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99章 运动节

第99章 运动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飚完英语后, 老板匆匆离开,留下方棠棠在风中凌乱。

    紫兆嘴角挑起恶劣的微笑,想看她气得跳脚的模样。

    片刻, 煲仔锅的余温把米饭热出一层金黄色的锅巴,锅巴的香气在四周弥漫。

    方棠棠咽口口水:“好香。”

    紫兆:???

    方棠棠拿勺子铲起来一层焦香的锅巴,对陆涟说:“快吃,煲仔饭趁热吃最香。”

    紫兆不满地敲敲桌子, “你就这么默认了?”

    方棠棠歪头:“啊……默认什么, 你刚才在说什么,对啦,快点吃煲仔饭, 记得放点酱油,把锅巴和饭拌在一起吃,最香啦。”

    陆涟对女孩这样偶尔脱线的习惯已经熟悉,对紫兆说:“想说什么, 吃完饭再说。”

    紫兆不甘心地埋头吃饭,几秒后,忍不住感慨:“真香。”

    大米的香气和腊肠沁出的油脂香味混在一起, 入口锅巴焦脆,咬一口就发出咯嘣的响声。

    太香了。

    他也不作声了, 埋头吃饭, 并且又一连又点了几碗煲仔饭, 排骨饭、窝蛋滑鸡饭和窝蛋腊鸭饭。

    半个小时后,方棠棠对着被一扫而空的盘子, 感慨:“原来你真的吃得完。”

    紫兆揉揉肚子, “那当然。”

    他可是天天被鬼追的任务者。

    “这家店真好吃, ”紫兆有点意犹未尽, 觉得自己还可以再点七八碗煲仔饭。

    方棠棠:“……你小心点,别太撑着了。”

    老板也不肯给他上饭了,不仅不送,还特地让老板娘去旁边药店买了包健胃消食片,就怕人在自己这里吃出什么毛病来了。

    现在没有饭菜,只有一杯温水,一包健胃消食片。

    紫兆拿起杯子,“行了,现在讨论正事吧,你对小镇还知道什么?”

    方棠棠想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半遮半掩和他说了,当然隐瞒了自己和陆涟的身份。反正任务者过来的时候,直播间会为他们拟定一个身份,以便在任务世界存活下去。

    “溪山神庙?”紫兆念着这个名字,眉头微皱:“槐镇?槐树,要不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

    方棠棠瞪圆眼睛。

    紫兆看向陆涟:“怎么样?”

    陆涟:“我听棠棠的。”

    紫兆撇嘴:“切,要不要这么妻管严。”

    方棠棠咬了咬唇,那天的阴影还没有驱散。只是一眼,神庙就透出压抑与绝望,远胜过她从前看到的任何鬼怪。和班主任在一起,她也只是为班主任的遭遇感到心痛,但是……

    在神庙外,看到那样人间炼狱般的一幕时,却有种深深的无力和绝望感。

    她张张口:“你也别去啦,那儿很危险。”

    直觉告诉她,那里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紫兆:“这个小镇叫槐镇,你说的神庙,又是源于槐树崇拜,那最后噩梦小镇的秘密,多半是藏在神庙里面,你没有什么兴趣吗?在任务开启前,先去那边查探一下。”

    方棠棠被他说的有点心动,看看陆涟,问:“你觉得呢?”

    陆涟不动声色:“听你的。”

    方棠棠沉默半晌,手指不自觉攥了攥袖口,透露内心的纠结。她掀起眼帘,“那,你能说说直播间的事情吗?”

    紫兆敲敲桌子:“行啊,你想知道什么?”

    她想知道的太多了,一时间说不完。

    直播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够驯服鬼怪,为什么能够把他们绑定成为被控制的任务者……

    紫兆打断她:“不过事先说明,你想问的,我应该都不知道。”

    方棠棠沉默了。

    陆涟:“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我想我们都会很感兴趣。”

    紫兆知道的,只比张熙他们多一点。

    死神直播间到底算个说明东西,还没有任务者能够弄清楚,但是,每一个进入直播间的任务者,身上都有相似的特质。

    方棠棠与陆涟对视一眼,问:“什么特质?”

    紫兆:“疯狂。”

    “可是我……”

    她哪里像个疯子了?

    紫兆喝口水,嗤笑一声:“就你们,恐怖世界还有心思谈恋爱,还说自己不疯?”

    方棠棠这句话都已经说倦了:“没有谈恋爱。”

    紫兆点头:“没事,我懂的嘛,”他模仿老板的口音,大声说:“阿、阿麦瑞克love。”

    老板听到声音,回头看看他们,露出可疑的笑容。

    方棠棠:……完了这下更解释不清楚了。

    以后还是只带陆涟来这边吃饭吧。

    紫兆不开玩笑,继续说:“我们分析过,我们这群人,也许成为任务者以前,就已经被死神打下烙印。”

    方棠棠:“死神?烙印?这世界上真有这么玄乎的东西吗?”

