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鸿蒙仙缘[穿书] > 爱女情深(下)

爱女情深(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皎上山时还不到卯时,山下的天色还没亮,但山顶已经隐约可见云海中初升的旭日,四周霞光隐现,紫气氤氲,正是灵气充盈的时候。

    顾皎让青奴替自己护法,她趺坐在一方青石上,存神凝思,一呼一吸间,似有无尽灵气朝她涌来,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白雾,顾皎整个人都被白雾笼罩,似乎浑身都在吸收灵气。

    青奴错愕的瞪大眼睛,吐纳调息是修士的基本功,尤其是他们妖族在没有化形前,只能靠吐纳修炼,她还是第一次见人族小修士能如此熟练的施展吐纳术。

    顾皎没有理会青奴的惊讶,她观想海上月宫,由月桂汲取太阳之极,缕缕日精精粹自顾皎头顶天灵流入她四肢百骸,淬炼着她本就纯净无垢的身体,顾皎只觉得自己泡在温泉中,浑身暖洋洋的舒泰无比。

    待日头继续上升,天地间充盈的纯阳紫气被更加炙热的太阳之气取代,顾皎才缓缓从入定中退出时,她一睁开就看到桑九乌板着精致的小脸,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顾皎吓了一跳,“大人”他这是怎么了

    桑九乌问女儿“阿菟,你是不是炼过好几年吐纳术”

    顾皎点头说“八岁以前不都只能修炼吐纳术吗”人要在八岁以后才能长全经脉,即使顾皎是灵胎也不例外,她虽说是从娘胎就开始修炼,但修炼的不是太阴经,而是单纯的吐纳先天元气,这更像是一种母女同修。

    顾皎身上还有鸿蒙珠,她先天元气吐纳烦了,也会对着鸿蒙珠运转心法,虽然鸿蒙珠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但是顾皎还是觉得每次运功之后就特别舒服。不止顾皎有这个感觉,顾风华感觉更甚。

    也正是因为顾风华得了鸿蒙珠的好处,她才叮嘱女儿无论都谁都不能说鸿蒙珠的事。当然这时的顾风华还不知道自己得了多大的机缘。顾皎的吐纳之术从娘胎开始,一直修炼到八岁经脉完全长全后才转为修炼太阴经。

    桑九乌匪夷所思的问“你就从小坚持到了八岁”

    顾皎点头“是啊。”

    桑九乌不由感慨“你阿娘养你费心了。”小孩子哪有什么自制力还不是全看大人的坚持。他父亲倒是能坚持,可他父亲那会忙于修炼,大部分时候都让他生母和道兵盯着。

    他生母溺爱他,总是不忍心让他修炼太累,所以桑九乌之前的根基打的不算扎实,直到后来晋阶金丹后才去主动弥补。

    顾皎深以为然,阿娘教导自己确实很费心。

    桑九乌叮嘱女儿道“你这么做很好,根基一定要打扎实,才能事半功倍,不然将来弥补起来,就不是现在的一两年时间了。”

    顾皎乖巧的应了,她来了洞府后就开始闭关,但她能感到这便宜爹是真心把自己当闺女,对自己修炼上的一切问题都悉心传授后,顾皎对他就越发尊敬了,她对桑九乌说“大人,我以后都在你洞府修炼吗”

    桑九乌一怔,“你不愿意陪爹一起修炼吗”

    顾皎摇头说“不是,我就是想我这样的话,算不算九阳宗弟子”

    “当然是。”桑九乌脱口而出,他的女儿不是九阳宗弟子,还能是哪派弟子但转念一想,顾风华都没让女儿入广寒宗,他要是让女儿来了九阳宗桑九乌轻咳一声,“阿菟喜欢九阳宗吗”

    顾皎乖巧道“大人的宗门,我当然喜欢。”顾皎连广寒宗都不喜欢,更不会喜欢九阳宗,但对着桑九乌,她肯定不会这么说。

    桑九乌笑着说“难怪大家都说闺女贴心,我闺女真贴心。”

    顾皎知道桑九乌看破了自己的口是心非,她对桑九乌说“大人,阿娘没让我入广寒宗。”所以你也别让我入九阳宗了。

    桑九乌对女儿道“你阿娘是广寒宗从中原偷来的弟子,她在广寒宗受了很多苦,所以对我们神宗深恶痛绝。”桑九乌对顾风华的过去了若指掌,顾风华本来是中原凡间女子,如果不是被广寒宗弟子从家中偷出来,以她的资质定能拜入玄门,目前应该也是数得上号的玄门元君了。

    “你是我们的女儿,跟你阿娘那时候也不同。”神宗控制弟子,大部分是为了不让弟子背叛,少部分是为了当备用鼎炉,他们都是神宗大能,他们的女儿自然也不可能背叛神宗,鼎炉也是不可能的,谁敢把自己女儿当鼎炉,他就把那人当灯芯点了。

    顾皎没吭声,桑九乌知道女儿不乐意,桑九乌沉吟了一会,问女儿“阿菟,你阿娘可跟你讲过千年大劫”

