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7章 chapter07

第7章 chapter0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07

    原星野抓着酒杯,和赵斯宇并肩倚着栏杆,注视着楼下大厅里的沈辞岁,没有应声。

    由于身份的缘故,他身边的人必须干净,每一任情人,宫涯都查过。资料上的沈辞岁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十二岁时被收养。他的养父是个普通人,于去年年底去世——也就是两人认识前不久,现在沈辞岁没有任何亲人。

    这样的经历,应该没机会和场合跳这支舞。但万事并非绝对,如今信息发达,星网上什么都有,接触这支舞并学会,并不困难。

    疑虑一转即过,原星野回身坐进沙发,给自己倒酒。

    一曲完毕,赵斯宇的注意力不再停在沈辞岁身上,偏头问原星野:“说起来,你来这里干什么?”

    “替近卫局物色人才。”原星野回答。

    赵斯宇惊了:“需要原副局长亲自来?”

    “不亲自来,怎么发现自己的情人表面看起来是个书呆子,实际上多才多艺?”原星野慢条斯理撩起眼皮,“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赵斯宇伸手指了个人,笑得荡漾:“看见那个笑起来有虎牙的小男生了吗,我要泡他。”

    原星野朝他举起酒杯:“祝你成功。”

    几分钟后,站在角落的宫涯上前一步,对原星野道:“少爷,阿涅利研究院的人快到了。”

    “走吧。”原星野从沙发里起身,从宫涯手里接过外套穿上。

    赵斯宇听见了,冲他比中指:“我就说呢,你怎么可能为了招人的事情亲自来这里!”

    “他竟然能跳完整首曲子,真是令人不敢相信。”索菲亚的朋友瞪大了眼,语气震惊。

    索菲亚死死盯着大厅里的身影,表情非常不好。

    只有和索菲亚关系亲密的几位友人知道,她和沈辞岁在入学后不久就结了怨。

    索菲亚家境优渥,又生得漂亮,打小就受欢迎,男生们都惯着宠着。来到希伦德沃,她喜欢上一位学长,怀着爱意和自信去告白,没想到学长竟拒绝了。

    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追问许多次,学长才肯告诉她,他有喜欢的人了。

    大概是怕索菲亚对心上人做什么,学长没有说是谁。但爱情这种东西藏不住,没过多久,索菲亚眼尖地发现,他喜欢的人,是沈辞岁。

    沈辞岁还和她喜欢的学长交往了一段时间。

    从此,索菲亚记恨上沈辞岁。她得不到的东西,凭什么那个什么都没有的贫困生可以得到。

    现在,竟然和原星野在一起了,三区原家唯一的继承人,现任近卫局副局长,大概过不了几年,就能只手遮天。

    不过,你也只是个替身而已,过不了多久,就笑不出来了。

    “走了。”索菲亚朝沈辞岁飞了个眼刀,甩开一直扶着的栏杆,提起裙摆,高跟鞋踩得噔噔作响。

    “其实我有些搞不懂,你为什么突然搞他?”她的朋友一脸疑惑和遗憾,转眼间索菲亚就要走没影,赶紧小跑追过去,边喊:“我说秦大小姐,你等等我!”

    *

    沈辞岁送杨琳离开拉蒂维辛馆。

    白天翡冷翠下了一场雨,夜间温度很低,沈辞岁比平时少穿一件毛衣,脸被冻得惨白。他快步走到校园通勤车站点,去机械学院。

    Lo提前打开仓库负三层的暖气,沈辞岁甫一进去,冷暖交替,又打起寒颤。

    机器人滑到沈辞岁面前,身前托盘上放着几粒药和一杯水,扬声器里传出Lo的声音:“你感冒了。”

    沈辞岁没伸手去拿。他不喜欢吃药,在曾经的一段时光里,他每天都要吃成堆的药片和胶囊,它们贴住喉咙的那种感觉让他很抵触,至今不能忘怀。

    “生病了就要吃药。”Lo的语气可以用语重心长来形容,“否则你会难受很久的,至少一周都鼻塞口干头昏脑胀手脚无力,晚上还睡不好。”

