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chapter33

chapter3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ter 33

    沈辞岁一大早就不见了人, 也联系不上,原星野只当他是生气离家出走, 没急着去找,打算先处理完订婚这破烂事,等他回来再解释。

    没想到等回来的是他的终端,和一句分手的话。

    被人主动提分手,这还是破天荒头一遭。不对,第二遭,上一回也是沈辞岁。

    原星野从纸盒里拿出自己的终端,缓慢套回手指上,抿着唇没有说话。

    书房中气压很低。

    这里除了原星野和宫涯, 还有一个赵斯宇。他一听说原星野要和秦郁洲订婚的消息就跑来了,本想着对他说一通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再把人拉出去喝酒庆祝,谁知道一进门, 就赶上了这人皮笑肉不笑地和原复对峙。

    而刚对峙完,就是眼前这一幕。

    赵斯宇整个人往沙发里缩了缩,小心翼翼出声:“你……不是一直喜欢秦郁洲吗?”

    “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他?”原星野面无表情投去一瞥。

    眼神太冷冽,赵斯宇把靠枕挪到身前, 象征性挡了挡, 说:“上学那会儿啊。再说,他还是你唯一公开过的男朋友啊。”

    “看来我演戏演得挺好。”原星野扯了下唇,幽幽说道。

    “你真不喜欢他?”赵斯宇瞪大眼, 一脸不可置信,“那你为什么找的情人一个比一个像他!”

    原星野没回答这个问题,转了身,面朝落地窗外的远山和湖泊。

    赵斯宇看了看宫涯, 目光回到原星野背影上,喃喃问:“……难道你就好这一口?”

    “他在哪里。”原星野道,问的是沈辞岁,说话对象是宫涯。

    宫涯迟疑半秒,道:“快递上没有地址。”

    “哦,这样你就查不到了,是吗?”原星野偏头看向他。

    这人眼眸里的温度又冷几分,宫涯赶紧打开终端,开始搜寻追查。

    数分钟后,宫涯道:“沈先生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去阿斯加德研究院,截至目前,也没有任何消费记录。”

    原星野看也不看他,倚着落地窗,把玩手里的打火机。

    火花明灭中,宫涯额前流下一滴冷汗:“我继续查。”

    敲击漂浮在半空中的虚拟屏幕不需要发出声音,宫涯屏息凝神。赵斯宇轻手轻脚给倒了杯水,假装自己不存在。

    原星野依旧倚窗,阳光照在他侧脸上,看起来耀眼又温暖,却无法融化他眼眸里的冷意。

    他一下又一下按亮打火机。

    啪嗒。

    啪嗒。

    这是整个书房里唯一的响动。

    赵斯宇盯着那朵火花,觉得或许下一秒,这房子就要烧起来。他很是窒息,就在他终于决定夺门逃走的前一刻,宫涯从终端屏幕上抬起头:“少爷,大半个月前,沈先生圣罗兰大道上租了一套房。”

    “大半个月前。”原星野轻轻重复着宫涯话里的某几个字。

    “看日期,是在沈先生和阿斯加德研究院签下合同之后。”宫涯谨慎地做出一番解释,“圣罗兰大道离阿斯加德研究院不远,沈先生应该是为了工作方便,才租下那里。”

    “具体地址发给我。”原星野说完,径直下楼出门。

    他连外套都没拿,身上就一件衬衫,宫涯喊了赵斯宇一声,话语里藏着明显的担忧。

    “哎……”赵斯宇丢开靠枕,一声长叹,从沙发上下来,追出门,“原哥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飞梭一路疾驰。

    是赵斯宇的车,他担心沈辞岁看见原星野的车不给开门,好说歹说、生拉硬扯,把原星野塞了进来。

    原星野和赵斯宇到的时候,沈辞岁的小楼里没有人。

    这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墙外爬满藤蔓,屋顶垂萝如瀑,都是耐寒的品种,这个时节依旧绿意盎然。

    敲门无果,赵斯宇把飞梭停在附近的一棵树下,原星野坐在副驾驶上,目光紧盯着门廊。

    等了好一会儿,有车声由远及近,赵斯宇精神一振,拍掌说道:“应该是回来了!”

