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19章 陆焚

第19章 陆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行吟虽然认得出他, 却没想着他能认得自己。只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罢了。

    很快那人也看见了他们。他果然是不记得谢行吟了, 只是礼貌地对谢行吟伸出了手。“陆焚。”

    伸手的同时, 谢行吟瞥见对方右手食指指腹和虎口处有薄薄的一层的茧,像是长期拿枪的结果。

    谢行吟和他轻轻握了手,几乎是一触即放, 感觉对方指尖有点凉。

    陆焚已经是成人的身量, 但样貌看上去非常年轻, 估摸着只有二十岁左右。谢行吟一问,果然如此。

    “谢哥比我大四岁,那我该叫你哥哥了。”陆焚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酒杯。

    谢行吟连忙摆手:“不用。”

    娜塔利是白昼公会的医师,既然是她的朋友。光凭这有限的两面之缘,谢行吟还无法断定眼前人的身份, 不过这个年轻人肯定也不简单。

    让他管自己一个新人叫哥哥, 真占人便宜的感觉。

    随意的攀谈了几句, 陆焚就带他们上楼去安排房间。

    老梁和小岩被安顿在二楼, 听说还有些别的客人在, 二楼只剩下这两个空房间了。

    “老谢, 要不我们挤挤?”老梁提议说, “房间这么大,床也够宽敞,咱们睡一张床也没事。”

    谢行吟正要答应,忽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一扭头, 就看见陆焚站在他身后, 偏头盯着他的眼睛看:

    “不合适, 楼上还有很多空房间。哥哥你跟我来。”

    谢行吟隐约在陆焚的语气里听出了点不爽,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哪里有什么大不了,毕竟一个银币住一周已经是绝对友情价了。

    但陆焚却坚持:“朋友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哥哥愿意住在我这里,我肯定不能怠慢。”

    陆焚带着谢行吟上楼,走在他前面两三级台阶的位置。谢行吟视线正好落在了他腰上。

    被黑色丝绸衬衣包裹着的身材漂亮匀称,走起来隐隐牵动着。

    从他悄无声息的走路姿态就能看得出来,陆焚身手很好,一定是练过的。

    上了三楼,果真还有不少空房间,而且因为数量少,相对比二楼的格局还要宽敞些。

    陆焚带着谢行吟径直进了最内侧的一个房间。谢行吟什么东西也没带,用不着收拾。

    不过陆焚倒是很体贴,看他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就说:“不嫌弃的话可以先穿我的。”

    于是谢行吟跟着陆焚进了他的房间,陆焚拉开了柜门,谢行吟就站在不远处的书桌边。

    不便在别人房间里乱走,谢行吟就站着没动。低头就看见书桌上一个黑色魔方,旁边还躺着一把黑色的刀。

    这不是……

    谢行吟眼中顿时流露出点疑惑,抬眼看向陆焚的身影。

    这魔方和刀不是小陆吗。

    谢行吟这时才想起来,怪不得他看陆焚有种微微的熟悉感。不是因为他见过陆焚,而是因为他的眉眼和小陆有些相似。

    再加上他们同姓陆,谢行吟在心里琢磨着:难不成小陆就是陆焚的弟弟吗?

    那边,陆焚从衣柜里找出了几件只穿过一两次的衣物,递给了谢行吟:“哥哥试试看,可能有点大了。”

    陆焚年纪比他小,但比他还高了近十公分。

    谢行吟比划了一下,尺码确实有大了一点,但也还勉强能穿得了。

    出门的时候,谢行吟看着陆焚随手合上房门,然后问他:“你是有个弟弟吗?”

    没想到陆焚对他一笑:“小陆跟我说过你。”

    果然。谢行吟点点头,询问了几句,知道小陆并没有被留在塔里面,终于放下了心。

    陆焚也就顺着他话说下去,捏造出了一个自闭儿童的形象,冲谢行吟眨了眨眼睛:“我这个弟弟,胆子小还黏人,多谢哥哥照顾了。”

    —

    在来到这里之前,谢行吟根本没想到一银币一周的房租竟然还能包衣食住行。

    偌大的餐桌上摆满了盛着饭菜的碗碟,每个人面前放着一套银质餐具,中间还摆了个瓷瓶插花,看起来极为正式。

    老梁捧着碗拿着筷子已经乐得要上天了。在忘川公寓里啃了这么久的压缩饼干和泡面,终于吃到正常的食物了。

    谢行吟悄悄观察了一下,没有诸如魔鬼藤炒肉之类的黑暗料理,放下心来,也拿起了筷子。

    他至今怀疑那个魔鬼藤炒肉只是白昼公会的特产,毕竟谁有那么彪悍能随便弄到那种东西。

    小岩会做饭,刚才一直在厨房里给他们帮忙,这会儿戴着手套把最后一盆汤也端了上来,也在空座上坐下了。

    “教会过两天又要提高赋税了。”老梁对谢行吟说,“你要不要早点兑换金币?”

