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第3章 靖王

第3章 靖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舜华见唐师师良久不说话,也被看得心虚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论城府,还远远比不上姚太后、冯嬷嬷等人。

    唐师师能在姚太后手里滚了一遭,又毫发无损地出来,还夺得了美人魁首的身份,可见唐师师察言观色很有一套。唐师师看着周舜华细微的表情变化,越发确定自己的猜测。

    这里有人。而且,周舜华知道。

    她在给刺客打掩护。

    唐师师结合书和时间,猜测周舜华应该刚安排完其他人,回到自己屋子后,因为说了太多话口渴,想要倒杯茶润润嗓子。结果,透过茶水的反光,看到房梁上有人。

    唐师师进门前,周舜华是背对着她,而且一见到唐师师就立即将水饮尽。周舜华此举本意是为了掩饰,然而殊不知,正是这里暴露了她。

    有谁在房门突然被推开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喝掉杯子中的水呢?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将水放到桌子上才对。

    可是周舜华没有,她以己度人,多半是担心唐师师通过茶水的反光,看到房梁上的人吧。

    正在周舜华紧张不已的时候,唐师师忽然笑了。唐师师抱着自己的包裹,提裙进了门,一脸好奇地对周舜华说:“周姐姐,你知道吗,外面闯进来好多官兵,似乎在抓捕刺客。”

    周舜华的手指不知不觉攥紧,她看到唐师师怀里的包裹,转移话题问:“你不是要去冯嬷嬷那里么,为什么回来了?”

    “我在路上听到有人喊刺客,觉得周姐姐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太危险了,就想回来和姐姐做个伴。”唐师师说着毫无知觉,大大咧咧往房间里面走去,周舜华捏了把汗,赶紧拦住唐师师。

    唐师师看到周舜华的动作,缓慢抬眸,一双明眸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周舜华。周舜华尴尬地收回手,低咳了一声,说:“我一个人没事的,冯嬷嬷找你是恩宠,多少人盼都盼不来呢。你不要耽误了,快去吧。”

    唐师师笑着取了一个新瓷杯,端起茶壶,慢条斯理地往杯子倒水:“恩宠虽好,但怎么比得上我们姐妹情深。我更担心周姐姐,为了姐姐,冯嬷嬷那里不去也罢。周姐姐,我们好歹是京城送来的美人,官兵不惜得罪太后娘娘也要闯入驿站追捕,你说,这个刺客到底是什么来路?”

    周舜华紧紧本着脸,冷冰冰说:“这我怎么得知。”

    一杯水倒讫,烛火摇摇晃晃,映的茶水碎光粼粼。茶水的倒影中,并没有出现人。

    周舜华无声地松了口气,她自以为动作很细微,可是唐师师一直在关注她,对此看得一清二楚。唐师师越发确定了,那个人,就在她们头顶的房梁上。

    唐师师倒了水,左右摆弄,却不肯喝。周舜华被她的动作惹毛了,怒道:“你鬼鬼祟祟,到底想做什么?”

    “这水不干净,我洗个杯子喽。”唐师师说着,蹭的一声将水泼在地上。地面上铺着黑色的砖,水流慢慢渗入地面。周舜华冷眼看着唐师师折腾,眼神仿佛在说,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样。

    唐师师还真有,她正打算借着“水不干净”发作,找人来大清扫屋子。正在她准备喊人的时候,屋外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这样的走路习惯,一听就出自宫廷。

    很快,来人停在门口,叩叩叩敲门:“周姑娘,唐姑娘在吗?”

    是冯嬷嬷的人。唐师师立刻扬声应道:“我在。是冯嬷嬷找我吗?”

    唐师师说着去开门,门外,冯嬷嬷身边的素兰姑姑站在门槛后,她见到唐师师全须全尾地站着,悄悄松了口气。随后,素兰姑姑嗔怪道:“唐姑娘,嬷嬷让你去她屋里,你为何这么久都没到?今夜有外人闯入,嬷嬷还以为你在路上出什么差池了。”

    唐师师笑了笑,腼腆道:“我本来已经出门了,可是在路上听到有人喊刺客。我担心周姐姐一个人在屋里会遇到危险,就回来陪周姐姐了。”

    周舜华也走到门口,闻言,立刻接道:“我这里一切都好,等一会,我会去隔壁屋里和钰君她们睡,我们五个人相互看顾,不会出事的。倒是唐姑娘,既然嬷嬷找唐姑娘有话说,那就快去吧,我不敢耽误嬷嬷的时间。”

    周舜华这话斩断了唐师师想留下来的理由,末了还搬出冯嬷嬷压她。唐师师确实无话可说,不过唐师师目的已经达到,倒是没必要一定留在屋里死磕。唐师师笑了笑,说:“既然周姐姐安全无虞,那我也放心了。有劳素兰姑姑,我们这就走吧。”

    唐师师回屋拎了包裹,就随着素兰姑姑一起往另一个方向走。唐师师拿包裹时,眼睛若有若无地扫过阴影处。

    唐师师跟着素兰走在回廊上,此刻四周门窗处处紧闭,美人们吓得瑟瑟发抖,哪敢到外面查看究竟。唐师师走在路上,问素兰:“姑姑,我听说有刺客混进来了。冯嬷嬷和姑姑可是太后娘娘跟前的红人,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来打扰嬷嬷?”

