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11章 chapter11

第11章 chapter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11

    原星野当然没送沈辞岁回希伦德沃。

    经过特别改装的飞梭行驶速度极快,大概过了十分钟,就停进自家车库。下车之前,原星野意味深长地瞥了眼沈辞岁。

    沈辞岁感到莫名其妙。他在原星野后面进门,看见这人翘着腿坐进沙发里,抬手朝他招了招。沈辞岁想了一下,把外衣挂到衣帽架上,慢慢挪过去,坐到原星野身旁。

    原星野什么话都没说,左手揽住沈辞岁的腰,旋即右手一伸,捞起中午随意丢开的那副牌。

    沈辞岁:“我不……”

    “不会打牌?”原星野笑着打断他,桃花眼弯起的弧度恰到好处,漾开在里面的温柔教人如沐春风,“不会没关系,我教你。”

    这算什么情况?这人哪会这样好心?

    沈辞岁联想起下车时候原星野的眼神,又想起原星野今晚也在Boooom俱乐部,猛地意识到可能是自己打牌的时候,被他看见了。而他中午还说自己不会。不过沈辞岁没慌,坐端正了,一幅诚恳道歉模样,道:“其实我会打。”

    “哦?”原星野脸上浮现出疑惑,“白天不是还不会吗?”

    你还挺记仇?沈辞岁心中腹诽,表情乖巧:“我打得烂,不敢献丑。”

    原星野又笑:“那让我见识见识,到底有多烂。”

    沈辞岁:“……”

    他垂下眼,往旁边缩了缩:“我困了。”

    “现在还没到十一点。”原星野当着沈辞岁的面按亮终端,指着屏幕上方的时间说道。他基本清楚沈辞岁的作息,除非生病,这人不到十二点不会准备睡觉。

    “明早有课。”沈辞岁说得认真。

    原星野似乎听进去了,表情变得严肃,点着头说:“嗯,你是优等生,从不逃课。”但手还搭在沈辞岁腰上,半点没有放人的意思。

    沈辞岁在心底叹息,他一点都不想和原星野打牌,得想个招,否则今晚是逃不过了。

    稍加思索,沈辞岁抬起头和原星野对视,几秒后翻身过去,跨坐到原星野腿上。

    这样的姿势使得沈辞岁比原星野高出一截,他冲他眨了下眼,低头开始亲吻。

    深吻。

    沈辞岁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如何让原星野迅速放松,他充分发挥优势和技巧。

    交织的鼻息逐渐灼热。

    数分钟后,沈辞岁往后退开。

    原星野倚着沙发,衣扣被沈辞岁扯开了几颗,神情懒散:“想转移我的注意力?”

    “是已经成功转移了。”沈辞岁笑得狡黠,把手里的牌拿到原星野面前一晃,从他身上下去,一溜烟跑上楼。

    在拐进原星野看不见的位置之前,他回头冲他道“晚安。”

    沈辞岁进门、关门、反锁门一气呵成,原星野在楼下听见,轻轻挑眉。

    夜更深。

    转眼又到清晨。

    希伦德沃的收假日正好是周一,原星野也结束休息,离开得比沈辞岁还早。沈辞岁起床后,按照惯例让厨房的烹饪系统做了早餐,吃过后,慢条斯理去学校。

    上午的课在十点,还早,他不急。

    雪比昨晚积得更厚,不时能看见机器人对路面进行清理。沈辞岁盯着飞梭窗外的风景出神,直到Lo提醒他到了。

    外来车辆想进希伦德沃,必须提前申请临时通行码,沈辞岁在校门口下车,快步走向通勤车站点。

    校园里颇为寂静,排队等车的人只有零散几个。风冷得刺骨,沈辞岁用围巾遮住大半张脸挡风,给肖恩发消息,让他帮忙带书。

    “你昨晚怎么没回来?”

    和肖恩的对话框里蹦出一条来自灵魂的拷问。

    “我那会儿太困,实在是撑不住,就在附近找了个酒店过夜。”沈辞岁编了个理由回过去应付。

    肖恩:“真的?”

