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任务

任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年指尖灵活地“咔哒”一扭,把魔方复原了,而后又百无聊赖地重新打散。谢行吟看了一会儿,便转了回来。

    一刻钟后,他们终于排到了塔下。

    “到你们了,请依次检票进塔”

    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催促道“不要拥挤,动作快一点。”

    谢行吟检完票抬起头时,排在他前面的人已经进塔了。于是他独自朝塔身那扇黑洞洞的大门走去。

    短短十几步距离,谢行吟注意到周围的景象迅速暗了下来。背后排队等待的人群也不见了,只剩门前一盏灯孤独地亮着。

    那扇黑洞洞的大门被拉开,谢行吟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载入中。初级任务“忘川公寓”即将开启

    今天是202x年3月8日,青年侦探谢行吟收到了来自忘川侦探社的邀请,前往调查人面犬事件

    被敲碎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却,眼前的景象拼图似的重现。

    谢行吟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

    在他左手边,一个破旧的公交站牌上歪歪扭扭写着行字。

    “忘川路站”。

    日渐西斜。

    临街的商铺都打烊了,外墙上挂着的一盏盏红底黑字灯笼被北风吹得晃晃荡荡,气氛诡秘异常。

    此刻街上行人寥寥,只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独自走在人行道上。

    目光可及的街道尽头是吞噬一切的黑暗,浓郁可怖。

    这条街两端的部分就像经过模糊化处理,刻意抹去了其余部分,只单单截出了一段。

    这会儿大街上一个活人都看不见,还阴飕飕地吹着北风。

    谢行吟拉紧了衣领。

    他脖子上凭空挂上了一个侦探证,上面有他的姓名年龄证件照等等信息。

    谢行吟把侦探证放进口袋里收好。当他抬头看向道路尽头时,远处一个移动着的小黑点忽然撞进了他的视野里。

    那黑点由远及近逐渐放大,原来是一个行色匆匆奔跑着的人。

    有人。

    谢行吟迎了上去。

    大约往前走出去两三百米,可迎面而来的那人却像是没注意到他,径直走进路边一扇黑洞洞的门内,不见了。

    谢行吟慢下脚步,在那人消失的位置站住了。

    他抬头看着落了灰的门牌。

    忘川路11号,门票给的提示就是这里。

    被杂货铺簇拥着的忘川路11号门面上挂着牌子,写着大大的“忘川侦探事务所”字样。

    事务所的门虚掩着,还在轻微晃动,昭示着刚刚那人进去了。

    从外面看起来,这事务所不过是一所平平无奇的两层楼房。

    谢行吟眸色微沉,踏上门前的台阶,拉住了门把手。

    拉开门的同时,谢行吟在心里诧异了一下。

    这间不起眼的侦探社的大厅内部异常开阔,竟然比从外面看起来的面积大了许多倍,有种诡异的空间折叠感。

    一楼大厅里聚集了不少人,或是站着或是坐着。

    在谢行吟推门进去的时候,那些人纷纷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甚在意,继续自说自话了。

    “忘川路,什么鬼名字”有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抱着胳膊在和她的两个伙伴吐槽,“这里到底是忘川河还是黄泉路啊。”

    “呸呸呸,别瞎说。”她的同伴吓坏了。

    谢行吟反手带上门,视线在大厅里环视了一圈,注意到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十来个人。

    谢行吟知道这些都是登塔的玩家。其中似乎有好多个像他一样的新手,表现得有点失态。

    他排队时遇见过的黑发小少年正坐在长沙发上,沉默不语,依然玩着魔方。

    看来没走错。谢行吟松了口气,正想走过去找那孩子说句话,衣角却忽然被勾住了。

    一回头,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面孔。

    谢行吟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一下脑袋,才发现拉住他的是个年轻的姑娘。

    那姑娘慌里慌张的,一见他就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抱住谢行吟的胳膊不放。

    “帅哥,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这就是塔的世界这也太太太恐怖了”

    姑娘的声音带着哭腔,像是有点奔溃。

    大厅里的每个人都处在焦虑之中,哪有人会有耐心安慰她。看着谢行吟推门进来,她似乎笃定了这小哥最像个好人,上来就抱着他胳膊不放手。

    谢行吟不知道她是哪里冒出来的,可是看着她一副要哭的样子,也不好意思直接把她推开。

    “抱歉,我也是新手。”

    谢行吟说的是实话,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

    “我,我叫黎薇,这还是第一次进塔。”

