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13章 第一批任务者

第13章 第一批任务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翌日,方棠棠醒来,照例往床头看。

    蓝白校服方块似的叠好,一个暗红小礼盒安静地躺在校服上。

    这次她有经验,没有像昨天那样害怕,把窗帘拉开后,犹豫半分钟,伸手拿起小礼盒。这个喜糖礼盒只有巴掌大,样式和白天赵老师送她的相同,只是颜色深点,像是在血里浸透过一遍。

    方棠棠解开礼盒上的蝴蝶结,一颗红色糖果躺在里面,还有张小小的贺卡别在其中。贺卡上用鲜血写着——

    “我要结婚了。

    他说他爱我,要永远在一起。

    他摸着我的肚子说‘我爱你’,

    第二天,我从他手机上发现其他女人。

    他对每一个人都说‘我爱你’。

    他把我从楼梯推下去,他捧着我未成形的孩子说对不起。

    嘻嘻,代替我的孩子来陪我吧。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我抚摸重新大起来的肚子,笑着说。”

    方棠棠读完,起一身鸡皮疙瘩,想起赵老师隆起的肚子——那里面到底是婴儿,还是……

    血红色字迹娟秀工整,她每天都在黑板上看到这手娟丽的小楷,是赵老师的字。

    贺卡另一边的字迹则不同,笔锋凌厉张扬:“不用害怕,遇到危险,吃下一颗糖果就能解决。你是‘她’的孩子,是‘她’唯一的甜。”

    方棠棠把血红色的糖果放在书包夹层,蓝白校服垫在最底下,然后塞进去两本没有写几个字的习题集。手顿了顿,她突然想到,如果让这“梦”再持续下去,自己是不是会成为年级第一?

    阳光浅浅照进来,楼下买菜的阿姨们笑骂声穿过街道,清风拂过,风中掺杂有包子的香气,卖豆浆的吆喝声,汽车鸣笛声……市井生活的油盐酱醋扑面而来,方棠棠看着书包里的糖果,忽然忍不住无声啜泣起来。

    几分钟后,她抹了把脸上冰凉的泪,继续跑到洗手间去洗漱,用凉水洗了把脸,然后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眼圈微红的女孩,试着咧咧嘴,没有笑出来。

    泪珠划过脸颊,滴落在盥洗台上。

    “怎么洗个脸要这么久?”方妈拖着拖鞋,大喇喇地走过来,拖鞋在木地板上,嗒嗒响。

    方棠棠赶紧拿起梳子,闷声闷气地说:“没事。”

    方妈沉默几分钟,回头,嗒嗒的脚步声转移到厨房:“今天不吃包子,我下碗面。”

    面条在开水里煮熟,放进昨天熬好的排骨汤里,一个黄澄澄的荷包蛋摆在上面,还撒上把切好的小葱。

    香气扑鼻而来,方棠棠拿着筷子,搅和搅和面,眼圈又有点红。

    她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上个月刚满十六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那些鬼怪没有伤害她,可……

    两天前小镇还和平安宁,为什么突然闹鬼?

    这群自称任务者的人,要完成什么任务,恶鬼可怕又致命,他们为什么要去送死?

    方棠棠突然想到,要是没有那个神秘男人,自己也许早就死在任务者手中,一时间,她陷入沉思,不明白恶鬼和任务者哪个更可怕。

    排骨汤熬得很久,奶白色的,彭香扑鼻。

    荷包蛋煎得黄灿灿的,缀着一把翠绿色的小葱,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可她没有心思再吃下去,吃几口就放下筷子,“我去上学了。”

    “棠棠。”方妈突然喊住她。

    方棠棠回头,有些发福的女人穿着件松散碎花睡衣,清晨的阳光洒在她身后,映出比男人更坚硬的线条。她一直是暴躁、急性子,甚至有点粗鲁的,几乎和温柔两个字无缘,然而女人看着几乎没有动过的面条,攥了攥掌心,轻声说:“棠棠,有什么事,跟妈妈说呀。”

    方棠棠眼睛一热,赶紧转过头,不让母亲看到自己夺眶而出的眼泪。她大声说:“没什么啦!”说着就埋头跑出家,门口撞到拎包子回来的方爸:“哎吃了早饭吗?我买了小笼包!”

    “吃完啦!”女孩跑下楼梯,马尾上下晃动。

    张大爷晨练回家,慢腾腾上楼,笑眯眯地说:“嘿,小丫头跑得可真快。”

    方爸这回没笑着附和了。

    走廊上,方棠棠心跳得很快。

    昨晚这里还是血潮滚滚,水汽氤氲,今天又变成热热闹闹生机勃勃的学校了。

    “棠棠,”宁薇开心地和她招手:“今天来得这么早呀。”

    方棠棠脸发热,一时忘了昨晚的遭遇,嘟囔着:“我也不是每天都迟到呀。”

    宁薇跑到来挽住她的手,塞给她一颗巧克力豆:“牛奶榛子味的。”

    方棠棠捏了捏她的掌心,柔软温热,心里松口气:这两天都要有心理阴影了。宁薇反手握住她,微微笑起来,露出尖尖小虎牙,“进去吧。”

    白天的404教室和晚上截然不同,有人朗朗读书,有人埋头补觉,还有人缩在桌子下啃包子。方棠棠经过玻璃时,偏头看眼,玻璃里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的目光忽然凝住,落在两个转校生身上,他们还活着吗?