    顾皎点头“讲过,阿娘说修行界每隔千年都有一次劫数。”这种劫数说来不算是纯粹的天劫,其中有修行界大能在其中推波助澜,目的就是为了清洗

    这种说法听着很残酷,但也是顺天而行,毕竟修行界的修士太多了,如果没有定期的修理,北澜洲的修炼资源迟早要耗尽,整个修真界说不定都会倒退。

    北澜洲的大能修士们就利用原本就有的天地劫数,特地将劫数控制在千年之内,清理的人数也有固定。

    每次劫数死的最多的就是无门无派的散修和小宗门,大宗门也有弟子伤亡,但人数相对少一点,且大多都是低修为的小修士。

    桑九乌问“那你可曾听说每逢天地劫数,便是我们神宗和玄门的气运之争之时”

    顾皎再次点头“阿娘也说过。”

    桑九乌说“气运之争利于宗门也利于修士自身,我们北澜洲玄门势大,所以我们神宗已经很久没有获胜了,但我跟你阿娘都是气运之争的得益者,我们能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就因为我们当年气运之争时占了上风。”桑九乌轻叹一声,“北澜洲历代能飞升的修士,无一不是气运之争的受益者。”

    桑九乌看着女儿,童稚的脸上一片沉凝“阿菟,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想护着你一辈子,但是我更想你能跟我和阿娘一样,能晋阶阳神,这样才有希望飞升、长生久视,我们一家人才能长久的在一起。”

    顾皎瞪大眼睛,阿娘跟自己说过千年劫数、也说过气运之争,但没有跟她说过气韵之争事关飞升。

    顾皎想起,父亲曾跟阿娘说过,只要她能飞升,他就有可以让自己跟阿娘一起飞升,所以阿娘才没有跟自己说过这种事

    顾皎迟疑的问“那大人准备让我入九阳宗”顾皎闻言也有些心动,她到底不是小孩子,总想靠自己的能力飞升,不想让父母多费心,但她不想入九阳宗,她跟桑九乌又没关系,与其入九阳宗,还不如去广寒宗。

    桑九乌也就在女儿问题上有些糊涂,别的地方都挺精明,他看出了女儿的不想加入九阳宗,他话音一转,说了一件跟拜师不相干的事,“阿菟,多宝前几天来找我赔罪了。”

    顾皎一怔,多宝老魔主动来找大人赔罪

    桑九乌嘿嘿笑了一声,“他送了点赔礼过来,我瞧着品质都寻常,也就他祭炼法宝的功法有点意思,我这几天推演了一遍,你以后要是有兴致,也可以修炼一下。”

    其实九阳宗早盯上多宝老魔了,这蠢货一直对外号称自己手头的法器都是他师门留下的,而不是自己祭炼的。但这种话也就骗骗那些没什么见识的散修,稍微有点常识的修士都不会信。

    修行界品质上佳的法器炼制不容易,一来炼制上好法器的材料不好收集;二来再好的法器炼制好后,也需要修士长期蕴养祭炼才能发挥法器最大的威力。

    越好的法器越是如此,没有主人数十上百年温养祭炼,法器是不可能运转如意的。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就算是桑九乌这种阳神修士,也顶多蕴养十来件上品法器。

    且法器也不能随便给别人用,就算是一双普通鞋子,被老主人穿惯了,旁人穿都不会合脚,别说是法器了。也只有同一宗门、修炼同一心法的修士,法器才能随意外借。

    因此除了大宗门,寻常小宗门、散修是很少有数件品质上佳的法器防身。而多宝老魔既然号称多宝,就是说他有不少法器。即使不件件都是极品,也足以让人侧目。

    多宝还不算蠢到底,总是对外宣称自己师承某个散修阳神,法器都是师傅给留他的,但是这种借口瞒不了明眼人,魔门里也不知多少人盯上了他,只是碍于各方都想对他下手,一时反而僵持住了。

    这次多宝的儿子被顾皎杀了,被桑九乌抓到了机会,在顾皎闭关当天,桑九乌就让人把多宝抓来。多宝知道自己私生子冒犯了桑九乌的女儿,吓得魂飞魄散,连声表示愿意送上自己所有身家赔罪。

    可是桑九乌看上的也不是他的身家,他看上的是多宝祭炼法宝的心法,他也不跟多宝废话,直接废了他修为、搜魂,终于从多宝的记忆中得知了他祭炼法器的方法。

    这种事他不可能跟女儿明说,桑九乌没跟女儿相处太久,但从她愿意带着姜明秀逃亡就能看出,顾风华应该是按照玄门修士的行事培养女儿的,所以他避重就轻的说多宝主动来赔罪,将自己的功法奉上,免得女儿不开心。

    桑九乌将女儿忽悠的一愣一愣后,又开始给她洗脑,“你看,这就是没有宗门的坏处,他要是我们九阳宗的弟子,他都赔了一个儿子了,我们哪里还会让他去赔罪”

    顾皎腹诽,多宝要是九阳宗的弟子,恐怕早被宗门扒皮抽骨,连渣滓都不剩了。

    “你是我跟你阿娘的女儿,你怎么样都跟九阳宗、广寒宗脱不了关系,广寒宗里你只有你阿娘一人,在这里你有我跟桑家,你当然是入九阳宗更好。”桑九乌说罢,也不等女儿有什么表示,拍板说“就这么定了”

    他傻了才让女儿去广寒宗,万一顾风华回来,把女儿接走不让他们父女见面怎么办只要现在让女儿拜入九阳宗,他才有借口让女儿留下跟顾风华斗了这么久,桑九乌早知道该如何应对顾风华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3 21:09:2720200705 0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咚来了、欧阳漠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孤竹、嬿水、破晓 10瓶;没问题咯 8瓶;欧欧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