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鸿蒙仙缘[穿书] > 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桑九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女儿快速拜入了九阳宗,所谓的入宗仪式就是给了女儿一个九阳宗的内门弟子令牌,又让她在魂灯上印下神识印记。

    做完这一切,他喜气洋洋的取出一张舆图“阿菟你瞧瞧喜欢哪处,内门弟子都能在灵脉山占一处,你可以留着用来安置道兵。”

    九阳宗内门弟子众多,哪有资格在灵脉上选址建洞府这是真传弟子的待遇。但桑九乌身份不一样,他的女儿即使没有真传弟子身份,也有真传弟子的待遇。

    桑九乌没让女儿当真传弟子,是想等顾风华回来后,让女儿再去广寒宗占个真传弟子的名额,毕竟女儿学的是广寒宗的心法。

    顾皎觉得自己头都疼了,要是早知道自己会遇上桑九乌,她干脆隐瞒身份拜入回春谷得了,她可以在回春谷当上一百年的外门弟子,等时间到了就死遁,也比现在当九阳宗弟子好。顾皎开始认真的考虑,她是不是要先规划好逃亡路线,等阿娘一出关她们母女就离开北澜洲

    “阿菟,这些地方你都不喜欢”桑九乌见女儿迟迟不说话,以为女儿看不上这些地方,他摸了摸下巴说“我给你换个地方。”

    桑九乌的话让顾皎回神,她看了一遍舆图,有些疑惑的问桑九乌“大人,九阳宗的内门弟子能占据这么大一片地方这是真传弟子的待遇吧”

    桑九乌理所当然道“你是我闺女,难道还比不上那些真传弟子选个洞府是看得起他们。”

    顾皎哑然,这就是桑九乌跟自己说的差距了,阿娘不是修真世家出生,即便修炼到当世最高水平,也是一人单打独斗,而她留在九阳宗享受的就是最好待遇,因为桑九乌不止自己是阳神修士,他身后还有一个桑家,只是这一切的前提要是她必须是桑九乌的亲生女儿。

    顾皎又问“不是说九阳宗全是男弟子吗我是女修还能当内门弟子吗”

    桑九乌对女儿解释说“我们宗门也有女修,就是人数少,她们也不在宗门学艺,所以外面都不知道。”九阳宗男人多,但又不是和尚庙,很多男修还是会娶妻生子的,这些宗门弟子生出来的女儿就不可能是鼎炉了。

    只是宗门没有适合女孩子的功法,这些女孩子还是跟母亲修炼的居多,他揉揉女儿小脑袋说“你也不愁功法,等你阿娘回来,你再去广寒宗占个真传弟子的名额。”

    顾皎“”还有这种操作吗

    桑九乌笑道“当然有,我们宗门不少女弟子都是如此,在学艺的宗门有个身份,在九阳宗也有个身份,可以两面领分例多好。”

    顾皎脱口道“因果恩情也要两面还啊。”天下哪有白得便宜不付出的好事

    桑九乌闻言一怔,随即欣慰的看着女儿“阿菟心性真好。”修士修行最要紧的就是要保持心性不迷失,尤其是修炼他们神宗法门的,他顿了顿说“你是我们的女儿,本来就跟我们宗门有因果,去不去宗门结果都是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要是没有您,我也不可能跟九阳宗有联系顾皎腹诽,但对桑九乌她还是感激的,不管如何,他都庇护了自己。顾皎抛开眼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仔细看了看桑九乌给自己的舆图,她指着其中一处说“大人,我觉得这处不错。”

    每个宗门的真传弟子都能占据一方小灵脉,顾皎选中的地方灵脉品阶不高,但占地颇广,是个地势平坦山谷,三面环山、一面临湖,除了山谷以外,山岭和湖泊的部分地方都归主人所有。顾皎很有自知之明,她这种关系户还是夹紧尾巴做人比较好,别跟别人抢得之不易的修炼资源。

    桑九乌见女儿如此小心谨慎,既欣喜又心疼,他轻叹一声,顾风华早该跟他一起养女儿,他们的女儿何须如此小心谨慎她就该肆意妄为桑九乌问女儿想怎么建造山谷后,便派了道兵去翻修山谷。山谷灵气不多,可以种植灵植,灵植多了,灵气自然丰裕了。桑九乌是想给女儿建个度假别院,让她安置自己的将来的道兵下人。

    顾皎见桑九乌将事情安排的妥妥帖帖的,她干脆什么事都不管了,一心一意的继续修炼。也不是她得过且过,而是现在这情况是无解的,只有等阿娘回来以后才能解决,那她就专心修炼吧。顾皎是非常随遇而安的人,只要饿不死、又有地方让她修炼,她在哪个地方都过得很好。

    她在桑九乌的洞府住了不到十天,就恢复了先前在精舍时候作息,每天早中晚三次修炼,闲暇时玉简、修炼杂艺、画画、种植她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完全不用任何人操心,也不需要侍从伺候。女儿这份独立自主,让桑九乌十分失落,女儿长得太快,让他没有用武之地怎么办

    不过很快桑九乌就不失落了,因为顾皎发现了桑九乌的小情绪。她就每天在修炼过后,去找桑九乌说话,她发现桑九乌大约出生世家的关系,对礼节特别关注。每次她过来给桑九乌请安,桑九乌就特别开心,她干脆天天给桑九乌晨昏定省。

