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我画的港黑找上门来了! > 穿越的第十二天

穿越的第十二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莲沼醒来的时候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万万没想到,中原君会在数学考试的前一天穿回去了。

    想到对方埋头苦读了这么多天的模样,莲沼有些愧疚。

    虽然很想劝中原君早日放弃,但是每次看到对方执着的眼神,莲沼想要劝他放弃的念头就烟消云散。

    他的手指下意识的转起了手中的笔。

    多学点知识对中原君也是有好处的。

    总觉得,又多了解了中原君一点。这样想着的时候,莲沼顺从心意的将自己的速写本抽了出来。

    他打开了人设的那一页,低头在上面一阵涂涂改改。

    莲沼想要将中也最真实的模样画在自己的漫画中,他希望这个角色能够比他无趣的主角闪耀更多。

    在重新做完了人设后,莲沼满意的点了点头。

    角色中原中也

    性别男

    性格阿征与迹部的结合体,认真,执着,对目标一往无前。不擅长学习上的任何,但非常注重感情。是个中二。

    这样才是真实的中原君

    混乱的期末考就这样落下帷幕,算了算分数,莲沼确认自己即将参加暑假补习。

    但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了,他的漫画分镜大纲已经写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距离他的连载权决定还有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他有充足的时间去画漫画。

    就在分数下来的前一天,莲沼收到了岸边露伴发来的邀请。

    岸边露伴「我的房子已经看好了,新学期见。」

    这是,真的转学过来了

    哪怕有所猜测,莲沼还是为对方的行动力感到了震惊。

    satoru觉「收到。」

    satoru觉「但是,我们大概率是暑假补习见。」

    莲沼对露伴老师的学习成绩多少有些了解,在说完了这一句话后,他云淡风轻的收起了手机,徒留网络对面的某人对着手机屏幕无能狂怒。

    莲沼在回复了岸边露伴的消息后便冷静的往教室走去,期间,他在走廊上碰到了足球社的社长。

    “秋月”对方十分自来熟的跑了过来,经历了体育课事件后,足球社长认为自己已经和冰帝的这多高岭之花熟悉了起来。

    甚至给了足球社长一种亲切的感觉秋月根本就没有传闻中那样冷酷。

    然后,出乎足球社长意料的事情出现了,这个又恢复了往日穿搭的潮人少年,哪怕脑后扎了一个让人倍感亲切的啾啾,却也只给对面的人带来了一层疏离感。

    在被足球社长叫住后,淡蓝色头发的少年只是平静的看向了他,银色的眼睛里毫无波澜,那张精致的能够原地出道的脸上带着与少年周身如出一辙的冷感。

    在看到了社长以后,少年只是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离开了。

    啊,那个在体育课上突然开朗起来的少年又一次恢复成了平时的冷若冰霜。

    足球社的社长困惑的挠了挠头,明明都是一个人,为什么却给了他自己像是认识了两个秋月的感觉

    “松本君,为什么站在这里”忍足侑士奇怪的看向了现在走廊上发愣的足球社长。

    和忍足走在一起的迹部景吾同样挑了挑眉。

    看到了两人后松本随意的打了个招呼,接着又看向了秋月莲沼离开的方向。

    “真奇怪,我还以为秋月君,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了。”他大致为两人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

    忍足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之前抄作业事件给了忍足足够的震惊,但今天一看,莲沼又恢复了正常。

    忍足拍了拍足球社长的肩膀,安慰道“没什么的,松本,你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

    松本和迹部景吾双双震惊的看着忍足。

    这真的算不错了吗

    “这有什么”忍足侑士诧异的看向了迹部,“小景,你可太小看莲沼了。”

    迹部的眉头跳了跳,他脸色不善的看向了忍足。

    忍足侑士无奈的叹了口气,“别用这幅为什么我不介绍你们两个认识的表情看着我啊。”