    的确回来了。出现在视野中的一辆明显经过改装的飞梭,原星野看见后蹙起眉头,旋即就见飞梭停在小楼门口,沈辞岁从副驾驶一侧走出来,而从另一侧下来的,是陆惊尘。

    沈辞岁穿着件深棕色大衣,脖颈上围着米白色围巾,挡住小半张脸,露在外的眼睛漆黑清亮。

    他过去开门,陆惊尘则绕到后备箱,从里面提了牛奶和水果出来。

    赵斯宇瞪大眼张大嘴,不太敢看旁边人的表情,他很清楚,原星野在军校时候,就和陆惊尘很不对盘。

    而沈辞岁和陆惊尘一前一后进屋。

    沈辞岁在医院打了退烧针,又吃了些消炎和治头痛的药,现在人舒服许多,关上门后,对陆惊尘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去给你泡杯茶。”

    “泡茶我来,你坐着休息。”陆惊尘摇头。

    “我已经好多了。”沈辞岁笑着走向厨房,“医生也说我要多活动,再说了,客随主便。”

    从外面可以看见厨房里的情形,阳光轻洒,料理台干净整洁,厨具井井有条,恒温水壶正在工作,旁边摆着新鲜的蔬果,很有居家味道。

    沈辞岁进去的时候,已经脱掉厚重外套和围巾,贴身的毛衣勾勒出宽肩细腰。阳光为沈辞岁的头发镀上一层灿金。他新接了一壶水放到灶上,然后转身,从某个储物柜里取出一套茶具和茶叶。

    这两样都是以前莉莉丝送的,茶叶是礼盒装,各式各类都有,沈辞岁收拾宿舍东西的时候才想起有这样的东西,便一并带来了这里。

    他选了红茶。

    泡茶不需要太长时间,先用头道茶给茶具预热,注入第二道水后,掐着秒抽走茶漏,留一壶澄澈茶汤,手法很是讲究。

    飞梭里的原星野冷笑了一声。

    赵斯宇同时注意着原星野的表情和里面的情形,感觉明白了什么:“他是不是……以前没给你泡过茶?”

    原星野又是冷笑。

    何止没泡过茶,就连杯水都被给他倒过。

    原星野伸手去开车门,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唇角半勾,桃花眼轻弯,可任谁都看得出里面的冷。

    赵斯宇大惊失色,连忙把人按住:“哥你冷静啊哥!你知道你现在像是要去干什么吗?你现在这样子,像是要去杀人啊!”

    原星野乜了赵斯宇一眼。

    “你自己看看这满天飞的绯闻。”赵斯宇给飞梭落了锁,腾出手按亮终端,把早上浏览过的页面调出来,怼到原星野面前。

    “是,答应和秦郁洲订婚的不是你,这事你我知道,但沈辞岁不知道啊!人家沈同学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进去……一副捉奸的表情进去,跟火上浇油有什么区别!”

    他又指着门口陆惊尘的车:“再说了,那是陆惊尘,从来跟你不对付的陆惊尘,你要当着他的面和沈辞岁解释?这面子里子全丢尽了!”

