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10章 chapter10

第10章 chapter1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10

    沈辞岁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牌,背挺得很直。他穿一件很柔软的米色毛衣,由于室内开着暖气的缘故,领口扯开了些,露出上半截脖颈。

    灯光从后方照过来,在他周围勾出虚虚的毛边,有几分失真,又让五官看起来比平时更深邃,眼睛弯起的弧度,被渲染得相当惹眼。

    他手气好,坐下后没过几轮,就成为牌桌上的最大赢家,而输得最多的人,则变成了莉莉丝。

    莉莉丝比之前的肖恩还惨,面前一个筹码都不剩,还欠了上家几个。她感到不可置信,看了看自己这方,又抬头看对面的沈辞岁,那一堆筹码很刺眼。莉莉丝捂住心口,作伤心状控诉道:“沈,我可是寿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大概叫风水轮流转?”沈辞岁抬起眼,略加思索回答说道。

    “可我觉得它住在你那儿不走了。”莉莉丝语气哀怨。

    沈辞岁冲她笑了笑,翻开新发来的牌。

    他打牌,不算经验老道,更谈不上富有技巧,赢得多,小部分原因是运气来了挡不住,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在做计算,而其余人似乎不太爱算牌,全靠同桌的衬托。

    几回合后,来到最后阶段,沈辞岁看了眼自己的牌,又扫视场上一圈,慢慢地把面前的筹码推出去,一个都不剩。

    莉莉丝看着他,很惊讶,数秒后输赢揭晓,她又兴奋得“哇”的一声大叫起来。

    她赢了,全场最佳。

    虽然很明显是沈辞岁放水,但莉莉丝笑容里没有半点不好意思,飞快把筹码都拨到自己面前,双手合十朝沈辞岁一拜:“谢谢沈,感激不尽。”

    沈辞岁抿唇一笑,光影相衬下,这笑格外温柔。

    走廊上,原星野透过玻璃将这样的画面收进眼底,桃花眼缓慢眯起,倏尔过后,也笑了声。

    “你笑什么?”赵斯宇对他的反应感到不解。

    “我不能笑?”原星野偏头向赵斯宇投去一瞥,旋即扬起下颌,提议道:“这么感兴趣,不如进去加入他们?”

    赵斯宇像是没听出来原星野在揶揄,拒绝得一本正经:“就不了,虽然他们应该都是希伦德沃的学生,但我看上的人又不在,进去没意思。”他竟然观察并这样打算过。

    原星野对他无话可说,迈开步子继续朝前走,赵斯宇又看了看沈辞岁,转身追上。

    牌桌边,沈辞岁对其余人摆手说不打了,起身去拿了杯水,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

    算牌费脑子,总是他一个人赢不太好。

    这里稍微清静些,只有两个女生凑在一块儿研究指甲和发型,见沈辞岁过来,略有些羞赧地朝他笑笑。

    沈辞岁回以点头,打开终端,登陆常逛的论坛,浏览起新闻和资讯。

    没过几分钟,他屏幕上跳出一条收款消息。

    进账的是他自己那张卡。

    沈辞岁眼眸一转,对这笔钱有了个大致猜测,取出耳机一扣上,就听见Lo对他说:“上次送出去的两台机甲,其中一台找到买主了,开的价格略高于我们的预期,到账的是定金,尾款七日内结清,爽快得很。”

    “比预想中要快许多。”沈辞岁低声道。

    “是的呢!我以为我们至少要再穷半个月呢!”Lo语气夸张,随后变得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

    “我还有一个消息呢!”

    “什么?”

    Lo说:“买主就在翡冷翠。”

    沈辞岁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然后?”

    “我无聊得慌,查了查IP,发现呢,竟然做了好几层伪装。但这怎么可能难得到我,3秒钟,我就弄清楚了,订单竟然是从希伦德沃下的!”Lo说得抑扬顿挫,话到末尾,带上了些许不满,“我现在就琢磨着,不会是哪个学生买了你做的东西去应付考试吧?”

    现在是学年末,机械学院三年级生即将迎来一次大考,他们机甲设计专业最重要的一场考核,要求以小组为单位,共同设计出一台合格的机甲。

    有人用这种手段作弊,算不上新鲜,不过手笔可真大。

    “无所谓,钱到账不就行了吗?”沈辞岁淡淡说道。

    Lo觉得这个人的反应好生无趣,说了声“那行吧”,不再和沈辞岁讲话,跑去开了一局线上棋牌游戏。

    沈辞岁继续逛论坛,没什么新鲜事,就感到很无聊。

    包房里的暖气吹得人昏昏欲睡,加上沈辞岁才从塞琉古回来,两地之间有时差,虽然回去后没有刻意倒,但还是受到了影响,这个时间,一旦没有提神醒脑的东西,几乎就要睁不开眼皮。

    附近的两个女生见了,贴心地递来抱枕和一次性眼罩。沈辞岁没跟她们客气,道谢之后,找了个角落窝起来睡。

    环境音很嘈杂,Lo帮他把耳机调节到降噪模式,才把说话玩乐的声音挡住。沈辞岁没睡死,对外界保留了一部分意识,过了不知多久,沙发另一侧忽然往下陷了一截。

    有人坐过来了,沈辞岁立刻惊醒。

    他没有摘眼罩,也没坐起身,想等这人自行走开,可紧接着,听见一声“滋啦”——旁边的人打开一瓶汽水,看起来是要坐一阵了。

    “是肖恩。”Lo的声音传入耳中。

    听见这个消息,沈辞岁也不客气了,把眼罩往上拉开一截,撩起眼皮。

    肖恩注意到他的动作,拿汽水的手一顿,小声问:“吵醒你了?”

