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chapter30

chapter3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30

    晚上七点, 绚丽灯光溢满长街。翡冷翠中心区,高楼直入云霄,顶层餐厅里室内乐团奏乐悠扬, 香氛清雅。

    来这里吃饭,需要提前很多天订位,索菲亚用了秦家的名号,在下午时订到一桌。沈辞岁跟在她身后, 坐进侍者替他们拉开的椅子里。

    “不知道秦小姐特意带我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事。”沈辞岁问, 他坐姿优雅, 神态萧闲,对这种高档场所没有半点不适应。

    索菲亚挑起唇, 上下打量他好几眼,笑容轻蔑:“沈辞岁, 你没几天可得意的了。”

    说着眼波一转, 下颌一扬,指了指斜对面的方向。

    沈辞岁看过去。

    他们在的这个角度很巧妙, 被几株绿植遮挡住, 但透过叶与叶之间的缝隙, 能清楚地看见对面的情形。

    原星野穿着深色立领风衣,翘起一条腿靠坐在椅子里,桃花眼似弯非弯,风流又薄情。这是他一贯的神情。而他对面,是一个模样漂亮张扬的青年, 短发利落,眼眸灿烂如金。

    沈辞岁一眼认出,那是上午才见过面的秦郁洲。

    “他是我哥哥, 秦家的大少爷。”索菲亚摆弄着她大红色的指甲,勾着半边唇,幽幽说道,“原星野一直以来喜欢的人,都是我哥哥,你不过——是他的替身罢了。”

    语罢看向沈辞岁,慢条斯理补充:“众多替身之一。”

    沈辞岁神情间短暂地浮现了几分古怪。他挑了下眉,拿起汤匙,喝了口面前的罗宋汤。

    索菲亚目不转睛注视着沈辞岁,没有错过他那一刹的怪异的表情,面上笑容更甚,手指点了点终端屏幕,调成分享模式,转到沈辞岁可以看见的角度,轻笑说道:“我知道,你不信,也不愿意信,但我有证据。”

    屏幕上的照片每三秒更换一张,前面是年少时的原星野和秦郁洲,他们在校园里携手对视,后面是原星野和别人的,分别在不同的年月,算起来其实没多少张,也算不上“众多”,但原星野后来找的每一个人,都和秦郁洲有几分相似。

    最后是沈辞岁——和秦郁洲长相相似的,也当然包括沈辞岁。

    沈辞岁自己也很清楚,就算他的脸换过一次,却也没有脱离原有的骨架——他原本,就和秦郁洲同父异母。

    “我哥这次回来,是要和原星野订婚的。”索菲亚把终端屏幕收回去,看着沈辞岁的眼睛,慢慢说道,“秦家的继承人和原家的继承人,门当户对。”

    沈辞岁敛低眸光,半秒后抬起来,看了隔在绿植之后的原星野和秦郁洲一眼,喝掉半碗罗宋汤,从椅子里起身,对索菲亚道:

    “多谢款待。”

    他走了不会被原星野和秦郁洲看见的那一边离开餐厅,电梯下行的过程中,打开终端叫了辆飞梭,塞上耳机。

    “淦!淦!淦!”lo充满怒气的声音灌满沈辞岁耳朵。

    “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和他本来就是金钱关系,也无所谓是否拿我当替身。”沈辞岁轻笑一声,看了看玻璃墙上映出的那张脸,又生出几分感慨,“不过怎么说呢……看上秦郁洲,他眼光是不是有点差?”

    lo没好气地问:“秦郁洲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和那位少爷接触不多——但秦家人,不都那样?”沈辞岁语气轻描淡写,继而意识到什么,又开始笑:“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事。”

    “什么事?”lo问。

    “为什么宗明达要雇两个混混来整我。”沈辞岁“啧”了声,“果然,不愧是秦家人。”

    电梯到达lg层,沈辞岁一路直走,离开这栋高楼。

    这里正当道,附近有好些飞梭在待机,沈辞岁走到上车位置时,约的那辆已经等着了。

    他拉开门坐进去,边系安全带边笑:“说起来,既然是替身,现在正主回来了,我是不是该乖乖收拾东西走了?不然太影响人家感情。”

    对比起沈辞岁的轻松,lo的声音闷闷的:“你先告诉人家飞梭要去哪里吧。”

    “阿斯加德研究院。”沈辞岁拉开车载系统,语音告知目的地。原老板今晚应该很忙,他要趁这个机会,去研究院下面再试试。

    lo“哦”了一声,几秒后,低声道:“阿岁,正常人在得知到这种真相的时候,不会像你这样反应。”

    “啊?是吗?”沈辞岁一怔,看了眼后视镜里的自己,捏了捏脸颊,“难道我这时候不该笑?”

