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22章 出发

第22章 出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嘶。”老梁眼神诡异,忽然盯着那几个柱子说, “不是, 你们真不觉得这雕像很猥琐吗?”

    听了他的话, 谢行吟抬头一看,这才意识到那些圆柱不是柱子,而是神像。

    远古时候的神像崇拜并不少见, 世界各地都有发现, 不过眼前这几个雕像有点怪怪的。

    它们是柱形的,底下的长条圆柱形是身体,头部雕刻着一张人脸。

    那张人脸上两个椭圆形的眼睛眯缝着, 鼻子狭长得吓人,嘴角带着笑,有点像山村恐怖故事里的狐狸精。

    但是老梁说它猥琐,当然不是因为它样子吓人——这些雕像的整体形状谜之像丁丁。

    谢行吟站了起来,围着眼前这几个丁丁人雕像转了两圈, 心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巴力神了。

    老梁觉得它们像丁丁,也不完全是因为他思想龌龊。远古时候的人们有生/殖崇拜, 这种雕像被特意做成了这样。

    其他人倒是没注意到这些,都坐在丁丁人雕像下面乘凉, 有说有笑。

    胖老板搂着个年轻女人, 在远处的一根雕像旁坐了下来。他们身后跟了个保镖似的壮汉, 一身皮衣墨镜, 额角有一刀七八厘米长的刀疤。

    胖老板和女人说了一会儿话, 便抬头问道:“咱们后天就得进沙漠, 你们谁有沙漠探险经验?”

    和老梁骑一匹骆驼的那个男生站了出来,他有一米九二高,运动短裤下的腿毛浓密。

    这个人肌肉发达却没什么心眼,别人一问就全盘托出了。

    “我是体育系的大学生,爱好探险,去年和探险队一起横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无人区。”

    胖老板一听,笑吟吟地把手一拍:“敢问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那男生说:“我叫李铁峰。”

    “铁峰兄弟,在下姓侯,大家都叫我侯老板。”那胖老板笑眯眯地说。

    谢行吟原本就看那胖老板有些眼熟,一听说他姓侯,顿时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他们市首富、房地产开发商侯有财吗!

    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来岁,不是他三个前妻中的任何一个。侯老板笑呵呵地介绍那个年轻女人和保镖:“这是兰蕙,那个是我的保镖David。”

    侯老板伸出戴着块百达翡丽的胖手:“铁峰兄弟,既然你有经验,接下来进沙漠以后,可能要麻烦你了。”

    两人正要握手,侯老板身后的女人却忽然尖声叫起来。

    “蛇——!!!”

    女人的叫声刺穿耳膜,所有人都往那边看过去——

    她脚边正躺着一条响尾蛇,近一米长的蛇身蜷缩着,蛇信一吐一吐,用那对可怖的蛇眼盯着他们。

    它大概是躲在哪块大石头下休憩,无意中被他们惊动了。

    寂静的荒漠里,响尾蛇摇尾巴的声音“沙沙”响起。那是即将发起攻击的预警。

    “退后退后!都退后!”一片混乱中不知道是谁大喊道。

    “响尾蛇剧毒!咬到就死!!!”

    响尾蛇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蛇类之一,蛇毒发作得极快。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还他妈是公元前26世纪,血清都没发明,要是被蛇咬了就只能等着见阎王爷了。

    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远离,连侯老板都吓破了胆,迈着短胖的腿直往后退。侯老板那个保镖David立刻开了两枪,反而把响尾蛇激怒了。

    幸好那个叫李铁峰的男生离得近,在响尾蛇发动攻击之前抢先抄起了一个大石块,猛地往它身上砸过去。

    “死…死了吗?”侯老板惊魂未定,看着被大石块压住的蛇身还在抽搐着。

    李铁峰又搬起石块狠狠砸了七八下,那条响尾蛇终于停止抽搐,没了动静。

    搬开石头一看,蛇头已经被砸得稀巴烂了。

    蛇身上的神经分部比较散,听说砍下来的蛇头还能咬人。这会儿它虽然没动静了,大家依然不敢走得太近。

    李铁峰用灌木枝拨了拨那条蛇,确定是死透了,这才把树枝一丢。

    “走吧,天快要黑了。等到夜晚毒蛇猛兽都要出来了。”

    侯老板刚才不敢去救人,这会儿扶起他惊魂未定的小情人,字里行间都在讲自己有多爱她。侯老板扬起胖脸,对李铁峰千恩万谢:“铁峰兄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侯有财的亲弟弟了,要什么尽管开口和哥说!”

    谢行吟这边离得远,走过去的时候混乱已经结束了。

    重新骑上骆驼时,陆焚很轻地托了一下谢行吟的腰,帮他跨上去。谢行吟上去以后想伸手拉他,没想到这陆少爷一个翻身就上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爬上了骆驼,脚下一踢,五只骆驼又排成了一队,往远处的山上走去。

    队伍最前端,李铁峰俨然成了他们的领队,指着前方的山岭说:“我们就到前面的山上去安营扎寨吧,天黑之前应该能走到山脚下。”

    谢行吟往远处看去,只见那山上一点绿色都没有,长年累月风蚀出来的怪石,奇形怪状像是魔鬼的城堡,心生出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诞生于公元前3500年的苏美尔文明,比夏朝还要早,不知道这古老帝国的土地上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傍晚时分,天空是深蓝色的,云层底部被夕阳染上一抹粉橘红,月亮还静静悬挂在天空,一派瑰丽的沙漠美景。

