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18章 第一批任务者

第18章 第一批任务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棠棠眨巴眨巴眼睛,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扇扑扇。

    对于夜晚出现、神秘莫测的男人,她莫名信任。

    既然他说陆涟没事,那陆涟肯定没事!

    男人对上女孩黑亮的眼睛,僵硬地收回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几个纵跃消失在夜空中。

    方棠棠:“薇薇,你看到了吗?他就是几次救我的人!”

    掉过头,她才发现宁薇双手摁着眼皮,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在做眼保健操?”

    宁薇没有说话。

    注意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方棠棠脱下自己身上的校服,盖在宁薇身上。

    宁薇脸色更白了,半晌,才蹦出一个字:“谢谢。”

    两个人手拉手离开学校。

    张熙瘫在地上,嘴唇不住颤抖,脑袋里面空白一片。刚才,男人不知有意无意往他这边瞥一眼,那瞬间,他耳畔响起尖利的惨叫,心中溢起绝望,几乎快疯狂——

    那是种和深渊对视的绝望。

    如果不是周围都是平地,他会选择立刻死亡,结束这样的绝望。

    不知道过多久,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捂着胸口,心脏被攥紧的感觉终于慢慢消退。

    ——

    阳光照进卧室的时候,方棠棠揉着眼睛醒来,下意识往床头看去。

    这回不是什么水鬼校服、红色糖果了,齐刘海黑眼镜的女孩乖巧蹲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她:“棠棠,醒来了呀!”

    方棠棠:“嗯!我们快去学校吧!”

    看看陆涟是不是好好的。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看到主卧室的门紧闭,爸妈似乎还没起床,心里松口气,至少不用解释为什么一觉醒来,陆涟就变成了宁薇。

    这次方棠棠破天荒地早早赶到学校。

    在学校门口的早餐店她买了一屉小笼包和一杯豆浆,准备带去学校给陆涟。交钱的时候,想到寒风瑟瑟里修屋顶的单薄身影,鼻头发酸,又多要了份。

    陆涟真的太不容易了。

    看到教室里熟悉的身影,方棠棠一颗心终于落下来,捧着热乎乎的包子跑过去,眼眶发红,质问:“陆涟!昨天半夜你去了哪里?”

    陆涟怔了怔,“修房子。”

    方棠棠把包子拍在他桌上,眼里噙满层水光:“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回去修……”她害怕关于陆涟家境的事说出来会挫伤他,忙收回来:“总之,有什么事你不知道跟我说吗,你这样真的很过分!”

    陆涟安静地垂下眼眸,长睫如羽,苍白肌肤添抹淡淡阴影:“对不起。”

    方棠棠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刚刚在窗口看见陆涟的时候,她下定决心要一整天不和他说话;

    听到陆涟声音的时候,她下决心要一节课不和他说话;

    而到现在,她心里的气已经全消了,闷闷地说:“给你买了包子和豆浆,吃吧。”

    陆涟看她,清隽的眉眼携上异样的神色。

    他问:“你不怪我吗?”

    又问:“你在担心我吗?”

    方棠棠恼羞成怒,瞪他,“我怪你!最怪你了!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顿了几秒,她拿出本书,嘟囔着:“但是早餐还是要吃的,不然对胃不好,你以后不要给我买牛奶啦,我不喜欢喝牛奶。”

    陆涟静静看着桌上的早餐。修长手指抚上奶白色的豆浆,还是热的,被女孩一路小跑带过来,微微有点烫。温度透过肌肤,渗进他的血脉里,好像要把他灼烧殆尽。

    “谢谢。”他轻轻说。

    方棠棠抽出本书,漫不经心地看着,心里却在想,后面两个转校生都没有来,难道他们有遇到什么?

    此时张熙就站在她的旁边,只是由于药水时限还没过,人是透明的。

    他的目光凝在方棠棠身上,下不了决心。

    保命道具已经使用,他知道如果不找到任务要求的“她”,自己熬不过今天晚上。

    从已知的条件分析,接触的人中最特殊的就是这个npc了,虽然她也有可能是恶鬼伪装。

    张熙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自己居然熬不到三天。他知道系统的尿性,如果消极怠工,不主动接触鬼怪,他也会被直播间给抹杀掉。

    死神直播间就是在逼着任务者们送死,以博取镜头后观众的收视率。

    张熙犹豫几分钟,扭头往外找,决定去找缪思媛,和她进行最后的谈话。

    缪思媛看不见他,他们用纸笔交流。

    张熙慢慢写:“我还是决定去拿那个npc试试谜题了,如果不这样,我担心自己连今晚都过不了,错了就错了吧,大不了就是一个死。”

    缪思媛点头:“我尊重你的决定。”

    张熙继续写:“反正你应该还有逃跑的道具吧,我实验的时候,你站在旁边吧,如果蒙对了,我们一起回去,如果错了,死的也只是我一个人,至少替你排除个错误选项,哈哈。”

    缪思媛看着这行字,默然无话。

    笔跌落在地上。

    张熙伸手去捡,捡了几次没捡起来,手抖得不成样子。

    他知道自己多半会猜错,噩梦级难度的世界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可是没有其他办法。

    他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渗出。

    为什么会摊上这个狗屁系统?

