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进塔

进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什么,你少听他们鬼扯。”陆焚把烟递到唇边,懒得再接茬。

    他的表情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显然心情不错。

    “娜塔利。”

    过了片刻,陆焚叫了女人的名字,“帮我个忙。”

    “什么事”

    名叫娜塔利的女人应道。

    陆焚把烟头摁灭

    “我还要去一趟禁林,这几天你照顾一下他。”

    娜塔利端着餐盘上了基地顶楼。在此之前,她几乎从没进过陆焚的房间。

    说实话她还真挺好奇,陆焚这王八蛋带了谁回来。

    他们陆会长刚满二十岁,很难相信他已经在主城里住了近十年,属于最早的那批玩家之一。当年那些人死的死残的残,如今只剩下他一个。

    从小在这样险恶的环境里摸爬滚打长大,论资历他无人能敌,但也冷血得一批。

    和陆焚认识了很久,娜塔利很少看见陆焚对什么人流露出关心的情绪。她很难不好奇这个新人和他究竟有什么渊源。

    不过陆焚警告过她,不许乱说话。

    陆焚的房间在基地最顶层,娜塔利推门进去的时候,谢行吟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发愣。

    看到床上坐着的人,她愉快地挑了一下眉。

    哟,姓陆的竟然弄了个小帅哥回来。

    娜塔利唇角不自觉地勾了一下。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看来六亲不认的陆会长审美也和她差不多。

    “你好。”看着女人径自推门进来,谢行吟有点不明白状况。

    “你醒了”

    娜塔利把餐盘放到床头柜上。

    “嗯。”谢行吟眼看着一个陌生女人进来,就想问问她这是什么地方。

    看见谢行吟眼神茫然地望着她,不等他说完娜塔利就先替他解答了。

    “没关系,想问什么就问吧。这里是白昼公会的基地,我叫娜塔利,是公会里的医师。”

    “你好,我叫谢行吟。”

    谢行吟谨慎地和她握手。

    娜塔利是他醒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但谢行吟隐约记得在森林里救了自己的是个男人。

    “是你们把我从森林里带出来的吗”谢行吟问。

    “不是我,我只是公会里的医师。”娜塔利说,“会长带你回来的,你昏睡了快两天,他们现在回去狩猎了。”

    提起陆焚,娜塔利耸耸肩,把餐盘往谢行吟面前推了推,换了个话题。“两天没吃东西,你不饿吗”

    是有点饿。

    于是谢行吟道了声谢,把餐盘拿了过来。但是当他看见其中一个碟子里熟悉的深绿色藤蔓时,冷不防地呛了一下。

    “这是”

    “魔鬼藤炒肉,在这儿想吃到新鲜蔬菜可不容易。”娜塔利似乎不以为意,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顺手撩了一下头发。

    “”谢行吟沉默了片刻,艰难地咽了下口水,用叉子戳了一下这碟“新鲜蔬菜”。

    咕嘟一声,藤蔓里的一颗眼珠子被挤了出来。

    “”

    我草。

    谢行吟默默地放下了叉子。

    “怎么不吃”娜塔利热情地望着他。

    谢行吟艰难地说“没什么,我在森林里的时候被它攻击过。”

    “啊,怪不得你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娜塔利眨眨眼睛,“魔鬼藤虽然没什么毒性,但是它的汁液有强烈的催情和致幻的功效。它很少主动攻击人,有可能恰好被你血液的味道吸引了。”

    “”催情。

    谢行吟神情难以察觉地僵硬了一下。

    娜塔利还在热情地推荐那一碟魔鬼藤“不介意的话可以尝尝看,很好吃的。”

    盛情难却。谢行吟咬着后槽牙尝了一小口,口感爽脆像是腌萝卜。

    还行。

    不过他一看到这东西就想起之前被藤条纠缠住的尴尬场面,没敢多吃,拿起勺子喝粥。

    从娜塔利的语气听起来,她似乎在这里待了挺久,很熟悉这个地方。

    于是谢行吟边吃边问她“你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吗”

    “差不多有两年了。”

    “那是挺久的。”谢行吟点头,要是让他在这儿天天吃魔鬼藤,估计活两个星期都够呛。

    “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那片森林里”

