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第17章 惠子

第17章 惠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惨淡幽暗的绿光像是磷火,把那一片墙角都照亮了。

    面前那人影说不出的古怪,谢行吟确定不是他们中间的人。

    看背影是个女人。惠子吗。

    谢行吟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随后脚步一顿,定在了原地。

    那个人影动了动,谢行吟看得清楚了一些。身穿白衣长发披散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像是感觉到他在靠近,脑袋动了一下。

    和无数恐怖片里女鬼一样,她正背对着遇见她的倒霉蛋们,只等着有人上前然后缓缓地转过脸来吓人一跳。

    谢行吟也不知道面前的女鬼转过来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直觉告诉他不会太好看,还是不要靠近为好。

    但是他一抬眼,竟然发现女鬼肩膀颤抖。她在哭泣。

    随着这抓心挠肝的哭声,谢行吟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起来。

    起初是微弱的抽泣,充满幽怨气息。随后那哭声越来越响,像是疾风暴雨在砰砰拍打着玻璃窗。

    见此情状,老梁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差点就要尿裤子了。小岩姑娘比他坚强点,但是脸色苍白,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他们紧张地看着谢行吟朝着那鬼影走去,不敢动更不敢逃,甚至连大气都不太敢出。

    谢行吟咽了咽口水,有些进退两难。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一偏头,原来是小陆站到了他身边。

    虽然小陆还是个孩子,但并肩站在一起,谢行吟还是稍微定下了心来。他不是一个人在面对问题。

    这时候,女鬼已经停止了哭泣。那绿莹莹的影子动了一下,像是要转过来了。

    谢行吟警惕地拉着小陆后退了半步。

    果然,那女鬼歪着脑袋,像是慢动作镜头一样,缓缓地把脸朝他们转了过来——

    谢行吟能感觉到,比起上次见时,她的行动速度慢了很多。这只鬼像是受伤了,气场也大不如前。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当她把那张脸全转过来的时候,众人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她的五官还算清晰,两只眼睛完全凹陷了下去,只留下两个漆黑的眼窝。脸色瓷白微微泛青,有点吓人,仔细一看脸上竟然还挂着泪痕。

    透明的,不是用来吓人的血泪。她真的在哭。

    老梁悄悄把罗盘拿在手里,发现指针并不转动。这鬼真的很弱。

    然而他刚松了口气,女鬼就转过脸来了,抬头看了一眼差点没给他送走。

    这女鬼长得也太眼熟了吧!

    其他人皆是神色复杂,颇有同感。

    这张脸,为什么这么像黎薇!

    ——不对,除了没有眼睛,以及鬼专有的惨白肤色,完全就是同一张脸。

    但是惠子又为什么长得和黎薇一模一样?

    众人脑袋发昏,不明白当前的状况。

    难道这不是惠子的鬼魂而是黎薇的?不可能啊,黎薇先前还好好的躺在下面的房间里。

    和黎薇同住了整整六个晚上的小岩惊恐地后退了一步,苍白的指节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嘴。

    谢行吟看见那女鬼嘴巴动了动,凝神想听她在说什么,忽然间脑袋一痛,眼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画面里没有什么人面犬,只有一个怨念深重的畸形儿。

    肌肉萎缩的畸形儿手脚萎缩,无法走路,七八岁了还只能在地上爬行。

    她没有头发,嘴巴凸出,长得丑陋,小孩子们拿石头砸她,“咯咯咯”地取笑说她是狗。其中带头的就是11楼对门女人的儿子”澄澄”。

    畸形儿被她的父母遗弃,和爷爷一起生活,家里还有一条白狗作伴。她的爷爷野田老侦探在一公里外的忘川事务所上班。

    3月8日这一天下班,野田老侦探出了意外。有十三个人包括他在场,因为电梯超重坠毁事故身亡。

    电梯是新修的,怎么会出事?

