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穿成农门恶婆婆 > 第508章 一个个全是白眼狼

第508章 一个个全是白眼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得不好听一点,这个家要是少了你爹,不影响你们吃你们喝你们穿你们住,但要是少了我,呵呵……”

    “你要记住,一个强大的女人,不是抓住男人的心,觉得自己不会被男人抛弃,而是根本不在意。”

    “他在你身边,你就好好珍惜;他不在了,你也依旧能够过得很好。”

    ……

    至于朱老头出轨,觉得全世界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为此还愁上的朱八妹被打开了新的大门。

    突然觉得,什么男人不男人的,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能不能养活自己,能不能一个人也过得很好。

    在被哄睡之前,朱八妹还问了一个问题:“娘,按照申屠王朝的法律规定,女儿十八不嫁者,其父母有罪吧?好像,就算我以后

    变得很厉害,也不能不嫁人……”

    “你现在才多大,急什么急?那也是几年之后再考虑的问题,再说了,你又不是不嫁,只是嫁的时候稍微挑了挑。好了,睡吧,

    早睡早起,才能够养出一张漂亮的脸蛋。”叶瑜然替她拉好了被子。

    煤油灯息灭。

    当最后一抹意识淡去的时候,朱八妹忽然想起:我是不是有什么忘了?

    屋外,夜色已浓。

    朱大、朱二将朱老头拉回屋里后,还被他指着鼻子骂了一通。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只听老虔婆的,一个指责一个动作,他这个当爹的说了半天,他俩却跟闷葫芦似的,连个屁都不放。

    朱老头气得要死。

    他想大吵大闹,却又怕周围的邻居听见,丢了脸面。

    所以到最后,骂人的是他,把自己憋得难受的的,又是他。

    要说朱大、朱二没上心吧,也不是。

    他俩也劝了,只是朱老头不听,他俩也没办法。再加上他俩自觉没有其他兄弟会说,劝了几句劝不住之后,就保持了沉默。

    ——反正劝不动,何必多费口舌?

    ——不仅劝不住,反而惹他们爹生气。

    “爹,你要是没事,我们俩就先回屋休息了。”

    “太晚了,明天还要干活!”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朱大、朱二也不觉得,朱老头在自家呆着能够出什么事。

    呆了一会儿,觉得没事,就走了。

    朱老头气得要死,一口老血闷在胸口,差点没把他闷晕过去。

    他摇晃了一下,坐在床边,捶着自己的胸口,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兔崽子!”

    “一个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全部都是白眼狼!”

    “气死我了!”

    ……

    说实话,朱老头确实挺憋屈的。

    自秦寡妇的事情爆出来后,叶瑜然快刀斩乱麻,看着事情过去了。

    底下几个小的,也没提。

    但他们没提,就不代表朱老头就没多想了。时不时看到他们躲在一块儿,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他就怀疑:他们不会是在说我

    坏话吧?

    等他走过去,他们又不说了。

    他成了家里的“隐形人”,所有人都避着他,就连两个孙子,也经常被李氏找借口带走,不让他碰。

    ——不会是怕他教坏了孩子吧?

    心里有了怀疑,便生了根,越长越大。

    一阵风吹,吹灭了桌上的煤油灯。

    朱老头却坐在那里不想动——因为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点不点又有什么区别?

    望着安静的屋子,他的心里空荡荡的,被一抹孤寂紧紧地包裹着。

    以前没体验过不觉得,现在他懂了——为什么村里的孤寡老人活不长,不是因为没有吃的,而是太寂寞了。

    那种所有人都忙着,却没有一个人将你放在心上,关心你、在意你的感觉,能够将一个人杀死。

    今天会那么突然爆发出来,其实也跟这个有关——被人人忽略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他宁愿他们冲着他吵、冲着他闹,也不要那种没有人理他的感觉。

    “叩叩——”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朱老头一震:有人?!

    连忙坐正了,还理了理衣服。

    他不在乎是谁来了,只希望能够有那么一个人陪着他。

    “叩叩——”

    “进来,我门没闩。”朱老头回应的语气里,藏着一股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焦急。

    叶瑜然推开门,走了进去:“怎么不点个煤油灯,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是你啊……”朱老头有些畏畏缩缩的,他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有点害怕被骂,但又有些希望她能够多呆一会儿。

    踌躇着,他拿出了火褶子,点亮了煤油灯。

    灯光亮起,他还搬了一个椅子给叶瑜然坐,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

    平时朱老头的房间都是朱八妹帮忙收拾的,叶瑜然很少进来,她抬头四处打量了一下:嗯,挺干净的!

    不过鉴于父女俩刚吵架,叶瑜然没有开这个口,而是说道:“我刚刚跟八妹聊了一下,小女孩嘛,心思总是比较敏感。估计是前

    段时间,我们也太忙了,没注意到她,没想到这么小一点的孩子,居然有了自己的心事……”

    “我的错,是我没注意到,这事我跟你道歉。”

    “你也别跟她生气了,她也是无心之失,一时嘴快,晚一点,我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

    这就是叶瑜然的聪明之处,她承认了朱八妹的错处,但是弱化了朱八妹的“不对”,还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由此,降低朱老头对朱八妹的不满。

    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以父为天”的古代,朱八妹的行为其实是有些挑战“父权”的。

    换一个家庭,估计这事就不会那么容易过去了。

    “我当时也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打她,平时我不打人的……”

    若叶瑜然对他发火,朱老头还可能硬气的吼回去,没想到人家一进为就是“道歉”的,反而搞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脸上的表情,也是讪讪的。

    显然,他知道自家老婆子平时有多“疼”闺女,他连儿子都没动一根手指头,却打了她的心头宝,还真有些怕她“生气”,反而过

    来收拾自己。

    他现在老了老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又在老婆子手里,老婆子真想收拾他,他还真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像之前,秦寡妇的事情,看他爹、娘,以及那两个兄弟、弟媳的关系,就能够看出他在这个家的地位了——在叶瑜然面前,他

    就是底层。

    “我知道,你是一位好父亲,别人家的孩子,哪个小时候没被当爹的收拾过?可我们家,你什么时候动过手指头了?也就我年轻

    的时候脾气爆,心情一不好,抽着扫把就抽……”叶瑜然继续往他的头顶戴着高帽,将他从“不打子女”的人设进行了进一步的强

    化。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