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 > 第3章 想离婚的第三天

第3章 想离婚的第三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江云卷进入酒吧的那一刻起,便不乏有胆大者跃跃欲试着想上前来搭讪,却无一不被她身上冷淡矜贵的气质怯到,犹豫着不敢上前。

    再加上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五十上下,膀大腰圆,一双怒目谨慎的扫视着四周。

    周遭人纷纷低声猜测,男人要么是她爸,要么是保镖。

    可无论是哪种可能,他们都心中认定了,这个女人不属于这里,而且是他们惹不起的那种。

    搭讪者们在反复衡量之后,很是识相的直接走开了。

    “江总——”

    老何斟酌了半天,试探着开口:“要不还是我过去,把太太带过来吧。”

    江云卷压下心底的怒意,淡声道:“不用了。”

    老何斟酌着说:“可是……太太好像喝醉了,她身边那么多人,如果遇到什么危险……”

    “危险?”江云卷挑眉,声音听不出丝毫愠怒:“她能遇到什么危险?看她这样子,不是还挺开心的?”

    老何一怔。

    江总这话,怎么听着有些酸味儿呢?

    “那要不我给太太打个电话吧,就说您来过了。”

    江云卷语气发冷:“不打!”

    她说完,转身便走。

    老何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劝,立马跟上去。

    从酒吧出来,回到车里。

    驾驶座上,老何在开车,他偷眼从后视镜打量江云卷一眼。

    江云卷神情倦怠,似乎发现了他在看她,不耐的移开目光,看向车窗外的浓重夜色。

    车身转了个弯儿,缓缓开入大道。

    老何想了想,还是试探道:“不如,还是我给太太打个电话吧。”

    意外的,沉默了会儿,江云卷竟然说:“嗯。”

    老何拿起手机,刚要翻号。

    江云卷提醒道:“开外音。”

    老何连忙应道:“好的,江总。”

    电话打过去,老何点开了免提。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那头过了许久,电话才被人接起来。

    电话那头酒吧里的动静嘈杂混乱,闻倾的声音几乎被剧烈的歌声所掩盖:“谁呀?”

    江云卷蹙眉,她听出了闻倾的不耐烦。

    老何顿了顿,才小心的回答说:“是我,夫人,我是老何。”

    “老河?我还老海呢?”闻倾口齿不清的指责抱怨:“大晚上跟人打电话,懂不懂事儿啊你?你都没夜生活的吗?”

    老何:“……”

    他又不自觉的往后视镜看了江云卷一眼,发现比起刚才,江总的脸色忽然更差了。

    老何刚要说话,就见江云卷直接伸手:“给我。”

    老何如临大赦,连忙拿起手机,反手往肩后递过去。

    江云卷关掉免提,贴至右耳侧,冷声提醒她:“闻倾,是我。”

    那头人果然愣了半晌,不知是不是忽然酒醒了,态度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江……江云卷,你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是对我回心转意了吗?”

    矫揉造作的姿态,让江云卷不禁冷笑:“你觉得呢?”

    “我……”闻倾的声音听起来又像是要哭了:“我当然不想和你离婚啊,我不想像他们外界说的那样,嫁给你就为了图和你离婚,然后分你的钱。”

    江云卷差点被她气笑了,红唇轻启,问她:“那你图什么,我的人吗?”

    果不其然,闻倾再次沉默。

    片刻过后,她又仿佛做了极大的决定般,才说:“我其实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如果和我离婚,能让你开心的话,我也是愿意的,虽然我会为此而难过,但为了你,我甘愿承受这份难过。”

    江云卷闻言,手指关节捏着手机,半天说不上话来。

    怎么经闻倾这张巧嘴一说,反倒成了她的不是了?

    如果不是她刚才在酒吧见到闻倾和人喝酒时的快活样子,如果不是她依稀听到了闻倾说,能和她离婚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

    她今晚,还就真信了闻倾的这套说辞!

    江云卷冷声问她:“你在哪儿?”

    像是早就料到了她会有此一问,闻倾不假思索的回答:“唢呐学的累了,今天在跟老师学习怎么敲爵士鼓,声音有点大,是不是吵到你了啊?”

