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一篇替身文 > 第5章 chapter05

第5章 chapter0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hapter 05

    沈辞岁一出拉蒂维辛馆就看见了原星野。

    男人站在门廊下,穿一件烟灰色长大衣,前襟敞着,里面是纯黑衬衫,收了腰,衬得身形愈发挺拔修长。他脸上是惯来的散漫表情,英俊又贵气,很惹人注目,打这里路过的人都投来视线。

    “原先生。”沈辞岁站在距离原星野数步的地方喊他。

    原星野平平一“嗯”,拔腿朝外,沈辞岁跟在他身后。

    沈辞岁今□□着简单,白色外套白色毛衣。他怕冷,依旧是遮住脖子的高领,绒毛边儿簇拥着下巴,往上鼻骨细挺,眼睛清黑,有种素雅的美。

    好看的人走在一块儿,造成的视觉冲击都是双重,两人刚走出门廊,就听见外面响起拍照声——有不少人掏出了终端。

    沈辞岁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他早习惯这样,但有些担心原星野生气。他抬眸看了这人一眼,见没有明显的不耐烦,收回目光。

    原星野漫无目的地走,也不说话。沈辞岁不太猜得出原老板要做什么,毕竟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做的事都只有一件——上床。

    沈辞岁没靠原星野太近,始终保持着半步距离。

    来到某个僻静无人的区域时,原星野倏然转身,捞住沈辞岁的腰,把他往前带了点儿距离,“啧”了声,“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我怕对您影响不好。”沈辞岁眨了下眼,语气异常真诚。

    原星野被这话逗笑了,伸手捏住沈辞岁下巴尖儿,但也就是捏住,没有别的动作,也没接话。

    可能刚才在老板面前做错事了,得顺毛,沈辞岁腹诽道,纠结犹豫半秒,把原星野的手拿开,上前吻住他。

    原星野由着沈辞岁,过了小片刻,向前一步,把沈辞岁抵到步道旁的树上,抢走主动权。

    雨还不算完全停,树干是湿的,积在树叶上的水哗啦啦落下来,很快浇湿衣领。后背也被打湿,冷,沈辞岁不由自主靠得离原星野更近。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就算冬季的衣料很厚,沈辞岁也感受到了原星野身上的某些变化。

    原星野更清楚自己的变化。他不是没有过别的情人,但从未这样,轻而易举就被点燃欲望。沈辞岁做的事并不出格,更谈不上是什么有手段的勾引,究其原因,大概是和秦淮太像了。

    他以前遇到的那些人,只是徒有一幅相似的外壳,但沈辞岁像秦淮,像到了骨子里,许多时候不经意的一个举动,都仿佛在告诉原星野,他喜欢的人回来了。

    原星野不打算压抑自己,沈辞岁本来就是他找到的一个宣泄渠道,但也不打算这样露天席地,被路过的人随意参观。他点了点终端,下达指令,让飞梭从停车场开到这里。

    回别墅。

    途中沈辞岁手指上的银环响了好几次,大概是肖恩发现他不见了、在找他。这动静闹得原星野不耐烦,他捏住它稍微一转,摘下、丢到一边,只带了沈辞岁这个人进去。

    阳光房,三面都是透明玻璃,远处碧蓝的湖泊清晰可见,稍近一些的山道上偶尔经过人和飞梭。

    上次原星野就发现,沈辞岁在羞耻感的刺激下,会很快到达状态,于是让沈辞岁在这样的环境里跪坐,掌着他的腰,让他自己来。

    “玻璃是单向的,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你又不是不知道。”原星野还调侃。

    沈辞岁起初不愿,想了一想,觉得不能示弱,咬了原星野一口,慢慢地“折磨”他。但到了后来,还是只能攀着原星野肩膀呜咽,在这混蛋玩心大起时用力抓挠。

    倒是比以前要疯许多。

    结束后,沈辞岁浑身都是湿的,跟过了水一样。又黏腻,他想去浴室洗个澡,可刚站起来,腿就软下去,直往地上跪。

    原星野笑了声将人捞住,起身出去,摆弄洋娃娃似的把他往浴缸里弄。

    “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原星野玩着沈辞岁的手指问。他基本不会对情人温情,物质上的事,从来是宫涯打理,这会儿亲自问,算是对沈辞岁表现良好的奖赏。

    沈辞岁闭着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星野说了什么,但实在是没有精力思考,随口敷衍了一句。

    听见后,原星野慢慢挑起眉。

    希伦德沃BBS上,一张帖子迅速成为热门,高挂首页不落。主楼贴了张照片,照片里拉蒂维辛馆古朴大气,穿白色外套的青年从馆内出来,偏头和等在门廊下的男人说话。

    两个人模样都养眼,发帖人打了足足两排惊叹号,说啊我死了。

    “这是原家的原星野吧?是听说他回三区了,不过旁边这人是谁?”

