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 > 第11章 第一批任务者

第11章 第一批任务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熙猛地停住脚步,前面是同伴黑洞洞枪口,后面是马上要来到3楼的女鬼,他满头冷汗,脑中空白一片,只能一头扎进旁边的房间。

    只是进去后他就后悔了。

    这儿是厕所。水池湿漉,横搭几把拖把,最后的水龙头大概坏了,隔一秒就滴一滴水。两边各有男女厕所的标志,张熙只好选择男厕所,蹲在最后一个坑里,紧紧把门锁上,心中祈祷女鬼姐姐不会进男厕所。

    崔竟一见走廊出现那抹红影,立即往楼上跑,折返回到4楼,冲向404的教室。

    那个npc一定在教室里,鬼怪们似乎不会伤害她,带上她就可以走出这里!解开谜题了!

    或许,任务里那个“她”真的这么简单,就是那个npc。

    他跑到404教室窗口,往里一看,眼睛猛地睁大,脸上血色全失。

    404教室里坐满了人,如果可以称得上是人的话。

    他们清一色蓝白交间的校服,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淋了场倾盆大雨,坐在各自座位,坐姿可以称得上乖巧。讲台上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师弯着腰,正在辅佐少女默写课文?

    而戴深黑兜帽的男人倚窗而立,双手抱臂,银白明月从深厚云层中冒出,月华照亮他身上的黑衣,惨白至极的肤色。

    一见那个男人,崔竟就忍不住颤抖起来。红衣女鬼已经够可怕,而这男人给他的压迫感比女鬼强上数倍,像是场由无数噩梦黑暗组成的绝望梦魇,让人甚至不敢有逃离的念头。

    崔竟脑中空白,呆呆往后走,一头栽下楼去。

    张熙蹲在马桶上,把自己缩成团,心里骂崔竟没有人性。

    那时候他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立马明白崔竟说的不是假话,只要他再往前一步,崔竟就会摁下枪,杀了他来引开后面红衣。

    就算同是任务者,也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滴答、滴答、滴答。

    坏掉的水龙头,滴答往下漏水。

    张熙脸色苍白,心跳跳得极快,只能暗自祈祷红衣是个讲究鬼,不会进男厕所一游。

    女鬼的呻.吟声渐渐接近,张熙心快要跳出胸腔,把嘴捂得紧紧的,不敢泻出丁点声音。“痛、痛……”女鬼似乎在男厕门口徘徊,呻/吟着,但从惨叫声就能听出她生前遭受过多少痛楚。

    但是这些痛楚和他有什么关系!张熙想,在被卷进死神直播间之前,他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他没有杀人,没有害死女鬼,凭什么要让他来承受这些恐惧!

    他只想活下来,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忽然,张熙掏出手机,打开那个死神直播间。

    直播间不需要打开就可以全程直播他们的行动,用最细腻合适的镜头,展现每一个任务者的挣扎绝望,而观看直播的观众不知道是群什么玩意,至少不是张熙所能理解的东西——它们似乎很喜欢看任务者们的恐惧。

    张熙打开它不是为了直播,而是想通过弹幕能不能有所发现。

    手机屏幕映出自己惨白的脸,几条弹幕从脸上刷过——

    “眼镜弟怎么回事?怎么就跳楼了?直播也掐断现在是死是活啊他。”

    “是因为404的鬼魂吗,这个世界的鬼也太多了吧。桀桀,我喜欢。”

    “不对,刚刚是出现了乱码和电流紊乱,他到底遇到个啥玩意。”

    “噩梦级的世界也太刺激吧,这几个散人能完成什么任务啊,还是期待顶级主播和团队加入。”

    “主播,出去和红衣正面刚啊,我打赏你一万礼物!”

    “有没有人觉得这红衣和夜深花睡的那只很像啊?”

    张熙自动忽略那条要他送死的弹幕,看到前面那几条,陷入沉思。眼镜弟是崔竟的代号,他没有跑出去……而是死了?跳楼了?

    这怎么可能?张熙最清楚崔竟的性格,一个能为了活下去对同伴举起枪的人,怎么可能自己结束生命,难道是遇到能够能蛊惑人心的鬼怪?弹幕里说他最后去404教室,遇到那里的鬼魂了,也许是因此而死。

    张熙叹口气,几分钟前他也想过回404的想法,那个女孩肯定是完成任务关键,甚至,女孩就是任务所指的“她”!

    可现在看看,崔竟到过404教室,丢了自己的命,这件事是不能完成了。

    女鬼的叹息声渐渐消失,似乎已经离开这里,张熙不敢放松,捏紧手机,另外只手拿出保命道具,准备一直在这里待下去。

    啪嗒。

    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手机屏幕上。

    腥臭的气味在空气中漫延开,张熙全身僵硬,慢慢抬起头。

    苍白的脸从隔壁卫生间的上方探出来,看着他,不知道看了多久。

    张熙吓得心跳停止,拧开卫生间的门,刚想冲出去,突然听到声幽怨至极的叹息。

    “唉,好疼啊。”

    红衣女鬼还在外面。

    他无力地跌坐在卫生间的角落里,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与上方的鬼对视。

    这是一个男人,浑身的血,脸上像是由很多碎肉、缝合而成,嘴巴裂开时,让人不禁会担心他的脸会不会随着裂开。

    “桀桀、桀桀。”它狞笑着,慢慢退了回去。

    看不到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张熙总算松弛口气,瘫软地坐在地上。

    没等两分钟。

    砰!

    什么东西重重砸在门板上。紧接又是数声重重撞击,薄薄门板摇摇欲坠,整间卫生间剧烈摇晃,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叶扁舟。

    几十下后,木屑四飞,门板碎成数块,一张碎裂的、缝满针线的脸顶着裂开的木块探进来。

    张熙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鬼影蹿出厕所,钻入红衣裙底。

    女鬼的肚子迅速鼓起来,她舔舔猩红嘴角,扶着肚子,像孕妇一样慢慢往远处走:“好痛啊……”

    ——

    方棠棠咬了咬唇,攥紧小手,在白纸上留下行娟秀字迹——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

    她的右手隐隐发痛,甩了甩手腕,想到接下来要默的几篇课文,眼前发黑。《阿房宫赋》还好,《离骚》?她背都背不下来,高考也不会考全文啊。

    可是鬼的心思谁能摸得透呢?

    不知道那个几个任务者怎么样,应该是跑了吧。她也想过趁机逃跑,可是如果不是梦,她怎么能跑得过鬼呢,说不定反而会触怒赵老师。如果是梦,她叹口气,就当是在梦里补习语文吧。

    方棠棠写着写着,瞥见教室外面有道黑影。她顿时警觉,手指微颤,在白纸上划下几道弯弯折折的黑线。是谁?她悄悄抬起头,用余光扫过去。

    男人站在满地月华中,身形孤瘦挺拔。

    他静静站着,制服剪裁出修长凛冽的线条,全身被黑包裹,只露出下巴和脖颈的一点白,就像中世纪的吸血鬼,优雅而神秘。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