有好感,现在得知这还是情敌,唐师师怎么可能有好脸色?唐师师发现草地上只剩下一匹马,而娜仁托雅和赵子询却有两个人,很可能,赵子询要载着娜仁托雅回去。

    这怎么能行!唐师师立刻激动起来,说:“王爷,多谢您救我。小女不敢再麻烦您,您将我放下来吧。”

    “好啊。”赵承钧淡淡应了一声,道,“那你自己走回去吧。”

    唐师师看看前方一望无际的草丛,又回头看看已经上马的娜仁托雅,马上乖巧道:“谢王爷。”

    回程时赵承钧似乎是照顾着唐师师,速度并不快。他到达草甸后,一群人立即围上来,赵承钧下马,将缰绳交给手下。唐师师坐在马上,也利索地跟随着赵承钧跳下来。

    不得不说美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尤其唐师师下马的动作刻意练过,行云流水,美而英飒。唐师师站好后,发现很多人看她,疑惑地问:“怎么了?”

    赵承钧回头,没有理会唐师师的话,继续交待照看皎雪一事。这时候赵子询也带着娜仁托雅回来了,他们两人一走近,安吉帖木儿就快步迎上去:“娜娅!”

    “父汗!”娜仁托雅从马上跳下去,飞快扑到安吉帖木儿怀中。安吉帖木儿好生询问了一会,才带着女儿走到赵承钧身边,对赵承钧道谢:“多谢靖王搭救。娜娅这个孩子不听话,让靖王见笑了。”

    赵承钧笑笑,说:“无妨。下次,还请郡主不要再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情。”

    其他人会宠着娜仁托雅,赵承钧可不会。赵承钧毫不掩饰自己对娜仁托雅的不悦,娜仁托雅吐了吐舌头,躲到父亲身后。

    她眼睛转到后面,看到了不远处的赵子询。娜仁托雅心想,这个王爷冷漠又严苛,没想到生的儿子却讨人喜欢。

    晚上,营地举行篝火宴会,迎接远道而来的北庭客人。唐师师换了身衣服,她到达宴会时,发现娜仁托雅已经在了。娜仁托雅换了女子服饰,头发也重新梳过了。她白日打扮成男子不伦不类,可是换回女装,竟然明艳照人。

    此刻赵承钧还没来,赵子询已早早到场,在篝火边和特木尔寒暄。娜仁托雅对赵子询表现出极其强烈的好感,简直称得上势在必得。她仗着身份便利,围在赵子询身边,言行中的挑逗毫不掩饰。

    周舜华远远站在围栏外,有些失神地望着那一边。唐师师走到旁边,轻声说:“他对你是不一样的。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去阻止?”

    “我?”周舜华冷笑一声,讽道,“我能阻止什么?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寻常,何况,她是忠顺王的女儿,而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婢女。我有什么资格对忠顺王的郡主指手画脚?”

    唐师师没说话,过了一会,轻轻道:“怎么没有。她是郡主,就不一样了吗?”

    唐师师一向觉得,想要什么就去争取。出身家庭上天注定,可是过什么日子,却是自己选择的。

    凭什么因为她是郡主,是北庭国主的女儿,就该让着她呢?唐师师偏要争一争。

    草原民族不愧能歌善舞,娜仁托雅没有伴乐,即兴跳了只舞,旋转的时候不知道没看到还是没控制好,直接转到了赵子询身上。赵子询后退一步,扶住娜仁托雅的胳膊:“郡主,小心。”

    娜仁托雅顺势赖在赵子询身上,扬眉道:“世子,你觉得我和你们中原的女子比,怎么样?”

    赵子询没有闪开,笑道:“郡主说笑,两者各有千秋,无法作比。”

    娜仁托雅哼了一声,说:“你们汉人说话总是这样模棱两可,不肯给个痛快。要我说,中原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被针扎了都要哭哭啼啼,就和绵羊一样,死板又无趣。”

    娜仁托雅这话说的不客气,但赵子询是男子,也不好和她争长短,闻言只是笑笑:“自然不及郡主才貌双全。”

    “郡主这话,恕我不能赞同。”赵子询和娜仁托雅说话间,唐师师走来了。唐师师穿着一身红裙,飒爽明艳,清极艳极,在火光映衬下容色煌煌,竟然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感。但是笑的时候,又瞬间如春暖花开。

    唐师师笑着,说:“百闻不如一见,既然郡主对汉女好奇,何必让旁人评价,亲自试一试便知。娜仁托雅郡主,请赐教。”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