    这声音岂止是有点大?

    沉默间,又传来了闻倾一贯柔柔弱弱的问候:“江云卷,你刚下班吗?你累不累呀?要注意爱护自己的身体呀,我记得你胃不好,回去记得多喝点热水。”

    江云卷实在不想再听闻倾继续说下去,甚至于,她现在就连听到闻倾的声音都觉得莫名有些来气。

    “江云卷,你怎么了?是因为工作不开心了吗?别不开心呀,经常生气的女人会变老变丑的,一定要记得多喝热水呀。”

    “……”

    还呀?

    她以前怎么就从没觉得,闻倾这个女人说话腔调,竟是如此的做作!

    直接挂断电话,手机被随意丢到一旁的座椅上。

    老何听到动静,在后视镜里看她一眼。

    江云卷万分无力的陷进座椅靠背,疲倦的闭上眼。

    以前,就连在江氏大厦连续加班到次日清晨,她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疲惫过。

    ……

    电话被江云卷忽然挂断,让闻倾有些莫名其妙。

    刚才听到江云卷声音的一瞬间,她的酒劲就立马醒了!

    不过,江云卷今天这是抽什么风?

    怎么忽然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难不成是今天她哭的太过逼真了,导致了江云卷担心她想不开去自杀?

    对对对,八成是这样的。

    其实仔细想想,江云卷这人还挺有良心的,跟原文描述的那个抛弃原配找小三的渣女主有些出入,不枉她在江云卷身边装了那么多年。

    可能是这三年来她一直在江云卷面前立乖宝宝人设,从不像原身一样各种想性感睡衣play勾引她,这才让江云卷终于对她稍微能有那么一丝良心发现,觉得她就是一朵纯洁无害的可怜娇花,都经不起离婚的摧残。

    不过江云卷如果这么想,她也正好达成目的。

    当然,如果江云卷能在过几天离婚的时候,能多给她几栋房子,多分给她点江氏的股份,就更好了!

    她刚才应该听懂自己的暗示了吧?

    肯定听懂了。

    她刚才的演技简直是她这三年磨炼出来的巅峰水平了,把一位娇弱下堂妻的委屈和不甘,还一切都为了对方好的伟大无私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指不定江云卷在离婚时一个同情心泛滥,以后一年赏她个几十亿,到时候她肯定千恩万谢,祈求老天爷让江云卷长命百岁,和即将出现的小白莲女主苏黎漾缠缠绵绵到天涯!

    等她拿到几十亿,酒吧一条街的梦想指不定就转眼换成酒吧两条街了!

    她果然还是那么的知足!

    可莫名的,她又有点恐慌。

    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打从心底里自内而外滋生出来的恐慌感完全是没有缘由的。就像是她以前在看《动物世界》的时候,一只蠢萌的兔子在河边欢脱的喝着水,可与此同时,在它身后丰盛茂密的灌木丛里,正有一只凶猛的老虎,躲在暗处,蓄势待发。

    她的第六感一向都很准。

    难不成,是有什么危险正在渐渐向她靠近吗?

    “你这是怎么了?”余辛澜从舞池回来,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笑着调侃:“难不成是被刚才那位美女给勾搭的魂儿都跑了?”

    “当然不是!”闻倾白她一眼:“你看本小姐像是那种不洁身自好的人吗?”

    余辛澜上下全身打量她三秒:“像!”

    闻倾:“……”

    靠!

    她都想骂人了!

    不洁身自好她能婚后三年还是处女之身吗!!!

    当然这种话她不能对余辛澜说,只能自己默默生闷气。

    余辛澜继续调侃:“那就是股市亏钱了?”

    “呸呸呸!”闻倾被她气的直跳脚:“快闭上你的乌鸦嘴,本小姐大红大紫,一本万利好吗!”

    “你到底说不说?”余辛澜快没了耐心。

    “好,我说……”

    余辛澜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饶有兴致的做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就是吧……”一想到江云卷,闻倾瞬间整个人都蔫儿了下去:“江云卷刚跟我打电话了,问我人在哪儿。”

    “我去!”余辛澜忽然大惊失色:“你怎么敢在这种时候接她电话?这里动静这么大,她不会知道你来泡夜店了吧?”

