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18章 谎言

第18章 谎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梁吓得眼球都颤了两下,连声斥责:“干什么干什么!”

    阿雅顿时慌乱起来, 面色一狞, 用力将那张死符往谢行吟背上按去——

    然而片刻后,她非但没能碰到谢行吟, 反而忽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喊叫, 双膝“咚”地一下跪倒在地。

    “啊啊啊啊!!”

    手腕被捏住,五指一松, 那张死符缓缓飘落在地。

    阿雅颤抖着抬起头,看见面前的少年面色冷峻毫无血色,眼神里的冷意像是能刺透她的灵魂, 一只手正毫不怜香惜玉地死捏着她的手腕。

    明明是个孩子, 手劲竟然大得恐怖。被抓着的手腕上传来剧痛,痛得她脸色发白直飚眼泪,捂着手跪在了地上大叫起来。

    等那少年一松手, 阿雅的右手腕软趴趴地瘫下来,看起来险些就要断了。

    另一个女孩见状,表情也慌了,但是依然浑身僵硬地一动不动, 连句话都不敢说。

    谢行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仔细一看才发现黎薇反绑了那个叫小艾的女孩的双手, 手持一张死符在她背后,用来威胁她和她的同伴。

    小岩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 也不知道事态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她从来的那天起就和黎薇住在同一个房间, 哪里想得到那个柔柔弱弱的面具, 底下竟然是这样恐怖的一面。

    这样陌生的感觉太可怕了。小岩本来哆哆嗦嗦地想去扶她朋友,却被老梁按住了。“小心点,别乱动。”

    黎薇知道她手里这女孩顶多能用来胁迫她的小伙伴,其他人与她素不相识,根本不会受威胁。

    见她没用了,黎薇眼神里逸出一股浓浓恶意,嘴角露出一点笑,手掌一推直接把死符按在了面前那个女孩的背上。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没人能插得上手。

    当死符起效的通知出现在眼前,女孩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立刻瞪大了眼睛惨叫起来。

    很快,她两眼泛红,小腿发抖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她眼前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景象,忽然疯疯癫癫地一转身,在走廊里发疯似的乱跑起来。

    经过黎薇身边时,被她毫不在意地踹倒在地。

    “小艾!”小岩一着急,差点就要冲过去,老梁一把按住了她,在她耳边说:“冷静小丫头!冷静一点!死符两个小时才会起效,我们只要想办法在这之前杀了人面犬,带你的朋友出去。”

    小岩听了冷静下来,抿着唇点头,眼神愤怒地盯着黎薇。

    只见黎薇嘴角还挂着点柔和笑意,慢慢地走了过来。

    但这笑容在她的脸上,其实很惊悚。

    谢行吟望着她,眉毛也皱了起来。黎薇身上还穿着漂漂亮亮的短裙,和寻常姑娘没什么两样。

    可这时候细想,谢行吟发现她从一开始就很古怪。

    黎薇自称第一次登塔,也就说明她是和谢行吟差不多时间来到审判日世界。同为新人,貂皮大衣女士都穿得那么厚实了,可她还穿着和冬季完全不合时宜的短裙。

    谢行吟本以为是女孩爱漂亮,现在想来,应该是因为这个世界里正值温和的季节了。

    明明其他新人都慌得要死了,黎薇初来乍到时还敢在一个古怪的侦探社里随便喝水。细想老侦探和她的关系,更像是因为她爱喝柠檬水,特意准备的。

    就好比他们这批人,也是因为孙女要吃,老侦探才准备的。

    其余的人见黎薇过来,也都心怀戒备地一字散开,挡住了她的去路。

    楼梯间和房门都已经封锁了,走廊尽头的窗口安有结实的防盗窗,黎薇要想离开就只能从电梯口走。

    但是她不慌不忙的,并没有要逃跑的样子,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迈着步子直直地走了过来,有恃无恐。

    双方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黎薇咧嘴一笑,那笑意颇有点毛骨悚然的意味,直勾勾地盯上了谢行吟。

    “谢哥啊,你们到哪里去了。留我一个人好害怕。”

    谢行吟心里发毛,但也报之以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微笑:“楼上。你呢,你上午又到哪里去了。”

    黎薇就好像看不见这边的刀剑相向,还在笑吟吟地往前走,看起来和以前那个黎薇没什么两样:“我发烧烧糊涂了,现在想出去通通风。怎么,这你也要拦我?”

