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线索

线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光是看着眼前的场景,谢行吟几乎就能想象出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了。

    这样的出血量,别说一个人,十个都不够。

    整个房间里到处都淌着浓稠的荧光蓝色,幽暗的绿光像是通往阴曹地府的忘川河。

    不难想象,当时房间里血液的厚度怕是能淹没脚踝。

    除了地板,房间的四面墙壁上都有喷溅式的蓝色血迹,像是被咬断或是砍断了大动脉造成的。更夸张的是,连天花板上都溅上了斑斑点点的荧光色。

    简直是灭门惨案现场

    可是资料显示,惠子她一直都是独居,没有亲戚,连朋友也没几个。房间里哪儿来的这么多血

    谢行吟脸色微沉,拿着镜片的手垂了下来。

    在肉眼之下,房间的地面瓷砖依然光洁如新,看不出丝毫异样,正常得仿若风平浪静的海面。但谁也不知道究竟这表象之下潜藏着怎样的暗潮。

    “哥哥,看到了什么”小陆踮起脚凑过来,好奇地想看。

    “血,很多血。”谢行吟抢先一步把镜片踹回了口袋。“乖,别看。血腥暴力是限制级,有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谢行吟总觉得这房间不简单。

    影视剧里,暗室通常都是藏在书架后之类的地方。于是谢行吟的目光落在了墙边的书架上。

    但是眼前的书架实在是太小了,高度堪堪及腰,根本藏不下什么暗门,所以谢行吟进门后没有急着去搜。

    他抓着小书架的左右两角,试着使劲往外拉动,看上去重量不大的书架却纹丝不动。仔细观察后,谢行吟注意到木板和墙壁完全是钉死的,用蛮力也拉不开。

    谢行吟缓缓直起腰来,双手撑在木板上,眉间疑虑未消。

    如果没有透过镜片看到异常,这个房间很有可能会被人忽略。但是现在,谢行吟已经非常笃定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一定是关键。

    整个14楼的氛围都有些古怪,时间也不早了。谢行吟潜意识里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打算先带着小陆下楼。

    可是一回头,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小陆不见了。

    谢行吟一愣。

    厕所里传来轻微的响动,他连忙走过去,看见小陆正踮着脚站在洗手台前洗手。

    谢行吟松了口气。

    “走吧,我们先回去。”

    小陆甩了甩手上的水,乖乖牵起他的手,跟谢行吟下楼了。

    从十四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间。

    谢行吟先是敲响了隔壁的房门,想看看生病的黎薇。但是敲了有足足半分钟,并没有人开门。

    于是他试着推了推门把,却发现门是反锁着的。

    这时候,和黎薇同住一间房的短发女孩忽然从她两个同伴的房间里探出头来,她也知道谢行吟是来看黎薇的。

    “小薇的状况还是不太好。体温比昨天稍微低了一点点,384c。”

    黎薇兴许这会儿还在睡,谢行吟没再打扰。

    他拿出从1404房间带回来的报纸,将检查报纸信息的工作分配给了三个高中生,让她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回到房间里,谢行吟站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脸,小陆忽然低着头推开卫生间的门进来了。

    谢行吟把毛巾挂回架子上,让出洗手台前的位置给他。

    “怎么又在发呆”谢行吟顺口逗他。

    这两天接触下来,谢行吟发现这孩子怪有意思的,一开始挺高冷,熟悉了以后话也挺多的。

    小陆没看他,聚精会神地盯着地面。

    谢行吟笑笑,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在公寓里无所事事这么些天,恐怕是被闷坏了。

    “你在看什么”谢行吟把手搭上他的肩。

    小陆并不回答。谢行吟顺着他的眼神低头看去,也不知道卫生间有什么好看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在十四楼的时候,小陆独自跑到厕所里去,也是在看什么东西吗

    这一天,贾鸣回来的最晚。他回来的时候大家都聚集在走廊上吃泡面。

    “一楼有什么发现吗”谢行吟问他。

    贾鸣状似遗憾地摇头。“什么也没有,公寓铁门还是锁着。”

    说到底,人还是喜欢群居的动物。在走廊里闲聊待到很晚,大家才各自回房间去。

    和贾鸣擦身而过的时候,谢行吟无意中瞥见他肩胛骨偏后的位置上沾着一抹红油漆。

    贾鸣自己肯定看不见自己衣服后面脏了。

    “哎”谢行吟正想提醒他的时候,面前的房门已经砰然关上了。

    第二天门禁一解除,谢行吟带上小陆,顺手拎走了还在打哈欠的老梁,再次踏进了电梯里。

    虽说是清晨,天还是没有亮,走廊上的光控照明灯还亮着。月亮悬挂在半空中,又圆又亮,大得瘆人。

    “干什么干什么”梁辛被他抓小鸡一样轻而易举地拽进电梯,嚷嚷起来。他的破眼镜滑到了鼻梁上,看起来很滑稽。

    “带你看个东西。”谢行吟说,“老梁,你懂符咒吗”

    老梁莫名地看着他“当然,我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平安符三元一张,十元三张,你要不”

    小陆在一旁冷笑,老梁和他大眼瞪小眼。谢行吟没理,带着他们到了1404的房门前,让老梁看门上贴着的那张符。

    “那你知道这个符是做什么用的吗”

    但是老梁看着那张符,皱眉。

    “这个看这张符的笔触,应该是属于镇宅符的一种,但是画法又和一般的镇宅符略有差别具体的效用我不确定,总之是用来辟邪的没跑。”

    “废话。”小陆抱着胳膊说。

    老梁看他就来气,撸起袖子就要收拾这小兔崽子,但是被谢行吟拦住。

    “先进去看看再说。”