    “谢先生,你经历的这一切都不是梦。”娜塔利停顿了片刻,像是在组织语言,“你听说过审判日吗”

    三个字刚出口,谢行吟握着餐具的手顿住了,脸上的表情顿时警觉起来,抬起头来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冷意沿着他的脊椎直直爬了上来。

    审判日。

    这么说他遇到的这些事都和审判日有关

    谢行吟脸色愈发难看。

    十年前,他的父亲和弟弟就是在审判日里失踪的。

    虽然主流媒体禁止报道,但这件事在猎奇论坛和网站里流传甚广。

    当时谢行吟不过十四岁。据说审判日到来后世界上凭空失踪了数百万人,这些人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讯,尸骨无存。

    政府不闻不问,只是一味地掩饰什么,甚至搜索“审判日”三个字都只能搜出一片空白。

    “审判日”这个词的原义是世界末日来临前,上帝审判世人的日子,由此被恰到好处地赋予了新的含义。

    毕竟如此大规模的失踪案,除了是上帝的手笔,没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那些失踪者都来到了这里。

    从小听到大的“审判日”怪谈太有震撼力,谢行吟一时缓不过劲来。

    再抬头的时候,他的眼神正好落在对面墙上的一副挂历上。挂历上画着被圣光普照的十字架,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神爱世人。”

    阳光下的圣母像笑得慈祥。室内明明不冷,但是他生理性地打了个哆嗦。

    “那,我们还能回去吗”

    娜塔利摇头“不知道,或许吧。”

    无需她再说下去,谢行吟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他忽然间出现在这里,无论接受与否,这显然已经超出科学的范畴了。

    有超自然力量在作祟。而那数万的失踪者一定就代表了失败者的命运。

    “别想太多,现在你首先要做的是活下去,想办法活下去。”

    娜塔利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把碗碟收走,让他躺下静养。谢行吟忽然叫住了她。

    “请问这里有没有档案所之类的地方”他问道。

    档案所里。

    谢行吟深吸了一口气,尽管他早有心理准备。

    “谢昇确实参加过审判,并且在七年前去世了。但是你确定另外一个人是叫陆玠吗,身份证号有没有报错”坐在电脑后的男人推了推眼镜。

    “该用户不存在,我没有查到任何有关资料。”

    “不存在”谢行吟沉默了片刻,确认了身份信息无误。

    最后他叹了口气“好的,谢谢。”

    可能是他自己猜错了。

    电脑后的男人点点头,冲他身后喊道“下一位。”

    “谢昇是你的父亲吗,那另一个人是谁”出门以后,娜塔利问他。

    “我弟弟。”谢行吟表情在走廊昏暗的光影下晦暗不清,“不是亲弟弟,是我父亲带回来的男孩。十年前他也在审判日里失踪了。”

    但是这里查不到关于他的信息,可能谢行吟弄错了,他的失踪压根就和审判日无关。

    娜塔利惋惜地点头“你别太难过了。既然他不在这里,或许在现实世界活得很好。”

    谢行吟仰起头“但愿。”

    这些年,谢行吟没少了解有关审判日的传说,可惜真正参与到审判日之中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回来的。死人没法告诉他们答案,所谓传言秘闻都只是捕风捉影罢了。

    现在真正参与到其中,谢行吟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里是幸存玩家的聚集地,正式的名字叫做海姆城,取自希伯来语生命的意思。”

    从档案所里出来,娜塔利带着他沿着外围的城墙一路往里走。

    “那些城墙以外就是禁林,里边全是怪物,只有活着出来的人才能进入主城。你就是从那里被带回来的。”

    “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谢行吟想起了他在禁林里遇到的那些不可名状的奇怪生物,忍不住皱眉。

    “各种各样的怪物。”娜塔利耸肩说,“不过不用担心,它们不会越过城墙,我们在城里很安全。”

    沿街一路走去,谢行吟注意到这里和现实世界看起来没什么两样。街道两边都是熟悉的建筑布局,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在a市。

    商业街的尽头还有一个宽阔的广场,和a市中心公园广场布局几乎一模一样。

    “你看。”娜塔利的眼神亮了起来,“这里就是主城的正中心。我想带你来看的是这个通天塔。”