    谢行吟不明白他的意思,反倒另一边的陆焚听到了这话,不动声色地放下手里把玩的酒杯,冷淡地骂了一句:“那帮蝗虫。”

    见有人起头,梁兴也跟着大骂教会。“就是,同样是神棍,怎么我老挨人白眼,外国神棍就高贵了!”

    谢行吟初来乍到对主城里的事知之甚少,陆焚便给他解释。原来教会掌握着银行和兑换机构,任何人要把生存时间兑换成金币,他们都要收取赋税提成。

    谢行吟也觉得这不合理,皱眉道:“不可以绕过他们交易吗?”

    “私下黑市里也能交易,不过不安全,经常听说闹出人命。”陆焚说。

    谢行吟点头。在这里时间就是生命,私下交易确实很危险。但他有一点不明白:“可是教会为什么能管理银行和兑换机构?”

    原来,在审判日之初,于是主教利用教会之名摄取权利,人们在恐慌之余都盲目相信了这是神的旨意,代神来传达旨意的教会也享有了无上的权利。

    直到后来城市的建设步入正轨,各种各样玩家公会和管理机构的诞生,教会的权威逐渐被削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教会仍然有相当一部分追随者,也依然保留着税收的特权。

    “收手续费都算好的了,”陆焚笑得有点冷,“前些年教会权利只手遮天的时候,他们还敢打着所谓神的旨意,要求所有人上供纳税购买‘赎罪券’。”

    “真的有人愿意交钱啊?”

    老梁嘀咕着说:“总有那么些蠢蛋,喜欢上赶着送钱送死……”

    冷静地看来,这些教众似乎很愚蠢,相信了教会的规划。但是仔细想想,谢行吟又觉得可以理解。

    人们忽然陷入了未知的恐惧,总是需要用信仰来安抚自己,试着给自己一些希望。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们漫山遍野起别墅,我们穷得连饭都吃不起。”老梁愤愤地用刀叉切着一块肉,随后反应过来陆焚在看他,“啊,陆兄我不是说你啊。”

    陆焚点点头表示不介意,老梁也就放心下来,问他:“不过我挺好奇的,陆兄看你年纪也不大,这房子……”

    “是从我父亲那里继承的。”陆焚倒也爽快,“他是主城里的最早一批玩家,前些年去世了。”

    “最早一批玩家……”老梁眼里难得露出一点钦佩,毕竟最早的那些人都只存在于口口相传之中,谁也没见过资历那么老的玩家。

    “哎,谢老弟,你不是说你父亲也是十年前就在审判日里失踪了吗,那他应该也是最早那批玩家之一。那时候人少,没准你爹就和他爹认识呢。”

    谢行吟也看向陆焚:“我父亲叫谢昇,十年前失踪了。最近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来到了这里。”

    陆焚点头,微微垂眸。他的情绪控制控制得很好,很少会流露出不该有的表情。

    “抱歉,当年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其实也难怪,谢行吟的父亲十年前失踪,七年前就去世了,现在主城里的大部分人都不可能认识他们。如果想要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只能问在这里七年以上的老玩家里。

    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十年前的老玩家啊,我倒是听人说过几个……”老梁别的不会,八卦知道的不少。

    “听说白昼公会的会长就在这里待了很多年。不过没多少人见过他,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

    谢行吟听了也有点诧异。那个在禁林里救过他的人竟然在这个世界里待了这么久,可他的潜意识里总觉得那是个年轻男人。

    “会长怎么可能是年轻人,起码得是四五十岁饱经风霜的老男人了吧。”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陆焚已经撂下刀叉,坐在旁边喝茶,眼底一片波澜不惊,对他们的议论半点反应也没有。

    —

    谢行吟临睡前洗了个澡,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了衣篓。

    他身上穿着件长款衬衫。这件衣服对他而言大了点,不过当睡衣正好。

    从浴室里出来,谢行吟走到窗边正打算拉上窗帘去睡,忽然发现有几颗流星划过夜空。

    房间外侧有一个小露台,是和隔壁房间共用的。谢行吟就这么走出去看的时候,没想到陆焚也在。

    身上的长衬衣也只能勉强遮到膝盖上方一截,谢行吟暗自有点后悔。早知道外面有人,他肯定不会穿成这样就走出来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