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24章 第二批任务者

第24章 第二批任务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午夜, 两个小脑袋从女生宿舍201室探出来。

    望着黑洞走廊,方棠棠打个寒颤,牵紧宁薇的手:“我们去楼上吧。”

    闻礼中学管理松弛, 方棠棠的爸妈也一样心大。

    她打个电话回家,告诉他们自己今晚会留在学校, 爸妈就欣然答应, 还高兴地表示终于可以过二人世界了。

    有这么心大的爸妈, 身后还牵着个同样心大的闺蜜,方棠棠沉沉叹气,觉得自己一瞬间成长不少, 承担起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沧桑和机智。

    她和宁薇手牵手一起爬到楼顶。

    也许是风太冷, 她觉得宁薇的手冰凉冰凉的,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闺蜜身上,“小心点别感冒啦。”

    宁薇脸色苍白, 看着她弯腰准备笔仙道具, 眼睛弯了弯, 拢紧外套:“嗯。”

    笔仙的准备工作很简单,只需要一枝圆珠笔和一张纸。

    在白纸上写下26个字母,0到9共十个数字, 和“是否”,“男女”这些基础选项。

    写好后,两个参与游戏的人双手交叉,把笔插在中间,一起默念:“笔仙笔仙, 你是我的前世, 我是你的今生, 如果你来了, 请你画个圈……”

    顶楼的风很大,冷冷的,像钢刃般割过来。

    她打开直播间,选择开始直播,屏幕上照出她自己苍白的脸。

    只要上播后,手机揣兜里都无所谓,那些“观众”能够看到。她不太懂这个原理,不过反正直播间就是些超自然的东西,压根没什么原理。

    “薇薇,记得把你的直播打开哦。”

    宁薇已经举起手机,对着那一百个粉热情地打招呼:“我这个角度是不是最好看?”

    方棠棠:在线求该怎么拯救自己心大的闺蜜!

    一百个粉当然只是最底端的主播,她们摆好东西这么久,下面观看人数还是0。

    方棠棠松口气,要是真被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东西全程在屏幕后看着,她心里还是会发虚。

    倒是宁薇,还在为没人看失落,嘟囔着:“怎么一百个粉一个人都没有来啊,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方棠棠:“你给我正常点!”

    这时候方棠棠的直播间飘过一条弹幕:

    断头的小姐姐:嗯?我怎么进到这个直播间来了,新人吗?

    宁薇热情地打招呼:“断头小姐姐你好呀!我们是新人主播,请多多指教!”

    断头的小姐姐:这届新人这么有激情吗?

    你知道你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算了,马上你们就要死了,我还是去高级主播的直播间看吧,今天是紫兆开播的日子呢。

    宁薇:“姐姐!好看的姐姐!留下来看看我们吧!我们可爱又聪明,肯定能够成为顶级主播的!你留下来我就给你一个管理员的头衔,你就是我们的!铁粉!老粉!”

    方棠棠皱眉,一脸问号。

    断头小姐姐明显被她说动,打字:“好吧,那我留下来看看,要是你们能活过这个任务,我就给你们打赏几个礼物。”

    这时方棠棠还不知道断头小姐姐五彩六色的名称意味着什么,把黑色手机直接揣兜,对宁薇说:“快开始吧!”

    她不想和这群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观众交谈,那天“他们”评判张熙的话让她很不舒服。就算任务者们再平庸,这群东西也没有什么居高临下评判任务者废物的资格。

    断头的小姐姐:哟,主播这么高冷吗?

    顶楼靠近栏杆处有张废弃的桌子,两个人把桌子搬到中央的位置,白纸摊在桌上,双手虚虚握住笔,齐声问:“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如果你来了,请你画个圈……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如果你来了,请你画个圈……”

    这样念了两三次之后,手里的圆珠笔果然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在纸上规规整整地画了个圈。

    方棠棠以为是宁薇画的,抬眸看她一眼。宁薇脸上漫不经心地神色已经消失,鼻翼沁出细密汗珠,眼睛瞪得圆圆的,也在看着她,无声地动了动嘴唇:“是你吗?”

    方棠棠也用唇语回:“不是啊!”

    原来笔仙的游戏真的可以召来鬼!

    两个人只好硬着头皮把游戏玩下去,天台上的风似乎更大了,冷气蹿进女孩的卫衣,像冰冷的蛇在衣服中爬行。

    她咬了咬唇,努力镇定下来,用颤抖着的声音问:“你来了吗?”

    圆珠笔缓缓移动,在“是”的选项上面画了个圈。

    “我可以向你提问吗?”

    圆珠笔又在“是”上画了一个圈。

    她与宁薇对视一眼,脸色苍白。周围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很多,说话甚至会呵出白汽,女孩握住笔的小手被冻得发紫。

    宁薇呵一口白汽,接着问:“你是鬼吗?”

