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19章 chapter19

第19章 chapter1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19

    “……这种时候承认,不太好吧?”沈辞岁低低笑了笑。

    “有哪里不好?”陆惊尘问。

    陆惊尘是在引导沈辞岁说出实情,沈辞岁并不介意说出来,谁让秦家人一个比一个讨厌呢?

    “这台机甲是我之前就托人卖掉的,但谁能想到,人生的巧合会有这么多呢?”沈辞岁回答说道,以闲聊的口吻。

    陆惊尘“哦”了一声,很是惊讶,接着又道:“它被进行了一些向下改装,就是这些部件导致了故障,得把它们拆掉。”

    这话一出,礼堂里顿时有人笑出声来。

    陆惊尘话中的“向下改装”,是指将高级构建降级成低级构建,意思很明显了,索菲亚他们将这台机甲买回去后,为了不显得太超出自己的水平,故意把机甲改差了些,结果差到了驾驶几次就直接报废的地步。

    “所以说,这两台拿高分的机甲,一台是沈辞岁自己设计的,一台是沈辞岁他们小组设计的?”

    “这是什么名场面,我PK我自己!”

    “没听见说出故障的那台是之前卖掉的吗,这叫现在的我战胜了从前的我。”

    笑过后,众人又开始骂,整个礼堂更加吵闹。

    索菲亚这一组才因为违规抢实验室吃了警告处分,全校人对她印象差到极点,现在使出这种下作手段,更是被恶心得不行。

    “学校一向严惩作弊行为,他们几乎就要闹出事故了,这算情形最严重的作弊,院长,是不是该开除他们?”一个本系学生站起来大声说道。

    “我们学院的脸都被丢光了!滚出机械学院!”

    “滚出希伦德沃!”

    “开除!”“开除!”“开除!”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声音震天,一声接一声,整整齐齐喊成口号,青年学生们的愤怒自古以来就是一种力量。

    索菲亚等人的脸色极不好看,打算从最近的那道侧门走掉,却被反应快的同学拦住去路。

    “口说无凭,你们就这样相信他?”一个男生说道。

    拦在路上的同学说:“凭沈辞岁对那台机甲的熟悉程度比你们高,凭他能够用设计师留下的后门救人,但你们不能!”

    场面一度混乱,有老师去把他们拉开。江周走上台,抬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说道:“请大家保持冷静,这件事,我院一定会严肃处理、给大家一个交代。”

    沈辞岁在陆惊尘和随后赶到的几位老师的帮助下,几分钟不到,就将故障部分拆卸完毕,顺便修好升降梯,回到地面。

    驾驶女武神的男生没走,冲过来朝沈辞岁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下次……不,以后你需要驾驶者帮忙测试的时候,请都来找我,我不收你钱!”

    他先前直接从离地面三四米高的驾驶舱里跳下来,虽然长期的训练让他在落地的时候本能做出一番规避,但手还是被地面的一些东西划伤。沈辞岁见他手臂还在流血,忙道:“你快去处理手。”

    男生听见他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受了伤,低头看了一眼,简单压住伤口止血,但不走,注视着沈辞岁,神情坚定:“你救了我,我一定要报答你!”

    “你救了他,如果不让他还,他心里会不好受。”陆惊尘来到沈辞岁身侧,轻声说道。

    这话说动了沈辞岁,他抿了抿唇,朝男生点头:“把你的通讯号和名字告诉我吧,到时候找你。”

    男生笑起来,报出一串数字和名字,又问:“你叫什么?”

    “我叫沈辞岁。”

    沈辞岁输入这串数字后便拨出,男生那边也有了提示,他把这个通讯号备注好,挥挥手去处理伤口了。

    “沈,你没哪里伤着吧?”

    肖恩他们跑过来,陆惊尘和沈辞岁说了一声,适时地退开,这几人又抬沈辞岁胳膊又围着他转,仔仔细细检查。

    沈辞岁被他们转得头晕眼花。

    还是女孩子心细。露露把肖恩代替沈辞岁保管的、刚才紧张得几乎要搓成个饼沈的外套扯出来,抖开披到他身上。

    “比试肯定不进行了,我们送沈回座位上休息。”露露说。

    沈辞岁递给露露一个不急的眼神,上前几步,对江周说:“院长,我想现在举报一件事。”

    这时候需要调整好秩序,继续进行考核了,但江周知道这个学生不会做和当下无关的事,偏头看向他:“你说。”

