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21章 仙药

第21章 仙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人来到塔下时已经是黄昏, 排队进塔的队伍一眼就能看到头。

    第二次进塔,谢行吟比初来乍到时适应了不少。

    不过在无际黑暗和时空扭曲感相继侵袭而来的时候, 他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想抓住什么。

    黑暗中,他指尖好像触碰到了谁的手臂……

    【载入中。】

    【特殊任务“寻找伊甸园”即将开启——】

    【公元前26世纪, 乌鲁克城邦的勇士们奉国王之命,前往“日落之地”寻找传说中的不死仙药……】

    眼前出现了一点灯光。那灯火的光芒越来越亮,很快将谢行吟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国王塔庙顶层的大殿里,耳边传来悠扬热闹的歌舞声,还有酒杯餐具碰撞的声音,正是喧闹的宴会现场。

    面前的桌上摆满了美酒和佳肴,国王正慷慨款待他们的勇士。

    谢行吟的眼睛一下子无法适应这光亮, 眯了眯眼睛。

    等视线重新对焦,他发现自己正站在穷奢极华的大殿中央。

    谢行吟一低头, 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陆焚的手腕。

    左右两边的长桌上已经坐了几个人, 那些人看见他们忽然手拉着手出现, 不知谁起哄吹了声口哨。

    谢行吟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赶紧松手, 学着其他登塔者的样子入席乖乖坐下。

    陆焚和老梁分别坐在了他左右两侧。老梁一坐下就对着谢行吟挤眉弄眼:“老谢, 乌鲁克在哪个省啊。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怎么没听说过?”

    谢行吟小心地伸手拿起面前一个造型精美的容器端详。

    “……乌鲁克是五千多年前两河流域的城邦, 就是现在中东阿拉伯那一带。这些城邦算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古巴比伦的前身。”

    这个任务背景有点意思,比起忘川公寓那种阴间任务, 他更喜欢这种有点文化底蕴的。

    另一侧, 陆大少爷坐在垫子上, 两条长腿无处安放, 只好随意屈起一边膝盖。

    他垂着眼眸,没急着动桌上那些食物,反而用手撑着下巴,盯着谢行吟看。老梁可就没这么高的政治觉悟了,看着满桌子的菜肴点心乐开了花。

    华美的大殿之上,国王的眼皮子底下,忽然传来了“吸溜吸溜”声。

    谢行吟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往旁边瞄了一眼:“老梁你没吃午饭吗?”

    老梁这会儿说话含糊不清,但振振有词:“谢老弟,你是没经历过在塔里三天吃不上饭的日子……现在有得吃,不吃白不吃……”

    谢行吟不想管他,就是担心老梁在国王面前如此失礼,身后的侍卫会不会把他叉出去,扔进幼发拉底河喂鱼。

    金碧辉煌大殿里的装饰充满异域风情,站在他们身后的一排侍卫装束奇特,腰间裹着卡乌拉凯斯腰衣。

    谢行吟认出这是典型的苏美尔服饰,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些都是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一排侍女顶着盛有水果的瓦盆鱼贯而入。她们头戴着繁琐漂亮的头饰,缀满了金箔做成的叶片,身上挂着色彩缤纷的流苏串,腰上也挂着极细的一圈金色圆环。

    下方列席而坐的这些登塔者全是现代装束,五颜六色,混在这大殿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十个侍女各自端着一盆水果,摆在客人们的面前。

    异域风情的妖艳美女扭着的纤纤细腰,热情地把果盘放在他们面前,老梁笑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既然要出发寻宝,肯定是风餐露宿,今晚的宴席上大家都放开了吃。

    谢行吟用完晚餐,再抬头时,大殿最上方的金色王座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想必那就是乌鲁克城邦的国王了。

    在国王的身侧,躬身站着一个须发花白的智者,身穿拖地长袍,手里抱了一块泥板。

    晚宴接近尾声,外面匆匆又进来了两个现代装束的人。那两个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想必是被塔拉来充数的。

