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49章 脱险

第49章 脱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行吟一怔, 捏着刀把的手松开了。

    “东西拿到了吗?”陆焚问他。

    “拿到了。”谢行吟把那个洋娃娃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然后发现陆焚也拿出了一个几乎一样的洋娃娃。

    “我的任务是去一栋因为火灾废弃寝室楼,拿到这个。”

    火灾废弃的寝室楼, 不用说,肯定又是一个闹鬼景点。

    谢行吟心想, 那个社长肯定不是普通人。他能把洋娃娃藏在这些地方,一定对这些地方非常熟悉。

    这么想着, 他开始担心起老梁他们来了。他向“老梁”要来墨镜确认, 当时的确是看见蓝光了。

    陆焚却说:“你看见的蓝光不一定是因为道具,鬼火也能冒蓝光。”

    怪不得了。

    谢行吟觉得有道理,就把那串佛珠给陆焚看。“你看它的眼睛。”

    佛珠的眼睛刚才还睁着, 现在已经重新闭上, 他们总算是脱离危险了。

    “那些东西应该无法直接伤害你, 所以先把你困在这里,困到天亮, 让你完不成任务。”

    陆焚站了起来, 走到屋檐边上往下看。

    谢行吟休息了一会儿, 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低头看见实验楼中央的花坛,那个小孩还站在那里,抬头看着他们。

    谢行吟忽然觉得它引着自己进电梯和上楼未必是恶意的,如果不进电梯他就找不到洋娃娃。

    ——话说回来,这洋娃娃到底是什么皮做的?

    谢行吟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首先要理会的不是这些, 而是他们现在怎么出去。

    一楼的门早就不见了。

    天亮之后, 实验楼里那些怪东西应该会消失,或许门会出现。但是任务要求他在天亮之前拿到洋娃娃返回,他们现在就得想个办法出去。

    “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谢行吟问陆焚。

    “大门不见了。”陆焚低头示意了一下, “我从外面爬上来的。”

    谢行吟一看,陆焚竟然是沿着那只有碗口粗细的水管爬到楼顶的,真是个猛人。

    但是惊讶之余又有点感动,陆焚特意爬水管来找他。

    “如果要避开那些东西,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们得从实验楼外面走。”陆焚说。

    他们现在站在四楼楼顶上。十几米的高度,和他们之前在日落之地的经历比起来完全是小意思。

    但是顺着水管爬下去,没什么地方落脚,谁也不知道废弃这么多年,这些水管还牢不牢固。

    陆焚既然能徒手爬上来,再下去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谢行吟现在状态不是很好,不知道能不能爬得了。

    陆焚见他犹豫,故意逗他:“哥哥,要不要我抱你下去。”

    谢行吟看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

    “算了,我先歇一会儿……”谢行吟抬头看看天空,“不行来不及了,天都快亮了,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攀着水管,踩着空调机箱和窗框往下爬。

    陆焚在前面,动作干脆利落,一路往下走。谢行吟咬牙跟着他,专挑他刚才踩过的地方落脚。

    水管年久失修,有些地方已经松动了,里面时不时还传出来阵阵水声。

    明明没有人,为什么会有排水的声音。谢行吟只觉得这地方令他浑身难受,卯着劲赶快往下爬。

    这段路其实不太长,但是他爬得很小心,生怕动作太大把那水管弄坏了,他们两个人一起掉下去。

    路过二楼的玻璃窗,谢行吟再一次看见了老梁的脸,正隐蔽在黑暗里,面无表情地站着。

    那些东西真的无法离开这座实验楼,连手都不能伸出窗外,只能用怨毒的眼神瞪着他。

    谢行吟下到了一楼,从水管上跳下来,整个人还有点神情恍惚,惊魂未定。

    这一晚上经历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先前情况紧急,他甚至来不及回想,现在回过神来开始后怕了。

    谢行吟打了个寒噤,随后感觉到有人凑上来抱住了他。是陆焚。

    谢行吟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并不想挣开。陆焚没有太越界,只是揽着他的腰,把下巴搭在他肩上。

    谢行吟恍然间感觉自己有好久没见到活人了,在那阴森森的实验楼里吹了半天冷风,陆焚的体温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慰藉。

    颈间温热的皮肤交贴在一起,那热量一路传导过来,像是要把他给点着了。

    谢行吟感觉到了陆焚的心跳声,他自己的心跳也很快,两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分明不同却有种微妙的和谐。

    如果他们是情人,估计接下来就该在月色下接吻了。但是不行,陆焚只是礼貌性地抱着他。

    “走吧。”陆焚很快就松手了,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下山的时候,谢行吟总感觉这里和来时的记忆有点不一样了。