    沈辞岁没有直接说,他将终端连上了礼堂里的投影仪,调出一段视频。

    ——监控视频,屏幕右上角显示,是昨天深夜,门禁时间之后。

    播放开始,画面里出现挡住了脸的男生,鬼鬼祟祟溜进机械学院仓库楼,来到学生作品保管处。他打着手电,在保管处小心翼翼找寻什么,最后停在了机甲刺客面前,然后掏出一张卡、解锁权限。

    这一幕一出,就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紧跟着,画面中的人坐升降机来到机甲上方,取出背包里的工具,对着某个位置用巧力敲击。

    立刻有人认出这是在干什么:“他在弄机甲的自动瞄准器!”

    然后又有人道:“还有倍镜!”

    视频里,破坏还在继续,全场都是杂乱的讨论,只有沈辞岁一个人是平静的。他对学院后勤部的老师说说:“这是仓库楼里摄像头拍到的,您可以去核实。”Lo已经将所有被删除替换的都恢复了。

    “所有瞄准器和倍镜都被……那你刚刚全程手动瞄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声音响起。

    落到沈辞岁身上的目光不一样了,有震惊,有钦佩,有崇拜。

    还有气愤。

    肖恩气得发抖,那个人每敲一下,他心就跳一下。他扭头冲到自己组那台机甲前,爬上去细细一看,看完站在升降梯上回身冲下面大喊:“是谁?谁他娘的这么不安好心?我****!是男人就站出来,别藏着缩着?有本事打一架!”

    这个时候,监控视频里迎来转折点。

    那个人一直戴着鸭舌帽和围巾,又在冬天,穿得多,外面还套了人手一件的希伦德沃的外套,非常难判断出身形,但当他破坏最后一下时,手不小心打到了鸭舌帽的舌头,将帽子给掀掉了。

    眼睛露出来。

    那是一双棕色的眼睛,眼角长了雀斑。

    ——有着这样的眼睛的人,就站在索菲亚那一组里。

    肖恩把脸转过去,咬牙切齿喊出他的名字:“科恩·维奇!”

    “不是说……都删干净了吗!”科恩·维奇脸上尽失血色,礼堂里所有人都看向他,他手不停发抖。

    几秒之后,他转身冲身旁的人说:“索菲亚,我是听你的吩咐才去干这事的,我不是主犯!”

    索菲亚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涂成大红色的指甲狠狠嵌进掌心:“明明是你自己不甘心。你处处被沈辞岁压一头,年年都拿不到校级奖学金,有他在一天,你永远是老二,你不服气,为了赢这一次考试,所以才去的!”

    科恩·维奇眼睛红得要出血:“你记恨他们把之前的事告到院长那,害你吃了处分!”

    “被拍到的人是你,可不是我!”

    “索菲亚,买机甲作弊的事总是你干的!”

    他们吵了起来。

    礼堂里挤了数千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空气不流通,又吵又闷。沈辞岁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加上之前手动瞄准委实消耗精力和体力,竟开始头晕目眩。

    他身形也不稳了,晃了一下,差点摔到地上,好在旁边还有露露他们,被几双手同时扶住。

    “沈?沈?你怎么了!”肖恩在升降梯上看到这一幕,匆匆忙忙下来,“这是晕倒了吗!去校医院!快快快,我们送他去校医院!”

    之前驾驶女武神的那个男生冲过来:“我背他去,我军校的,跑得快!”

    “别挪动,把人放平!别围在周围,都散开,保持通风!”江周制止了几人可能对沈辞岁造成危险的行为,紧接着又对礼堂里所有人道:“麻烦靠近门口的同学把门都打开,也请同学们不要拥挤,给正在赶来的校医让出一条路。”

    江周重复说着那段话,肖恩几人把沈辞岁放平在地上,怕他冷,还给垫了盖了好些外套,然后散开。

    肖恩红着眼瞪向索菲亚那一组的人:“你们组半夜偷偷摸摸破坏我们的机甲,有预谋有分工合作,是故意伤害罪,我他妈现在就报警!”

