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43章 辟邪

第43章 辟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行吟也不知道它想干什么, 柜子里外僵持住了。片刻后,衣柜偏底部的位置传来轻轻地叩击柜门的声音。“笃笃笃——”

    那声音听起来和敲门声无异。声音虽然不大,隔着薄薄的木板传过来却很清晰, 一声一声就跟鬼敲门一般催命。

    那衣柜门明明没法上锁,一拉就能拉开了, 人面犬却一直在敲他们的柜门。

    谢行吟心底隐隐有了一种猜测——它可能不知道怎么开门。

    听着这敲击声,怀里的小陆忽然抬起头来看他, 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谢行吟估计他想得和自己一样。

    彪哥他们说的夜半敲门声, 是不是就是这人面犬弄出来的?

    如果是,那他们别开门就万事大吉了。谢行吟转向老梁,用唇语支会了一声, 让他把门拉紧些。

    谢行吟手里还攥着手电, 暗自琢磨着如果门被拉开应该怎么徒手和它拼命。

    柜子里外僵持了一会儿, 敲门声终于停止了。那人面犬果然不会开门。

    它像是放弃了纠缠,脚步声又远去了。

    这次的声音是朝着梯子那边去了。等谢行吟再次透过柜门往外看时, 空空荡荡的阁楼里依然没有了人面犬的踪影。

    它似乎是离开了。

    此时的老梁已经脸色惨白了, 只剩下手指还在颤抖, 肌肉反射拉着门。他鼻梁上全是冷汗,滑腻腻的眼镜都快挂不住了。

    保险起见,他们又静静等了一会儿,谢行吟谨慎地往外看,阁楼里果真是空空荡荡。

    三人松了口气。

    “走吗?”老梁问。

    谢行吟点头,率先出了衣柜, 然后把小陆拉了出来。正要拉老梁时, 忽然听见头顶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惨白的月光正打在地上,那尖利的笑声像是夜猫子的哭嚎,格外凄厉恐怖。

    谢行吟心头一跳, 脑子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侧的小陆猛地一下子把他推了出去。

    谢行吟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竟然一下子把他推出去老远,在地上打了个滚才勉强稳住。

    再一抬头,人面犬已经从他们头顶衣柜上跳下来,就扑在谢行吟刚刚站的位置,木质地面都被他的利爪划碎了。

    人面犬还在用那张诡异的人脸笑着,黑漆漆的嘴角几乎咧到耳边,里面的两排利齿像剔骨刀一样锋利。

    谢行吟后背阵阵发凉,要不是小陆推了那一下,人面犬肯定已经把他的脖子咬碎了。

    新手就是新手,他果然还是大意了点。

    “跑——!!!”也不知道是谁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

    谢行吟一骨碌爬起来,拎起小陆扭头就往楼道口飞奔。

    他本来还想拉一把腿软的老梁,没想到这臭道士逃命时候跑得比谁都快,早已经撇下他们飞奔到楼梯口去了,谢行吟连他的连影子都没看清。

    谢行吟跑得一点不慢,小陆也很灵活。但是两条腿的人要和四条腿的生物比起来还是差了点。

    人面犬的跑起来的姿势不像狗,关节往奇怪的方向扭着,倒是有点像蜘蛛。这种奇异的爬行姿势牺牲了美观度,却让它得以爬地飞快,转眼间就要咬到他们脚腕了。

    情急之下,谢行吟没爬梯子,把小陆丢下让底下的让老梁接着,自己直接从阁楼上跳下来。

    从两米多高的地方跳下来,摔得他一个踉跄,手脚并用才爬起来。但是好歹和人面犬甩开了一点距离。

    匆匆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谢行吟忽然想到,那梯子上的红油漆八成真的是血,是人面犬把它的食物拖上去时留下的污垢。

    那边老梁已经把小陆推进了洞里,自己也跟着爬进去。谢行吟听见人面犬跟下来的声音,也顾不得回头看了,慌慌张张地也一头钻进了洞里。

    狭窄的洞口施展不开,谢行吟感觉自己的膝盖和小臂被粗糙的水泥擦破了,但是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疼痛,使出了吃奶的劲拼了命地往前爬。

    可是刚爬着几步,他忽然感觉到脚腕一凉,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背后传来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人面犬“咯咯咯”地怪笑着,似乎是抓到了人很高兴。谢行吟脸色倏地白了,在心底狠狠地卧槽了一声。

    日他妈的十八代祖宗,怎么这么倒霉啊!

