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31章 天阶

第31章 天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梁本来也想学着陆焚的样子, 从古尸手里偷一根长矛来防身。但没想到那长矛相当有分量,刚抽出来就没拿稳,“哐”的一声摔地上了。

    那根长矛比他人还高一截, 老梁实在是拿不动了,也不知道陆焚拿起来为什么就那么轻松。谢行吟只好帮着老梁破坏文物, 把锋利的矛头掰下来用布裹好, 当成匕首防身用。

    前面的李铁峰探完了路,第一个踏上了石阶。其他人紧随其后,一个接着一个跟上。

    从上往下看的时候看不出来,走近以后谢行吟意识到这真是一条天阶。

    这天阶比他想象得还要难走,建造者采用了类似于栈道打桩的方式, 先在悬崖峭壁上打一个洞,然后把方形石阶嵌进去。

    单块石板的长度在一米左右, 宽度大约半米,它们一半被插在岩壁内部, 另一半在岩壁外作为作为阶梯, 每隔一段距离就嵌有一块石板作为落脚点, 相互之间的距离和落差也是半米。

    在那个科技水平约等于零的年代,古人竟然用自己的智慧征服了这悬崖峭壁。

    这种话方法既减缓了台阶的坡度,又节省了材料,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体验不好——一低头就能看见白茫茫的谷底, 死神站在你家门口的感觉实在是过于刺激了。

    谢行吟想起某些旅游景区的天阶经常打出什么“中国最长”“亚洲最陡”的噱头, 可是和眼前这真正的天阶比起来,那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大家光是看着这天阶都有点腿脚发软,但是俗话说得好, 来都来了。没办法, 众人只能硬着头皮上。

    出于安全考虑, 所有人在前进时都相互保持着一个台阶的距离,尽可能分散开来行走,以免两人同时踏上一个石阶,使石阶承重过度。

    李铁峰打头,剩下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上了台阶。

    老梁看着面前那狭窄的石阶,悄悄回头对谢行吟说:

    “不用怕,老谢。反正我们这里侯老板最重,有他在前面当小白鼠,我们应该、应该挺安全的……”

    他这话不知道是用来安慰谢行吟还是安慰他自己的。

    “行了,注意脚下。走慢一点不会有事的。”

    谢行吟虽然没得恐高症,但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心里也止不住有点闷得慌。那种不踏实的感觉就像是心脏被掏空了一块。

    和恐怖谷效应的原理类似,人站在高处时会生理性地产生害怕的情绪。恐惧感轻重不一,但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这种本能产生的恐惧可以促使人们远离坠落的危险。

    不过他们现在有任务在身,非但不能远离,还必须负重前行。这份恐惧感也就由警示变成了负担。

    谢行吟刚安慰了老梁两句,忽然感觉腰间一紧,被什么东西勒住了。

    低头一看,原来陆焚正贴在他背后,双手悄无声息地环过了谢行吟的腰,把一根绳子套在了他身上。

    谢行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看着陆焚动作迅速,修长的十指干脆利落地舞动着,在他腰间打了个漂亮的死结。

    紧接着,陆焚又把另一端缠在了他自己腰上,也牢牢打了个结。

    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人就被死死地绑在了一起,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谢行吟忽然被他绑住了,莫名地看着陆焚,叫了他一声:“陆焚?”

    “……哥哥放松一点,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掉下去。”陆焚言简意赅地说着,拔出那柄军刀将多余的部分切断了。

    那条绳子长度足够,挂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并不会影响活动。

    谢行吟低头检查了一下被他缠在自己腰间的绳子,绳结看上去相当的牢固。

    虽然陆焚没有明说,谢行吟也知道他用意了。他们两个人像这样紧紧拴在一起,如果其中一个不小心滑倒,另一个可以拉住他,不至于直接从悬崖上坠落。

    “你就不怕我们两个人会一起掉下去,适得其反吗?”谢行吟尽可能放松地笑笑。

    “不会。”陆焚冲他眨眨眼,也不知道那信心从何而来,是对他的还是对自己的。

    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知怎么的,谢行吟莫名有点轻松。他们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四体不勤的人,只要不同时滑倒,拉住对方的力气还是有的。

    “……谢谢。”无论怎么说,谢行吟知道陆焚的身手比自己强,愿意和他绑一块儿基本属于主动扶贫了。谢行吟挺感激他的好意。

    前面的老梁已经哆哆嗦嗦走上了石阶,谢行吟也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他腰间拴着的那根绳子连着陆焚,就好像攀岩时系的安全绳一样,同时在他生理和心里上两方面提供了一层安全保障。

    沿途石阶陡峭,呈45度倾角向下,那些台阶相互之间的高度落差足有半米,一级的跨度能抵得上普通台阶的三级。

    走在上面与说是在走台阶,不如说更像是走梅花桩,每一步的下脚都得小心翼翼,以免不慎坠入万丈深渊。

    纵使看不清这天阶究竟有多长,谢行吟知道这山谷的深度绝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摔成肉泥。