    沈辞岁眼底有明显被吵醒的不耐烦。他往周围扫了一圈,发现其余两张沙发被人占来打牌了,他身旁是唯一的空位,不满的情绪收敛起来,说了句:“没怎么睡着。”

    “这里太吵了,沙发睡着也不舒服,你要是困,不如先回宿舍?我去和莉莉丝说一声,这群人肯定要玩到凌晨才散。”肖恩喝了口气水,提议说道。

    “几点了?”沈辞岁问。

    “十点半。”肖恩前不久才看了时间,答得很快。

    的确是该睡觉的时候了,沈辞岁点头:“我自己去和莉莉丝说。”

    肖恩给沈辞岁递了罐汽水。

    沈辞岁拿起来冰了下脸。在这样的环境下睡了一觉,是真不太好受,四肢发酸发软,人特别不愿动弹,他靠着沙发里坐了几分钟,才缓慢起身。

    莉莉丝把外衣拿给沈辞岁、送他到电梯口,下楼过程中,他叫了一辆飞梭。

    夜里气温很低,走出旋转门的那一瞬,沈辞岁就被冻清醒了,赶紧拉好衣领。

    步道上铺了一层薄雪,他站在路边等车。风很大,仿佛要把行道树都吹跑,可到了沈辞岁身旁,竟显得温顺了。

    他头发生来微卷,在半空里起落飘旋,下巴抵着米白色的毛衣领,漆黑的眼底揉碎灯光,气质干净纯粹,而脸颊残留了些微睡出来的红,又让他在素净之中,多了几分——可口。

    滋啦——

    刹车声刺耳,一辆飞梭突然冲到距离沈辞岁至多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男人。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脸红得像发肿,身上穿的都是名牌,腕表是高档货,但看起来没什么头脑,大概是个二世祖。

    沈辞岁下意识后退几步。

    二世祖见他这样,咧开嘴笑起来,步步逼近:“小美人儿,多少钱一晚?”

    沈辞岁皱眉,转身要回去俱乐部,不料这二世祖突然加快动作,绕到他面前,拦住去路。

    “想走?不行。”二世祖伸舌头舔了舔唇角,表情和眼神下流至极。他摘下手上的表,拿到沈辞岁眼前晃:“哥哥我可是个好人,出钱的,这个够买……”

    表盘上反射出的光很刺眼,话却是没能说完,有个人大步流星走到沈辞岁身侧,一脚将他踹出好几米。

    “看不出来他不愿意吗?”原星野把沈辞岁挡到身后,语气冷沉。

    二世祖差点一屁股坐地上,稳住身形一瞪眼,撸起袖子,气势汹汹走回来,一拳砸向原星野:“你又是从哪窜出来的?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算哪根……”

    醉酒的人力气很大,拳头带风,原星野站在动也不动,手看似随意地一抬,就捏住了他手腕。

    紧跟着往外一拧。

    “啊!”

    二世祖没说完的话变成一声痛叫,惨得像杀猪,直把眼泪鼻涕泡给逼出来。

    原星野松手,这人踉跄后退几步,撞上路旁的垃圾桶才不至于摔倒。他右手极不自然地垂落,赶紧用左手扶住,屁滚尿流跑进飞梭里、落锁。

    “你给老子等着!”飞梭驶出去前,二世祖降下车窗狠狠说道。

    “你把他手拧断了。”沈辞岁站在原星野身后,低声说道,他没有漏听那一声“咔嚓”。

    “没给他拧掉,已经算客气了。”原星野冷哼说道。

    沈辞岁:“……”

    沈辞岁抬眼望天,心说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沈辞岁第一天认识原星野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人很狠。

    去年的12月31日,塞琉古城的街道上,并非他们第一次相遇。真正的初逢,是很多年前。

    那时原星野18岁,和他一起被海水冲到某座不知名的荒岛上。信号区域外,无法求援,两人不得不作长久停留在此、被动等待救援的打算。

    首先要寻找水源和一个安全的休息处。这是一座遍布丛林的荒岛,有许多野兽,他们小心谨慎,可“原住民”实在狡猾,隐蔽地跟了一路,在他们疲惫的时候突然扑出来。

    是一头饿了许久的狼,两眼绿光,速度难挡,原星野来不及掏枪,危急之间,硬是徒手把狼抓住、拧折了脖子。

    那一声响,和方才的一声,都格外清脆。

    “谢谢。”

    翡冷翠十二月的雪地里,沈辞岁真诚地对原星野道谢。

    这一连串转折,从发生到结束不过两三分钟,沈辞岁等的飞梭还没到。原星野在终端上操作几下,他的那辆迅速从车库驶出,稳稳停到路边。

    “走了。”原星野丢下一句,径直走过去。

    沈辞岁:“哦。”他忙在终端上点了两下,取消订单。

    原星野坐的是前排驾驶座,切了手动模式自己开,沈辞岁不能让老板跟个司机似的,乖巧坐去了副驾驶。

    街景开始往后移动,由慢而快,转眼出现残影。凛冬寒风遭破开,车灯射出的光芒笔直刺穿夜幕。

    “万一那个人真来找你麻烦,怎么办?”沈辞岁转头向着原星野,问他。

    “我会怕?”原星野似笑非笑看了沈辞岁一眼,继而问:“回哪?”

    沈辞岁不假思索说:“学校。”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