    沈辞岁:“真的。”

    “行吧,我还以为你被什么人拐走了,还活着就好。”

    肖恩发了个表情包,紧接着对话框上方又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沈辞岁等了等,见肖恩说:“对了,你之前神隐那几天,我们小组开了次讨论会,预约上了今天的实验室,昨天忘记跟你说,下午两点,附楼203。”

    小组是学年末专业考核中的团队任务小组,又称学年任务小组。这是正事,和每个人的期末成绩挂钩,沈辞岁忙道好。

    上午是一节通识课。

    专业大考在即,众人无心听课,要么在画图纸,要么在讨论组里理思路,弄得老师全程一张冷脸。

    沈辞岁他们组属于前者。

    制作机甲可是大工程。早在学期初,他们就分配好任务开始筹备了,不过因为距离死线太远,积极了一阵后,就变得懒懒散散,以摸鱼为主。这会儿死线逼近,众人垂死惊坐起,咸鱼打挺、疯狂战斗。

    下课即中午,沈辞岁他们组一起去吃午饭,然后到教学楼里蹭了个空教室,坐下来商量细节。

    不少小组和他们一样,没有回去午休。他们组还算默契,又因为大思路很早之前就已确定好,不曾发生什么分歧。

    还差十分钟到两点的时候,一行人收拾东西,往附楼赶。

    “我觉得时间好紧,要不干脆这几天就住实验室吧?”肖恩下午必犯困,吊在队伍最后,打着呵欠说道。

    沈辞岁毫不留情将他的梦打碎:“醒醒,除非特殊情况,实验室每天都要预约,到了时间就赶人,你没这个机会。”

    肖恩难过叹气。

    到了二楼,直奔203,走最前面的、组里唯一的女生露露去开门,可她刷了学生ID后,门仍旧关着。她觉得奇怪,抬头透过门上那道狭长透明玻璃往里一看,惊讶地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我们的实验室被占了!”露露回头说道。

    “草!”

    “谁这么不要脸?”

    后面几人立刻愤怒,露露说:“是索菲亚·秦那组。”

    “哦,竟然是她啊……”

    索菲亚·秦这个名字一出,刚才还气得快要炸开的几个男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偃旗息鼓。

    倒不是因为秦家在学生们心中多有威慑力,而是机械学院男生占绝大多数,和尚庙里待久了,一个个见了姑娘就两眼放光,索菲亚·秦长得漂亮,爱打扮,家世又好,追求的人很多,他们也对她有好感。

    露露一见他们这样,更生气了:“该说不愧是她!”

    “那……要去抢回来吗?”有个人犹豫着问。

    “预约上了才能进实验室,他们肯定贿赂了管理员……靠还真是,我们的预约记录没有了!”肖恩白眼快翻到后脑勺,“还好没有让仓库提前把材料送进去!”

    “我们要怎么办?”露露着急地问,“我们就不做了吗?”

    “去寝室搞?”肖恩道。

    沈辞岁摇头:“寝室太小,而且露露进不了我们男寝,前面那片空地上雪已经扫干净了,要不就在那吧。”

    他站在走廊外侧,目光落在附楼前坪,那里宽阔平坦,没有阻挡,很方便操作。

    组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迟疑。

    “沈的提议好。时间紧迫,我们不能耽误进度。”肖恩举手表示赞同,“而且最近大家都在搞这个,实验室很抢手,以后也不一定能约到,就当提前适应一下。”

    “辅助工具和操作台呢?一些东西纯人工搞起来可不要太吃力。”有人说道。

    沈辞岁笑起来,点开终端:“这几年仓库的整理工作都是我负责,我有那边的权限,让它们送一套过来就是。”

    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他们的预约记录已经没了,203里的人不可能开门,站在这里发愁等于浪费时间。

    实验室内,暖气吹得舒适,索菲亚披着深棕色卷发,脱下外套,单穿一条毛呢裙坐在椅子里。她五官轮廓深邃,鼻梁高挺,涂了偏紫色的口红,看起来很有风情。

    一个女生向她靠过去,她撩起眼皮,问:“人走了?”

    “是,都跟着沈辞岁下楼了。”女生笑嘻嘻说道,“我就知道,他们看见你,肯定连敲门的胆量都没有。”

    “索菲亚,你真厉害,竟然一句话就能拿到实验室。”站在不远处的人开口说道,语气充满讨好。

    索菲亚勾唇笑起来,下一秒,将食指上的戒指摆正,傲然一扬下巴:“别奉承了,抓紧时间干活。”

    附楼外的空地上,仓库机器人动作迅速,几分钟不到,就抵达指定位置、放下东西。沈辞岁戴好手套,把工作防护服穿上,拿出图纸开始干活。

    其他人见了,纷纷如此,但多多少少有些放不开,不敢动作太大,摆弄器械都轻拿轻放。

    这片区域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一些学弟学妹们经过时,不住探头探脑好奇打量,让众人觉得如芒在背。

    连肖恩都有点儿受不住,把围巾拉了拉,遮住脸。神情如常的唯有沈辞岁。

    “沈辞岁你们也没约上实验室啊?”一群同班同学打这里路过,站在边上看着沈辞岁等人。

    其中一个人突然握起拳头,往掌心里一拍,神情振奋对旁边人说:“他们这主意妙啊,我觉得我们可以效仿,也找一块这样的大空地。”

    他的同行者看傻子似的看他:“首先,你要能搞来操作台、升降梯、起重机……”

    “你说得好像很对。”这位同学泄了气,接着用力一声“卧槽”,“哥几个能耐啊,在下佩服!佩服!”