    影视剧里经常有坠入深渊恰好掉进水中活下来的桥段,但是现实中是根本不可能的。

    先不说水够不够深,里面有没有礁石,光是从数百米高空坠落,人体拍在水面上承受的瞬时压力和拍在水泥地上没什么区别。

    总而言之,要是掉下去,很快就可以去阎罗殿门口排队了。

    一行人在万丈悬崖之上攀爬,就像古丝绸之路纪录片里那些在峭壁之间穿行的人一样。甚至他们所处的位置还要高,脚下的石阶还要陡。

    这天阶建造的年代不知道是多久之前,想必曾经这附近也有过繁华热闹的村落,后来渐渐没落了,变成了荒无人烟的沙地,台阶也没人定期保修了。

    偶尔有些石阶微微松动了,踩上去摇摇欲坠,并不是很牢固。

    谢行吟用手扶着内侧的岩壁,遇到险峻的地方,就把刀插到侧边的岩壁里,以此维持平衡。

    他目不斜视,只盯着眼前的路,尽量不去看脚下的云层。

    众人小心翼翼地前行。渐渐的,峡谷里的大雾重新升腾了起来,四周都变成了白蒙蒙的一片,能见度显著降低,两个台阶以外的东西就看不见了。

    石阶狭窄,所有人都只能紧贴着岩壁行走,恨不得像壁虎一样黏在上面。有时候崖壁的岩石凹凸不平,石阶的位置也跟着忽左忽右,走起来异常艰辛。

    前面的老梁每次遇到松动的石阶,就咽着口水念叨什么阿弥陀佛,然后哭爹喊娘地狠心跨过去。

    如他所说,侯老板最重,走在石阶上也就最害怕,空旷的峡谷里回声嘹亮,屁滚尿流地叫了一声,整个峡谷方圆百里都回荡起来。

    “还好不是在爬雪山,要不然按他这个叫法立马就雪崩了,把咱们都埋底下。”老梁抱怨说。

    谢行吟笑笑,攀着崖壁抬头看了一眼红云遍布的天空。峡谷里缭绕的云雾被夕阳染红了。

    他们足足走了有三个小时,这天阶竟然还没走到头。

    此时大家已经进入了云层最厚重的地方,四周能见度极低,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

    谢行吟再抬头时,已经看不见走在前面的老梁了。浓浓白雾里只有一个黑糊糊的轮廓,但闻其声不见其人。

    谢行吟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能见度,有人掉下去可能都发现不了。

    前后左右都看不见人影,谢行吟孤独地在石阶上走着走着,恍惚间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但是拴在他腰上的绳子另一端传来的动静又让他放下了心来。陆焚就在他后面,虽然看不见。

    前面的老梁也有点慌张,嘴里碎碎念地叫骂着,给自己壮胆。

    一行人就这样屁滚尿流地前进直到夜幕将至,走了大半天竟然安然无事。

    等天色暗了大半,最前面的李铁峰就停了下来:

    “山谷里雾大,天黑以后就看不清路了,点火把也不管用,看来我们今晚只能在台阶上过夜了。”

    所有人就在原地停了下来,各自挑了个结实的石阶坐下。

    石阶的长度只有一米左右,比学生宿舍1.2米的单人床还要窄一点,坐在上面必须把小腿垂下去。

    保险起见,大家用布料揉成绳子,把自己拴在各自的石板上,原地休息等待天亮。

    夜晚山谷里的风大,刮在脸上像刀子似的,冷得要命。但悬崖上无法生篝火取暖,他们今晚只能硬扛着。

    像这样挂在半空中,根本没人敢睡,只好闭着眼睛养神,或者相互聊天解困。

    背后的崖壁凹凸不平,冰冷坚硬,靠在上面相当不舒服。谢行吟调整了一下坐姿,把行囊垫在背后。

    “晚上风大,用这个挡一下。”陆焚坐在他隔壁的石阶上,晃荡着两条长腿,从袋子里拿出遮风布。

    谢行吟接过,把遮风布裹在身上,两端紧紧地系在绳子上。瑟瑟寒风被隔绝在外,果然暖和了不少。

    再抬头,陆焚已经闭上了眼睛。谢行吟看着昏暗模糊的轮廓,没打扰他,把拴在他们腰间的绳子抓紧了。

    当云雾中的最后一抹霞光消失以后,整个峡谷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老谢……”右手边的黑暗中传来老梁的喃喃声,“你说伊甸园里真的有魔鬼吗。”

    谢行吟说:“可能有吧。传说中魔鬼撒旦变成了蛇,诱骗夏娃吃下了伊甸园里的善恶果,所以上帝惩罚他只能用肚子贴地走路。”

    老梁点点头,不说话了。

    “怎么,你怕魔鬼吗。”谢行吟问。

    “不啊,我又不信基督教。魔鬼有什么好怕的,我还是更怕本土的鬼——像什么红衣幽灵、恐怖老奶奶……”

    老梁光是说着就感觉后背发凉,赶紧缩了缩肩膀。

    谢行吟抬头看着面前漆黑的云层,无奈笑笑。“也是。”

    —

    众人就这样在悬崖上捱过了一夜。

    当清晨的阳光穿透层层云雾时,大家各自解开了绳索,起身继续前进。

    在石阶上坐了一夜,谢行吟感觉四肢发僵,血液像凝结住了一样。

    众人就这样又蹒跚走了两三个小时,到了中午时分,前面不知是谁欣喜地喊了一声“到了!”

    谢行吟循声看去,此刻他们已经穿过了那些云层,眼前的景象顿时豁然开朗了起来。

    在他们脚下是广袤无垠的原始森林,一望无际。那些遮天蔽日的高大树木不知道究竟长在这里几千年了,如临仙境,蔚为壮观。

    果真是上帝的花园。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浓郁翠色,纷纷忍不住高声喟叹起来。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原始森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