    紫兆无奈瞥她一眼:“你还想说相信科学吗,不过我这里说的死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神明,而是操纵直播间背后的那股神秘力量。它为什么要玩弄我们?看直播的那群观众到底是什么?”

    方棠棠期待地看着他。

    紫兆耸肩:“我也不知道,哎哎哎别打我,反正就是超出我们想象的力量就行了,值得一提的是,直播间的蓝光,也就是他们用来克制研究鬼怪的存在。”

    方棠棠忽然问:“为什么直播间对鬼怪的研究这么……它利用任务者来抓取鬼怪,再把鬼怪交易给任务者,可是如果任务者死亡呢?”

    陆涟接着说:“鬼怪会失去控制。”

    紫兆似乎想明白什么,一拍手,笑着说:“妙啊,这样不就又有一件怪谈,然后任务者再过来,结成一个循环?直播间可真他吗是经商鬼才。”

    方棠棠已经想这个答案很久了。

    直播间并不是为了让任务者解决怪谈,也并非是让鬼怪消灭任务者。

    它所希望的是两者之间的平衡,而不断为它创造收益。

    “现实中直播公司的收益是来源于什么地方?”她喃喃。

    在正常的生活中,公司收益来自于观众,那么,直播间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取悦于背后的观众。与其思考直播间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如想,那群观众是什么东西。

    方棠棠想起自己直播间里奇奇怪怪的观众名字,保险起见,询问紫兆:“你那儿的直播间,观众id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紫兆摇头:“哪有什么奇怪的,他们的id不就是一串乱码吗,应该是某种手段对我们屏蔽了,直播间不想观众和主播建立太深的联系。”

    万一观众和主播产生感情,对于死神直播间来说,可是个十分难办的事情。

    方棠棠微微发怔:乱码?

    但是,她看到的观众id和紫兆的并不一样。她想,看她的直播的,和看紫兆这些真正任务者直播的,真是同一批人吗?

    她想起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那时候,她被张熙抓住,匆匆一瞥间,看到手机上飘过的弹幕。

    弹幕上并没有名字。

    “那……蓝光……”她心中有个猜想,于是问:“你对蓝光的看法?”

    紫兆:“这不是说过嘛,蓝光就是直播间用来克制鬼怪的。”

    方棠棠:“还有呢,关于任务者……”

    紫兆一摊手:“不是很明显吗?这个蓝光不会克制任务者,还是我们传送回直播间,或者是被送过来的工具。其实一开始大家都把它当成是传送的工具,后来才发现,它还有克制鬼怪的功能。奥对,可能是害怕刚把任务者传送过来,或者是任务者传送走的时候,被鬼怪冲出来给杀了,算一种防御手段吧?”

    方棠棠已经抓到他话中的信息,心中微惊。

    紫兆他们是可以自由地站在蓝光之下的,蓝光只对鬼怪有克制作用,那,为什么她在蓝光底下,会觉得那么疼?

    她捏捏自己脸上的肉。

    软的、热的。

    这样的她,也不是一个活人吗?

    方棠棠对这种结果,心中居然没什么波澜,只是她依旧疑惑,明明她也是任务者……

    她瞥眼黑色的手机,默默想,她的手机也和真正的任务者不一样,至于为什么会有差别,是因为小财迷在手机里的关系。

    以后千万不能在任务者面前暴露自己对蓝光的反应。

    她下定决心,想着,点了点头,“嗯……”

    紫兆问:“你怎么好像对直播间完全不了解的样子?”

    方棠棠理直气壮:“我新手嘛。”

    “刚进入直播间,就被传送到这个世界,你也够倒霉的。”

    感慨完,紫兆把刚刚买的小吃放在桌子上,咽下片健胃消食片,又开始他的美食大业。

    方棠棠:“你可少吃点吧,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紫兆停下来:“稀罕,可稀罕了,你刚成为任务者对吧,每一个世界都是不相同的,你今天在小镇好好吃东西,明天可能就被关在塔里面,被迫吃别人留下的、吐上几口唾沫的东西,或者更惨,为了活下去,直接开始吃同类,你说,这样的美食为什么不稀罕?”