    领居们相互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用嫌恶的眼神看着畸形儿。

    “电梯明明是新修的”“晦气”“都是她的错”那些人说。

    没人愿意接济她,把她丢回房间里。刚开始几天还有人记得给她送饭,渐渐的没有人再理她了。

    畸形儿连开门都不会,因为邻居们的冷漠活活饿死在了房间里。

    一墙之隔的惠子明明听见她敲墙的声音,也没有理会。

    三天后,小女孩死了。墙上的挂历停在了3.13这一天。

    同样被困住的她的白狗在苦苦坚持半个月后,还是吃下了怨念深重的小主人的尸体。怨灵复仇附着在狗的身上,长出了一张人脸。

    这一天,濒临失业的惠子失魂落魄地回家,在路上遇到了一条白狗,乍一看它竟然长了张人脸。

    再定睛一看,发现只是虚惊一场,那白狗朝她微笑着吐舌头。

    那天,惠子忽然间就有了灵感。

    “人面犬”的恐怖传说果然大获成功,惠子洋洋得意。

    在回家的路上她又遇到了那条白狗,这次特地从菜市场买了沾血带肉猪骨头喂它。

    但是白狗望着那猪骨头肉,好像全无食欲,反而凑过来贪婪地舔了舔她的手。

    晚上,惠子忽然在卫生间里听见隔壁有刨墙的声音。看着马桶里冒出来的一张脸,她当场吓了个半死。

    人面犬向她复仇,吓唬她,折磨她。但是当惠子把这件事和其他人说的时候,根本没人相信她。老板甚至拍拍她的肩,对她说你可以把这个鬼故事也写下来。

    不堪压力的惠子绝望自杀,变成人面犬的小女孩坐在洗手台上,看着她的尸体“咯咯咯”地笑。

    停尸房里,人面犬吃下了她的尸体。再抬起头时小女孩的脸不见了,变成了和惠子一模一样的面孔。

    于是“自杀未遂”的惠子又从停尸房里走了出来,回到了忘川公寓……

    人面犬事件愈演愈烈,当调查官们前来忘川公寓查看的时候,竟然发现这整座公寓里的居民全成了“人面犬”。

    调查官们被幻象蒙蔽了双眼,忘川公寓的居民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砌进墙里的那一刻还在绝望地呐喊“我不是怪物!”

    可在外人看来他们都是怪物,和小女孩一模一样的怪物。他们都尝到了当怪物的滋味。

    很快,忘川公寓被全面封锁,公寓里的“怪物”全部被活活封死在房间里。

    3.13是畸形儿的忌日。

    每年这一天,人面犬都会现身吞吃活人。很快,忘川路几乎成为了无人区。

    新一年的忌日临近,青年侦探谢行吟一行十二人收到了前往忘川路的邀请……

    —

    “谢哥,谢哥你没事吧!”小陆焦急的喊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谢行吟缓缓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他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事。”

    他算是明白了,老头说是给他们七天时间,但其实只有六天。

    等明天忌日一到,人面犬就可以肆无忌惮大开杀戒。他们都会死翘翘。

    他们必须赶在今晚之前杀了它。

    谢行吟咬牙从地上爬起来,问那女鬼:“你就是惠子吗?”

    女鬼冲他点点头。

    难怪他们翻遍这个屋子也没有见到惠子的尸体。她的身体被别人化用了,本身怨气就很大,所以有人用了门口的符咒来镇她。

    女鬼一双眼窝空洞,但是谢行吟知道她在盯着自己看。

    她的眼眶里缓缓流下了两行血泪,她似乎在哭诉,但是没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

    女鬼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比划了几下。

    谢行吟感觉她在说:

    小心……在看你们。

    女鬼缓缓朝伸出手,摊开了手掌。她手心里是六个硬币,硬币上残存着红褐色的血迹。

    果然是六个。

    “砍掉她的头。”

    这才是他们隐藏的任务了。他们要想杀了人面犬,必须用砍头的方式才行。

    所以不管这个“她”究竟代指人面犬还是惠子,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人面犬占用了惠子的身体。

    —

    四人匆匆下楼的时候,就看见黎薇和两个女高中生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

    一看到他们,两个女孩神情都有些古怪,往后退了一点。

    小岩见两个同伴还和“黎薇”混在一起,差点没吓昏过去。她心里急坏了,但是面上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生怕“黎薇”发现事情败露暴起伤人。

    “小艾,阿雅,你们能过来一下吗。”小岩不善伪装,神色焦急地喊着她的同伴。

    其中一个女孩没动,另一个叫阿雅的胖女孩犹豫了一下,然后低着头走到了小岩身边。黎薇和另一个女孩儿没有拦她,甚至都没有出声劝阻。

    老梁远远从电梯厢里跟出来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个叫阿雅的女孩阴着脸,手里攥着死符,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毫无防备的谢行吟背后。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