    唐师师这句话不着声色地捧了冯嬷嬷和素兰,素兰心中熨帖,说话的口气也好了很多:“来人不肯表露身份,不过敢在驿站如此豪横的,恐怕也只有他们家。”

    唐师师装作吃惊地捂住嘴:“姑姑是说,靖王府?”

    听到这三个字,素兰沉了脸,呵道:“祸从口出,不该你打听的,不要打听。”

    “是。”唐师师低眉顺眼地应是。她看起来恭顺,眼睛却滴溜一圈,注意到外面有人。隔着半开的门,唐师师看到五六个行伍打扮的壮汉站在院子中,对面站着冯嬷嬷,两方人各站一边,似乎在争执什么。

    唐师师想要听他们在说什么,故意放慢脚步,一脸吃惊地指着门外:“姑姑,您看,那不是冯嬷嬷吗?”

    素兰的脚步一顿,她怔松间,唐师师已经飞快地脱离队伍,跑到门口,怯怯地唤了声:“嬷嬷。”

    唐师师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但是为了人设,她依然无辜又惊惶地站在门边,茫然地看着冯嬷嬷:“嬷嬷,您怎么在这里?这些人是谁?”

    唐师师说着做出警惕之态,仿佛只要这群壮汉稍微一动,她就会冲上去替冯嬷嬷挡刀挡箭。

    素兰暗道一声不好,赶紧上前拉着唐师师离开。然而已经太晚了,冯嬷嬷和那群壮汉已经看到了唐师师,为首的汉子上下打量唐师师,目光不善。

    这个汉子虽然是武人,可是脑子并不笨,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便是姚太后送过来的美人记,堂而皇之的奸细。没想到,太后和小皇帝还挺舍得下重本,倒挑了个绝色美人。

    然而再美的人,一旦和姚太后扯上了关系,在他眼中便是副骷髅。壮汉收回视线,横冲直撞道:“官府办公,闲杂人等勿要打搅。立刻将你们的人全部叫出来,我们要一个个搜查。”

    冯嬷嬷当然不肯,她冷着脸,说:“放肆,我等是宫廷女官,奉了太后娘娘的旨意,护送美人来靖地侍奉靖王,为皇家开枝散叶。靖王府的美人,岂是你们这些莽夫能冲撞的?”

    那几个汉子各个都露出嘲意,为首的人冷笑一声,说:“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在靖王府的地界上,就要遵守靖王的规矩。勿要废话,我等奉命捉拿重要人物,你们要是再磨磨唧唧,放走了人,我可不会看在你们是女眷的份上客气。”

    冯嬷嬷何尝受过这种待遇,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里毕竟不是紫禁城,她嬷嬷的气势抖不起来。冯嬷嬷忍着气,问:“让女眷们出来也行,但是你们要说明白,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要捉拿的人又是谁。”

    壮汉嗤笑,道:“与你们无关。”

    眼看双方越聊越死,场面几乎要陷入死局。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亮起火光,马蹄声四起,很快将驿站围成一圈。

    为首的壮汉飞快骂了声“糟了”,随即转身,快步往门口走去。他才走到一半,驿站的大门被推开,煌煌火光顿时映红了半个庭院。

    几个壮汉一改方才的强硬作风,低头抱拳,对着门口重重跪下:“主子。”

    院子内外的人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火光明亮,唐师师下意识地伸手遮住眼睛。透过朦胧的指缝,唐师师看到一个男子踩着火光走入庭院,他披着大红披风,一身黑衣,脚下踩着坚硬的皁皮靴。

    此刻明明站了很多人,但是内外一片寂静,唯独能听到火把噼啪的声音。男子身量极高,肩宽腿长,站在一众人面前,存在感强烈的无法忽视。

    刚才那个汉子硬着头皮,开口道:“属下参见主子。主子,您怎么来了?”

    男子眉目淡漠,火光摇晃在他脸上,时明时暗,衬得他喜怒不明。他淡淡开口,问:“还没找到?”