    方棠棠心里松口气,还没开心多久,想起什么,又忽然害怕了。这些任务者可是一直把她当小白鼠,把她推到恶鬼面前。也只是她运气好,不会被鬼追杀。

    还有那天,如果不是男人出现,她现在已经死了。

    这些人不在乎她的生命,为了活下去,可以毫不犹豫送她去死。

    想到这点,方棠棠手脚冰凉,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走进教室。说到底,她只是个今年刚满十六岁的少女,两天之内面对突然涌出奇奇怪怪的恶鬼、任务者,一时慌了手脚。

    “棠棠?”宁薇问:“怎么不进去啦?不想上学?”

    方棠棠苦笑:“我天天都不想上学。”

    尤其是被恶鬼□□逼迫背下《琵琶行》后。

    她慢慢松开攥紧的掌心,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无视身后两个人探视的眼神。

    张熙脸色惨白如纸,“她、她又没死!”

    这npc肯定有蹊跷,免疫鬼怪,也许她真的就是谜底!

    崔竟坐在他身边,笑笑:“是啊,她没死。”

    张熙往他这边靠了靠,想到昨晚那把手.枪,又重新缩回来。

    他叹口气,也不知道鬼和人哪个更可怕。昨晚被男鬼吓得晕倒在厕所,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还是崔竟把他给摇醒来的。

    看到崔竟,张熙吓一跳,又高兴起来。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至于昨晚手.枪,冷静下来后想想,任务者这样也挺正常,他其实也不怎么怪崔竟。

    他们相互扶持着回到404教室,进去时还有点抗拒,好在白天这里一切正常,都是活人在读书嬉笑。

    趁着自由活动时间,张熙问崔竟昨晚他经历什么,但崔竟似乎什么也不想说,恹恹把话题敷衍过去。

    “你说那个npc今天会不会来?”张熙盯着前方空位,问道。

    崔竟僵硬地摇了摇头。

    张熙:“不会?还是不知道?”他没有再追问下去,女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

    少女逆着光,面容有些模糊,慢慢走近。

    张熙身子往后缩了下,竟然有点害怕这个总死不了的npc。少女淡淡瞥他一眼,安静地坐下来,马尾晃动。

    张熙盯着马尾,心想,她已经比两天前沉稳很多,至少表现出来很沉稳,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如果她也被卷入死神直播间的话,一定是个优秀的任务者。

    方棠棠桌上依旧摆着瓶早餐奶,这次是燕麦味的。

    她把吸管插进去,眼睛又有点湿,偏头安静地盯着陆涟。

    少年眉眼很深,长长的眼睫微微垂着。阳光浅浅拂过,清隽挺拔的轮廓被镀上淡金。刹那间,仿佛和昨晚惊鸿一瞥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方棠棠看得微微呆了下,情不自禁地问:“陆涟,你有哥哥吗?”

    陆涟摇头:“没有。”

    方棠棠失落地戳戳吸管:“好吧。”

    她顿了顿,又说:“谢谢你。”

    陆涟回头看她,眼睛深黑,亮得出奇:“为什么要谢谢?”

    方棠棠垂下脑袋,淡粉的唇抿了抿,没有说话。

    她想,再不说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出口,说不定明天就再也见不到了。

    她和陆涟认识很多年,从小一起长大,初中高中都是同桌。陆涟对她很好,会帮她补习落下的功课,会每天早上给她带好吃的,还会偷偷把作业借给她看。

    从小到大,她好像遇到什么难事,不是想到找爸妈找老师,而是找陆涟。这个人聪明又可靠,总是向着她,把她保护得好好的。

    可是这件事,方棠棠突然不想告诉陆涟了。

    她握着笔,胡乱在草稿纸上乱画着:“没什么,只是很谢谢你。”

    陆涟静静看着她,半晌,轻声说:“我在这里。”

    方棠棠猛地抬头。

    少年的目光沉静温柔,“我一直在这里。”

    方棠棠攥紧了圆珠笔。

    ——

    张熙打量前面两个人,怎么看他们都只是很平常的学生,实在不懂为什么一个活人能够免疫恶鬼的攻击。

    这种情况他不是没遇到过,但都是有原因的:

    譬如化为厉鬼的母亲不会杀自己的孩子;遭受冤屈而死的鬼也只会找仇人报仇,只要不主动凑上去,一般情况不会暴起杀人。当然也有无差别攻击的恶鬼,那是他们任务者心中的噩梦。

    总之,但凡厉鬼不杀人,总是有某种原因。然而404教室和昨晚的红衣都没把女孩怎么样,反而是对任务者们穷追不舍,简直像有目的性地要把他们追杀殆尽。

    张熙脑中闪现一种可能,忙问崔竟:“你说是不是厉鬼能够区分这个世界的npc和我们任务者,只会杀任务者,这个女孩其实不特殊,如果换一个npc,照样不会被厉鬼追杀,所以,她不是任务里的那个‘她’。”

    崔竟旋转笔,苍白的脸浮现微笑:“是啊,是有这种可能。”

    张熙越想越觉得有必要试试,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就是自己前面的npc,但这样未免太简单,和世界噩梦级别的难度、丰厚的奖励不相匹配;而另一种,则是原以为的npc根本不特殊,特殊的只是他们任务者的身份。

    如果猜错谜底,任务者就会被直播间抹杀掉,所以张熙慎之又慎,决心今晚不再找这个女孩了,换个人试试。

    而且,他想,方棠棠大概是身上有什么特殊的buff,幸运值点满,而靠近她的人全都会倒霉透顶。不然蔡淼淼和石平是怎么没的呢。

    “找谁呢?”张熙的目光在全班同学中扫来扫去,最后落在陆涟身上:“要不就他吧,长得这么帅,越看越不顺眼。”

    崔竟笑了:“好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