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13章 chapter13

第13章 chapter1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13

    秦家和原家一样是世家,根基深厚,家族产业极广,不过近些年略有止步不前的迹象。

    这并非原星野所在意的。其实两家关系一直算是不错,在许多领域有过合作,原星野请人查他们,是因为秦淮。

    时间拉回十年前。

    每个星域的时间流逝速度不同,第三星域的两周,相当于无名荒岛上的三个月。

    原星野和秦淮在荒岛上生活了小一百天。

    自从那晚他们俩背抵着背把狼群杀光,岛上的野兽们就不太敢来找麻烦了。两人过得还算不错,除了有一天,荒岛遇上暴风雨,所有树枝都被打湿,他们生不出火,缩在山洞里冻了一夜。

    原星野比秦淮大三岁,人生经历更丰富些,他喜欢爬到树上,给总是规规矩矩坐在树下的秦淮讲故事。

    他希望能把人逗笑,但没有哪次成功过。

    不过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秦淮逐渐表现出了对原星野的亲近。他学会了主动在原星野打猎回来时,倒上一碗水,还会在原星野出去前叮嘱一句小心,等会儿可能下雨之类的话。

    后来原星野就仔细想过,秦淮对他的态度开始改善,似乎就是在那一夜暴风雨之后。大概是因为那一整晚,他都帮他挡风的缘故。

    荒岛上没有任何娱乐项目,日子平静,也很乏味。

    有的时候,原星野坐在树上眺望远处的海,会生出是不是这一辈子都要困在这里的想法。这让他烦躁郁闷,但目光一转,看见蹲在洞口做手工的秦淮,又觉得就算一直困在岛上,也不算太坏。

    就是这种频频浮现出的念头中,他发现他喜欢上了秦淮这个小面瘫。不仅如此,他还觉得如果一辈子都能和秦淮在一块儿,那相当不错。

    可秦淮还不喜欢他,比起和他在一块儿,小面瘫更偏爱独处。

    原星野并不气馁。

    这一年他十八,秦淮十五,两个人的人生都才刚刚开始,他有很多时间、很多方法,让秦淮依赖上他、喜欢上他。

    ——可惜天不遂人愿。

    在岛上的第九十四天,原家的救援队伍搜寻到这里。两人终于从这荒岛离开,回到第三星域。

    原星野的打算是让秦淮在原家住上两三个月,把在岛上弄出来的磕伤碰伤以及营养不良等等问题都调理好,再送他回去——当然,最好是别回去。

    可秦淮不愿意,当天就走了。

    一开始,原星野想着反正你我都在第三星域,我随时能来找你。

    后来,原星野发现自己没法很快去找人,因为回到家后,他得到一个消息。

    那场他和秦淮都参与的晚宴会遭到袭击,家族从一开始就收到了消息,派他过去,是一次借刀杀人,之所以会有救援队坚持不懈搜寻,是宫涯绕过本家,和军部做了笔交易。

    原星野是原家本家唯一的继承人,一旦死了,继承权自然落到分家手上,而原老爷子出于他母亲的关系,一直对他不满。

    分家有人要害他,原老爷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得把这些杂事都给处理干净才能去找秦淮,否则秦淮会有危险。

    但同时原星野又有些庆幸,还好他去了,还好他遇到了危险,不然秦淮要一个人待在那荒岛上。小面瘫身上没有枪,还不会做饭,大概是……活不下来的。

    原星野花了半年时间清理分家的人,除掉原老爷子的几个心腹杀鸡儆猴,确定没有后顾之忧,这才踏上去秦家的路。

    但没想到,秦家人告诉他,秦淮死了。

    死于什么呢?

    一场海上意外事故。

    又是海上,原星野不信,离开秦家后第一时间联系上雷鸣,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查。

    雷鸣查了许久,几乎把秦家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无奈地对原星野说,人就是没了,那片海域出事之后,无人机全方位对海面进行了为期十五天的监控,没有拍摄到任何人从海里出来,而且那片海里有非常凶残的鱼类,人又不会飞,掉下去根本逃不过,少爷你节哀顺变。

    是宫涯一直按着原星野手臂,才使得他不至于当场失控。

    那段时间,原星野深陷自责当中,几乎要抑郁。

    如果当时他强行把秦淮带回原家不准走,如果他处理分家那些人的速度更快一些,秦淮是不是就能……

    而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翡冷翠十二月的夜晚,天空深黑,星光透过玻璃洒落进来,照亮原星野的侧脸,他垂眼看着桌面上的纹路,神情意味不明。