    为什么要对上凶残的恶鬼?

    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愉悦一群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观众?

    他只是想活下来啊!

    它妈的,只是想活下来啊!

    缪思媛安静地坐着,任他发泄情绪,几分钟后,张熙站起来,颤抖着写下:“我把身上剩余的打赏币兑了几束海棠花,如果你能够活下来的话,可不可以它送给夜深花睡。”

    夜深花睡是直播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任务者。

    传说中,她是唯一一个完成所有苛刻的任务,并且返回到现实世界的人,也是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被超越的排行榜第一名,位置遥遥领先。

    张熙一直把她视为偶像,把她看作是希望,走出这场无限轮回噩梦的希望。

    缪思媛看到这个名字,手指顿了顿,苦笑:“夜深花睡?她不会接受你的礼物的。”

    张熙微微张大嘴,继续听女人说道:“她和你不一样,和我们都不一样。”

    “张熙,你还记得吗?我和你说过的。我们进入这场游戏,就意味着接受弱肉强食的规则,泯灭人性,努力让自己啃着别人的血肉活下来。可是有些人偏偏不肯,就算在黑夜里,也要变成太阳,也要,怀有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善良而死去。”

    “总会有着这样的人的,所以就算在再深的黑暗里,也总会有微光闪烁。”

    “我还跟你说过……”缪思媛攥紧钢笔。

    张熙接了下去:“她已经死了。”

    张熙有点听明白了。

    传说是假的。夜深花睡没有成功摆脱直播间,而是已经死了?

    永远的榜一,像无数任务者一样,消失在黑暗里,无声无息地死去?

    这个结果让他难以接受,甚至比他马上就要死去的事实更难以接受。

    一直以来,他把夜深花睡当成是信仰,当成他离开死神直播间的希望。信仰的崩塌比肉.体泯灭更令人难受。

    他在纸上疯狂乱涂:“你胡说!不可能!她肯定还活着,现在已经回归正常生活了!一定的!她只是出去,走出去了!”

    缪思媛叹口气,没有试图再说什么。

    张熙离开教室办公室时候,心中堵塞。

    连遥遥领先的榜一、所有任务者心中的信仰都已经死了。

    那他还在坚持什么?

    “哈哈。”他干巴巴笑两声,也不知道到底在笑谁。

    拿出手机,点上那个提交任务,任务自动显示下一步提示。

    “深夜十二点,把‘她’带到初中部小操场旁的礼堂里。”

    初中部一共有两个操场,一个大操场,供学生们晨跑,举行各种活动。另一个小操场面积只有篮球场大小,很少有人去,至多只有几个男孩子放学后蹦蹦跳跳打篮球。

    小操场旁边礼堂荒废多年,更加没有人去了。

    前几天任务者们在白天把整个学校探索了一遍,张熙还记得接近那个礼堂时,望着灰白的墙壁,阴森洞口,心中滋生的恐惧。

    要是等到晚上十二点,那边估计会更恐怖吧,也不知道会出来什么鬼东西。

    张熙咬咬牙,朝方棠棠走过去。

    现在是语文课,赵老师挺着大肚子,坐在讲台那边。

    她身体不方便,讲课多半是坐着讲的。

    方棠棠脑袋炸裂,想起入夜后的女鬼,心里发憷,低着脑袋,完全不敢抬头看。

    可是昨晚“赵老师”救了自己,想到这里,她心里又没这么怕,还很感激老师,两种复杂的情绪混杂在一起,让她心不在焉,胡乱在纸上涂写什么。

    老师的声音很温柔,说话温声细语,讲课细致,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棠棠,你把课文读一遍。”女人温柔地说。

    方棠棠硬着头皮,翻开书本:“东船西舫悄无言……从此君王不早朝……”

    教室里传来欢快的笑声,宁薇捂着肚子笑趴在桌子上,疯狂朝她使眼色。

    [你这个憨憨,听课了没有,我们在学的是项脊轩志啊!]

    方棠棠:……

    赵老师脾气好,这样也没有生气,只是柔声道:“要好好听课,不要分心。”

    方棠棠点点头,坐了下来,余光瞥见陆涟也微微弯起眉眼,在偷偷笑。

    “你笑什么?”少女脸上扬起薄怒,用手肘狠狠撞了陆涟一下。

    要不是为了找你,我会被鬼逼着背长恨歌吗,都快精神污染了。她猛地想起,好像那是前天晚上的事,还真不怪陆涟。

    “都怪你,你还笑!”

    她瞪圆眼睛,气鼓鼓地说。

    肯定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精神不好,才没心情听课。反正,都怪陆涟!

    就算房子破了,非急着要马上离开吗?不知道和她说一声再走吗。

    “理我了?”陆涟小声说。

    方棠棠想起早上许过的豪言壮志,小脸一热,憋了半天,轻轻“哼”了声。

    她决定明天也不跟陆涟说话了!

    她用手托着腮,无精打采地听老师讲课,眼皮越来越沉。

    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一上一下的,终于头一垂,彻底睡死过去。

    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她听到老师柔声念着课文:“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