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 > 第15章 想离婚的第十五天

第15章 想离婚的第十五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空气中,仿佛又有那么一丝微妙的尴尬,在暗暗浮动着。

    六月的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

    但女人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刚出了轨的渣男。

    闻倾缩了缩脖子,斟酌着说:“或许,我可以先解释一下的。”

    女人却说:“不必解释了,姐妹!我都懂!”

    闻倾有些懵:“你懂什么了?”

    “害,你和你老婆的事儿,我一个外人确实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女人有些同情的说:“我知道你有苦衷,也知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自己决定好就行。”

    闻倾砸吧砸吧嘴,点点头:“谢谢您能理解吧。”

    “但是姐妹,我还是想多说一句,如果她对你不好,你最好还是早早考虑离婚吧,这么拖下去也终究不是办法。”

    闻倾说:“嗯,多谢你的建议,我做梦也想和她离婚的,可是她刚检查出来身患绝症……”

    女人愣了愣:“什么?这么的……”

    “是啊,刚才司机打电话过来,说她都还有两天半就要进加护病房做手术,指不定以后还会脑残 失忆,你知道的,她万一将来失忆了,肯定会忘了我,所以就想在做手术之前,见我最后一面。”

    女人有些震惊:“啊?这么惨啊……”

    “谁说不是呢,所以姐妹,我真的要走了,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真的没有背叛咱们的组织!”

    女人连连点头:“嗯嗯嗯!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理解!”

    “唉,虽然她对我越来越抠门,虽然我想和她离婚,但是面对着这样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我真的是于心不忍……”

    “理解理解!十分理解!”女人看向她的目光竟然多了几分欣赏:“哎,她对你无情,你却不能对她无义,你这个讲义气的好姐妹我真是交定了!”

    “嗯……认识你我也挺开心的。”

    女人问她:“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闻倾回答:“我叫闻倾。”

    女人一怔,看向她的目光中带了一丝探究:“闻倾?”

    闻倾莫名其妙:“对啊,闻道有先后的闻,倾国倾城的倾,你呢?”

    女人神色恢复如常:“我叫梦梦。”

    “梦梦?这是什么名字?”闻倾玩笑着问:“艺名吗姐妹?”

    女人笑了笑,说:“害,就是小名啦,大家都这么喊的,我们加个微信吧,方便以后联系啊。”

    闻倾爽快答应:“好啊。”

    两人分别拿出手机,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女人想到了什么,又说:“我司机就在这附近,要不要我把他喊过来送你过去,还能快点。”

    闻倾硬着头皮拒绝:“这倒是不用,我老婆就在这条云霄路上等我,很近的,走过去就好了。”

    女人点点头:“靠!说起来你老婆可真是渣!她都不让人过来接你,还非要让你自己走过去,真是太过分了!”

    闻倾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怕费油钱吧,毕竟冷气都舍不得开了。”

    “我还是建议你离婚!”

    闻倾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还是再等等吧,毕竟她还有两天就会成为脑残了,等她变成脑残,我就能离婚了。”

    “那……行吧,祝你早日和你的脑残老婆离婚。”

    “OK,谢谢。”

    闻倾一走,女人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景,脸上的笑意逐渐冷了下来。

    她说……

    她也叫闻倾?

    女人思考片刻,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出去。

    一连打了三遍,电话那头的人才肯接。

    那头的人接通了也不说话,就等着她先开口。

    她知道对方的尿性,直接没好气的来了句:“江云卷,你能主动跟我说句话能死?”

    江云卷冷淡一声:“有事儿?”

    她尴尬的笑了笑,试探着问:“江老板,你人在哪儿呢?咱们都好多年没联系了,身为你的大学同学兼一辈子的塑料姐妹花死对头,想找你叙叙旧呢,你现在人在哪儿呢?”

    江云卷回她:“云霄路。”

    “还真是云霄路!窝草!!!”

    “……”

    她反应过来,连忙说:“那什么,我前阵子听人说,你娶了个老婆?是闻家的小女儿?”

    那头江云卷顿了顿,才不耐烦的问她:“你有事吗?”

    她摆了摆手,连声说:“没事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你最近身体还好吗?有没有进加护病房的风险?”