    跪在地上的壮汉头更低了:“属下无能。”

    唐师师和素兰站在侧门旁,正好被阴影盖住。素兰原本要拉着唐师师离开,此刻她已经完全忘了自己的动作,似乎被吓呆了。唐师师慢慢回神,心道一声难怪。

    难怪女主为了他斗丫鬟、斗侧妃、斗皇后、斗新人,一路从王府斗到皇宫,足足斗了一辈子都无怨无悔。原来,这就是男主赵子询。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前赴后继,作为皇帝,长得还挺好看。

    男子听到壮汉的话,没露出什么表情波动,可是内外的人都绷紧了身体,看得出他们非常紧张。男子视线扫过庭院,漠然道:“那就继续找。便是将这里拆了,掘地三尺,也务必将他捉回来。”

    汉子一听就知道主上生气了。主子上次动气,还是匈奴偷袭边城,烧了粮仓。

    汉子壮着胆子,说:“主子息怒。驿站里还有宫里来的女眷,多有不便。况且,人未必在这里……”

    唐师师听到这里,心说这不就是上天为她准备的机会么。天予不取,天打雷劈,唐师师立刻上前一步,跪在阴影边缘,高声道:“世子,小女知道刺客在哪里。”

    冯嬷嬷、素兰,包括壮汉,谁都没料到唐师师会跑出来。他们完全愣住了,男子早就知道侧门旁有人,只是一直懒得理会,现在,他终于将视线转过来。

    他喜怒不辨,缓缓道:“哦?你知道什么?”

    “刚才小女回屋里取东西,偶然发现里面似乎藏了个人。”说着,唐师师伸长胳膊指向屋子的方向,似乎生怕来人不知道她住哪一间一样,“就是那一间。”

    都不消男子说,身后的属下立刻一拥而入,整齐有序地朝唐师师所指的房间包抄而去。很快,周舜华和唐师师的房间里跳出来一个黑衣人,头也不回奔入夜色中。士兵们看到了人,越发一拥而上,一队火把朝着那个方向快速追去。

    跪在地上的壮汉冷汗涔涔,他不敢擦汗,更不敢起来,磕磕巴巴说道:“主子息怒,世子年纪轻,不懂事,请您见谅。”

    唐师师美滋滋地等着男主对自己刮目相看,她和男主的第一次见面如此美妙而正义,想必他一定会对她印象深刻,记忆犹新。唐师师正盘算着如何“不经意”将自己的名字透露给男主呢,忽然听到壮汉说“世子”,都愣了一下。

    世子不懂事?这个男人不就是世子赵子询么?

    唐师师惊讶期间,冯嬷嬷终于回过神了。她上前两步,对着来人端正地行宫礼:“老奴参见殿下。一别经年,不知殿下这些年可好?”

    男子看到冯嬷嬷,嘴边露出极淡的笑意,可是眼睛中却没什么情绪:“原来是冯嬷嬷,久违。有劳嬷嬷挂念,许久未给太后请安,太后身体可安康?”

    “太后娘娘凤体安康,殿下有心了。”

    冯嬷嬷和男子寒暄得非常冷漠,唐师师越听越糊涂,忍不住悄悄问旁边的素兰:“素兰姑姑,嬷嬷为什么要叫他殿下?世子可以称殿下吗?”

    唐家是临清首富,唐师师曾经不懂官宦那一套,可是入宫三年,她学习了很多技能,其中就包括称呼礼仪。称呼一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说错一个字,可能笑一笑就过去了,也可能给自己惹来杀头之祸。

    所以唐师师学的非常认真,她印象中,唯有皇子、亲王才可以称殿下,世子并不能。

    素兰连忙拧唐师师的胳膊,就连冯嬷嬷也呵斥:“唐师师,不得无礼。”

    然而那个男子已经听到了,他嘴角含笑,意味不明地看了唐师师一眼:“这是何人?”

    冯嬷嬷和素兰都没有接话,唐师师隐约感觉到事情超脱了她的掌控,她勉强撑着台面,说:“小女唐师师,奉太后之命,来靖王府侍奉。”

    男子听到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大步朝外走去。刚才那几个壮汉不敢多话,赶紧起身,跟在男子身后离开。

    他们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就像一阵风一样,呼啸着就消失了。唐师师听着远去的马蹄声,缓慢站起身来,低声问:“嬷嬷,刚才那个人,是靖王世子吗?”

    “什么世子!”冯嬷嬷怒瞪了唐师师一眼,道,“那是靖王。”

    唐师师狠狠吓了一跳,吃惊地捂住嘴:“靖王?”

    唐师师完全呆滞。她以为这是男主,所以才冒险跑出来举报刺客。如果这个是靖王,那屋里那个……

    那才是真正的男主,赵子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