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 > 第2章 想离婚的第二天

第2章 想离婚的第二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挂断电话,听到闻倾在电话那头哭的伤心,江云卷的心情莫名的有些压抑。

    她和闻倾结婚三年,但要说起两人的关系,相敬如宾也算不上,毕竟平日里她都见不着闻倾几次面。

    闻倾跟她说她报了各种兴趣班,瑜伽、普拉提、油画、钢琴、小提琴,她甚至还听助理跟她说,闻倾想要去学唢呐和二胡。

    一周七天,闻倾似乎天天都在上课。

    她实在有些摸不清闻倾对她的态度,那人似乎总在有意躲着她。

    但婚姻是双方共同维持的,经营不下去的婚姻还不如提早结束,尽管那人刚才在电话里哭的悲伤欲绝。

    但离婚这个决定,江云卷并不后悔。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江云卷白皙的指节捏了捏眉心,淡声开口:“进。”

    江氏集团坐落在嵛江市市中心,嵛江市向来多雨,现在虽还没到雨季,但上空厚重的云层依旧清晰可见。气派的江氏大厦高耸入云端,令人无不驻足赞叹这一奇景。

    总裁特助沐白推门而入,他驻足,恭敬的点了下头:“江总——”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布局简洁雅致,左侧书架上放着不少经济学相关的书籍,另一边的博古架上,玲珑精致的瓷器摆放有序,墙上的山水画显然出自名家之手,上面刻着诸多收藏印章,一看便价值不菲。

    让沐白有些惊讶的是,今日的江云卷似乎不同往常,一贯清冷矜贵、喜怒不形于色的她,脸上似乎带了丝莫名的倦怠情绪。

    江云卷微一抬眼,淡声问:“有事?”

    “是这样的江总……”沐白不敢再继续打量,忙说:“屿山度假村开发的项目,那边给了回复。”

    隔着办公桌,沐白把手中的文件翻转过来,放到了江云卷的紫檀办公桌上。

    江云卷翻开文件,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文件上来。

    她细看了一遍,抬起眼,淡声吩咐:“基本没问题,告诉各部门,今晚加班,提前准备好具体方案,具体细节明早例会再议。”

    江云卷声音并不大,但沐白却因她简明扼要的语气倍感压迫,连忙说:“好的江总,我这就吩咐下去。”

    交代完毕。见沐白不走,江云卷问:“还有事?”

    短暂的沉默过后,沐白才犹豫说:“江总,屿山那边的负责人打电话过来,说为表诚意,建议您亲自去屿山考察一趟,不然项目不好批。”

    江云卷蹙眉:“亲自去考察?”

    沐白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是啊,我也委婉的跟那边提了您没时间,但对方态度坚决……”

    就连沐白自个儿心里也清楚,江氏集团作为嵛江市乃至全国地产界的龙头企业,上一辈确实靠地产起家积累了大量财富不假,但如今涉及行业却已经遍及能源科技、娱乐金融。

    换言之,就算屿山度假村的开发能给江氏带来巨大的利益,但江云卷身为如今江氏的掌舵人,每分每秒都是钱,实在没必要为了这么个小项目亲自出马。

    沐白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不对江云卷提这茬了,看江总这眉头紧蹙的样儿,这不是给她找不痛快么!

    谁知,江云卷沉吟半晌,竟说:“三天后吧。”

    沐白一愣:“什么?”

    江云卷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也变得有些晦暗不明:“正好给她时间,可以消化一下。”

    沐白反应过来,忙说:“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可江总口中的那个她,又是谁?

    -

    当晚,江氏大厦全体员工加班,江云卷以身作则。

    离开江氏大厦的时候已经将近夜里十二点,车从地下停车场出来,路上车流少见,行人稀少,一路畅行无阻。

    司机在前面开车,江云卷背靠后排座椅,闭目养神。

    没一会儿,一辆跑车呼啸而来,轰鸣声震耳欲聋,打破了深夜里的短暂静谧。

    跑车后来先致,江云卷被嗡嗡的声音吵得睁开眼。

    等红灯的时候,随意往旁边一撇,是辆时髦的新款敞篷车,花色豹纹涂满车身,是当下年轻人的时髦玩意儿。

    江云卷心生不悦,收回视线,挡风玻璃前的红灯已经变了绿灯。

    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对?