    说话的工夫,黎薇已经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他对面,其他人看见他汗毛都竖起来了,纷纷后退,但黎薇就像是没看见一样,专注地对付这一个。

    “姐姐,你烧了这么久,没烧坏吧?”小陆还站在谢行吟身侧,忽然抬头挑衅。谢行吟不动声色地用胳膊把他往后挡了一点,但是没推动。

    黎薇微微眯起眼睛,僵硬的眼珠子转了转,落在了小陆身上。隐约感觉面前的这孩子话里有话,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我不是骂你啊姐姐,但是我忽然想起来,狗的正常体温是38度到39度。”小陆脸上维持着笑意,忽然猛地朝她伸出手去。

    谢行吟没料到他会这么做,事发突然没来得及阻拦。眼睁睁地看着小陆一把将她的头发扯了下来。

    其他人定睛一看,纷纷倒吸了一口气——竟然是假发。

    被掀开的假发之下是长满灰白尸斑的头皮。

    谢行吟想起阁楼床上丢着的那顶假发。果然是她。

    如果说黎薇之前还有点心情伪装,这会儿脸上挂着的笑意已经称得上阴邪恐怖了。虚伪绷着的弦被人扯断,她干脆装都不装一下了,笑得浑身打寒颤,像是动画片里大反派一样夸张。

    “只要拖过今晚,你们就都死了,我把你们全吃了,从头到脚连骨头都不剩哈哈哈哈哈哈哈!”

    摔在地上的阿雅刚爬起来,顿时被眼前这一幕吓懵了。她们几个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刚刚被黎薇要挟着差点害了人,随即又眼睁睁地看着黎薇从一个大活人变成这把鬼样子,吓得尖叫起来。

    黎薇好像很享受别人对她露出恐惧的表情,不怒反笑,这回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在她没有头发的脑袋上看起来更为惊悚。

    “我在这里关了十年,有很久没见过活人了。”她抬起黑漆漆的眼珠看着谢行吟,“谢哥,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一批食物里面你长得最好看,本来我还想留着最后杀你的,只可惜……既然这样,不如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背后忽然传来老梁跳脚抗议的声音:“我呸你个妖女,少胡说八道。在座论颜值难道不是我排第一吗!”

    他话一出口,原本跌到谷底的紧张气氛忽然凝结住了,连黎薇那张狰狞的脸都露出了一点扭曲的表情,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情况下争这个毫无意义,也不知道老梁他是自恋过头,还是故意挑衅。

    不过黎薇一笑,其他人都不敢笑了。她那毛骨悚然的笑声果然和他们在阁楼里遇见的那只怪物一模一样,听得人上下牙床直打颤。

    前仰后合地笑完之后,黎薇跟川剧变脸似的表情一变,笑容逐渐扭曲了。

    “臭道士,闭嘴!”

    她怨毒地笑着,脊背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角度弓了起来,身形一闪向老梁脸上扑了过去。“我最讨厌道士了!先咬死你!”

    老梁看她猛扑过来,像是早有准备,潇洒地往旁边一闪身,反手就从背后摸出了什么东西,重重一下子扣在了她脑门上。

    是那张镇宅符,老梁把它捡来防身了。

    双指一点,那张黄色的符纸就被按在了黎薇的额头上。这不慌不忙地一下子颇有些仙风道骨,像是电影里的道士捉鬼。

    黎薇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么的,竟然被他的动作镇住了片刻,但是随后她咯咯地笑起来,竟然随手就把那张符咒撕了——

    “蠢道士,谁告诉你普通符咒对我有用的?”

    老梁只道这符对女鬼有大用处,对黎薇多少也会有点用,可没没想到她随手就把符咒扯碎了。

    老梁装逼不成蚀把米,一下子慌了神。他连个可以自卫的武器都没有,慌乱间顺手摸了个什么东西——原来是他揣在兜里的那本《周易》。

    老梁稀里哗啦地往前乱扇了几下,也不知道打着没打着,反而破旧的书页哗啦啦地掉了一地,自己还因为惯性往后一倒摔了个屁股蹲。

    此时黎薇的身形已经有些变化了,下半身正往犬的方向转变。她看着滚在地上的老梁,露出像是猫逗老鼠一样的神情。

    像是不急着弄死,先玩个够。

    眼看那张怪脸越靠越近,老梁吓得汗毛倒竖,老梁慌乱间从布包里抖抖擞擞地摸出什么东西重重往她身上一甩,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往回跑。