    “多年之前,是多少年前?”沉默片刻,原星野问。

    雷鸣回答说:“我所查到的这一次,是23年前。”

    原星野“嗯”了声:“人脑开发是一项广受欢迎的实验课题,没必要秘密进行,留意这方面的消息,有新的立刻告诉我。”

    “我一定。”雷鸣点头,拿起面具重新带回脸上,“那我就离开了,原副局长。”

    “好。”

    沈辞岁晚上只吃了个汉堡,这会儿有些饿,而一边拿手掀着面具一边吃着实不方便,干脆把面具歪歪挂着,将嘴露出来。

    里间的人在谈什么他听不见,但开门的动静很明显,察觉到有人出来,他赶紧将面具戴好。

    原星野送雷鸣离开后,坐回之前的位置。

    沈辞岁转头来问他,“要走了吗?”

    这人盘着腿,腿上放着抱枕,抱枕上搁着点心盘,一层叠一层,右手上还拿着块咬了一口的桂花糕,脸上是个黑乎乎的面具,露出的眼睛也黑,原星野打量他几眼,觉得这人看起来竟有点儿傻。

    “等你吃完。”原星野端起茶说道。

    沈辞岁小声道谢,乖巧地像最开始那样把面具揭开一条缝,吃完手里的糕,去卫生间洗手。

    沿着来时的路离开剧院。坐进飞梭时,沈辞岁看了眼终端,已是10点40,距离宿舍门禁还有20分钟。铁定是赶不上了,他认命地跟老板回家。

    一路无话。

    沈辞岁几乎很少主动向原星野搭话,除非有事,或是汇报行程。他安静地坐在原星野身边,倚着车窗,专心致志地用终端修改图纸。

    突然的,原星野手一伸,将沈辞岁捞到腿上。这让沈辞岁手剧烈一抖,笔下线条变得凌乱,他赶紧选择撤回。

    “怎么了?”沈辞岁抬起眼。

    沈辞岁的屏幕是隐私模式,原星野看不见上面的内容,只能看见他拿着笔动来动去。那手指白皙,质地似玉,细又长,像什么脆弱精美的易碎品,让人忍不住想欺负。原星野抽走笔,捏住沈辞岁的指尖,轻轻摩挲。

    “你对奥丁有什么看法?”过了会儿,原星野问。

    “奥丁?”沈辞岁疑惑地眨了下眼,向原星野寻求确认。

    “对。”

    “神级机甲,在广为流传的都市传闻,它能一枪毁掉一个要塞。”沈辞岁道。

    意料之中的回答。

    玩够了手指,原星野扣住沈辞岁的腰,将他双手反剪到身后。这个姿势让沈辞岁不自觉靠向原星野,往前一倾,送出那段修长的脖颈。

    原星野不跟他客气,顺从自己的心意尽情欺负,同时不忘问:“别的呢?”

    沈辞岁被弄得很痒,小幅度往边上躲,可躲又躲不过,只能回答原星野的问题:“丰富了影视作品内容,娱乐了大众生活,拓宽了思想纬度?”

    “其实就是为了鼓舞战争年代的人们,所编出的神话故事嘛,现实当中,想要研制出那样的机甲,除非科技再发展几百年。”

    仍就是循规蹈矩的答案,符合一贯的社会宣传。

    原星野在心底笑了自己一声,干嘛跟个学生问这些呢。他丢开心事,认真欺负怀里的小兔子。

    没过多久,沈辞岁眼底蕴满水汽,低声呜咽。

    飞梭停进车库,过了一个小时,里面的人才出来,沈辞岁被原星野用外套包住抱上楼。

    不知不觉间,时间跳到零点,日期翻到新的一年。旧岁杳然远去,这一夜的翡冷翠无风无雪。

    翌日清晨,沈辞岁迷迷糊糊睁开眼,一瞧,发现又和原老板摆了个亲密无间的姿势,他怀里抱着被子,原星野怀里抱他。

    他一下子惊醒了,尝试往外挪,可还没挪出10厘米距离,原老板就收紧手臂,把人给弄了回去。

    这下子挣扎更不易,沈辞岁望天无语。

    他不想把原星野吵醒,却也没法在不吵醒这人的情况下起床,两相权衡,只能就这样躺着。

    躺了一阵觉得无聊,沈辞岁开始自己和自己玩。

    这人屈起两根手指,跟人走路似的在枕头上来来回回,大概第二十圈的时候,一只手从背后伸来,精准无误地按住那只乱动的爪子。

    原星野下颌抵在沈辞岁头顶,声音低沉沙哑:“睡不着了?”

