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玄幻武侠 > 穿成农门恶婆婆 > 第267章 被打得头破血流

第267章 被打得头破血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呼吸平静了一些,朱四赶紧将事情给交待清楚了。

    原来,今天朱老头像往常一样,跑去跟他的几个儿子交接,看守冬小麦。

    整个太当山脚下,只有他们家在冬天种出了小麦,一开始只有朱嘉知道,但朱家最近的新动作有点多,冬小麦还是被人给察觉了,名气也给传了出去。

    于是,来看稀奇的人越来越多,朱老头也越放不下这块地,就怕被&ldquo;贼&rdquo;给惦记。

    这年头,就是越怕什么越容易发生什么。

    青天白日的,朱老头还觉得不会有什么事情,今天出门的时候,就稍微耽误了一会儿的功夫,等到他了冬小麦地里,居然发现有人在偷他们家的冬小麦?!

    这还得了,朱老头当场就大喊一声:&ldquo;干什么?!&rdquo;

    正在偷麦子的人身子一顿。

    &ldquo;问你话呢,你在我家地里干什么?&rdquo;朱老头一边喊,一声朝那人靠近。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人不仅没有逃,在他靠近的时候,居然还捡起一块大石头,就朝他砸了过来。

    那人肯定早有准备,否则他们地里哪来那么大块的石头?

    朱老头当场被砸了一个正着,头破血流。

    他吓得大喊起来:&ldquo;来人啊,有小偷偷麦子,要杀人了啊!&rdquo;

    那人操起地上装了不少杆的背篓,就想要跑。

    那麦子就是朱老头的命根子,他怎么可能让对方跑掉,连头也不管了,抱着对方的腰就不让走:&ldquo;快来人啊,偷麦子了!&rdquo;

    &ldquo;放开我!&rdquo;也没想到朱老头那么不要命,连扒了几下都没有扒掉。

    这个时候,本来就是农忙时节,在地里忙活的人不少。

    虽然朱家用来种冬小麦的这块地稍微偏了一些,但也是他命不该绝,朱嘉正好就在附近,连忙叫了几个年轻人跑过来,&ldquo;救&rdquo;了朱老头。

    同时,也将那个偷麦贼给擒住了。

    &ldquo;这不是隔壁村的二流子吗?你咋上我们吕家村偷东西来了?&rdquo;人绑住后,其中一个年轻人认出了那贼来。

    &ldquo;你认识?&rdquo;

    &ldquo;认识啊,就是隔壁村的,蒋老头家的那个外孙。&rdquo;

    蒋老头是隔壁刘家村的上门女婿,但因为其人老实肯干,女方这边没逼他改名,在生下第二个儿子之后,还取名叫蒋三娃。

    至于这个二流子是他家二姑娘的遗腹子,叫蒋有生。

    蒋老头还活着的时候,蒋有生还有人管,但他意外死亡之后,他娘的两个兄弟就不想养这么一个吃白饭的,将他赶了出来。

    后来蒋有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又没有正经住处,整天偷天鸡摸,慢慢成了太当山脚下不怎么讨人喜欢的&ldquo;二流子&rdquo;。

    &ldquo;是蒋老头家的啊,不是说上镇上去了吗,咋会在这里?&rdquo;

    &ldquo;这谁知道?&rdquo;

    蒋有生被几个年轻人绑得死死的,任人怎么问话,就是不肯吭声。

    朱嘉扯了一把止血的草药,用嘴嚼了几下,就敷到了朱老头的脑门上:&ldquo;你也真是的,都那么一把年纪了,还几把麦子跟一个二流子计较,万一他身上带了刀子,一把把你捅死了呢?&rdquo;

    一边弄,他还一边骂了朱老头几句,觉得对方蠢。

    又不是饿死人的年岁,至于为了几把麦子,跟对方拼命吗?

    朱老头喊冤枉:&ldquo;我哪知道我喊了他都不跑,我一上来,就拿石头砸我?&rdquo;

    &ldquo;砸你你还不知道躲啊?&rdquo;

    &ldquo;我躲了,不是没躲着吗?&rdquo;

    &ldquo;没躲着,你头上的伤哪来的?我来的时候,你还抱着人家的腰呢。我再晚来几步,你就完了。&rdquo;

    &hellip;&hellip;

    叶瑜然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混乱的场面。

    她连忙喊了朱大、朱二几个,送朱老头上赤脚大夫那儿看看。

    朱老头一听要花钱,还不乐意:&ldquo;我不去,我去那干嘛?朱嘉叔已经帮我止过血了,我不花那冤枉钱。&rdquo;

    &ldquo;什么冤枉钱?朱嘉叔又不是大夫,头上那么大一个窟窿,还是让大夫看看放心一点。老大、老二,别听你们爹的,把你们爹送过去。&rdquo;叶瑜然再看不顺眼朱老头,也不会放着他不管,点了两儿子的名,让他们把朱老头送走。

    她检查了一下受损的冬小麦,发现被割的只是一小片,反到是两个人的挣扎弄倒了好一些。

    &ldquo;朱嘉叔,你帮我看看,这小麦能收了吗?&rdquo;叶瑜然怕自己没经验,瞎指挥,问了一下朱嘉的意见。

    朱嘉撸了一把麦惠放进了嘴里:&ldquo;虽然早了点,但要收的话也能收了,你想收掉了?&rdquo;

    &ldquo;收了吧,留来留去留成愁,我怕到时候还有人打它的主意。&rdquo;转身就叫了朱五,让他回家拿家伙,过来收麦子。

    &ldquo;哎,我知道了,娘。&rdquo;朱五二话不说,利落地跑家了。

    走之前,还拍了拍朱四的肩,让他呆会儿听仔细了,回去再跟他&ldquo;八卦&rdquo;娘是怎么处理这个蒋有生的。

    叶瑜然根本没理蒋有生,她让朱四将背篓里的麦子捡起来,收拾好,呆会儿一起收回家。

    &ldquo;朱嘉叔,你今天要是不忙,呆会儿帮忙一起收一下吧,晚上到我们家吃饭。&rdquo;

    朱嘉没有推辞:&ldquo;行,我给你们帮把手。&rdquo;

    正好,上回朱老头嘴巴严严的,就是不肯告诉他冬小麦是怎么种的,说不定这回能够套到话。

    很快,朱五就回来了,朱嘉和那几个年轻人,都给叶瑜然帮了忙。

    原本冬小麦的地就不大,再加上人多,很快就干完了。

    整个过程,蒋有生一直被绑在旁边,没有任何人搭理他。

    顶着太阳底下晒,又没有一口水喝,又不能跑,蒋有生的滋味那叫一个难受啊。

    &ldquo;朱大娘,你到底想咋样?&rdquo;蒋有生有些受不住,主动喊了叶瑜然。

    叶瑜然戴着斗笠,回过头看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看着众人干活。

    蒋有生气闷:&ldquo;朱大娘,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说话啊。你没听到啊?&rdquo;

    &ldquo;听到了,可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话?&rdquo;叶瑜然没看他,说道,&ldquo;之前,你不是不想说吗?我现在也不想说。&rdquo;

    &ldquo;那你能不能把我放开?我的腿跪麻了。&rdquo;

    蒋有生心里憋屈,被绑着就算了,朱大娘来了之后,还让人将他绑手脚捆在一起,捆成了一个跪姿。

    更加过份的是,也不知道朱大娘动了什么手脚,他以为自己能趁着大家干活,打机会逃掉。

    结果他在这里挣扎了半天,却发现绑住四腰的活扣越来越紧,勒得他的手腕、脚脖子都疼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