    他丢出去的是个罗盘,纯铜炼成的罗盘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劈头盖脸砸在了黎薇那张脸上,本就扁平的五官直接凹陷了下去。

    黎薇的身形迟钝了一瞬,发现自己的假皮囊被砸坏了,大怒,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老梁背后,朝他的肩颈咬了下去——

    “闪开。”在她猩红色的血盆大口张开的同时,谢行吟横空一脚把老梁踹了出去,“咚”的一声闷响撞在了对面的墙上。

    老梁摔得眼冒金星浑身酸麻像是要散架,也顾不得管踹疼没有,抖着手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嘴里“哎哟哟”地叫唤着:“断了断了,命根子要断了——!”

    这边,黎薇的假皮相被罗盘砸坏了,身体也已经彻底没了人形。她那张人脸扁平而青白,眼白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两个眼眶里全是黑漆漆的眼珠,脖子往下全是狗身。

    “我的脸。”她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怖地尖叫起来,“臭道士,你赔我的脸!!!”

    谢行吟见状不妙,一把提起老梁的衣领迅速暴退。那个疯掉了的小艾还在走廊上披头散发地乱跑,这会儿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嘴里尖叫着不知道在躲避什么,一头就撞进了黎薇的怀里——

    事发突然,等其他人看见时已经来不及了。黎薇对送上门来的猎物毫不客气,唇角一咧,张口就对着她的脖子咬下去。

    血迹顺着脖子流下来,滴在了地上。小艾抽搐了片刻,身体很快僵硬了,双眼涣散地盯着天花板。

    恶鬼索命。死符应验了。

    谢行吟他们可是领教过人面犬吃东西的场景有多恐怖了,在它面前,他们这些人完全是手无寸铁待宰的羔羊。

    这次人面犬倒并不急着吃,它更想处理掉面前这些人,于是将小艾只吊着半口气的僵硬身子往旁边一推,继而朝这边走了过来。

    谢行吟手里没有其他武器,身上只有一个手电筒。但是走廊里的灯光明亮,他没办法故技重施弄瞎她。

    大家绷着脸,冷汗悄无声息地顺着脊背往下流。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我有点饿了。”黎薇说,“你们把我的食物藏起来了,我好饿。”

    黎薇狞笑着逼近他们。他们这一行老弱病残,谁也没把握能出奇制胜,只好缓缓往后退。

    一个进,一个退。这么一来二去,眼看就要退到走廊尽头退无可退——

    谢行吟偏头说:“我挡一下,你们找着机会先溜。”

    “哥哥!”谢行吟忽然听见小陆的喊声,随后一个黑色的物件朝他飞来。

    谢行吟当空接住,原来是他之前用过的那把军刀,通体漆黑刀身闪着锐利的寒光,映出他的半张脸。

    看得出来这刀有相当的威力。

    就在谢行吟抬头看黎薇的同时,她忽然对谢行吟暴起发难。

    人面犬速度极快,身形鬼魅,谢行吟刚险险避开挥过来的利爪,又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利齿。显然单凭蛮力他不可能是这怪物的对手,光是被动防御不被她咬到都够呛,哪里还能抽得出手去反击。

    她面目狰狞就好像从十八层地狱油锅里爬出来的恶鬼,还在咯咯咯地笑,这笑声让人头疼欲裂。

    缠斗间,谢行吟尝试着往她的要害处攻击,可是尖锐的刀锋刚刺穿了她腹部,人面犬忽然一闪身又出现在了他身后,诡异一笑,张开血盆大口又照着他的脖子猛咬下来。

    这些鬼物从某些方面来说和人根本不是一个维度的东西,就好像高维生物对低维生物的绝对碾压,普通的武器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刀穿过她的身体,人面犬浑身上下就好像没有实质一样,触碰不到,就是拿出四十米大砍刀也捅不伤她。

    这人面犬身形如同鬼魅,浑身上下都没有破绽。交手了两三个回合后谢行吟就已经掂量清了,这东西比他在禁林里遇到的那只怪物还要凶悍。

    谢行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他的目光迟疑着落在了人面犬的脖子上。

    希腊传说里阿喀琉斯刀枪不入,只有脚踝是弱点。人面犬一定也有弱点。既然要砍掉她的头,那么人面犬的弱点就是脖子。

    她的人头和犬身的衔接处看上去不怎么协调。

    片刻分神思考的功夫,黎薇又是横空一爪劈来,谢行吟下意识地抬手阻挡还是被划伤了小臂,衬衣上顿时留下了三道暗红的血痕。

    血很快顺着指尖往下淌,滴在地上,谢行吟右手脱力很快意识到撑不住了。这时候走廊里竟然响起了枪声,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虽然枪弹对人面犬也没有实质伤害,但她还是被这阵仗吓得愣了片刻,原本险些要刺穿谢行吟脖子的利齿和尖牙一松,被他奋力挣脱了。