    谢行吟一抬头,余光瞥见了前方一点白影,还以为是老梁爬回来支援他了,心里一喜。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又魂飞魄散。

    一个长发披散女人惨白的面孔忽然出现在前方,倒挂着的五官扁平,眼白外翻。

    谢行吟这才注意到,在这个狭长的洞口顶上竟然还有个岔路口,呈现出一倒“t”字形。那个鬼影就是从上面爬出来的。

    谢行吟不知道她是什么,但一看就是不是人。

    那东西本来挂在洞顶上,半个身子探出来,一下掉了下来,然后朝着谢行吟一扭一扭地爬了过来。

    那白影爬地很快,几乎没有给他反应时间,已经劈头盖脸朝他冲过来。

    前有鬼后有怪,谢行吟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他后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净遇到这种倒霉事。

    如果光是被人面犬抓了脚腕,他还可以壮士断腿挣扎一下,现在墙里的女鬼又出来了,谢行吟只好闭上眼睛,以为自己死定了。

    但是等了三秒钟,只感觉到一阵刺骨凉意从天灵盖穿过脊椎,直击他身后。

    谢行吟听见身后人面犬凄厉的惨叫了一声,松了爪子。那白色女鬼的声音和怪物的叫声混战成一团。

    谢行吟来不及细想发生了什么,感觉到脚腕上力道松了,连忙挣脱出来,拼了命地往前爬。

    他正要爬出去的时候发现小陆竟然又折回来找他了,感动之余赶快推着这傻孩子往外跑。

    他们从狗洞爬出去以后没见着老梁,走到门口才发现老梁正站在门外,手里抖抖嗖嗖地捏着张符纸。

    原来他看谢行吟半天没爬出来就明白事情不对,那人面犬跑得实在是太快了。情急之下,老梁疾病乱投医把门口那张镇宅符纸扒拉下来,还以为那个对人面犬有用,想进去跟它拼了。

    等谢行吟拉着小陆出了门以,“啪”地回手把门关上了,用后背抵着门板。老梁抖着手把符纸又贴了回去,几乎在同时,他们听见了女鬼的惨叫声。

    “快跑!从电梯下去!”以人面犬的速度,跑楼梯他们基本凉凉。

    门锁也不知道被顺手丢到哪里去了,坏就坏在眼前这扇门是往外开的。人面犬虽然不会开门,但只要往外一撞门,就开了。

    果然,女鬼的声音弱了下去,人面犬咯咯的怪笑声又回荡起来,似乎占尽了上风。

    谢行吟心里琢磨着,人面犬似乎不受镇宅符的影响,那符咒八成是对付女鬼的。

    那女鬼显然是人面犬的对头,但它毕竟也是鬼,谁也不能保证她伤不伤人,谢行吟没敢冒冒失失地再去撕符纸把她放出来。

    少了女鬼的牵制,人面犬很快就撞开门跟了出来。

    它破门而出的时候,谢行吟他们正好跑到电梯口。三人进了电梯,老梁表情狰狞脸皮都快绷不住了,一通狂按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闭拢,人面犬的奔跑脚步声越来越近。老梁急得直冒汗,无用功地拼命按着关门键,只恨电梯为什么没有一键关好门设置。

    门合拢的前一瞬,人面犬的脸出现在门缝里,随即被挡在了门外。,,,网址m..  ...和书友聊书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