    江云卷:“……”

    “我听人说,进加护病房可能会变成脑残,我这不是关心你么……”

    “滴——滴——滴——”

    手机盲音传来。

    江云卷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此时,黑色的保姆车开过来,直接停在她面前。

    车门打开,车内的女人连忙三两步跳下来,苦口婆心的道:“我的孟大影后,您怎么还在这儿呢?王总跟我打电话催你快过去,衣服都给你带来了。”

    孟梓昕冷淡道:“我不想去。”

    女人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想去,可王总不是说了么,今儿他要和那几个金主爸爸谈你下部戏投资的事儿,那些可全都是大人物,就连王总都得罪不起。”

    孟梓昕问:“他谈投资关我什么事儿?反正最后钱又不都是我的?”

    “这不就是为了让你能更上一层楼吗?王总对你的心思,你又不是不清楚。”

    孟梓昕一听到“心思”二字,心里恶心的一阵反胃,她不耐烦的说:“我说了,我不会去的。”

    “梓昕,听姐一句劝吧,你这次想躲是躲不过去了……”

    孟梓昕无所谓的说:“那就鱼死网破呗。”

    “梓昕!!”

    孟梓昕冷笑:“他上次把我关在他办公室不让出来,要不是我说报警这事儿根本没完,这次他让我陪他去酒店,他想做什么?直接开房睡了我?”

    “唉,听姐一句劝,你一个没家世没背景的,拿什么和他斗?”

    孟梓昕皱眉:“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没后台,就心甘情愿被他欺负呗?”

    “也不是这意思,我是说,这些年你走过来属实不容易,这娱乐圈就是图的一个名气,但说白了,就是图钱,不到万不得已,你可千万别犯傻……”

    见她不说话,女人又说:“我听王总说,这次江总也在那。”

    孟梓昕一顿:“江总?”

    “江氏的江云卷啊,她今晚也会过去,最近不是有传言说,江总要和她老婆离婚么?如果她真的离婚了,你要是能抱上她这棵大树,成了豪门太太,倒也是真的不用再害怕王总了。”

    “你呢,现在好好打扮一下,说不准江云卷就能看上你呢?”

    孟梓昕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她勾起唇角,笑着说:“好啊,我去。”

    “这就乖了嘛。”

    女人见她想通,连忙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拉上车。

    十五分钟后,黑色保姆车停到了凯斯酒店门前。

    孟梓昕已经换好了礼服,她还没下车,路边早已等候的粉丝已经全都围了上来。

    今天凯斯酒店被全包了下来,闲人免进,但粉丝们还是收到了孟梓昕会来的消息,便提早守在这里,只为了见偶像一面。

    面对着粉丝热情高涨的呼喊,她保持高贵优雅的姿态,又不失亲和力,微笑着签好几张签名照,在保安的护送下走进酒店正门。

    她一进去,就看到了正站在酒店大厅的江云卷。

    江云卷时不时的抬起手来看一眼腕上的表,应该是在等什么人。

    呵,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看起来一板一眼的,总是皱着眉头,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架势。

    可她看着就莫名的来气。

    装给谁看呢这是?

    她和江云卷是发小,两家又是世交,两人又共同念了同一所大学,原本她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只是她和江云卷三观不合,打小就不对付。

    江云卷一向都是规规矩矩的,在所有长辈们的眼中口碑甚好,完全按照家里的安排的路子走,而她却自小叛逆,和家里撕破脸了无数次,被她老子拿着拐杖也打了无数次。

    每次听到她老子拿她和江云卷做比较,她就想直接跳起来敲爆江云卷的狗头!

    因此,她和江云卷非但没有成为知心朋友,反而成了死敌。

    当然,这是她单方面认为的。

    她和江云卷,就是死敌!

    而且是一生之敌!

    死敌见面,绝对不能输了气场!!

    想到这,她优雅的波动了一下肩上的波浪卷,十分妖娆自信的向江云卷走了过去。

    看着她渐渐走近,江云卷的眉头,果然再次皱了起来。

    她笑眯眯的看着江云卷问:“好久不见了呀,也不知道你想人家了没有?”

    江云卷冷漠一声:“没有。”

    “哎呀,就知道你没良心,不过没关系,我也没想你呢。”

    “……”

    “别生气别生气!深呼吸,别生气!”孟梓昕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丝毫没有怕她生气的意思。

    江云卷终于不耐烦:“你有事?”

    “我这不是有句话想对你说嘛,说完我就在你视线里滚开,绝不停留!”

    江云卷冷着脸:“说。”

    孟梓昕神秘一笑,她靠近了江云卷,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你老婆,可真棒。”

    江云卷:“……”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