    他瞧见对面女孩脸色煞白,话稍稍一顿,没有从前那么尖利。

    “等到下一个世界,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故态复萌,又忍不住打击:“不过我看你也没多少机会去下一个世界。”

    方棠棠沉默几分钟。

    不毒舌的时候,紫兆还有那么一两分的靠谱,但是一旦毒舌起来,那就……

    紫兆:“你们看我干什么?想吃啊,来吃来吃,这可不是什么人肉做的包子,不过我记得有一个世界,就是要去餐厅吃饭,餐厅里端上来的都是些器官。”

    他指着一碗猪肺汤:“诺,和这个差不多,还有什么眼睛啊,女人的头皮、婴儿的手掌,餐厅老板就待在我们旁边,一定要看着我们吃下去,要是谁有一点迟疑,它就会冲上来把任务者头给拧下来,然后用任务者的尸体,新鲜做一道菜。”

    紫兆摇摇头,“还挺新鲜。”

    方棠棠想起昨晚食堂的厨师,涌上一股酸水,再也无法直视桌子上的小吃。

    “那,你们是怎么通关任务的呢?”

    紫兆耸肩:“任务就是让我们吃完老板上的十二道菜,但是我们发现,一开始恶心难以下咽,一旦吃到后面,就容易上瘾了,吃到后面……”

    他稍稍一顿,想起那时的情景。

    吃到后面,餐盘上已经没有菜,而被蛊惑心神的任务者们,用老板递过来的刀,一次一次剃下自己身上的肉,拿自己的肉当食材。当十二道菜上完,他们只剩一个空骨架,生命永远留在了这里。

    他笑笑:“至于我嘛,走了狗屎运,那时候我刚成为任务者,也不太懂太多的事情。在餐馆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没穿什么衣服的阿婆,牵着条瘦得只有骨头的黄狗,坐在地上,大冬天的,我看他们可怜,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了阿婆,还买了几根肉骨头和煎饼给他们。”

    “后来任务进行的时候,我也被食物发出的香气给蛊惑了,那条黄狗悄悄溜进来,咬我的小腿。我就清醒过来,把盘子里的东西丢给它,自己没有吃什么。所以,也就过了任务,我出去的时候,那条黄狗和阿婆还在那里。”

    方棠棠:“你这就是好人有好报!”

    紫兆“啧”了声,挑了挑唇角。

    方棠棠:“可是你会这么做吗?”

    紫兆:……以前我也算是个好人吧,不对,至少不是个坏人。

    但是他随即开口打破女孩的幻想,“你还真以为是为了报恩?”

    方棠棠歪了歪脑袋:“不然呢?你给他们送了衣服和吃的,他们就把你从餐厅里救出来。”

    紫兆摇头:“这个任务最后的难关,就是一直埋伏在餐馆边上的乞丐,当我们活着的几个人走出去以后,还要被它们追杀一段路,你看,”他把袖子挽上来,露出手腕深红的疤痕,是牙印。

    “狗咬的,直接就咬破了动脉,幸好那时候任务完成,蓝光已经出现,我直接传送回直播间,”他把袖子给拉下来,“我想它们一开始让我活下来,肯定不是为了救我,而是从餐厅老板那头抢食材,我们任务者对它们来说,只是普通的食材而已。”

    紫兆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两口,笑容有点苦涩。

    对任务者而言,头一个世界至关重要,能够让一个人真正地发生改变。他们会为自己出于本能的善良、软弱、亦或者天真付出沉重的代价,很多时候,都需要付出生命。

    而活下来的,也被上了最重要的一堂课——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任务者。

    紫兆亦是如此。

    也是从那个瞬间开始,他才彻底蜕变,成为合格的、不再心软的任务者。他没有和方棠棠说的是,那时候的黄狗和妇人,只追着他一个,仿佛就是为了报答他刚才的“恩情”。

    他心里叹口气,吃口鸭血粉丝汤,突然又释然:

    “算了,都过去这么久。”

    比起那些在初次任务中就死去的人,他已经足够幸运。

    离开饭店,紫兆特意点要求要去纸钱店一趟。

    太平街上有间纸钱铺子,里面不仅买纸钱,还卖纸人纸扎,各色阴间用品。

    方棠棠几乎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时不解:“去那里干什么?”

    紫兆摆手:“你带我去就行了。”

    方棠棠想起那晚的纸人,依旧心有余悸,想想,还是带着紫兆他一起往纸钱店走。

    丧葬店在太平街的最后一家,拐过一道窄窄的胡同,阳光难以投射到胡同里面,行人稀少,空气莫名变得阴冷,两侧废弃的房屋爬满青苔。

    紫兆:“这是为了卖阴间的玩意,故意选了个阴间的地方?”

    方棠棠连忙喝止:“你小声点,要尊敬!”

    以前妈妈带她来过这里,具体买什么,她记不太清。

    胡同又黑又冷,穿堂而过的风,如同厉鬼的嚎叫。

    妈妈牵住她的手,安慰有点害怕的女孩:“怕什么,不就是一群鬼吗,鬼不也是人变的吗?而且世上怎么会有鬼呢,你读这么多年的书,就不知道要相信科学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