    想到什么,江云卷再次侧身,向那辆豹纹敞篷车的方向望去。

    这次她看的不是车,而是人。

    然而敞篷车的车主在变灯后,已经一脚踩下油门,呼啸着走远了。

    车内光线昏暗,江云卷的神情变得有些晦暗不明,她手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膝盖,眉头渐渐收紧。

    刚刚那位穿着和跑车同款豹纹迷你超短裙、身材火辣性感、顶着一头爆炸头的摇滚少女车主,似乎有点眼熟?

    少女脸上虽画着艳丽的浓妆,但两车相隔不远,少女精致的脸蛋却依稀可以辨别出来——

    她长得,有点像闻倾。

    可闻倾的穿衣风格江云卷是知道的,闻倾向来保守,不会出格,甚至就连内衣都是保守的款式颜色。

    上回她让闻倾陪着她出席一场拍卖晚会,让人提前拿给闻倾一件和她同款的深V半抹胸晚礼服,闻倾换上之后都脸红了半天,一整晚都躲在她身后不敢出来见人。

    江云卷捏紧眉心,为了验证她的某种猜测,当即沉声吩咐司机:“老何,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从后视镜看她一眼,不解,却丝毫不敢违背:“好的,江总。”

    ——

    拉风的跑车一路开到GB酒吧,闻倾踩着细高跟进去,余辛澜已经在吧台等她。

    余辛澜差点被她一身朋克摇滚风惊掉下巴,连忙一手遮着半张脸,嫌弃说:“可别跟人说我认识你,你今天这打扮,是不是被江云卷刺激的疯了?”

    闻倾在她旁边坐下来,微笑回怼:“你不也一身骚气粉,装嫩吗?”

    余辛澜说不过她,问:“那……喝酒吗?”

    闻倾大力拍桌:“不醉不归!我的姐妹!”

    GB酒吧,又名纸醉金迷,来了这可以嗨到忘记所有烦恼。

    动感的舞曲震天响,在舞池中尽情摇摆的寂寞男女,今夜都是主角。

    半小时后,闻倾喝的有些飘飘然。

    “小妹妹,一个人?”在旁边打量她许久的性感女人靠过来,上前搭讪。

    闻倾醉的含糊不清,晃着酒杯勾起眼角:“叫谁小妹妹呢?”

    “不叫小妹妹?”

    女人在她身边坐下来,打量着她这身狂野女孩的装扮,嗤笑一声。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御姐?”

    闻倾大吼:“请叫我全名,钮祜禄.沧海遗珠.维纳斯.性感女神!”

    “噗”的一声,女人终于笑了出来。

    她提出邀请:“好吧,维纳斯女神,去舞池吗?”

    闻倾摇头,委婉拒绝:“忘了换高跟,不方便。头可断,血可流,高跟不能丢。”

    其实她就是不想在和江云卷没离婚前就这么放肆,还是收敛点的好,就故意穿了细高跟出来。

    女人有些失望,又问:“那我可以请你喝几杯吗?”

    “可!”

    “姐妹大气!”

    又一个半小时。

    闻倾已经醉的不清醒了,但她丝毫不介意喝的更醉,反正只要余辛澜保持清,能把她安全送回家就好了。

    闻倾和女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得知女人刚失恋,几次碰杯过后,女人的话开始变得有些多,开始把她当成知心大姐一样大诉苦水。

    闻倾也乐得拿出过来人的态度劝她:这年头,有钱才是王道,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女人长叹一声,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问她:“你会是我的下一个吗?”

    闻倾笑而不答,夜店光线昏暗:“告诉你一个秘密”。

    女人侧耳过来:“嗯?”

    闻倾大声说:“我再熬上几天,就能离婚啦!”

    女人来了兴趣:“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闻倾难掩激动:“这种天大的好事儿,我骗你干什么?”

    “那咱俩正合适。”女人笑说:“毕竟一个刚分手,一个要离婚,天造地设呀。”

    闻倾食指在脸前轻轻摇了摇:“我的目标,是想当一条鱼。”

    女人举杯同时有些好奇:“怎么说?自由自在?”

    “不不不……”

    闻倾摇头,和她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我要征服整片大海,当个出色的海王!”

    “……有志气。”

    “还干杯吗?”

    “干啊!”

    闻倾丝毫不知道,就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在距离她不到五米远的半人高立牌后面,一身藏蓝色高定西装的江云卷就站在那里。

    江云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正在人群中相谈甚欢的她,整张脸却冷的吓人。

    当然了,如果此时的闻倾能看到江云卷的话。

    她必然会加上一句——

    江云卷的眼睛里,正闪着一丝,很诡异的光……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