    黎薇像是打定了主意要粘着他。“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谢行吟无奈“谢行吟。”

    “那,谢哥,你真的第一次登塔”黎薇还在小心翼翼地试探他。

    她看起来是不相信谢行吟的说辞,因为和其他人相比,谢行吟表现得过于冷静了点。

    “嗯。”谢行吟确实是新手。

    黎薇像是有些丧气,走到长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到底怎么才能出去啊,我一点也不喜欢这地方。”

    看着姑娘眼里泛着泪光像是要哭了,谢行吟挺绅士地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完成任务就可以出去了。”

    “谢谢。”黎薇狠狠地醒了一下鼻涕,鼻尖红红的。

    “怎么还不开始”戴金项链的光头大哥打了个哈欠,忍不住看时间,“都快等半小时了吧”

    “再等等,还有人没到。”一个穿西装戴金属镜框的精英男说。

    两分钟后,有个一对中年男女匆匆忙忙推门进来。“请问这里是”

    没等他们说完话,大门就嘭地合上了。

    “现在到齐了。”精英男看着周围表情茫然的几个人,笑笑,“看来这次副本里的新手还不少。”

    一楼大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谢行吟的视线在房间里迅速扫了一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短暂的等待后,内侧角落里一扇木门忽然动了起来,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

    “来了。”

    顿时众人的神情都警觉了起来。

    伴随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摩擦声,木门被用力推开。长年累月积落的灰尘伴随着“砰”一声巨响扬了满地。

    大家纷纷循声看去,只见角落的木门被缓缓推开,门缝里露出一双眼睛

    一双浑浊不堪的灰白眼睛,像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僵尸。

    “人都到齐了吗”

    那对灰白眼珠子微微转动着,它的主人往前走了一步,原本匿于黑暗的面容暴露在了灯光下。

    “到齐的话,任务就要开始了。”

    那是一张苍老的脸,像是干枯剥落的桦树皮。

    谢行吟注意到金链大哥后退了一步,黑发少年则是专注地把魔方打乱又重拼,连头都没抬一下。

    刚才从门缝里看见那人的眼睛只到门把手的位置,谢行吟原以为他长得特别矮,等到门完全打开才发现原来是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

    老头戴着宽檐帽,两条细瘦的腿无力地耷拉着,浑身都是行将就木的颓败气息。

    他一手夹着烟斗,另一手操纵着轮椅来到了他们中间,其他人都下意识地退开了几步,让出一个半扇形空间,想尽可能离这奇怪的家伙远一点。

    但是老头也并不看他们,眼睛盯着门的方向,嘴里念念有词的“一,二,三”

    他念的不算慢,但声调让人像溺水般喘不过气来。

    “十一,十二,十三”

    “好了。”老头咳嗽了一声,掀起眼皮用灰白的瞳仁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谢行吟。

    “到齐了,那开始看案件资料吧。”

    谢行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注意到老头胸口上挂着“忘川侦探事务所”的名牌,大概就这里工作的老侦探。

    就在他还想看得更仔细一些时,老侦探忽然扭动了一下轮椅,苍老的手按下椅背上的什么按钮。

    转瞬之间,大厅里的灯光倏地暗了下去,而在众人背后一侧的墙面骤然亮起,雪白的墙壁像幕布一样投影出了画面。

    画面上放映着新闻视频,播音员嘴巴机械地一张一合,带着“沙沙”噪音的播报声从地上老旧的黑色音响里传出来。

    这就是老头口中的案件。

    “4月1日,居住在忘川公寓的记者惠子在忘川日报上发表文章,声称自己在公寓附近目击了人面犬”

    “自疑似愚人节玩笑的报刊登出后,越来越多的忘川公寓住户声称目击了人面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惠子小姐顶不住压力,亲口承认新闻为其捏造,荒唐的流言不攻自破”

    “然而奇怪的是,其他目击者依然坚称自己看到了人面犬,并且还有源源不断有新的目击者出现”

    “流言逐渐发酵,居住在忘川路的民众甚至组织了一场游行呼吁社会各界重视。人面犬真的存在吗”

    “4月15日,记者惠子小姐被发现留下遗书在家中试图自杀,血迹染红了地板渗出门缝,被邻居发现”

    播报员面无表情地朗诵着稿件上的内容,等念完最后一个字,他背后的新闻画面停留在血腥的场景上,戛然而止。

    全场哑然。

    大家看着屏幕沉默不语,谢行吟听见身后不知是谁吸了一口气。

    “什什么意思”