    风瞬间停滞,阴冷的气息贴近,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两个女孩有些惊慌地四处张望,什么都没有看到。

    断头的小姐姐在直播间发弹幕:你们这样是不行的,没有别的任务者教过你们吗?请笔仙有三条规则。一,不能问他是不是鬼,二,不能问和他死亡相关的问题,三,不能问任务相关的事情,试图找出世界规则……

    方棠棠小声说:“我们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东西?”

    宁薇:“我也不知道啊,不该看样子应该是鬼吧。”

    她深吸一口气,又问:“你是怎么死的?”

    温度更低了,阴冷阴冷的,明明没有风,白纸却飘了起来,剧烈地抖动着,她们两个人用笔尖抵住纸才不至于让其飞出去。

    笔尖慢慢划动,缓慢又不容置疑:“TIAOLOU ZHUOZI。”

    方棠棠顺着拼音把两个词念出来:“跳楼,桌子?”

    她瞪圆眼睛,猛地意识到:“她是踩着这张桌子跳楼的吗?”

    宁薇:“看样子是了。”

    宁薇接着问:“这个任务算完成了吗?”

    方棠棠:“我也不知道。”

    于是宁薇说:“干脆问问她吧,笔仙笔仙,我们这个任务算完成了吗?”

    笔尖开始不受控制地胡乱划动,薄薄的纸被刮破,像是刻出狰狞伤口。

    “BZDBZD。”

    “她说她不知道。”方棠棠感受到笔仙快狂躁了,连忙说:“我们把她送回去了。”

    与此同时,桌面渗出血水,染红整张白纸,笔尖也漫上层鲜血。

    方棠棠手指微颤,“送、送她走吧。”

    宁薇也吓得小脸苍白,点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事,“我还想问……”

    还在方棠棠阻拦前,她大声喊出来:“陆涟喜欢棠棠吗?”

    “什么时候结婚啊?”

    “什么时候生孩子啊?”

    “生的孩子是男还是女啊?”

    “能不能考上大学啊?”

    “我送多少份子钱才合适啊?”

    ……

    血从桌子里喷涌而出,笔尖不受控制地在纸上胡乱划动:“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一只苍白的手从黑暗里伸出,攀上了栏杆。

    方棠棠喝声:“跑!”

    拉住宁薇快步跑出天台,把天台的门紧紧合上,锁死。

    关门时她往后一瞥,看到个扭曲的人形以极快的速度往这里跑过来,地面留下长长一行血痕。

    “砰!”

    铁门外传来重重一声撞击声。

    幸亏天台的锁链很结实,女鬼把门撞得哐当哐当响,暂时也没有办法进来。

    方棠棠松口气,看来她之前的料想也没有错。

    昨晚在小礼堂逃生的经历告诉她,物理手段的隔断也能对鬼魂起到作用,比如昨晚唱戏的女鬼要撞很多次才能撞开薄薄层玻璃,而锁链男鬼也用了功夫才能进到那间小木屋里。

    其实她还有第二种猜测:或许鬼物们有领地范畴的划分。

    女鬼要进入属于锁链男鬼的地方、锁链男鬼要进入红色旗袍的地盘,都不是很容易。那——笔仙进不来这栋宿舍楼,是不是意味着宿舍楼里面也有……

    方棠棠擦把额头的冷汗,安慰自己:怎么可能呢,哪有到处都是鬼的地方。

    这也太离谱了。

    而且宿舍楼最可怕的,难道不该是宿管阿姨吗?

    铁门哐哐响了会就停止了震动,笔仙似乎已经离开了。

    宁薇弯腰,对着缝隙往外看,外面是一片血红,一双血色的眼睛,也从缝隙里,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宁薇弯弯嘴角,漆黑的眼睛刹那也变成一片血色,是比天台外女鬼更深的红,更浓的绝望。女鬼怔了几秒,接着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退,攀住栏杆跳了下去。

    “薇薇,你看到什么?”

    宁薇直起身,拍拍胸口:“那个鬼好像已经走了,好吓人好吓人。”

    叮当。

    两个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硬币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没有感情的机械音响起:“任务完成,3000打赏币已到账。”

    宁薇打开手机:“3000打赏币哎!先买件衣服穿穿,好冷。”

    方棠棠:“……”

    突然,宁薇惊呼出声,指着自己直播间飘过的彩色流星雨,念出字:

    “断头的小姐姐给主播棠棠打赏价值8888的彩虹雨。”

    “断头的小姐姐赠送主播棠棠价值1888的隐身口罩。”

    “断头的小姐姐赠送主播棠棠价值2888的生命回复药水。”

    宁薇一拍手:“棠棠,你这是有了个土豪粉丝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