    之前的大楼顶层,餐厅里室内乐团开始演奏一首爵士乐,曲风轻快跳跃。

    原星野用热毛巾一根一根擦拭手指,似弯非弯的桃花眼里看不太出情绪,声音听起来淡又冷清:“找我有什么事?”

    秦郁洲用那双下漂亮的金色眼眸注视着他,轻声问:“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不能。”原星野答得干脆。

    这话噎了秦郁洲一下,他抿起唇,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侍者及时到来,缓解了秦郁洲的尴尬。他看了眼端上来的菜,道:“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我点了你喜欢吃的……”

    原星野打断他:“秦少爷,有话直说,你我都应该没什么时间闲聊。”

    秦郁洲的脸色又变得有些难看,他一直等到侍者离开,才抬起眼,定定看着对面的原星野,道:“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次,原星野,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所以,我们和好,行吗?”

    “不行。”原星野不假思索回答,顿了顿,还补充:“我也没跟你好过。”

    他对面的人脸色刹那一白,不可置信地问:“你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先告辞了。”原星野擦完最后一根手指,丢开毛巾起身。

    翡冷翠的夜又深了一些。

    阿斯加德研究院大部分人都下班了,一楼大厅灯光昏暗,安保机器人伫立在各个位置上,沉默着尽忠职守。

    沈辞岁悄无声息从安全通道下到研究院负三层,找到那部电梯,敲了敲耳机,示意lo开始干活。

    楼道有弱光灯,上次来去匆忙,没注意周围情形,这回仔细一看,发现地面上有运输机压过的痕迹。

    他蹲下去仔细分辨,这些痕迹有旧有新。

    “阿岁,这里的密码升级了,我无法解开。”lo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沮丧和奇怪,“而且,这个人好像很清楚我的弱点在哪里,特意做了加强……”

    沈辞岁伸到半途的手一顿。

    像lo这样的强人工智能不多见,沈辞岁一直把它藏得很好,没用它做过太多特别的事情,怎么会有人那样轻易就知道它的弱点了?

    沈辞岁站起来,思索着,抬头注视面前这扇与普通密码门没有区别的电梯门,过了一会儿,转身面朝最近的那个监控摄像头,低声道:

    “我以前从来没有探究过老师和师兄到底是什么身份,就像他们从未问过我为什么会带着一身伤来到塞琉古。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一向尊重。但现在,好像不得不查查了。”

    “既然那棵世界树位于阿斯加德研究院地下深处,我想老师和师兄,应该和这里有些关系。”

    沈辞岁垂下眼,他这话像是对lo说的,又像对可能存在于监控器后方的那个神秘人说的,更像在自言自语没,语气越来越轻,甚至带了点儿笑。

    “就从上往下查吧,先查查历任的院长和副院长……”

    叮铃铃——

    警报声乍然拉响,尖锐刺耳。

    这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沈辞岁停止说话,再度朝着那个摄像头看了一眼,快步往上跑。

    研究院里并不是所有人都下班了,还有零零星星一些人在加班,沈辞岁来到一楼的时候,正好有几个同事从安全通道下来,他混进他们之中,走进大厅。

    “怎么了怎么了!”“哪里被袭击了吗?”“妈呀好突然我正画图呢……”

    震惊和紧张的说话声此起彼伏。

    院长专梯也从楼上下来,走出来的其中一个人是陆惊尘。他穿军装,一身笔挺,压低眸光往大厅里一扫,径直走向沈辞岁。

    lo忙在耳机里提醒,沈辞岁一回头,正好撞上陆惊尘的视线。

    银边眼镜之后,陆惊尘的眼神带着担忧。沈辞岁疑惑地眨了下眼,看见陆惊尘越走越近,站到他面前,指着他的手说:“学弟,你的手在流血。”