    等两人入席坐下,人一到齐,站在城主身边的那智者就开口了。

    “诸位,是乌鲁克城邦最聪明的十位勇士,自请为我们伟大的城邦之主吉尔伽美什寻找不死仙药……”

    “如果只有一位勇士带回了仙药,这位勇士将得到100天的生存时间奖励;”

    “如果有两位勇士带回了仙药,他们每人将得到30天的生存时间奖励;”

    “如果有三位勇士带回了仙药,他们每人将得到20天的生存时间奖励;”

    ……

    “如果十位勇士都带回了仙药,他们每人将得到1天的生存时间奖励。”

    “祝君好运。”

    智者说话的时候,每说一句,大家的脸色就差三分。

    等他说完以后,甚至有人愤怒地拍起了桌子:“十个人都成功不是更难办到吗!凭什么都成功只给1天生存时间啊!”

    “就是,这算什么意思?!”

    刚才酒足饭饱歌舞升平的气氛霎时间凝固了,仿佛冬日里被人从火炉边拉出来,丢进了冰窟里。

    完成任务的人越多,任务奖励就越少。如果十个人全完成任务,就相当于白跑一趟了。

    谁也没想到条件会这么苛刻。

    老梁吃东西的动作都顿了一下,昨天刚修好的墨镜从鼻梁上滑了下来,差点摔进了汤碗里。

    大殿里,有人皱眉,也有人却在暗自咽口水。

    1天生存时间太少,但100天生存时间就极为诱人了,怕是连高级任务都没有这么高的奖励。

    如果能独吞仙药……

    除了那两个充数的,能得到特殊门票的都绝非等闲之辈。和谢行吟初次进任务时的情况不同,这次参加任务的多是老手。

    谢行吟偏头看了一眼一直没出声的陆焚,后者俊美的五官掩映在灯火摇曳里,神情淡淡的没什么表示。

    虽然这位陆小少爷总是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却莫名能让人安心。

    大厅里一派祥和的氛围之下,暗波汹涌。

    —

    第二天一早,智者带着整装待发的众人来到城门外。

    城门口聚集着送行的群众,乌压压的一大片。全城的人都来欢送他们的英雄远征了。

    难得这么受人欢迎,老梁一开始还兴高采烈的。可是走进以后,老梁顿时跳了起来,险些撞在了谢行吟身上!

    “我滴个妈呀——老谢!那、那些是什么!”

    谢行吟顺着他所指方向一看,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昨晚见过的侍女、国王还有智者,样子都和真人无异,甚至连睫毛都清晰可见。

    可送行的那些乌压压的民众们就不一样了。

    他们徒有似人的外表,却没有活物的生机。笑容僵硬地定格在嘴边,蜡像一般死气沉沉,乍一眼看着更像送葬的纸人。

    这些面带微笑的假人正热情地向他们挥手,那场面太惊悚了。

    “这他妈是来送行的还是来送葬啊!”

    大家一看纷纷吓破了胆,仿佛误入了恐怖蜡像馆,强忍恶寒跟着智者往城门外跑去。

    谢天谢地,跑出城以后,那些民众就没有再跟过来了。

    城门外有五只高大的骆驼,每只骆驼身上都挂着几个布袋,脚下还堆着干粮和水,以及给骆驼吃的干草。

    智者把刻满楔形文字的泥板交给了他们,给大家介绍牵骆驼的领头人。

    “领头人会为你们带路,到日落之地去。那里生长着不死仙药。”

    日落之地?