    乌菲齐宫——古典文学社的日常活动场地,一群人挤在同一台终端屏幕前,社长认出照片里那个穿长风衣的男人,疑惑地问。

    副社长惊讶:“机械学院的沈辞岁,我们学校的校草,这你都不认识?”

    “卧槽!我朋友发来张图,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有个人挤过来,终端屏幕调到分享模式,把一张更具冲击力的照片怼到众人面前。

    这张照片是从很远的高处拍的,斜风细雨、草木环绕,中间的人有些模糊,但不难认出他们是谁、在做什么——原星野站在细石子铺的步道上,揽着沈辞岁的腰和他接吻。

    “难怪追沈辞岁很难,原来他有男朋友啊?还是原星野!”

    “他们是怎么凑到一块儿的?不,他们竟然能凑到一块儿?”

    “别说,这两个人看上去还挺般配。”

    “这张照片没发帖子里?”

    “估计是顾忌原星野不敢发。”

    七嘴八舌的说话声将乌菲齐宫搅得闹哄哄。

    这座宫殿装潢华美,每年修缮费用不菲,由古典文学社自行承担,能坐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原星野对他们来说,是同一个圈层的人,虽然他很早就离开第三星域,但这个家族的名字如雷贯耳。

    可沈辞岁——

    “我听说沈辞岁家境不好,一直在勤工俭学,他和原星野,应该不是真的吧?”有人迟疑着问了这样一句,藏的意思很明显。

    “谁知道呢?”坐在沙发里,自顾自涂指甲的女生扯唇笑了笑,不高不低说道。

    “我听说,原正经交往过的人,只有你哥。”那个人说。

    女生笑得不屑:“沈辞岁怎么比得上我哥!”

    她叫索菲亚。

    索菲亚·秦。

    外面雨停了,乌云被风吹散,几缕阳光轻轻洒落,天空很亮。

    沈辞岁睡到中午才起。

    下楼,原星野在客厅沙发里看书,另一侧的餐厅则有香味传来,非常鲜,一下子就勾起了沈辞岁的食欲。

    沈辞岁有些惊讶,他和原星野的相处,几乎没什么生活气息。原星野不会和他一起吃饭,从来是下床后就各做各的。

    在原地怔了会儿,沈辞岁又想起,之前原老板问他的时候,他说了句——想吃小龙虾。

    早知道就要个表或者别的能转手卖掉的东西了。沈辞岁很后悔。

    “三分钟前刚送到,过来吃。”原星野合上书走到餐桌旁,对沈辞岁道。

    沈辞岁低低一“哦”。

    一大盘小龙虾摆在正中央,考虑到沈辞岁的情况,全部清蒸,蘸水也没加辣。旁边则是鱼、蟹、生蚝、扇贝等物。都是海产,一次海鲜盛宴。

    沈辞岁到原星野对面坐下,戴上手套,开始剥虾。

    剥了没几只,沈辞岁突然发现,他左手食指空了——指根的位置有一圈白痕,那里本该戴着他的终端。

    “飞梭上。”原星野注意到他的目光和神情,开口道。

    沈辞岁:“……”

    沈辞岁可以想见当时是怎样的情形,抬头看了原星野一眼,轻声说:“我一会儿去拿。”

    他食量不大,就着米饭,稍微吃些菜就有了饱感,胃也不是太好,再可口的食物也不能多吃,便擦了嘴和手,把用过的那副碗筷放去厨房洗碗机里。

    然后去飞梭上找终端。沈辞岁翻找一圈都没寻见踪影,让原星野给他拨了个号,凭着震动定位,总算从某个角落里扒拉出来。点开一看,肖恩发来无数条消息,从怒斥沈辞岁不讲兄弟义气,到担心他失踪说要报警。

    沈辞岁赶紧回了一条。

    “那我就回去啦。”沈辞岁把终端戴回手上,走下飞梭,对一旁的原星野道。

    不知什么时候起,原星野看向沈辞岁的目光多了几分意味不明。他没应沈辞岁这话,而是问:“但凡加了菌类提味的也不吃?”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很肯定。

    “不太喜欢。”沈辞岁笑了笑,重复之前的话,“我回学校了。”

    原星野仍然盯着他。

    “明天有一场还算重要的晚会,三年级的学生都要参加,我打算准备准备。”沈辞岁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又惹得老板不高兴了,解释说道,同时想着,如果原老板不放他走就算了,在这里过夜也没什么,反正那玩意儿在明天晚上,反正对他而言并非必要。

    “圣降节晚会?”原星野却放了人,还把钥匙丢给沈辞岁,“开我的车回去。”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