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21章 夜晚

第21章 夜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师师回到自己帐营, 她悄悄摸了摸包裹里的书,本来想拿出来看,但是想到外面的靖王, 还是放弃了。

    罢了, 等明日没人的时候再看吧。

    唐师师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睡了。连日赶路不是个轻松的活, 所有人都累了, 很快, 营地里就安静下来。

    唐师师本来也想睡觉, 但是她躺下没一段时间, 忽然觉得身上痒。草原上蚊虫多,即便靖王的主帐特意挑了高地,也没法避免所有虫子。

    唐师师被虫子叮得睡不着,她甚至怀疑自己塌上就有虫。这种事情不想还好,一想睡意全无,唐师师实在忍不下去了,悄悄起身,就着微弱的光亮, 费力找塌上的蚊虫。

    唐师师正在抖枕头, 身后的帐门忽然被拉开。赵承钧站在后面, 冷冷看着她:“你到底在做什么?”

    唐师师手里还抱着枕头, 她默默把枕头扔回床上,无辜地指了下床榻:“有虫子。”

    虫子?赵承钧皱眉, 他想过很多种情况, 唯独没想到虫子。或者说在唐师师之前,赵承钧都没有意识到, 草地上有虫子。

    此刻唐师师穿着中衣, 她头发披散, 肩颈单薄。唐师师渐渐觉得有些冷,环住自己胳膊,忍不住挠了挠脖颈。

    赵承钧借着夜光看,她的脖子上好像确实有红色的肿包。赵承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转身走向外面,唐师师以为靖王走了,刚刚松了口气,赵承钧就握着一盏灯回来了。

    先前视线暗,没注意,现在唐师师才发现,赵承钧也穿着白色中衣。赵承钧平时要不身着大红大黑的亲王服饰,要不穿着戎装,这还是唐师师第一次看到他平常模样。

    没想到,赵承钧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穿上就寝衣服,倒平易近人许多。他相貌其实很好看,虽然驻守边疆多年,但是脸庞依然白皙如玉,和一众将士站在一起,出挑的不像话。此刻赵承钧换上单薄的中衣,没了那层张牙舞爪的亲王服饰,他脸色白皙,眼睛清濯,下颌棱角分明,倒有些清俊无害的样子。

    但是光线清晰,其他问题也接踵而来。唐师师发现自己衣冠不整,披头散发地和靖王面对面。唐师师尴尬,而赵承钧将灯放在桌案上,一幅完全不在乎唐师师穿了什么的模样:“动作快点,要不然主帐里亮灯,一会就来人了。”

    唐师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赵承钧在提醒她,颇为受宠若惊:“是。谢王爷。”

    有了灯光果然方便很多,唐师师赶紧去看自己床榻,想要找到隐藏的虫子。她脖颈、手臂被不知道什么虫子叮咬了,痒得不行,唐师师不住挠,越挠越红肿。她皮肤娇嫩,这样一块红放在皮肤上,简直触目惊心。

    唐师师现在衣服单薄,衣领松松垮垮,长发随意散落在后背上。随着她的动作,脖颈处的红痕越来越明显。赵承钧实在看不过去,默默避开视线。

    赵承钧终于意识到不方便了。他刚才被唐师师吵醒,想让她赶快安静下来,所以拿了灯给她照明。赵承钧没有其他想法,故而也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现在赵承钧才反应过来,唐师师和其他人不同,她不是太监、儿子、兄弟、下属,她是个女子。深夜他站在这里,是非常不妥的。

    即便赵承钧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赵承钧后退一步,打算离开。他走时,听到唐师师打了个喷嚏,九月已经有些凉了,草原开始枯黄,此刻夜深寒重,唐师师只穿着中衣,很容易受凉。

    赵承钧瞥了眼桌案上的包袱,猜测这是唐师师的私人衣物。他本来想将包裹扔到唐师师手里,然而赵承钧才刚刚碰到包袱,唐师师像见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飞快冲过来。

    唐师师正在找蚁虫,一回头看到赵承钧要打开她的包袱,险些吓死。书就在这个包裹里,一旦被人看到,还是被靖王看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唐师师都来不及想,下意识地冲过去:“等一下,不要动!”