    桑九乌见女儿如此孝顺,不由感慨顾风华太会教孩子了,把女儿教的这么乖巧可爱这样的孩子他怎么能不疼这对假父女晨昏定省也不是制式的请安,两人更像是每天找一点时间聊天,顾皎问些自己修炼时的困惑、桑九乌则说些自己在历练时候的经历。

    桑九乌性子跳脱、又是阳神修士,他也不知道去了多少地方历练,他的历练故事信手拈来,兴起时还用灵力凝出影像给女儿开眼界。他是男子,粗心大意,也不管女儿接受度如何,反正提到哪个方面,就恨不得将这方面的内容一股脑的全给女儿塞进去。

    要是换了别的孩子,估计早被桑九乌海量的知识灌输也逼得对学习再也没兴趣了,可顾皎两世为人,有着过耳不忘的记忆力和成年人的理解力,对这种灌输只有欣喜没有排斥,这对便宜父女一个乐意教、一个愿意学,居然处得其乐融融、父慈女孝。

    都说修行无岁月,愉快的生活也过的很快,转眼之间,顾皎又在桑九乌洞府里修炼了一年多,桑九乌居然也不知不觉的在洞府里陪了女儿一年多。

    桑九乌和顾皎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顾皎是宅惯了,桑九乌则是被女儿温水煮青蛙了,但他的安静却让别人坐不住了。桑九乌在阳神修士中性子属于跳脱的,北澜洲时常有他兴风作浪的身影,他之所以用元婴之身外出,是因为他真身在闭关。

    他连真身闭关都要让元婴外出,可这一年他啥事没有,却安心在宗门待了一年,怎么不让人好奇只是桑九乌身份贵重,能好奇的也不是一般人。这一日,九阳宗的掌门桑远真人对夫人说“我记得你侄女跟桑九乌的女儿似乎差不多年纪你哪天把她接来宗门玩玩”

    桑远真人从辈分上来说是桑远的侄孙,九阳宗内部被以桑氏为首的五姓把握,九阳宗的历代掌门都出自这五姓。本来九阳宗这一届掌门应该是桑九乌担任的,但桑九乌的父亲坚决反对,桑九乌对掌门兴趣也不大,就从族人中选了当时还是元婴初期修为的桑远当掌门。

    事实也证明,桑九乌的父亲对儿子十分了解,以桑九乌时不时抽风的性子,还真不适合当九阳宗掌门。桑远心思深沉、行事慎密,在担任掌门期间,替桑家谋了不少福利,对外也将九阳宗的死对头天魔宗压制的死死的,目前九阳宗的实力直逼四方魔宗之首的冥河宗。

    桑远的夫人玉冰兰,是广寒宗的内门弟子,其祖母跟顾风华是同辈的阳神修士。玉冰心和桑远算政治联姻,玉冰心资质寻常,修炼也不怎么刻苦,嫁给桑远后,她身为掌门夫人,灵药、法宝取之不尽,也不见她修炼如何上心,这么多年依然卡在金丹后期不得晋阶。

    她也不急,她就没想过自己能飞升,她有延寿丹、有驻颜丹,还能继续舒舒服服活上几百年,这逍遥日子有什么不好她看着许久不见的丈夫,眸光流转,吐气如兰靠近桑远,“夫君最近又被哪个小妖精勾住了魂儿,好久都没来奴家这儿了。”

    桑远垂目看着偎依在自己怀中的女子,挑眉问道“有我几个徒儿陪你还不够”

    “他们哪里比得上您”玉冰兰被丈夫戳破奸情也不羞恼,她对桑远抛了个媚眼,“您这是嫌弃我人老珠黄了”

    桑远微微一笑,和颜悦色的对妻子说“我是怕你受不住,届时修为大跌,让你容貌有损就不好了。”

    玉冰兰浑身一僵,她现在的修为的确禁不起桑远一次采补,她悻悻道“老祖宗的女儿今年才多大十三还是十四我两个侄女都五十多岁了,哪里是同龄”

    桑远一怔“有区别”在他看来,五百岁以下都是同龄,十四跟五十不都是孩子吗

    玉冰兰撇嘴说“怎么没区别要在凡间五十多岁都是当祖母的人了,这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还是一朵没开的小娇花呢。”她仰头问桑远“怎么您想让我侄女跟老祖宗的女儿交好”

    桑远颔首道“可惜我们没个女儿,不然就可以跟老祖宗的女儿作伴了。”

    玉冰兰哂笑一声,他会生女儿想生女儿就守不住元阳,他这等大志向的人又岂会轻易损了自己元阳就算桑远想生,玉冰兰也不会生,她又不喜欢孩子,才不生呢

    桑远以玉冰兰不容拒绝的语气下令道“明天就让你侄女过来,记得是玉素心,不是玉素白。”玉素心和玉素白都是玉冰兰长姐的女儿,玉素白是姐姐、玉素心是妹妹,两人之间差了三岁。

    玉素心是广寒宗的内门精英弟子,今年不过五十岁,已是筑基大圆满,差一步就要晋阶金丹,等她晋阶金丹后就是真传弟子了。而玉素白迄今也不过筑基初期,修为还没顾皎高。

    玉素心不怎么来九阳宗,玉素白却很喜欢九阳宗,时常来这里寻欢作乐。桑远觉得自己要是让玉素白靠近他们桑家的小公主,老祖宗肯定会把自己魂魄抽出来炼成灯芯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4 20:50:0920200706 0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ex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玄月、回暖暖、cristi、25761699、破晓 10瓶;无词歌、韵之歌、潘小仙女、迷途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