    这地方远离人烟,景致倒是挺美的,哪怕是荒漠也有不一样的壮丽,他们像是行走在瑰丽的死亡山谷里。如果不是重担在身,他们这一行人骑着骆驼简直像是来旅游的。

    大家骑在骆驼背上一颠一颠地颠了一整天,终于在天边最后一抹亮光消失前到了山脚下。

    那山不算高,山体是整块的岩石组成,岩壁上有数不清的孔洞,在夜色中看起来分外妖异古怪。

    谢行吟看到地上一具不知名小兽的骨骸,上面爬满了杂草,还开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来。

    “哥哥,这是狐狸的骨架。这山里可能有毒蛇野兽。”陆焚说。

    安全起见,众人在山脚下找了个相对平缓的地方扎营,到附近找了枯枝落叶燃起了一堆篝火。

    骆驼背的布袋子里有遮风布和简易支架,给他们夜里扎营当帐篷用的。

    他们选的地方在一处崖壁下,简易帐篷没有打地钉,借着崖壁挡风,不至于半夜被风吹跑。

    篝火旁,五只帐篷很快搭了起来。

    陆焚有把自带的手电筒,挂在帐篷里当电灯照明用。

    大家布置完营地,围在篝火旁。老梁啃着干粮,一边扇自己一边叫唤:“哎呦我这乌鸦嘴。昨晚还满汉全席呢,今天就真没得吃了。”

    天色已晚,领路人提议早点歇息,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众人安排完守夜顺序,便各自回到帐篷里。谢行吟扭头看见陆焚还站在骆驼旁边,正从布袋里拿什么东西。

    “怎么了?”谢行吟朝他走过去。

    骆驼们被拴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旁边,身后高大的岩壁像是被鬼斧劈开,上面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黑色岩洞。

    在崖壁的衬托下,五顶帐篷显得极为渺小,好像随随便便就能捏碎。

    陆焚轻轻地把装有水和食物的袋子都拆了下来。“多留点心眼总没坏处。”

    这些物资关系到接下来的生存,就放在外面没法放心。

    他们一起把食物和水都带回了帐篷里,然后把帐篷封紧。荒漠里毒蛇毒虫多,要是没关好,钻进帐篷里来可就惨了。

    夜晚的山脚有点冷,谢行吟把外套脱了盖在身上,和陆焚并排躺在一起。

    外面的风声逐渐大了起来,灌进岩壁上的洞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类似雅丹地貌魔鬼城里的哭声。

    谢行吟听着篝火燃烧的噼啪声,有点担心夜里帐篷会不会被那鬼哭狼嚎的风吹跑。

    “……翻过这座山,后面全是荒地和沙漠,一路上会越来越干旱。”陆焚关掉了手电筒,“我们起码要两三天才能到地方,现在多休息节省体力吧。”

    谢行吟微微诧异。陆焚只看了一眼泥板,已经把后面的地形记住了。

    谢行吟下午在骆驼上打了个盹,现在躺在帐篷里反而睡不着了。他和陆焚挤在同一顶狭小的帐篷里,胳膊几乎要贴到一起。

    篝火的光透过帐篷的布料,黑暗中映出了对方侧脸的轮廓。谢行吟翻了个身,没想到陆焚也没睡,睁开了眼睛。

    “还不睡,哥哥在想什么?”陆焚问。他的声线低沉,却还有一点尚未褪去的少年感。

    黑暗中,谢行吟侧脸对着他:“我在想,苏美尔文明和伊甸园完全不是一个神话体系的。我们的任务主题为什么叫寻找伊甸园?”

    “伊甸园。”陆焚也若有所思,“我们要去的日落之地,难道就是伊甸园吗?”

    陆焚在主城里的时间久,想来没多少时间学习历史,对苏美尔文明知之甚少,谢行吟就给他解释:

    “我记得昨晚在大殿里,那个智者提到过他们国王的名字——吉尔伽美什。”

    陆焚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态度,谢行吟就继续说下去,顺便也是给自己理一理思路。

    “吉尔伽美什是公元前26世纪乌鲁克城邦的一位国王,也是苏美尔神话里的英雄。叙述他英雄传奇的史诗《吉尔伽美什史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史诗。”

    “——我想我们这次任务的主题就和史诗里的故事有关系。”

    “《吉尔伽美什史诗》的第九、十、十一块泥板,讲述了吉尔伽美什面对挚友的死亡后,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的故事。”

    陆焚好像挺有兴趣:“最后呢,他找到了吗?”

    “找到了。但是很可惜,他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仙药被蛇给偷吃了,吃下了仙药的蛇也由此学会了蜕皮。”

    “那可真够倒霉的。”陆焚感叹说。

    “是啊。不过那都是很古老的神话传说了,没法考据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仙药。”谢行吟说。

    “——不过,我刚才想起来,两河流域恰好就是圣经传说中的伊甸园。这两者之间还有一个关联。”

    “伊甸园的传说里,也有贪婪邪恶的蛇。而除了亚当夏娃偷吃的善恶禁果外,伊甸园里还生长着另一种生命果。”

    “想必这就是门票给我们的提示,长生不死的仙药——也就是生命果,就生长在伊甸园里。”

    —

    谢行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刚亮。

    他一动,身侧的陆焚跟着睁开眼。

    谢行吟掀开布帘往外看了一眼,心头隐隐压着一种古怪的感觉。外面太安静了,安静到有点过了头,什么声音也没有。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