    校医院的人来得很快,推了张床把沈辞岁带出礼堂。

    沈辞岁有意识,并非肖恩所认为的晕倒,就是一贯的低血糖犯了。不过这次有点儿厉害,全身力气都被抽空,说不出话,四肢没力气动。

    接触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沈辞岁觉得好受了些,但也没就此睁开眼睛。该做的事都做完了,精神和身体都很累,干脆睡一觉算了。

    这个念头一出,他飞快睡了过去。

    近卫局,二十三层会议室。

    原星野一身黑衣,下巴抵在风衣立领上,坐在最上首的转椅里,有一搭没一搭转笔,听底下的人一个接一个汇报本周工作总结。

    这种会议很没趣,偏偏局长一直告病半隐退,他必须来主持。

    窗外雪越落越大,很快就将对面的屋顶染成一片白。原星野余光瞥见了,笔又是一转,打开终端开始画画。

    突然的,一条消息推送到屏幕上:

    “沈先生,很抱歉地通知您,您的儿子沈辞岁在学年设计考核中发生意外。我院已将他送往校医院诊治,结果出来后,将会立刻通知您。”

    来自希伦德沃机械学院3113机甲设计1班家长群中班主任的私聊。

    原星野眯起眼。

    正做汇报的人见副局长表情变了,还以为是对他哪里不满,舌头吓得打了个结,接下来的报告都忐忐忑忑。

    原星野向他投去一瞥,也不管,招手示意身后的宫涯上来,低声道:“沈辞岁在希伦德沃出了点意外,你去走一趟。”

    顿了顿,又说:“开我的车去。”

    20分钟后,原星野接到宫涯的电话。

    会议还在继续,原星野打了个手势,示意暂停。

    宫涯给原星野陈述了整个事件经过,从昨夜沈辞岁那组机甲被蓄意破坏,到索菲亚那组购买成品机甲充当自己考试的作品,结果被一场突发事故曝光。

    原星野听完,唇角勾出点儿弧度:“瞄准镜被破坏后,他全程手动瞄敌,但没有一次失误?”

    “没错。”

    “我们沈同学深藏不漏啊。”原星野轻声哼笑,旋即问:“这些事的处理结果呢?”

    “作弊这件事,学院已经拿到了确切证据,但——”宫涯说着,停了半秒才继续:“沈先生之所以出了状况,就是因为机甲被动过手脚,他的同学用故意伤害罪报警,可警局并没有重视。”

    “没有重视。是连个笔录都没做吧?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原星野嗤笑。

    宫涯在那头不说话。

    原星野问:“索菲亚·秦,秦家的那个?”

    “是。”

    “以前有句话,叫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秦大小姐蓄意谋害同学,怎么能这样轻易地就被放过呢?”原星野慢条斯理说道,语气听起来相当随意,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人已经生气了。

    宫涯立刻道:“我这就联络警局作出处理。”

    原星野丢掉手上的笔,靠到椅背上,看了眼窗外的雪,问:“他人怎么样?”

    稍晚一些时候,雪晴了,夕阳悬挂西山,烧得大地通红。

    原星野在希伦德沃外停车,走进校园后,忽然意识他到来这里的次数好像有些多。车开不进去总是不方便,不如让沈辞岁帮忙申个通行码好了,用他的名义,否则临时通行码的期限很快就会到。

    带着这样的想法,原星野来到校医院。

    宫涯告诉了他沈辞岁的病房是哪一间,他直接过去,刚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

    病房门没关,里面不只沈辞岁一个人,还有个剃板寸头的男生坐在他对面。

    从坐姿和发型可以看出这人是个军校生,某些细节还表明他应该是个机甲驾驶者。他一边和沈辞岁的说话,一边削苹果,不仅削掉了皮,还切成块,往空处摆上一把小叉,才端给沈辞岁。

    他一直在笑,看上去有些腼腆,眼神和动作里藏了点儿小心翼翼,送完苹果,又问:“快到饭点了,你想吃什么吗?我帮你买。”

    看不出这人怀的什么心思就有鬼了。

    原星野面无表情走进去。

    他上午走了趟任务,身上的军制风衣和军靴没换,衬得身材挺拔修长,从校门口一路走到医院,沾上了融雪时分的冷意和寒气,倚在门上,垂低眼眸,给人的压迫感很强。

    男生觉得背后一寒,下意识不敢动了。

    沈辞岁余光瞥见有人来,偏头一看,脸上浮现惊讶:“你怎么来了?”

    他脸色还是很白,瞪大眼,看起来有点儿愣,跟方才和那男生说话时温温和和的语气相比,怎么听怎么像是不欢迎。

    原星野给气笑了,凉幽幽问:“我不能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