    身边的黎薇脸色不太好看,声线因为害怕而颤抖。她无助地抬头看向谢行吟。

    “这个记者她、她编造了一个假新闻博眼球,然后成真了”

    其他人听了这话,脸色也都不太好看,连相对冷静的精英男都咽了咽唾沫“所以,让我们调查的人面犬是什么东西”

    “废话,”金链大哥没好气地说,“人面犬不是犬还能是人啊。”

    “顾名思义,应该就是长着人脸的狗吧。”谢行吟也说。

    精英男说“类似斯芬克斯一样的东西”

    斯芬克斯,胡夫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怪兽雕像,也叫狮身人面像。

    “应该差不多,斯芬克斯是人头狮身,换个狗身就是人面犬了。”

    在场其他人都跟着想象了一下人面犬长着人脸却在地上用狗身爬行,在垃圾堆里抬起头来的样子,皆是一阵深深恶寒,脊背抖了三抖。

    真的会有这样的东西吗。

    众人议论的时候,那小少年依然坐在沙发上继续低头转动着手里的魔方,天真浪漫,好像这场游戏与他无关。

    怪老头的眼神落在他身上,灰白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个弧度“在座各位是来自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侦探,自愿参与调查人面犬事件。”

    “谁自愿了”

    金链大哥不满地嚷嚷了一声,忽然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连那怪老头也直勾勾地看了过来,眼神还怪吓人的。他连忙闭上了嘴。

    等他安静了,那老侦探才继续说道“优胜者才会获得奖励。”

    “我想回家。”黎薇低声嘟囔着,眼眶泛红像是要哭了,“抓到人面犬就能走了吗。”

    老侦探表情木讷,灰白的眼珠子在她身上扫视了片刻。

    “但是不成功的话就得不到奖励了。”他说。

    不成功会怎么样大家心里早已经都有答案了。

    “我是第一次来,我不想死。”黎薇用手捂着眼睛,声音哽咽不知道是不是哭了。

    “我也不想。”谢行吟耸肩。

    老侦探像是被他们的对话逗乐了,难得地勾着嘴角露出了一个令人发毛的笑“嘿,我就喜欢看别人怕死的样子。”

    “不是怕死,是不想死。”谢行吟说。

    他还没活够。

    老侦探不和他争“人面犬案件的资料在那边的文件柜上,第二个柜子三层,对就是那个,把文件夹拿出来,会有用的。”

    笨重的老式三层文件柜就立在谢行吟身侧,木门上镶嵌着积灰的玻璃。

    离得最近的谢行吟走过去打开了柜门,果然在最顶层找到了贴着“人面犬”标签的文件夹,取了下来。

    钢笔写的人面犬三个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文件夹里面夹着几份调查报告,还有些老照片、证词信件之类的东西。

    谢行吟打开飞速地扫了一遍,然后递给了身边的精英男传阅。

    大部分资料和图片都有些残缺和破损,有些照片还是黑白的,不过还能看得清大致的意思,多数内容和他们刚才看过的新闻报告叙述大同小异。

    “谢哥,什么意思”黎薇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探头看着他。

    “忘川公寓是本地一座单身公寓。”谢行吟知道她不敢看那些血腥的资料照片,给她解释,“记者惠子就住在忘川公寓14楼,她发表文章声称自己遇到了人头狗身的怪物“人面犬”。”

    “文章发表后,越来越多的忘川公寓住户声称目击了人面犬,然而这些目击者在写下举报信件后都离奇死亡。”

    “半年后,忘川公寓被全面封闭。传闻这是一栋被人面犬诅咒的公寓”

    “真真的有这东西吗”

    听他说完,黎薇倒吸了一口气。

    “刚才那老头说什么来着,要我们去找人面犬,我们也会死吗”

    “呸,死什么死你说什么不吉利的呢你”金链大哥破口大骂。

    谢行吟瞪了他一眼,金链大哥这才骂骂咧咧地扭过头去。

    老侦探没搭理他们,操纵着轮椅到墙边,去开灯。谢行吟往窗外看去,聊天的功夫没注意,天已经昏暗了。

    老侦探开了灯,操纵着轮椅扭过身来“时候不早了,带你们去入住吧。”

    “我们今晚要住在哪里”离他最近的一个女孩抬头看了一眼通往二楼的阶梯。

    那上边黑乎乎的,看不清有什么。

    但老侦探没打算让他们住在侦探社里。他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摸出来一串叮当作响的钥匙。

    “跟我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