    “不是吧,这也能被佩服?”露露一脸无语。

    肖恩嘻嘻哈哈笑起来,竖起大拇指:“大概我们开创了某种先例,我们最牛逼。”

    进入工作状态的沈辞岁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人在说话,一旦认真起来,他连路过的是人是狗都不清楚。

    上课铃响起过后,路过的学生变少,周围清净许多。

    露露那边遇见了些困难,沈辞岁过去帮忙,正商讨着,Lo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你们院长来了。”

    沈辞岁闻言抬头,正好对上对面梅树下那人的视线。

    “院长好。”沈辞岁向他打招呼。

    “平时没看出来,孩子们竟然这么能吃苦,我很欣慰。”机械学院的院长江周一贯随和,笑着朝他们走过去。

    “院长,其实是我们约的实验室被人占了,不得已出此下策。”肖恩停下手里的活,一脸委屈地告状。

    “嗯?”江周顿住脚,不大相信。

    “是真的,我们约上了,但现在被换成别人了!”露露气愤说道。

    预约由她负责,约上之后她有截图到讨论组里,现在把图找出来,屏幕开成分享模式,拿给江周看。

    这张图上不仅有预约记录,还有当时的日期时间,很有说服力。江周扫了一眼,表情微变:“竟然这样……你们跟我来。”

    肖恩眼睛一亮:“院长,您要帮我们做主吗?”

    “我会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但很抱歉不是现在,不过我可以把我的办公室暂借给你们,作为补偿。”江周说道。

    “这……”众人一时迟疑,都迈不开腿。

    江周对他们在想的心知肚明,失笑说道:“我得出去开个会,到晚上都不一定会回来,不会在旁边给你们压力。”

    此言一出,肖恩带头鼓掌:“谢谢院长!”

    其余人跟着道谢感激,收拾好东西跟在江周身后,走向院长办公室。

    沈辞岁在队伍最末,边走边打开终端,叫了几个机器人过来把操作台和辅助工具运回仓库。

    院长办公室在教学楼最顶层,搭专用电梯上去。

    进去后,江周给大家指了饮水机和纸杯的位置,便到办公桌旁收拾东西,出门时路过沈辞岁,伸手揉了一把这人脑袋,问:“演讲稿写好了吗?”

    沈辞岁从设计图纸上抬头,道:“写好了,也让西蒙主任看过了,他说可以。”

    “多读几遍,记在心里,免得到时候紧张得都忘了。”江周露出满意的笑容。

    “……应该不至于。”沈辞岁小声说道。

    江周走后,一行人有点儿放飞自我了。

    这间办公室非常宽敞,且高,足够站下一台机甲,配备的操作台和各类辅助器械,比附楼实验室里的要先进许多,完全是个高配实验室。众人格外兴奋,东摸一把,西看一看,来来回回不停。

    沈辞岁帮院长打过很多次下手,时常出入这间办公室,比组员都熟悉这里,肖恩让他帮忙连上投影机,将图纸投影到墙上。

    “这样真的是太爽了!”肖恩看着放大数十倍,细节仍旧清晰无余的图纸,露出向往的神情,“院长开会开到什么时候?他接下来会不会出差?我想住在这儿奋斗到结束!”

    “你醒醒,干活了。”沈辞岁晃了晃他肩膀。

    室内吹着暖气,手和脚完全不会僵硬,加上这里有精良的辅助器材,众人精神大振,效率翻了不止一倍。

    傍晚的时候,露露出去帮众人买饭。

    晚上没课,所有人都忙到接近宿舍楼关门的时间,才依依不舍回从院长办公室,把半成品放进仓库。

    往常这个时间,学院里基本只能遇着鬼,但今天人多,三五成群,说说笑笑不停。沈辞岁挤在人流里,低声和肖恩解释某个原理。

    晚风一歇未平一歇又起,将他散落下来的一绺发吹得起起落落,侧颜柔和。

    不远处的某个转角,索菲亚一行人走出来。他们脸色都不好,尤其是索菲亚,白天围着她使劲讨好的人都不敢靠近。

    她抿着唇面无表情,当沈辞岁从她视线中经过时,指甲嵌入掌心,狠狠瞪了他一眼。

    回到宿舍,沈辞岁简单洗漱了过后,爬上床睡觉,谁知闭上眼十分钟不到,就听见门砰的一声开了,有人风风火火进来。

    去隔壁窜门的肖恩回来了,站在底下,疯狂朝沈辞岁挥舞双手:“沈!沈!沈!你睡着了吗?知道隔壁的阳阳晚上路过教务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什么了吗?”