    谢行吟从地上爬起来,衣衫凌乱有点狼狈。但是看着眼前的人面犬,他感觉到了一点端倪。人面犬的速度和声势都很吓人,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对他造成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人面犬完全可以咬死他,为什么不?

    谢行吟知道这当然不是黎薇手下留情想放过他。她那个态度,就好像目的不是要杀他们,而是想把他们赶到哪里去。

    后面……

    谢行吟一扭头,看见了敞开的电梯厢,贾鸣的尸体还耷拉着脑袋坐在里面。眼看着撑不住了了,老梁已经在电梯口招手准备让大家撤退了。

    “别进电梯!”谢行吟一偏头躲过还挂着血迹的利爪,脸颊上还是蹭出了三道浅浅的血痕,反手一刀劈过去被挡下,继而被她猛地一下摔到了墙上。

    脊背重重地撞到了冷硬的砖墙,谢行吟眼冒金星脑袋里嗡嗡作响,嗓子一甜差点吐血。

    那边老梁听了他的吩咐,又赶忙把其他人从电梯里拉了出来。

    想必忌日未到,人面犬还不完全强盛,不能随意杀人。哪怕身份被戳穿了,她行动也得和之前一样需要条件。

    想起他们好多次都是在电梯里发现的尸体,她多半是要借助电梯才能杀人。

    而刚才她之所以能随便对小艾动手,也只是因为她身中死符。

    想明白以后,谢行吟松了口气,既然人面犬不能杀他,那就没什么顾虑了。

    这时,他余光里什么东西一闪,竟然看见小陆冷着脸悄无声息地绕到了人面犬背后。

    谢行吟这才看见他手里拿了把枪,心里一惊。刚才开枪的人竟然是小陆。

    谢行吟虽然感谢他的好意,可枪弹对人面犬毫无杀伤力,他这样是没用的。

    他拼命眼神实意小陆躲远点,忽然看见小陆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一看到那个东西,谢行吟一愣,心领神会。

    “谢哥别怕啊。”面前的“黎薇”毫无察觉异常,还在笑,“让我把你吃了,我就能变成你的模样了。我喜欢你的皮相,把它给我好不——”

    话没说完,她忽然僵硬了一下,一脸古怪地扭过头去。也不知道谁这么胆大妄为拍了拍她的背,定睛一看是个孩子。

    趁她压制着自己的爪子松了一瞬,谢行吟抓住机会整个人往下一倒,从底下挣脱了出去。等在地上打了个滚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离她两米远了。

    背后的小陆垂着眼眸,又在谢行吟背上拍了一下。

    从黎薇的角度看不见他们在干什么,也看不清自己背上有什么东西。

    谢行吟用衣袖抹了一把侧颊上渗出来的血,咬牙道:

    “普通符咒对你没用,那生死符对你有没有用?”

    老侦探口中的十三人、电梯厢的荷载人数……任务显然是承认黎薇作为“人”的身份的。

    【死符已生效。青年侦探黎薇将于2小时内死于恶鬼索命】

    “黎薇”愣了一下,背后贴上死符的地方微微焦灼起来,她的显然是没想到。

    但随即,她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更为阴险的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又怎样。厉鬼索命,我就是这里最厉害的厉鬼,你以为这里还有哪只鬼是我的对手,谁能索我的命?”