    唐师师只顾着抢包裹,没注意脚下,跑近时左脚一崴,直接朝着赵承钧摔去。赵承钧后退一步,牢牢握住唐师师的手臂,没有让她碰到自己身上。

    赵承钧的手看着白净修长,可是力气却极大,他单手撑着唐师师全身的重量,手腕晃都不晃一下。唐师师尴尬地扶着桌子站好,手上还没忘自己的包裹,悄悄地抱到怀里。

    距离赵承钧这么近,他的存在感无比强烈。唐师师又尴尬又紧张,手指紧紧攥着包裹,浑身都紧绷起来:“王爷恕罪,但是这个包袱是家母留给我的贴身之物,不方便给外人看。请王爷见谅。”

    赵承钧看看唐师师,又垂眼看她怀中的包裹,默然不语。家人留给她的挂念吗,看着不像。

    唐师师感觉到靖王在打量她,紧张的身体都开始抖。寂静中,帐篷外传来士兵的询问声:“王爷,属下见您亮灯了,出什么事了吗?”

    赵承钧刚刚就说过动作快点,现在,果然把巡逻的士兵招来了。赵承钧沉着脸,问:“你折腾完了吗?”

    唐师师尴尬地摇摇头:“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一开灯就找不到了。但是我刚刚睡觉的时候,真的有东西在咬我。”

    唐师师一边说,声音一边矮下去。帐篷内温度近乎凝固,唐师师觉得,靖王现在气得快要杀人了。

    赵承钧冷冷看了唐师师一眼,转身出去。唐师师默默用包袱埋住脸,天哪,太丢人了。有蚊虫就有吧,今夜忍一忍,等天亮了她去找艾草。唐师师记得白日好像看到过,草丛里有艾草。

    唐师师本以为这场闹剧到此结束了,她刚将包袱放在塌上,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赵承钧的声音:“宣太医来。”

    赵承钧声音清朗干脆,明显是对外面的士兵说的。士兵们抱拳,快步朝一个地方跑去。唐师师惊讶极了,赶紧将包袱藏好,快步走到外面:“王爷,您为什么宣太医?您受伤了吗?”

    主帐里已经亮起了灯,赵承钧手里拿着件红色披风,正要往身上系。这时候帐门然开了,夜风忽的卷入,赵承钧脸色一变,转手将披风扔到唐师师身上。

    唐师师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头上突然罩下来一片红。她赶紧扒开披风,探出头来,发现主帐门开了,外面齐刷刷站着两排士兵。

    赵承钧脸色冰冷,一双眼睛却乌黑,衬得他清俊无双,如仙又如妖:“出去。”

    侍卫们本来想进来护驾,但是看到里面的场景,一齐愣住了。尊贵强势的王爷穿着白色单衣,身姿颀长,气势不减,但是他的身侧,却站着一个衣冠凌乱的女子。他们没看清女子的脸,然而女子身上裹着靖王的披风,却是再显眼不过的事情。

    将士们被赵承钧冷冷喝了一声,这才如梦初醒般,忙不迭退下。靖王声音中怒气不小,再不走就要出事了。

    士兵们站在帐篷外,被草原上的夜风一吹,一个个打了激灵。他们面面相觑,都觉得迷幻。

    主帐亮起灯火,整个营地都被惊动起来。太医被士兵从床上拉起来,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就被拖到主帐里。他站在帐篷中,战战兢兢地看着面前的人。

    “王爷,您怎么了?”

    深夜急急忙忙召太医,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太医,包括后面闻讯赶来的赵子询等人,全紧张地看着赵承钧。

    赵承钧身上披着纯黑斗篷,虽然没有束发,但是分毫不损他的气场。唐师师用红色披风将自己全身都裹住,只露出一截葱白般的指尖。她缩在靖王身后,低着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赵承钧面色冷峻,从容不迫,过了一会,用上位者独有的威严口吻,从容道:“可有驱虫药?”

    太医一下子怔住了:“什么?”

    “那个地方。”赵承钧指了下唐师师的帐篷,说,“里面有蚊虫。”

    太医愣了良久,不可置信问:“就这些?”

    赵承钧不愧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面不改色地颔首:“嗯。”

    唐师师把自己埋得更深一点,太尴尬了。靖王不愧是要做大事的人,瞧瞧人家这心理素质,厉害,佩服!

    太医拉着脸走了。赵子询在一旁听完了全程,他有些无所适从,对着赵承钧行礼道:“父亲,您身体无碍吧?”

    赵承钧摇头:“无碍。没你们的事了,回去吧。”

    “无碍就好。”赵子询做出松了口气的模样,他瞥了眼后面的唐师师,垂下眼,拱手道,“儿臣不打扰父亲休息了,儿臣告退。”

    太医最后完全是黑着脸从主帐离开的。他是太医,救死扶伤,苦读经书,凭借多年清苦才得以进入太医院。结果呢,他忍着一路颠簸来到围场,才来第一天,王府父子两人就都叫了太医。

    一个是叫他给一个根本没病的女子把脉,还非要让他开药。另一个更好,让他来驱虫!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