    “嗯。”沈辞岁应道。

    “那行。”原星野语气意味深长。

    沈辞岁从他话里品出点儿东西,睁大眼迅速爬起来要跑,可到底体力比不上原星野,被一把捞回去。

    原星野压着沈辞岁,在那只他用手指头走路画圈的枕头上又来了一次。

    过了许久,沈辞岁揉着腰去浴室洗澡。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阵,出来后拿起一件高领毛衣穿上,把脖子完全挡住。

    下了楼,沈辞岁看见原星野倚在吧台边上磨咖啡豆,一幅满足过后的神清气爽模样,而他脚步虚浮,困得不住打呵欠。

    沈辞岁慢吞吞走过去,取出新的纸杯,放到原星野的那个旁边,说:“谢谢。”

    原老板哼笑一声,往磨豆机里加了勺咖啡豆,问他:“几点上课?”

    “10点。”沈辞岁老实回答。

    “送你。”原星野说。

    “好。”沈辞岁不跟他客气,然后去冰箱里拿了瓶牛奶。

    简单吃过早餐,两人一起出门,到希伦德沃的时候,离沈辞岁上课还有一个半小时。

    沈辞岁坐校园通勤车回宿舍,打开门,看见肖恩顶着一头鸡窝坐在书桌前,瞪着眼改图纸,刚要打招呼,肖恩猛然回头,瞪大的眼睛逐渐缩小、眯起,宛如扫描仪般上下打量他。

    片刻,肖恩将椅子完全转过来,翘起二郎腿、抱起手臂,幽幽发问:“岁儿,你昨晚又没回宿舍啊,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狗了。”

    “没有。”沈辞岁关门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回得干脆果断。

    肖恩“哼”了声,面向随着沈辞岁移动而移动,不信他的话:“你自己算算,圣诞节前,你多少次夜宿不归,回来后,又多少次夜宿不归?”

    “可那都是有原因的,而原因我都告诉你了。”

    “真的没有狗?”

    “我如果有了狗……不是,如果我有了交往对象,干什么要藏着?偷情啊。”沈辞岁看着肖恩的眼睛,一脸认真。

    肖恩和沈辞岁对视一阵,发现这个人很坦然,垂下眼仔细思索,觉得沈辞岁说得好像特别有道理。

    沈辞岁之前有过一任男朋友,两人确定关系、开始交往的第二天,前男友就请上肖恩一起吃饭了。

    他不是个会隐瞒恋情的人。

    肖恩想了想,觉得大概是自己思想太不健康了。

    “阿沈。”肖恩又喊了一声,这一次,语气变得严肃。

    脱掉外套、打算上床补个觉的沈辞岁:“嗯?”

    肖恩定定注视沈辞岁:“咱说好了,谁先脱单谁是狗。”

    “……”沈辞岁眼角轻微抽了抽,觉得这种约定简直不可理喻:“万一你先呢?”

    肖恩一惊。对啊,万一他先呢?那多不划算!他赶紧撤回前言:“那还是算了。”

    沈辞岁忍着笑爬去上铺,但躺下了,迟迟睡不着。

    肖恩的问题宛如一次灵魂拷问,将他深刻警醒。

    从前原星野不常在三区,他外出的次数不算频繁,拿家教兼职就能把肖恩糊弄过去。但现在,原老板职位变动,回三区担任近卫局副局长,近几年应该都不会走了,作为他的情人,肯定得时常营业,再过一段时间,作为室友的肖恩,定然看出猫腻。

    他不想让人发现和原星野的关系,毕竟不是正经交往。

    想了想,沈辞岁觉得不如先消停一阵,到寒假再和原星野联系。

    他点开和原星野的对话界面,往输入框里打字。

    “原先生,这两周我都要在实验室准备考试,你和宫涯可能联系不到我,先提前说一声抱歉啦。”

    输入完毕,发送。

    下一秒,沈辞岁屏幕上跳出一个聊天框,是Lo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原星野会因此觉得你这个情人不上道,和你断了去找别人?”

    沈辞岁趴在抱枕上,面不改色回答:“那没关系。”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