    但是谢行吟丝毫不慌,黎薇隐隐觉得有点不妙。

    “你看我怎么样?”他微微侧身给黎薇展示自己的背后。他背上贴着一张生符,朱砂写成的“生”字流转着暗红色的光芒。

    厉鬼来不来索她的命不要紧,死符贴上的那一刻,谢行吟身上的生符就起效了。黎薇再也伤不了他。

    黎薇顿时变了脸色,想故技重施抓个人质,直直地朝小陆扑过去,却没想到谢行吟反应比她还快一点,闪身拦在了她面前。

    “说实话我挺好奇,生符是什么效果。”说着,他伸出了还在淌血的手。

    黎薇虽然嘴上不承认,但还是下意识地露了怯,往后连退三步,随后身影一闪就想逃——

    谢行吟身上的生符已经起效。人面犬纵然暴怒,但是她已经杀不了谢行吟了。

    非但伤不了,厉鬼碰到他的时候还会被灼伤。

    那火不是一般的火,是能深深灼痛它三魂六魄的无量业火。

    谢行吟没给她逃跑的机会,染着血迹的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人面犬惨烈的嚎叫起来。

    很快,自染上谢行吟血的肩膀处,金色的光芒迅速蔓延开来,它的全身被业火点燃了。在这熊熊烈火之中,人面犬还在疯狂嚎叫着。

    这次的叫声比之前还要难听,像是困兽垂死挣扎。

    如果面对着之前模样的黎薇还有点下不去手,现在谢行吟杀它没什么心理压力。虽然她也有冤屈,但它杀死了精英男,杀死了貂皮大衣夫妇,还无差别性地报复害死了公寓里的那么多人。

    这结局也算是罪有应得。

    手气刀落,寒光闪现,血迹飞溅在墙上。

    人面犬还冒着烟的脑袋“咚”的一声坠地,两只眼睛依然怨毒地盯着谢行吟。它还没死透,躯体神经反射地在业火中挣动着,最后轰然倒了下去。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形势逆转发生的太快,其他人都还有点没缓过劲来。

    此时的谢行吟脸衣服上血迹斑斑的,很是有点狼狈,但还是对着小陆笑了一下。“谢谢。”

    如果不是小陆聪明,他们也弄不死那东西。

    陆焚抬眼,就看着谢行吟背着光影朝自己笑了一下,俯身用袖子帮他擦掉了脸上溅到的血。

    “好了,说了会保护你。”谢行吟接住了一声不吭投进他怀里的少年,笑笑。

    一直神色清冷的少年也露出了点笑容。“谢谢哥哥。”

    人面犬的身体终于不再动弹,谢行吟松了口气,站起来。他原本想把镜片还给老梁,但是老梁却摆摆手大方地时说:“谢老弟,要是没有你们我老梁的命今儿就得撂在这儿了。反正我就一只眼睛,剩一个我也还能用,这镜片是个好道具,就送给你了。”

    既然这么说了,谢行吟倒了声谢,也就收下了。

    刚才被那个叫小艾的女孩披头散发地倒在墙角,背上被黎薇贴上的死符已经掉了下来,好在还剩半口气。

    她的同伴把她扶了起来,低声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

    可还没等她们站稳,忽然自脚下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差点又摔在了地上。

    人面犬彻底断了气,它幻化出来的景象迅速溃坍。亮堂的公寓楼正在变回残破的废弃建筑。

    地面剧烈地震动着,天旋地转地动山摇,脚下崩裂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破碎的墙砖和天花板“哗啦啦”地剥落,头顶大块的砖石砸下来,像是无数巨大陨从天而降,砸到必然是头破血流脑浆四溅。

    混乱间,谢行吟打开了楼梯通道的门:“快走!这里要塌了!”

    “快下楼,别乘电梯!”其他人纷纷跑进楼梯间里。

    阿雅还拖着昏迷不醒的小艾站在电梯口,谢行吟看她们肯定是走不动了,正想过去的时候,阿雅已经在慌不择路间拖着小艾走进了电梯。

    显然她在地震安全课上开了小差,兀自按下了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合上,把一切声音都关在门外。

    这时,屋顶的横梁“砰”得一声塌下来,扬起漫天灰尘,把电梯口拦了个严严实实。谢行吟拉上小陆钻进楼梯间拼命往下跑。

    公寓振动坍塌,地板迅速裂开,头顶碎砖大块地往下掉。

    但是危急关头,人体爆发了出巨大的潜能,所有人都跑得飞快,从11楼直冲而下!

