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穿成农门恶婆婆 > 第507章 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第507章 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现在不难过了吧?因为我不想拿别人的错误惩罚我自己,我只想跟你们在一起,开开心心过日子。”

    朱八妹有些想不通:“可我为什么会觉得难过?”

    “因为,他是你爹,你觉得他在你心目中应该是那个样子,但突然有一天,他打破了你的印象,变成了你想像之外的样子……”

    望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暂时忽悠过去,没有再那么难过的朱八妹,叶瑜然松开了拥抱她的手臂,再一次将那杯被忽略的水递了

    过去。

    十分自然的,心情轻松了一些的朱八妹直接送到了唇边。

    只是入口之后,她疑惑了一句:“怎么是苦的?”

    “那在你的印象中,水应该是什么味道?”

    朱八妹知道,娘在考自己,只是不清楚娘的用意。

    她十分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说道:“山泉带着淡淡的甜味,我们平时喝的凉白开没有味道,如果泡了茶,那就是茶水的味道……

    ”

    算是回答得比较谨慎了。

    “那你说里的这碗呢?在喝之前,你是不是以为它是一碗普通的凉白开,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叶瑜然说道。

    朱八妹低头去看手里的碗。

    可不是嘛,乍一看上去,就跟平时喝的凉白开没有什么两样,清澈透明,干净无一物,能够清晰的印出碗底。

    叶瑜然把水壶拿过来,揭开盖子,让朱八妹去看。

    朱八妹低头一看,里面飘着的那些小东西,不正是莲芯吗?

    原来苦味是因为这个。

    “在喝这碗水之前,你以为它应该是凉白开的样子,但喝了之后,你才知道,原来它不是普通的凉白开。这就是人生,不管是你

    爹,还是我,或者是家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未来你遇到的人,都会给你一个‘第一印象’,但这个印象不是一个人的‘全貌’,

    它会随着时间或者事件的推移,发生不同的变化,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是你爹变了,而是你对你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过去,一直没有随着时间变化。或许说,你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

    久。”

    “就像这壶中的水一样,我刚撒下去,或者撒得少了,它不会苦得那么快,只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撒得量多了,它才会渐渐露出

    苦味,苦的程度还会有所不同。”

    “打破原有的印象,是件很难受的事情,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管你爹做了什么,他都是你爹,一样会疼你爱你;就像这杯水一样,虽然放了那么多莲芯,它变苦了,可它依旧是水,依旧

    能够解渴。”

    “有的东西一直没有变,变的是你的感受。”

    ……

    原本心里的那些难受、委屈,似乎得到了一种释放。

    是啊,不管朱老头做了什么,她爹还是她爹。

    连她娘自己都不在意,她却在替她娘委屈,这不是犯傻是什么?

    “娘,你怎么那么……那么豁达?”朱八妹望着自家老娘,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娘这么厉害。

    这种厉害,不同以往。

    以前的厉害,是源自于“老虔婆”的威名,源自于她手里的“菜刀”;但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娘的内心如此强大。

    难怪,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从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倒她娘!

    忽然间,朱八妹似乎也明白了,她应该成为什么样子。

    “因为在娘的心里,男女之情只占了那么一丁点的位置,”叶瑜然竖起小手指,掐了一截出来,说道,“跟你爹的那点事情,完全

    没有你们兄弟几个重要,也没有娘要做的事情重要。娘的时间跟精力全在别的事情上面,哪有功夫跟你爹争内吃醋?”

    朱八妹傻呼呼地问道:“可是,大家不都说,女人嫁人无异于第二次投胎,要是嫁不到一个好男人,这辈子都玩了吗?男人,不

    应该才是最重要的吗?”

    “嫁一个什么样的人,确实很重要,但能不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不能只看男人,最重要的是看自己。”叶瑜然知道,重头戏来

    了,说不定这些话能够影响朱八妹身上。

    她可不希望在自己的调教下,朱八妹还是“以父为天,以夫为天,以子为天”的老古董。

    女人嘛,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自己过得开不开心”,只要过得开心了,那就什么也不重要。

    她坐正了身子,摆正了表情,十分认真地说道:“就拿娘举例,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要是只靠你爹,你们几个早饿死了

    。女人也能顶半边天,你看看你娘我,这个家哪里不是我说了算?你爹、你兄弟几个,哪个不听我的?”

    朱八妹回想,觉得还真是。

    他们家,没有人敢不听她娘的。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隔壁的大嘴巴,或者你三婶、四婶,她们要是遇到你爹这样的事,会变成什么样子?”叶瑜然怕她想不清

    楚,直接点了一个人,“要是想不清楚,你就想想你五嫂家的长姐,她是不是就是一心想着靠男人,结果把自己靠成了现在这个

    样子?”

    想到林大妹一连嫁了两次,最后连三个姑娘扔到她家,连人都不见了,朱八妹觉得对方是挺“惨”的。

    如果靠男人会靠成林大妹那个样子,那她这辈子还是别靠了。

    “想要不靠男人,就要有本事。你以为你爹傻啊,随便一个女人,稍微凶一点,他就怕了?”叶瑜然说道,“对面的大嘴巴也挺凶

    的,可她光凶没本事,你永宁叔怕她了吗?”

    朱八妹沉默:原来永宁叔确实挺给大嘴巴面子的,但最近几回,永宁叔差点就把大嘴巴给休了。

    可不就像她娘说的那样,“光凶没用”。

    “那,”朱八妹怀着沉重的心情,问道,“要怎么才能够有本事,拿住男人?”

    “你知道你爹最怕的是我什么吗?”

    “什么?”

    “你爹种地,比得过我吗?”

    朱八妹:“……”

    “之前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时,是谁给家里找到了填饱肚子的东西?”

    朱八妹:“……”

    “还有,家里现在这些赚钱的生意,都是靠谁撑起来的?”

    朱八妹:“……”

    ……

    一连几个问题,让朱八妹脑子里的某种认知越来越清晰。

    以前只觉得她娘“厉害”,现在才知道这种厉害到底厉害在了什么地方。

    娘的厉害靠的不是“凶”和“菜刀”,而是她能够给这个家带来的东西——利益,任何人能够享受到的实惠。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