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97章 运动节

第97章 运动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涟身体微僵, 耳根迅速漫上一层红:“棠棠?”

    方棠棠举起手中的治烫伤药膏,“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帮你抹药。”

    陆涟声如蚊呐, 微弱地表达抗拒,被逼到床边, 最后不得不跌坐在松软的床上:“棠棠, 不要这样,我已经好了。”

    方棠棠:“你明显不像好了的样子啊!”

    要是伤在其他地方,都可以让陆涟自己抹药,可是背后……他既看不到,又不能给自己擦药。

    方棠棠的双颊泛热,觉得自己像是个逼迫良家妇男的恶霸,把陆涟都推到床上了。她心里也不好意思,可是想想陆涟的伤口, 就继续把坏人做到底,恶声恶气地说:“快脱!”

    陆涟:……

    几分钟后, 陆涟脱下了外套, 露出白衬衫包裹着的,纤细修长、肌肉紧实的身材。

    方棠棠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拿药的手,微微颤抖。

    陆涟无奈地看她一眼, 继续脱下衬衫, 白净的肌肤上, 布满各种各样狰狞的伤疤。这些伤疤交错纷叠, 新的旧的叠在一起, 十分惨不忍睹。

    尤其是左胸口的皮肤, 像是被人生生剥过去一样, 一片血红。

    方棠棠怔住了。

    陆涟似乎早已习惯,转过身,露出后背。后背上被火烧灼的痕迹还在,并没有要愈合的模样。

    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将摸上去的时候,又不敢了,害怕碰一碰就让陆涟疼。

    陆涟面色如常,只是解释:“我的体质和一般人不太相同,愈合比较慢,但是没关系,也不疼的。”

    方棠棠吸吸鼻子,眼眶发红。

    “你趴下!”她凶巴巴地说,看陆涟乖乖趴下来,又反悔了,小心翼翼地问:“胸口的伤,会不会压到,还疼不疼?”

    陆涟:“很久以前的旧伤了,没关系的。”

    方棠棠拧开烫伤膏,剜点绿色的药膏,看着陆涟的后背,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

    明明只是这么大的学生……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疤呢?

    她小心地把药膏抹上去,陆涟的头歪在枕头上,清冷的侧脸安静无比。

    “疼不疼?”

    “不疼的。”

    这样的对话进行了许多次后,方棠棠把药膏抹到最后那道烫伤的伤疤抹好,再次紧张兮兮地问:“疼不疼?我要不要再轻点。”

    陆涟声音无奈:“不疼的,棠棠。”

    方棠棠蹲在他面前,看着他纤细秾丽的睫毛,轻声问:“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多的伤呢?”

    陆涟:“我也,不知道,我比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不疼的。”

    说完,他轻轻嘶了声,黑色的眼睛里,蒙上淡淡水雾。

    方棠棠:“你还说不疼。”

    陆涟沉默一会,依旧嘴硬:“不疼。”

    方棠棠轻轻哼了声,不敢再碰他的伤口,继续紧张兮兮地问:“要不要去医院,要不我把医生叫出来给你看看病吧。”

    陆涟:“……不用。”

    方棠棠:“可是医生真的很厉害哎,他连鬼都能治好。就是,不一定能够把他喊出来。”

    医生的脾气很大,有时候出来,有时候就死活不出来。

    陆涟穿好衣服,眼睛漾起淡淡的笑,低声说:“那他多半是不会出来了。”

    方棠棠:“啊?”

    陆涟:“他不喜欢我。”

    方棠棠连忙反驳:“谁说的!他肯定喜欢你,你这么好,谁不喜欢你。”

    陆涟轻轻笑了笑,衬衫最上的一个扣子没有扣,懒懒散散搭着。修长玉白脖颈下,锁骨没入白衣中。他站起来,说:“把手伸出来。”

    方棠棠乖乖伸出手。

    陆涟垂眸,女孩的掌心白里透红,不见伤痕。

    方棠棠说:“昨晚那个哥哥帮我治好的,他可厉害了,可惜那时候你不在,陆涟,那时候你在哪里?”

    陆涟突然问:“你又多了一个哥哥?”

    几秒后,方棠棠心虚地低下头,小声解释:“那、那他比我大,还救过我,长得很年轻,我不叫他哥哥,叫他什么?”

    陆涟没有说话。

    方棠棠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不对的事情,可是仔细一想,她哪里做得不对了,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陆涟干嘛生气,很没有道理!

    她也不说话,气呼呼地把书包拿出来,继续清点自己的东西。

    点着点着,忽然想,哎,刚才不是要问陆涟到底干什么去了吗?

    但是……算了,她不问了,管他去干什么,

    方棠棠点来点去,总觉得自己少了什么东西,她拿起那块镜子,悄悄竖起来,打量身后的少年。等陆涟看过来,她就马上把镜子给收起来,咬紧唇不说话。

    陆涟弯下腰,手指点在水晶项链上。

    不知道是不是方棠棠的错觉,她好像看到项链抖了两抖。

    陆涟:“上面的血色淡了很多。”

    方棠棠情不自禁回答:“是,因为蓝光的影响。”说完她就捂住嘴,眼睛瞪得圆圆的。

    陆涟笑笑,又问:“蓝光,是那天出现的蓝色光柱?”

    “……”

    陆涟坐在床上,歪了歪脑袋:“棠棠?”