    谢行吟牵着小陆,在公寓彻底坍塌之前一口气跑到一楼公寓大门处,狂奔着一头扎进了炫目的白光里……

    —

    【姓名:谢行吟,审判编号0910023】

    【初级任务“忘川公寓”已完成】

    【结算中……】

    【评分等级:A】

    【获得生存时间:15天】

    谢行吟疲惫地推门从塔里出来,回到了那个中心广场。一路逃命狂奔下十一楼,刚刚脱险的几人都累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在离开塔的那一刻,他们身上的伤奇迹般得复原了,就连被撕破的衣服都变回了原样。但是身体的劳累感却无法复原,短时间得剧烈运动使得他们浑身像是被拖拉机碾过一样,连手指尖都是麻的。

    谢行吟明明是牵着小陆一起跑下楼的,从塔里出来的瞬间手里却空了。他左右张望不见小陆,喘了口气正要站起来时,一双粉红色的圆头小皮鞋停在他们面前。

    “恭喜。新人先生,第一次登塔的感觉怎么样?”是塔底下卖手册的小女孩。她笑嘻嘻的,一直在这里卖她的《登塔指南》。

    谢行吟还没缓过劲来,抬起手和她轻轻握了握:“谢谢你的指南。”

    阿雅和小艾没有出来,大家心知肚明她们肯定是出不来了,小岩眼眶红红的。

    然而三人站在塔下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看见小陆的身影。

    “你确定他出来了?”老梁推了推眼镜,神情十分严肃。

    “确定,我拉着他的手一起出来的。”

    老梁“噢”了一声,像是放下心了:“那应该没问题,可能是他先走了吧。”

    先走了吗?

    谢行吟迟疑了片刻,他不明白小陆为什么会不和他打声招呼就走。

    “没事,看起来那小子对这里的情况比你熟悉多了。”老梁没再和谢行吟争论那姓陆的小兔崽子有多奇怪,因为他知道说了谢行吟也不会信。

    “那我们再等一会儿,如果还不见人咱们就自己走吧。”

    “你打算去哪儿?”谢行吟问他。

    “先找个地方住去啊,难道你不是吗?”老梁拍拍自己身上的破布包,这就是他全身的家当了。

    “你之前是住在哪儿的?有没有房租便宜点的地方推荐?”

    听他这么问,谢行吟想起老梁好像也对白昼公会有点忌惮,就没告诉他自己那几天都在白昼公会的基地里,直说:“我从禁林出来的时候伤得不轻,有人帮了我。”

    如果被老梁知道真相,他肯定要跳脚了。

    谢行吟心里打定了主意,还是跟老梁一起去外面找个地方住。毕竟他也不是公会的人,无缘无故的不好再麻烦他们。

    “咱们现在有生存时间了,可以去租房子住。”老梁介绍说,“这里的租房大多是酒店制的,基本上按日结,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谢行吟叹了口气,看看自己的生存时间。十五天。

    说多肯定是不多的,还得付房租,这使本就不富裕的钱包更是雪上加霜。

    在这时,他们身后的门打开了。谢行吟心里惦念着小陆,几乎是立刻就看了过去。

    但来人却不是小陆,而是一个身形颀长的年轻男人。

    日落时分,夕阳在他的周身镀上了一层暗金色的光辉。背着光影,谢行吟不太能看清那人的脸,但目光还是被吸引住了。

    就如人们常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哪怕看不清脸,也能感觉到对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度。

    年轻人游刃有余般随意推门出来的一瞬间,着实散漫且优雅,不光是落日斜阳,天地万物都被他甩在了身后。

    其他人从塔里出来都连滚带爬那么狼狈,他却气定神闲,好像只是在约会中途去了趟洗手间。

    但谢行吟盯着他倒不止是因为好看,他本能地感觉到那人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然而这种感觉和在塔下初见小陆时一样,像指尖漏过的抓不住的轻纱。

    谢行吟知道自己绝对不认识眼前的人,却不知道这种冥冥之中的笃定是从何而来的。

    偌大一个广场哪里不能走,那人出了门,竟然偏偏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擦肩而过的时候,谢行吟鼻尖嗅到了淡淡熏香味。

    那香味很特别,不像是任何他所知道的男士香水,倒像是盛开的曼陀罗花,冷淡强势却不过分浓烈,透着危险的性感,醉人微醺。

    谢行吟晃了片刻神的功夫,等再抬眼时,对方已经走远了。

    果然脸也是好看的。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谢行吟心里隐隐升腾起一种预感。

    他们还会再见的。

    “老谢,老谢!”梁辛叫了他两声,谢行吟才回过神来。“看什么呢你?”