    谢行吟抬眼往西边看去。那个方向远离河流,一眼望过去荒凉无际,远山依稀。

    均分完水和干粮,在场的十名登塔者,两两分配骑上了骆驼。

    领头人教他们,踢一脚骆驼就走,再踢一脚停下来,三连踢就是加速。

    谢行吟挑了一匹骆驼,陆焚也跟着上来和他乘同一匹。无奈,老梁只好和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同乘一匹,相比之下简直瘦弱得可怜。

    老梁有样学样往骆驼肚子上踢了三下加速,屁股底下的骆驼顿时像脱缰的野狗一样飞出去,扑面而来的风险些把他脸皮都掀飞了。

    骆驼队排成一字出发,背后的城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满了假人,挂着僵硬的假笑在向他们挥手告别。

    有个胖老板回头一看,二百多斤的身子差点没吓得从骆驼背上掉下来。

    随着骆驼队渐行渐远,他们走进了荒漠,远处的城邦很快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点。

    骆驼一晃一晃的,陆焚闭目养神,似乎对外界的事不甚在意。谢行吟则手捧着一块泥板研究——那是临行前智者给他们的,上面刻画着一些符号,极为抽象。

    符号周围还有一些简单的楔形文字,作为标注。

    谢行吟花了点时间,大概看懂了,这是一张地形图。

    右下角几条弯曲的线代表着河流,几个三角形代表着河流沿岸的城邦,而左上角画着太阳。

    太阳下面有一颗张牙舞爪的大树,想必那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了。

    从地图上来看,从城邦到伊甸园的沿途中间,他们得翻过几座山。离河流越来越远,代表着草木的符号也越来越稀疏,最后变成了代表沙漠的无数小点。

    要翻山越岭还得穿越沙漠,这日落之地真够难找的。

    这次的任务特殊,大家虽然不至于第一天就撕破脸,但是也都沉默地走着,谁也没打算率先交流自己的想法。

    谢行吟只能和陆焚交谈,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陆焚睁开眼,接过泥板看了几眼,很快又还给了他。谢行吟把泥板仔细收好,斟酌着低声说:

    “我进塔次数少,只知道第一次任务有时间限制。但是这次竟然没有。是因为任务特殊的缘故吗?”

    “说没有限制,其实也是有的,只是时间界限没有那么明确。”陆焚指了指装干粮的那个口袋,“我们的食物和水不多,我不觉得荒漠里能找到水。”

    谢行吟点头。

    没错,他们的物资储备确实不容乐观,省着点喝水,顶多也就能撑三四天。

    陆焚说:“不过我们要找的日落之地,应该是类似沙漠绿洲的存在。到了那地方或许能找到水资源补给。”

    两河流域的城邦多是依水而建,他们骑着骆驼逐渐远离河流,往远处灰秃秃的荒漠走去。

    神话传说里,吉尔伽美什曾翻过七座大山,他们此时也正往群山的方向走过去。

    一开始,地上还有零星的草皮和碎石。当他们越走越远,干涸土地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多,许多色彩不一的灌木丛穿插其间,远远看着有点像长满毛发的人头。

    谢行吟听见前面有人问:“咦,这地上这么多灌木,我们干什么还要背这么大袋干草给骆驼吃?”

    领路人听了,摇摇头说:“沙漠里的灌木都有毒,骆驼吃了会死的。你们也不能吃。”

    谢行吟和陆焚对视了一眼。还真的一点多余的食物都不给他们,连草都不能吃。

    荒漠里的昼夜温差大,午后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节。

    大家虽然是骑在骆驼背上,不需要用两条腿走,但很快也被晒得汗流浃背了。

    行军了一上午,就在领路人打算让大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前方不远处横七竖八地出现了几个白色石柱。

    石柱的造型简谱又古老,不知道堆放在这里多久了,已经被荒漠里的风刮得倾斜,底下的阴凉处正好能遮一遮太阳。

    众人一致同意就在这里休息片刻,喝点水。

    老梁踉踉跄跄地下了骆驼,锤了锤自己的老腰:“哎呦,骑了一上午骆驼,屁股麻了。”

    陆焚低头从布袋里取出水壶,递给谢行吟。谢行吟接过来,只抿了一小口。

    他们的水不多,得省着点喝。

    就在谢行吟转头想叫老梁喝水的时候,忽然发现他表情古怪,正盯着那几根石柱看。眼神直勾勾的,就像被黏住了一样。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