    “他看见索菲亚·秦那伙人,被!叫!去!谈!话!了!”

    肖恩激动诉说这个好消息,哈哈哈个不停,跟哈哈镜成了精。沈辞岁觉得他好吵,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冷漠地丢下一个“哦”,塞上耳机。

    世界安静,沈辞岁重新闭上眼,可过了一阵,又听见一个声音。

    这次是Lo,它在耳机里对沈辞岁说:“岁!岁!岁!你睡着了吗?知道你亲爱的我刚才在你们学校论坛上刷到了什么吗?”

    “我看见索菲亚·秦那伙人,被!警!告!处!分!了!”

    沈辞岁:“……”

    沈辞岁面无表情摘掉耳机,起身、下床,把耳机放进耳机盒里。与此同时,坐在对面书桌前的肖恩将椅子一转,伸手递出自己的终端。

    这人脸上的幸灾乐祸太明显,沈辞岁一眼看出他要说的和Lo没什么不同,抢在他开口前:“哦。”

    “索菲亚那伙人被处以警告,帮她改预约记录的那个实验室管理员直接撤职了。”

    肖恩采取语音播报模式,可等了几秒只等来沈辞岁一句“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大大低于预期,撇嘴说道:“你得反应好冷淡哦。”还学沈辞岁加了个“哦”。

    说完靠回椅背,继续欣赏论坛里的新热门。

    “索菲亚·秦不是机械学院的女神吗?竟然没有真爱主动让实验室?真的吗真的吗她真的是你们女神吗?”

    肖恩精选出一些回帖,抑扬顿挫地念出,情绪非常饱满。

    “这位实验室管理员不就是女神的真爱吗?拿自己的工作帮女神垫脚耶!你们很般配,祝你们天长地久!”

    “我朋友给了确切消息,她占的沈辞岁他们组约的实验室!F**k竟然敢占我沈的实验室,把你皮给扒掉!”

    “妈的,老子微冲都搞到手了,竟然告诉我索菲亚·秦不在寝室?不愧是你啊女神!”

    十来条之后,肖恩感到口渴,抖着腿喝了口饮料,惬意道:“昔日女神沦落为人人喊打的白莲,啧啧啧……我看了,没一个人帮他们说话,有的还因为骂得太难听被屏蔽了。”

    沈辞岁已经爬回上铺躺下:“我睡了。”

    他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院长说会处理,那就必然有个结果。

    接下来的两天,高级人工智能Lo以无人可敌的速度帮他们约到了实验室,除去上课时间,沈辞岁和组员都泡在里面。

    进度喜人。

    第三天下午,组内经过讨论,全票通过休息一晚的决定。

    越到深冬,希伦德沃入夜的时间越早,七点不到,天空就悬满星辰,风难得温柔,像一层薄纱。

    沈辞岁随便吃了个汉堡,在校园里闲逛。

    就算是学期末,学校的夜晚也相当热闹,草坪上有社团举办活动,音乐声传得很远。步道边的长椅上坐着好些情侣,在昏暗夜色下拥抱接吻。

    大学里的氛围明动轻快,沈辞岁走走停停,逐渐没了睡意,可温度越来越低,怕又感冒,他决定回宿舍。

    有个人迎面向他走来。

    这是一条有些窄的石板路,很难容下两个人并行或者擦肩,沈辞岁站住脚,稍稍侧身,打算让他,谁知这人停在了面前。

    “沈小……沈同学。”来者朝沈辞岁笑开,自报家门,“我姓赵,叫赵斯宇,是原星野原副局长的朋友。”

    接着说明来意:“这几天他联系不上你,担心你出事,但又抽不出身过来,于是让我来你们学校看看。”

    沈辞岁怔住,反应过来后按亮终端。

    这三天为了不受打扰,他把终端调成了勿扰模式,现在关闭,嗖嗖嗖蹦出数十条未读消息,一堆广告里塞了好些宫涯的,未接来电里也有,甚至于,原老板本人竟也屈尊降贵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沈辞岁“啊”了一声,他忙得完全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原星野这样一号人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