    谢行吟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老梁是个24k纯直男,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就算是神仙从他身边走过去他也跟睁眼瞎似的。

    登塔的人群早已经散了,偶尔还有寥寥几个从塔里出来的人,也都和他们一样狼狈。后来路灯亮起来了,连出塔的人都没再看见了。

    三人又在塔下等了好半天,小陆仍是不见踪影,眼看着最后一抹天光将要消散,老梁一手搭上谢行吟的肩膀,和他商量:

    “老谢,要不咱们也走吧。我看那小兔崽子肯定是早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害我们白等半天。哎呦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要站不住了……”

    他们在塔里待了这么些日子,确实已经累得够呛了。谢行吟最后看了一眼他们出来的那扇大门,叹了口气。“那走吧。”

    他们往广场外围走去,沿路只有几个散步的。卖手册的小女孩也早已经走了。

    快要走到马路边的时候,谢行吟远远的就看见了对面走过来的女人。竟然是娜塔利。

    “这么快就出来了?”娜塔利朝他们挥了挥手。她没穿制服,老梁他们也不认识她,只把她当做谢行吟口中那个救助过他的人。

    谢行吟他们比既定时间早了一天出来,也不知道娜塔利是怎么特地找过来的。谢行吟向她道了谢,告诉她自己打算和老梁一起租房子住,不再麻烦他们了。

    他看见娜塔利的表情迟疑了一下,像是觉得棘手。

    “怎么了吗?”谢行吟礼貌地问。

    “啊,没没没。”她摆摆手,“那你们定好住要在哪里了没有?正好我有个朋友在租房子,房租的价格不高。”

    谢行吟偏头看了一眼老梁和小岩:“我们……”

    “没关系,能住得下。”娜塔利好像生怕他跑了。

    谢行吟还要说什么,只见老梁却挺有兴趣地问:“你们那儿房租多少钱?”

    娜塔利不假思索地说:“一周一个银币。”

    一个塔兰特金币相当于一天时间,折算成银币能换一百个。

    “这么便宜?!”老梁登时眼睛都放光了,一周房租只要一银币。天呐,还有这种便宜可捡?

    他甚至都懒得先看看那房子是不是破烂不堪漏雨长满蘑菇了,就满口答应下来。

    谢行吟隐隐觉得不对,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老梁却已经兴致勃勃准备出发了。“走走走,老谢咱们走。”

    谢行吟直觉这价格肯定不正常,但也只好说:“那就麻烦你和你朋友了。”

    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谢行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神情恍然了一下。

    街道右边矗立着的一座欧式大教堂,洁白的小天使喷泉雕像汩汩地洒着水。

    花园鹅卵石路上的孩子们被鲜花簇拥着,用稚嫩的嗓音吟唱着圣歌 。老神父站在台阶上,《旧约》的片段迎风回荡起来: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极大,于是宣布将使用洪水,毁灭天下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白鸽从头顶飞过,这座被死亡笼罩的城市角落竟然有这样罕见的一派祥和。谢行吟心里奇怪,多看了几眼。

    在他家附近也有一所几乎一模一样的教堂。小时候妈妈常带他去做礼拜。

    谢行吟奇怪说:“我之前就想问了,这城里的布局怎么和现实一模一样?”

    “很奇怪是不是。”娜塔利说,“前两年我刚来的时候也很奇怪,很怀疑这里是某个平行世界的投影。”

    谢行吟不由得多看了那教堂几眼,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

    娜塔利口中朋友住的地方离这不远,他们步行走了一刻钟,拐过了两个街角,最后在一座带花园泳池的豪宅前停下来。

    老梁忍不住叹了口气,惊呆了:

    “我天,你朋友住在这儿?”

    他是难以置信的语气,却看见娜塔利很肯定地点头。“就是这里。”

    “不会吧,真的让我们住这里?”老梁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左看又看,除了眼前的豪宅,并没看见其他偏房。

    通常他在城里都是住廉租房,十几个大汉挤一间屋子,睡上下铺的木板单人床。没办法,节约房租就是节约生命。

    娜塔利歪了歪脑袋,随口感叹说:“我也觉得他脑子有病——啊不是,我是说,我这个朋友他就喜欢热闹,他那里空房间很多,干脆就租出去给别人住。”

    老梁赞许地点头:“这是做好事啊。”

    —

    五分钟后,他们在客厅里见到了娜塔利口中的那个朋友。

    见到那人的瞬间,谢行吟着实是眼前一亮。

    ——这栋房子的主人竟然就是傍晚时他在塔下见过的那个年轻男人。

    他靠在沙发旁边,正在和什么人说话,眼梢含着点戏谑的笑意,随意搭着的两条腿笔直修长得不像话。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