    被这样一提醒,沈辞岁才想起他上楼的时候撞到了栏杆。他低头一看,手背擦伤严重,血顺着指尖不断往下淌。

    “可能是下楼的时候不小心在哪撞的。”沈辞岁解释了一句,转身往外走。

    陆惊尘却把他拉到一旁的休息区,按着他肩膀让他坐进一张椅子里,说:“你待在这里,我去找医药箱。”

    临走前不忘温声安抚:“警报应该是误响,没有出事情。”

    陆惊尘快步走远,沈辞岁视线逐渐降低,落到手背上,对lo道:“血迹。”

    “你是在负二层转角那儿撞的,已经被清洁机器人处理掉了。”lo道。

    “监控。”沈辞岁又说。

    “同样被处理了。”lo的语气复杂至极,“那个人在保护你,同时竭尽全力不让你去靠近底下的东西。”

    沈辞岁蹙起眉,背慢慢靠在椅背上,顶着角落里亮着红光的监控摄像头,低喃道:“是因为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你到底是谁。”

    陆惊尘提着医药箱回来,沈辞岁坐直背,道了声谢,伸出手去拿里面的消毒喷雾,却被陆惊尘拨开。

    “我来。”陆惊尘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来可以的。”沈辞岁道。

    陆惊尘把医药箱推到沈辞岁够不到的地方,望定他的眼睛,说:“你伤的是右手,用喷雾消毒是简单,但包扎呢?这不是小伤口,用一张创口贴就能解决。”

    好像是这个道理。沈辞岁垂下左手,把受伤的右手伸出去,小声道:“谢谢。”

    沈辞岁脖子上的围巾散开了,穿的毛衣领口不高,陆惊尘站的角度,刚好看见他颈侧有一小块红痕。

    他皮肤白得跟新烤出来的瓷似的,衬得这一点红格外惹人注目,像是烙下的标记。

    陆惊尘的目光一触即收。

    沈辞岁不喜欢喷药。消毒喷雾按钮刚按下去那一刻,他就下意识缩了手。

    水雾全淋到衣服上,沈辞岁非常抱歉地朝陆惊尘笑了笑,说下次一定注意。但下意识的反应快过大脑指令,第二次的喷雾,还是被沈辞岁闪避了个干净。

    陆惊尘不得不拽住他手指,把他的手固定住,道:“你别盯着伤口看,看着我,或者和我说说话。”

    沈辞岁被逗笑了:“然后你趁我的手不注意,给我喷上去是吗?”

    “差不多是这个道理。”陆惊尘跟着笑起来。

    lo在耳机里又对沈辞岁提醒了一句,沈辞岁听见后保持着表情不变,余光瞥见一个人不断靠近,这人穿着深色立领长风衣,脚底下踩着军靴,一路过来哒哒作响。

    站定后,他一把拿走陆惊尘手上的消毒喷雾,然后把沈辞岁的手从他手上抽走、抓在自己手上。

    这人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向陆惊尘投去一瞥,转头对沈辞岁道:“乖,别动。”语气很温柔。

    “原副局长。”陆惊尘打了个招呼。

    “陆团长。”原星野头也不抬回道。

    “我就不打扰了。”陆惊尘看了眼沈辞岁,把医药箱留在桌上,转身离开。

    沈辞岁慢慢垂下眼睫,向后收手,想把手从原星野手中抽出来。

    原星野把沈辞岁的手抓紧,温声道:“就疼那一会儿。”他捏了沈辞岁指尖两下,眼疾手快给这人手背喷上消毒喷雾。

    这喷雾是消毒、消炎、止血一体的,追求疗效,相当不温和,沈辞岁右手连带手臂都抖了一下。原星野替他揉了揉,才放开他去医药箱里取纱布。

    回过身来时,他发现沈辞岁抬起了头,目不转睛注视着他。

    “爪子抬高一点。”原星野笑了一笑,把沈辞岁的手往上拉。

    处理伤口对原星野这种曾经上过战场的人而言是小事,手法相当熟练。

    沈辞岁仍看着原星野,等他把纱布缠好、打了个结,用很轻的声音说:“原星野,我们是不是该结束这段关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21 22:34:05~2020-08-22 19:25: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or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elk、略略略 10瓶;林瑧 8瓶;不干人事 5瓶;玘靈 3瓶;车门焊死 2瓶;旺仔优酸乳、deeper、时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