    道路两侧的荒坟格外的多。

    那些坟头胡乱堆放着,墓碑都破损得很厉害,已经看不清是谁的了,还有几个冒着烟。

    谢行吟看见右手边的坟头上坐着个小女孩,正把自己的脑袋抱在手里。

    还有几具骷髅就跟磕了药似的,在自己坟头蹦迪。一蹦跶身上就掉下来一堆骨头渣子,最后把自己跳成了一堆碎骨头,瘫在地上不能动了。

    陆焚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就好像没看见这些怪像一样。

    谢行吟犹豫着喊住了他:“你看见那些东西了吗。”

    陆焚顺着他示意地方向看过去,对着那片荒坟望了片刻。

    “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我的幻觉。”谢行吟怔怔地说。

    他大概是刚刚脱险,有点神经过敏了。

    “不一定是幻觉。”陆焚说,“可能是那串佛珠让你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谢行吟低头看着手腕上那串佛珠,用指尖轻轻抚摸了佛珠上的纹路,把它小心地藏进了袖子里。

    两人回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已经快到五点了,天边出现了第一抹亮光。

    寝室的大门被阿姨锁了,他们只好从走廊里的窗户翻进去的,摸黑上楼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房间。

    谢行吟发现寝室门口贴了张条子,还以为是什么线索,结果就是张扣分单。

    寝室房间里,徐乐乐和张超已经睡下了,黑暗中传来不知道是谁的轻微的呼噜声。

    谢行吟他们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躺下。陆焚就睡在他对面,黑暗中能听到对方的动静,好像也躺下来。

    谢行吟闭上了眼睛。他很累了,一下子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谢行吟是被徐乐乐吵醒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谢哥!谢哥!我的天哪你们回来了呜呜呜……”徐乐乐已经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了。

    张超无奈给他解释,徐乐乐昨晚在阳台上看见谢行吟往后山去了,着急坏了,喊他回来,差点把整个寝室楼都惊动了。宿管阿姨还蹬着拖鞋上来给他们贴了张扣分条。

    可是谢行吟一上了那后山,就好像听不见声音似的,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徐乐乐着急又害怕,等到半夜也没见他们回来,累得睡着了。早上爬起来发现谢行吟他们已经回来了,这才松了口气。

    “我没事。”谢行吟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这会儿困得要死。他皮肤白,眼眶泛着红,看起来还有点懵,柔顺的浅金色发梢垂下来有点挡住了眼睛。

    谢行吟一抬头,就发现陆焚也醒了,正在盯着自己看。

    昨晚睡觉的时候,谢行吟感觉勒得慌,就把前襟的扣子全解开了,现在坐在床上衣衫不整,晃晃荡荡的露出一片白皙粉润的锁骨和皮肤。

    他很久没经历过这种一大堆人挤在一个宿舍里的合宿生活了。自己一个人在家就是不穿衣服都没关系,但合宿还是得讲文明,谢行吟乖乖把扣子扣上了,下了床。

    他原本以为可以走到教室去补个觉,没想到所有学生涌出寝室楼之后竟然奔向了操场。

    可恶,可怜的高中生们还要晨跑!

    和一群鬼怪追逐了一整晚,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被迫爬起来绕着操场跑圈。谢行吟感觉自己在猝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晨跑完了吃早饭,谢行吟一口都没吃下去,跟着其他人一起进了高三(1)班的教室。

    他们的位置在靠窗的角落里。第一节课上课的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谢行吟听到同学叫他李老师。

    所有的任务参与者都在这间教室里碰了头。

    经过了昨天的事,谢行吟感觉自己看到老梁都要抖三抖了。

    他一问,老梁和小岩果然从头到尾就没有去过实验楼,当时在别处被些妖魔鬼怪追的鸡飞狗跳呢。

    等上课铃声一响,老梁就“哟”了一声:“这次怎么才五个人?”

    除了谢行吟他们四个,就只有一个叫陈清的年轻女兽医。

    陈清摇摇头:“我刚才打听过了,这忘川中学的怪谈一共有六个。我们只回来了五个人。”

    她说完,其他人都沉默了一下。这么说,昨晚可能有一个人死了,他们甚至连面都没来得及见上一次。

    陈清表现得还算冷静:“很显然这次任务需要合作,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任务在身。那就先来把信息整合一下吧,你们知道社长是谁了吗?”

    这个任务的主题叫“社长的秘密”,可眼下他们连社长是谁都不知道。

    这有点难度,徐乐乐说社长只靠短信和别人联系,没人真正见过夜谈社的舍长。

    他们要怎么样才能把那个社长给揪出来?,,,网址m..  ...和书友聊书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