    谢行吟抬头望过去,看见广场的中央矗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高塔。

    通天塔。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建筑,就像是一座巍峨陡峭的山峰,高耸的塔尖宛如中世纪的哥特式教堂,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感。

    任谁看了都得忍不住喟叹一声,简直是鬼斧神工。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正在广场上卖报纸,蹦蹦哒哒地朝他们跑了过来。

    “先生,买一份新手登塔指南手册吗”

    谢行吟望着塔下排着的长队“登塔”

    卖手册的小女孩一听,笑了“先生,你果然是新来的,还没登过塔吧”

    “登塔就是进塔去做任务。”娜塔利给他解释说,“用你的生存时间在商店里兑换门票,完成任务以后会获得更多的生存时间奖励。”

    “这么说我也得去登塔”

    “每个人都得登塔,先生。”小女孩眨眨眼睛,“生存时间不能转让,如果登塔失败或者生存时间耗尽,那你就要死啦。”

    小女孩抱着一沓手册眼巴巴地望着他,用天真地嗓音说着残忍的话。谢行吟沉默了片刻,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想拿钱,但被娜塔利抢了先。

    “我们这儿的货币和外面不太一样,现金在这里一文不值。”娜塔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锃亮的金币。

    “城里统一使用的是这种塔兰特金币,只能用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等额换取比如你的生存时间。”

    谢行吟的生存时间少得可怜。听娜塔利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自己这些天都是由娜塔利照顾,吃住都是他们承担的。

    一看他的表情,娜塔利就猜到他想说什么。她笑得很狡黠“不用还,反正不是我出的钱。”

    谢行吟在公会里休息了两天。

    从小爱好摄影潜水以及各种极限运动,他身体素质过硬。听说同行的这批新人里只有他一个人死里逃生。

    虽然受了点皮外伤,已经可以说是运气不错了。

    这些天谢行吟在房间里躺着,偶尔在基地里逛逛,一直没见到传说中的会长。

    等到生存时间还剩下两天时,娜塔利叮嘱他把门票买好。

    “明天去登塔。”娜塔利宽慰他,“你不用太紧张,普通门票的难度应该不大。你是第一次进塔,我希望你能顺利回来。”

    谢行吟淡笑“但愿。”

    当晚,谢行吟消耗了1天生存时间,买了张门票。

    购买成功

    通天塔普通门票

    说明此门票有效期24小时,过期作废。请仔细阅读门票背面任务提示

    谢行吟把门票翻过来,只见背面写着一行小字

    “忘川路11号。”

    就只有这一句云里雾里的提示,谢行吟既不知道还能怎么仔细读,也不知道忘川路在哪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女孩卖给他的登塔指南里说过,在塔里进行任务期间是不扣生存时间的。

    翌日清早,通天塔下一如既往的排着队。

    谢行吟自觉站到了队伍的最末端排队,手里还拿着手册翻阅。

    虽然娜塔利已经给他大致介绍过进塔的规则,但手册里还有些详尽的细节是她没顾及到的。

    纸页上的字迹清秀,不是印刷而是小女孩自己亲手整理誊抄的,写得很公整。

    “还得排多久啊”前面的人嘀咕着。

    “昨天咱们就是来晚了没排到,门票还有两小时就要过期了”

    “今天的队伍又不长应该挺快的吧。”

    前面的人不停地嚷嚷。

    谢行吟扭头看了一眼队伍末尾,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黑发黑眸的小少年,正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魔方。

    那少年看上去大约十二三岁,精致漂亮的小脸透露出一点近乎病态的苍白,纤长的睫毛扑闪起来像两只美丽而脆弱的黑蝴蝶,看上去像个精美易碎的瓷娃娃。

    谢行吟盯着他纤细的手指看,一想到他也在等待进塔,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少年像是感觉到了谢行吟的目光,也抬起头来看他。一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眸中看不见情绪,谢行吟恍然间捕捉到了一丝熟悉,却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那虚无缥缈的感觉一晃而逝,像一缕悄无声息从指间漏过的丝,根本抓不住。再一抬头,少年已经重新低下头去继续摆弄起他的魔方了。

    那魔方很奇怪,六面都是黑色,只有纹路不尽相同。

    谢行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魔方。他微微笑了一下,因为他弟弟也喜欢玩魔方。

    这少年让他觉得很亲切。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