    沈辞岁和机器人亮起的眼睛对视,Lo半点不退让。过了大概半分钟,沈辞岁把药抓到手里,叹气说道:“行吧。”

    Lo盯着沈辞岁吃完所有的药,又叨叨了一句:“你今晚不该吃冰淇淋。”

    “你怎么变成老妈子了。”沈辞岁放下水杯,伸指弹了一下机器人的脑袋。

    他披上工作服,坐到工作台前。

    桌上有一份图纸,画着机甲“奥丁”的半身,头上的盔甲宛如鹰隼展翅,左手提着一面重盾,右手手持一杆长·枪。

    奥丁是某支神话里主□□字。这台机甲之所以被这样命名,是因为它手上的枪,也如主神奥丁的武器那般,掷出去后必定能够命中敌人。

    这份图纸处于半完成状态,缺少许多细节,沈辞岁拿起笔,经过一阵深思,才落下。

    负三层响起沙沙的画图声,时重时轻时长时短,间或会暂停一会儿,但渐渐地,这声音停下来,再也没出现过。

    数小时后,沈辞岁猛地睁开眼睛。

    顶灯不知何时灭了,整个负三层只留了桌上一盏台灯,散发出晕黄光芒。他趴在桌上,手里的笔没松,在纸上涂出了一团漆黑的圆点。

    “我睡着了?”沈辞岁声音透着沙哑,“怎么不叫我?”

    “叫了好几次,但你都没醒。”Lo回答说道。

    “这药太催眠了。”沈辞岁揉了揉鼻梁,坐直背。

    “现在的时间,寝室进不去了。”Lo提醒道。

    “那就在这里过夜。”沈辞岁不咸不淡说着,看了眼之前画的图纸,觉得不行,揉成团丢进纸篓里。

    “这里就没有设置休息区,平时也就算了,现在你生着病呢!”Lo抬高音量,对沈辞岁的决定极不满,“不如去原老板那里借宿,反正你以前没少干这事。”

    沈辞岁:“以前他不在那边。”

    Lo:“别墅里房间又不只一个!”

    沈辞岁想继续反驳,可这回开口,却发现发不出声音了。嗓子很难受,不仅干痒,还疼,仿佛之前吃的药进行了反向医治。

    “瞧瞧你这破锣嗓子!你需要在良好环境下进行休息!”Lo趁胜追击,“要是在这里待一晚,明早需要救护车才能把你运出去,到时候就什么都曝光啦!”

    沈辞岁:“……”

    沈辞岁说不出话来反驳。

    他靠上椅背,从通讯录里找到原星野,发了条消息过去,问原老板可不可以收留他一晚。

    等了几分钟,原星野都没回,沈辞岁想了想,退出对话界面,去找了宫涯。

    *

    整座茶楼被包下,今夜只接待一桌客人。

    原星野坐在茶台后,耐心等水沸腾,又待水温略降低一些,开始泡茶。

    两杯,其中一杯放到对面,原星野刚收回手,就有人推门而入。

    来者带着一身冬夜的冷意,朝原星野点头致意:“晚上好,原副局长。”

    “晚上好,阿方索·切斯特院长。”原星野比了个“请坐”的手势。

    阿方索走到原星野对面,摘下手套落座。

    原星野喝了一口茶,双手交叉放到桌上,道:“我就开门见山吧,接上级命令,要求我们重启对‘奥丁’的复刻计划。”

    阿方索深棕色的眼睛眯了眯,立刻对原星野道:“奥丁是一台虚构出的机甲,虽说有许多关于它的音乐、文学和影视作品,但不具备真实性。”

    “这是大众心目中的观念,可你我都很清楚,这台机甲不仅真实存在过,还参与了三次战争。”原星野道。

    他说话的同时,宫涯将一份文件交到阿方索手中。

    阿方索看过之后,仍是不赞同:“我想副局长应该清楚,虽然奥丁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使用它需要付出的代价相当沉重——它会严重损害驾驶者的神经,吞噬他们的意志,将人变成废人。”

    “把奥丁投入使用,无异于和魔鬼做交易。早在三十年前,当局就做出决定,将所有的奥丁都销毁了!”