    “哥,冷静,千万要冷静——”

    赵斯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原星野顺毛。

    原星野往椅背上一靠,扯开领口,说了声“行”。他紧紧盯着厨房里的沈辞岁。

    “阿岁,赵斯宇之前来敲过门,他的车也在外面,一直没走。”

    小楼内,lo通过厨房里的家务机器人,小声对沈辞岁道:“车窗玻璃是单向可视,看不见里面,但我觉得,原老板也在。”

    “不理他。”沈辞岁表情不变,并未向外投去哪怕一瞥,端着茶回到客厅,坐到陆惊尘对面。

    沈辞岁泡茶的手法是跟师兄学的。他这位师兄,什么事都能做得不差分毫,虽说在厨艺方面没能把沈辞岁培养出来,但茶艺上,还是把沈辞岁拉扯到能够摆上台面。

    茶香四溢。陆惊尘早上过来时带了点心,这会儿配着茶吃正好,不过他还有事要做,没有久留。

    沈辞岁把陆惊尘送到门口。

    离开前,陆惊尘温声道:“明天上午九点,我来接你去医院。”这是他们在医院就约定好的,沈辞岁点点头。

    陆惊尘很隐晦地往旁边看了一眼:“那辆飞梭,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

    沈辞岁笑着打断:“我自己处理就好。”

    他目送陆惊尘离去,转身关门的一刻,lo提醒道:“原星野从车上下来了。”

    “不管他。”沈辞岁把茶杯送去厨房。

    就在这过程中,lo又道:“他来到门口了。”

    话音落地,门铃响起,沈辞岁半秒没耽搁,拉出屋主系统,设置静音。

    原星野发现后给气笑了,在门外说:“如果不开门,我就一直站在这,你总不能一直不出门。”

    窗户没关,沈辞岁听见了。他无言片刻,打开门铃的对讲模式,对外面的人道:“你来做什么?”

    透过电子设备传出来的声音有几分失真,原星野盯着门上只开了语音模式的门铃,道:“你开门。”

    “这样说话就行。”沈辞岁不为所动。

    “开门。”原星野执着说着。

    “既然没事,那就挂了。”沈辞岁道。

    话毕,他把手伸向挂断按钮。

    “我没有要订婚。”

    在沈辞岁手指触碰到按钮的前一刻,原星野道。

    外面起风了,爬满墙面的藤蔓开始摇晃,屋顶的垂萝发出沙沙响声,原星野站在风中,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

    翡冷翠冬日的阳光掠过原星野,透过窗户玻璃来到小楼内。沈辞岁盘腿坐在沙发上,目光扫过那一袋从医院带出来的药,说:“你订不订婚,好像和我没关系。”

    “有关系。”原星野道。

    “没有关系。”沈辞岁语气坚定,“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金钱交易,那时候,你让宫涯转告过我,如果我想走,随时可以走。”

    这是原星野的习惯,如果金钱交易的情人提出离开,他从不挽留。可听见沈辞岁提起,原星野心头一阵烦躁,他抿了下唇,说:“要是我不同意你走呢?”

    沈辞岁觉得原星野的做法很奇怪:“你喜欢的人已经回来了,你该去找他,而不是来找我,不是吗?”

    “我说过了,我没有要和他订婚,也不会和他订婚——还有,谁告诉你我喜欢他的?”原星野皱起眉,加重语气。

    “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要找这么多和他长相相似的替身?”沈辞岁又问。

    原星野愣了半拍,眉头蹙得更紧:“谁和你说的这些?”

    “这不重要。”

    沈辞岁的终端屏幕上显示着原星野和门外的情形,他却没有看一眼,他目光从药袋上挪开,一点点升高,看向路过窗口的一根藤蔓,声音很平静,“原星野,既然当初说好,我要走,你不能拦。”

    这话说完,他伸手点向挂断按钮。

    作者有话要说:  原先生您好,我是您亲友为您订购的七夕蛤·蟆,现在我要开始叫了

    感谢在2020-08-24 17:53:40~2020-08-25 19:53: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虾给爷爬 2个;isnda、lor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章彦 120瓶;野生白居居、千山、千斓 20瓶;小乌鸦会掉毛吗 18瓶;suu、蕙飨逗、权子木 10瓶;_ 9瓶;东花 6瓶;deeer 5瓶;楼外楼 2瓶;呆桃平安喜乐、一天三顿排骨汤、白思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