    闻倾连忙说:“没有没有,应付过去了。”

    “那就好,可把我给吓死了!”余辛澜有些后怕的缓了缓胸口:“说实在的,你以后想出来蹦迪还是别拉上我了,万一让你家江总知道了我带你来这种地方,还不天凉了直接让我们余家破个产?”

    闻倾闻言,笑骂她一句:“您可真讲义气。”

    “大难临头各自飞呀姐妹!”余辛澜顿了顿,欲言又止:“你和江云卷……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众人皆知,闻家最不受宠的小女儿闻倾,曾在幼年时见过江云卷一面,从那时起便对江云卷情根深种,闻倾单相思苦恋江云卷多年,最后才在机缘巧合下两人完婚。

    因此,在本书所有人的眼里,闻倾爱江云卷,爱的卑微,爱的深沉,也爱的没有尊严。

    闻倾自然要维持好原身的深情人设,她沉默半晌,才忽然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忽然就不想要我了……”

    余辛澜长叹一口气,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和江云卷挺不般配的。”

    闻倾似乎是一瞬间就看透了人生,却故作坚强的说:“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

    “不是那意思,你也没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余辛澜好意安慰她:“我是说,像你这样内心狂野的女人,在她身边一直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当她大方得体的江太太,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闻倾轻咬着下唇,委屈却又倔强:“我都是自愿的。”

    余辛澜叹气:“唉,说起来,一旦离婚,江云卷应该会给你不少东西吧?”

    闻倾咬着下唇,忍着哭泣说:“我又不是为了她的钱才和她结婚的。”

    余辛澜感叹一声:“想不到,你这样的人竟然这么伟大,够傻的,可惜江云卷看不到。我都有点开始喜欢你了,怎么办?”

    闻倾自动过滤她的后半句,一边哭的梨花带雨,一边内心疯狂OS——

    她一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

    不然她在江云卷身边装了三年乖宝宝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像原身一样,是为了得到女主的爱吗??

    开什么玩笑!

    回想一下原文的剧情,就差那么几天,江云卷就会去屿山出差考察了。

    接下来,江云卷会在屿山考察的途中天雷狗血 车祸失忆,然后就会遇到她此生的挚爱——小白莲苏黎漾。

    等苏黎漾这个官配一出场,她这个原配大结局必死!

    所以怎么想,都是赶快离婚,拿钱走人,开酒吧一条街,打造不夜城才是王道啊!

    怪只怪原身那个渣爹实在太不靠谱,为人小气尖酸刻薄不说,还是个守财奴,名下的财产最后到他死,都一分也没分给闻倾这个小女儿。

    她严重怀疑原身后来死活不肯和江云卷离婚,除了她暗恋江云卷多年这一点之外,就是因为她离婚了也无家可归,因为她穷!

    所以这三年来,她拼命的攒钱,甚至把从江云卷那里得到的部分财产放到股市,然后钱生钱。

    可见钱就是王道这个道理,就算在书中世界,也同样适用啊……

    想到这里,她接过余辛澜递过来的纸巾,擦干眼泪,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

    她一分钟也不想再等了,直接给江云卷发了个消息过去:[那个……江云卷,你睡了么?我想好了,明天离吧……]

    她估摸着,既然江云卷那么看不上她,肯定会立刻答应的吧?

    等明天从民政局出来,为了庆祝她单身万岁,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市中心,大手一挥直接把整条街都给买了!!

    哎呀,土豪就是这么的任性!

    光是幻想一下就全身舒适!

    就在这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

    江云卷这么快就答应了?

    呵,这女人,还真是绝情呢!

    不过她也感谢江云卷的绝情,主要是情不情的倒也无所谓,只要到时候江云卷能把钱给到位了就行。

    开心之余,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划开短信。

    看到短信内容。

    闻倾一愣。

    似是不敢相信。

    眨了眨眼。

    又看了一遍。

    只见江云卷发来的短信只有寥寥三句——

    [闻倾,你这样做,意义在哪儿?]

    确认无误后。

    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