    “院长,现在是三十年后。”原星野无奈摊手,“而且,我们无法违抗命令。”

    阿方索沉默许久。

    “就算不接受命令……算了,与其将奥丁的复刻计划交到别人手上,还不如由自己掌控。”他将原星野泡给他的那杯茶端起一口饮尽,语气沉重,“但当年的研究保密度极高,连研究人员自己都不知道研究对象究竟是什么,而负责人希伯特副院长已经去世了,紧接着当局下发销毁指令,院里没有留下任何数据。”

    “所以上面的命令是,重新开始。”原星野道,“阿涅利研究院是这世上研究奥丁研究得最为透彻的地方,我想应该不难。”

    原星野和阿方索在此商谈,直至深夜才离开。宫涯把沈辞岁过去借宿的消息转告给原星野,他摆手示意知道,让宫涯回家休息。

    回到别墅已是凌晨,门前亮着盏灯,沈辞岁睡的那间卧室,透过窗帘,也能看到隐约光线。

    沈辞岁有留着灯睡觉的习惯。他睡前又吃了一次药,但连续不断地做梦,睡得不好。

    还浑身发冷,纵使房间内温度适宜,也止不住打冷颤。这是老毛病了。假若冬天时候感冒,他总会这样,所以这些年,一直小心注意着。

    原星野一进门,沈辞岁就被惊醒。Lo给他配的感冒药里有助眠成分,他现在极困,可头疼脚冷,闭上眼翻滚许久,都做不到入眠。

    难受到了极点。

    沈辞岁睁着眼躺在床上,几分钟后起身下床,去敲原星野的门。

    根据从前的经验,这种时候,有人睡在身边会好一些。

    原星野刚洗完澡,松松垮垮披了一件睡袍,身上水珠没干,一滴一滴,沿着胸前肌理的线条往深处淌落。

    打开门,就看见沈辞岁抱着被子站在门口,漆黑的眼睛过了水一样湿漉漉的,眼角还有些红。

    “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沈辞岁问,带着鼻音,说话软绵绵的。

    第一次遇见有人抱着被子枕头来找。原星野打量沈辞岁一番,觉得还算有趣,“嗯”了声,让出路。

    沈辞岁低低道了声谢,去到床上,把原星野的被子挪开些,放好枕头躺下。

    他把自己裹得严实,就露出头顶一撮毛,从原星野的角度看去,活似一根鸡肉卷。原星野忍不住笑。

    原星野也发现这家伙的目的,好像真的只是睡觉。他挑了下眉,坐去床的另一侧。

    床微微下陷。

    身旁有了第二个人的温度,沈辞岁觉得好受多了,出于礼貌,他把被子掀开一截,露出半张脸,看向原星野,说:“晚安。”

    原星野关了沈辞岁的床头灯,只留他这一盏:“我还要看些东西才睡。”

    沈辞岁点头说好,把脸又蒙上,闭了眼。

    卧室里安静,沈辞岁睡在一侧,不怎么动,将存在感降到最低。

    原星野专注看文件,看到一半,偏头瞥了眼身旁那根鸡肉卷。沈辞岁睡着了,露在外面的几绺头发乖巧,呼吸声有些重,好像感冒了。

    人只会对亲近和愿意亲近的人示弱。

    原星野不由想起之前赵斯宇在他边上,用肯定的语气说沈辞岁喜欢的人就是他的话。当时没多想,现在看来,大概是真的喜欢他吧?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