    方棠棠扭头。

    陆涟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一颗糖:“吃颗糖。”

    “不吃。”

    陆涟声音放软,又喊了她一声,见她不理会,就自顾自说:“蓝光应该是直播间克制鬼怪的手段,也是入侵其他世界的武器。”

    女孩圆溜溜的眼睛抬起来,专注地听他说话。

    陆涟注意到这点,唇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继续说:“商店里还上架许多新的鬼物,你看过了吗?”

    方棠棠点头,拿出手机,坐在陆涟身边,凑过去和他一起看:“你看,这里有侏儒鬼,这些应该都是蓝光从我们世界收走的鬼怪吧,所以它肯定还有一个作用,可以把鬼怪直接收进直播间。”

    “等到直播间拿到这群鬼怪,应该会进行一些处理,你看这里显示,一周后任务者才可以拍卖,这一周就是直播间用什么手段,把鬼怪变成上架的货物需要的时间,之后,鬼怪就可以乖乖听任务者话,就像我们那天看到江允他们拿出的鬼婴一样。”

    陆涟笑笑:“是的。”

    方棠棠继续说:“说不定还会被直播间赋予一些技能,”她摇摇头,又说:“不对不对,直播间应该做不了这个,至于那些没有办法被驯化的鬼怪,就会像笔仙一样,成为不稳定的商品低价贩卖。”

    不稳定的笔仙蹭蹭她的手背。

    方棠棠把手握在手里,又说:“这些还不确定,我们去做铁链上的恶灵的时候,把那个恶灵上交给直播间,紧接着直播间就出现了恶灵上架的通知。现在离恶灵拍卖还有不到一个月,要是能够买到这个鬼,回来研究研究就好了,不过,”她叹口气:“好贵啊。”

    说完,她再次点开账户,看到里面余额的时候,微微一怔。

    陆涟:“怎么了?”

    方棠棠:“我、我什么时候这么有钱啦?”

    她现在账户里面余额好几个0,远远超出任务的奖励。

    翻了翻记录,才发现是她不在的时候,好几个人又给她打赏了许多币。

    打赏最多的是那个叫深夜女学生的,一个人就贡献了一大半,而其他几个人的id都奇奇怪怪的,有叫汤糖淌烫,又叫没头的秃头先生,也有人叫剪头的长发小姐。

    这两人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对。

    方棠棠看到没头的秃头先生时,忍不住想起自己老爸那颗锃亮的地中海卤蛋脑袋。她心中庆幸,好在爸爸是有脑袋的,妈妈的职业,也不是什么理发师。

    至于总爱给自己投钱的女学生,方棠棠抿嘴想半天,也想不出她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自己的狂热粉丝了。

    陆涟只是在旁边静静看着她。

    女孩歪着脑袋,圆珠笔抵住腮帮子,把软肉戳在笑涡里。

    他默不作声,嘴角却微微扬起。

    方棠棠眼睛圆圆的:“现在我可以买得起啦,不过只能够底价,”她怀着庆幸的心情说:“这么菜的鬼,应该没有人会高价买它吧。”

    陆涟:“也不用买,还有其他办法。”

    方棠棠偏头:“什么办法?”

    陆涟说:“等其他携带鬼怪进入世界的任务者过来,抢走他们的鬼怪就行了。”

    方棠棠:“……”

    为什么能够把抢劫的事情说得这么义正言辞!

    陆涟表情略可惜:“早知道你想研究,那天的鬼婴,就拿过来了。”

    方棠棠眨眨眼:“是拿吗?”

    确定是拿不是抢吗?

    陆涟好像听到她的心声,小声说:“差不多的。”

    两人陷入沉默中,只有小黄鸡闹钟,在哒哒哒地走着。

    突然时钟指向十二点,小黄鸡咯噔咯噔叫起来,尖利的叫声响彻这间房。

    方棠棠手忙脚乱去把闹钟给关掉,回头看见陆涟脸上看着隐隐的笑意,仿佛在笑她幼稚的闹钟铃声。

    她气馁地坐下来,嘟囔:“不是我买的,是爸爸买的。”

    方爸立志把女儿往可爱的方向培养,在街上看到什么毛茸茸可可爱爱的东西,就走不动路。

    有时候方棠棠觉得,他压根不是为了打扮女儿,而是为了自己那颗,深藏在糙汉外表下,五彩琉璃的少男心。

    陆涟莞尔,眼睛弯了弯,轻轻说:“嗯,你作业做完了吗?”

    方棠棠沉默两秒,回忆起班主任赠礼里面五三……她摇摇头,老实回答:“没有,老师还让我把课后的几道题做了。”

    陆涟看着她。

    方棠棠撅起嘴,不情不愿地拿出课本和习题集。

    她的习题集很新,一看就是没怎么翻动过的,后面的题目白花花的,翻开还能闻见油墨香。

    陆涟轻声叹气,扶额说道:“一个都没做吗?”

    方棠棠:“做了的,我把课本上的做了。”她顺手拿起床上那支圆珠笔,在纸上开始画起算术,垂着眼睛,表情认真。

    陆涟的目光落圆珠笔上,笔里面的冤魂对被迫做数学题表示很生气,但是再生气,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活生生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安静地躺在方棠棠的手里。

    方棠棠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拿错了笔,拿着笔杆涂涂写写,口里呢喃着:“这个题目要怎么做,是对还是错呢?”

    手里的圆珠笔突然自己动起来,当着她的面,在纸上写下一个答案。

    方棠棠瞪圆眼睛:“哇塞!”

    笔仙:……

    笔仙哭唧唧。

    她是笔仙啊,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