    “少说废话。”迹部咬牙。

    忍足从善如流的说到“还记得去年的美国修学旅吗当时有个女生和莲沼偶遇在了某个美术馆,女生当时去了洗手间补妆,等她回过神来时临时的同伴莲沼君已经不见了踪影。”想着当时他受人所托去问莲沼为什么独自走人时,忍足笑了起来,“他非常的惊讶,因为,在他眼里,那个女生不过是提前独自离场了。”

    迹部景吾和松本“”

    如果和你同行的同伴突然不见了踪影,你会做些什么

    秋月莲沼用行动告诉了那位女生他会平静的离开,不带走一丝云彩。

    听完了这则悲伤故事的迹部和足球社社长齐齐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这是什么属性的钢铁直男

    接下来的日子,莲沼便在努力肝稿中度过了。

    在成绩即将下来的前一天晚上,思绪陷入了瓶颈的莲沼照常将自己的笔记本从书堆里抽出。

    主角的队友还是太少了啊,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就是三角,既然这样,势必还需要再加入一个角色陪同两位主角对抗黑夜才行。

    但那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才对呢

    莲沼一时之间没有了头绪,他身边的朋友们似乎都不太适合加入这场冒险,最好是一个性格和正面完全扯不上关系,但又和消极的主角是两个不同种类的家伙。

    这样子的冒险才会充满曲折。

    这样想着,莲沼如同之前一样,在自己的那本笔记本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新的愿望。

    「希望能再认识一个新的朋友。」

    在结束了漫画的收尾工作后,莲沼心满意足的躺在了床上。

    清晨,莲沼是因为刺眼的阳光而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抬起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并在床上发出了不满的咕噜声。

    奇怪,他明明是拉上了房间的遮光帘的。

    而且身上也非常不舒服,哪里都痛,还有一种微妙的束缚感。

    他是生病了吗

    莲沼迷迷糊糊的看向了天花板,这一看,他就知道出事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房间

    莲沼几乎是瞬间就从床上竖了起来,身体上的疼痛完全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这对他的行动没有丝毫影响。

    他迅速翻身坐起,还没等他去找镜子,就发现自己的手里捏着什么东西。

    莲沼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截绷带,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到处都缠满了绷带。

    而他手中的这一根,刚好是缠到了脖子上的那截。

    这特么是什么病入膏肓的病人吗

    莲沼惊呆了,他急忙跑到了这间公寓的洗手间里,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现在的脸。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黑色的碎发中是一双沉静的鸢色眼睛。这张脸不笑的时候似乎也带着点似笑非笑的意味,是一个稚气未脱的风流长相。

    长得意外的很好看。

    有了之前的经历,莲沼试着叫了叫对方,看看是否有灵魂存在,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

    所以这到底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莲沼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都不是什么致命伤,只是皮肉上的伤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身体的痛觉似乎非常发达。如果是莲沼自己的身体受到了这种程度的伤,他根本不会觉得这么痛。

    看到对方绑到手指的绷带,莲沼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猜测这人怕不是个中二病吧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

    越想,莲沼越觉得非常合理。

    所以他穿过来的时机其实有点不太凑巧

    看着手中的那截绷带,莲沼立刻明白了少年想要做些什么他原本一定是想把自己捆的严严实实。

    所以才捏着手里的那截绷带,而他好巧不巧就在对方没能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穿了过来。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长得这么好还非要遮脸

    但是,既然是身体主人的想法,还是照做好了。

    于是,秋月莲沼便兢兢业业的往脸上缠起了绷带。

    好闷啊。

    九点三十分整,广津准时敲响了太宰治公寓的房门。

    这位大人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无辜迟到了半小时,而手机也无法接通,迫于无奈,他只得登门找人。

    没过多久,太宰治公寓的大门打开了,广津十分恭敬的微微对这位年少的干部预备役鞠了一躬,“太宰大人,您”

    然而,所有的声音就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被吞进了喉咙里。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把绷带裹了全脸、只露出了两个眼睛的可怕木乃伊

    广津柳浪“”这是什么新花样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