    进门以后。老梁嘴唇哆嗦了一下,眼镜差点从鼻梁上滑下来。“怎么这么多血啊”

    谢行吟知道他也看到那满地的血迹了,摇摇头。

    他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拿出了个罗盘。罗盘的指针晃晃悠悠的,谢行吟看不懂这个,只看着老梁念念有词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末了,他什么也没说,往卫生间里去了。

    走进卫生间以后,他手里的罗盘忽然剧烈地转动了起来,像是被困住的兽在剧烈挣扎。老梁疑惑地“嗯”了一声。

    谢行吟往卫生间里看去,想起来昨天小陆也是这样,对卫生间莫名有兴趣。

    谢行吟的目光在厕所里转了一圈。厕所虽然是鬼片5a级景点,但眼前的厕所实在是太小了。适合闹鬼的镜子啊,浴缸啊,什么都没有,发挥实在有限。

    唯一说得上的只有墙角的马桶了。

    谢行吟眼中流露出了一闪而过的嫌弃。

    老梁虽然没找着鬼,但似乎看出点什么来了,走到墙边敲了敲。

    “墙里面可能有东西。”他很笃定地说。

    谢行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光凭肉眼看不什么异常。

    老梁在来来去去了一阵子,小陆忽然拉起谢行吟带着他走出卫生间,让他仔细看。

    “看不出来吗,卫生间里面和外面有什么区别。”

    老梁疑惑地“咦”了一声。“这两边的墙厚度不一样。”

    谢行吟仔细看了一下,怀疑自己才是瞎了眼的那个。

    等他们一人一边贴着墙站好,谢行吟仔细往里面看了一眼,又往外面看一眼,才看出来差别。

    两边墙壁厚度区别不到十厘米,都是白色的背景墙,如果不仔细观察,很容易被肉眼忽略。

    谢行吟垂着眼眸望着墙角的瓷砖,神情凝重了一点。

    一块方砖的长宽是五厘米左右,这么小的差异光凭肉眼很难看出来,谢行吟自己根本没感觉到,也不知道小陆是怎么发现的。

    但五厘米的偏差虽小,房屋的建造是很严谨的,绝不可能有房子建成这样。

    谢行吟有点自惭形秽,发现自己的观察力还不如老梁这个瞎子。老梁似乎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了,嘚瑟道

    “你别看我瞎了一只眼,但我这只好眼的视力比常人还要好上许多。”

    面前这堵可能是承重墙,和楼下他们砸过的那些水泥墙不同,不方便随便砸。

    “如果后面真的有东西,这附近应该能找到入口。”

    他们把能搬的东西都搬了一遍,谢行吟的目光绕了一圈,最后又落在了马桶上。经过片刻的心理斗争后,谢行吟还是狠下心,攀住马桶边沿用力往上一提

    他没使上太大的劲,竟然轻轻松松就把马桶提起来了。这马桶水箱连水管都没有接,根本就是个摆设。

    谢行吟眼中的嫌弃之色更甚,咬牙一鼓作气把它搬到旁边。

    “咚”他松开手,马桶被重重丢在了一边,原本被水箱遮挡住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果然,通道在这儿呢。

    那洞勉强有一人宽,洞里乌漆麻黑看不见一丝亮光,低矮的造型看起来像是狗洞。

    很显然这面墙是被重建过的。

    谢行吟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直觉这第一个发现人面犬的女记者可能和人面犬有着脱不开的联系。

    他们这两天一直在楼里上蹿下跳地找人面犬,但是一无所获。老侦探既然说了要他们找到人面犬,那人面犬肯定就藏身于这栋楼里。

    说不定就在这个狗洞一样的东西里面。

    望着逼仄的洞口,谢行吟迟疑了。

    爬狗洞的羞耻他咬咬牙可以忍受,反正这里除了他们再没别人。可眼前的洞口实在太窄,勉强只能容纳一个成年人缩着肩膀爬着进去如果像是彪哥那么壮实的成年人,爬到一半可能还会卡住。

    不得不说,往这种狭窄的地方钻进去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不怕死的毅力。逼仄幽深的洞里面手脚都伸展不开,要是撞上了什么东西,想逃都来不及。

    谢行吟用指关节轻轻叩着墙壁,斟酌着和老梁商量。

    “要不然我们先下楼,去找其他人一起商量。”

    站在一旁的小陆愣愣地望着那个洞口,像是被深不可测的黑暗吸引住了。谢行吟余光瞥见他忽然蹲下身,毫无征兆地往墙边蹿了过去,身子一弓直接钻进了那洞里

    “哎”谢行吟和老梁都被他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拉,但是小陆的动作出乎意料的灵活,谢行吟连他的脚腕都没抓到。

    眼看着小陆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黑暗中,谢行吟和老梁面面相觑。

    “我呸这小兔崽子怎么回事疯了吗”老梁破口大骂。

    谢行吟也瞪着眼睛,不明白小陆为什么就这样钻进去了。

    他一手扶着墙,对着洞口往里面喊。“小陆小陆你爬里面进去干什么”

    谢行吟冲着洞口喊了几声,没人回应,他头皮针扎似的麻了一下,心里多了一个吓人的念头。

    小陆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回忆这些天,谢行吟也没怎么怀疑过他。小陆这孩子相当讨人喜欢。

    事情还不明朗,可让他就这样不管这小朋友了,谢行吟也做不到。

    他望着那黑黝黝的洞口,最终把心一横,回头对梁道长道“我先进去看看,万一里面有什么情况你就下去叫其他人。”

    “哎你等等”梁道长跟在他屁股后面喊。

    谢行吟没管梁道长的喊叫,也跟着钻了进去。

    幸好卫生间里的抽水马桶只是个摆设,没什么难闻的异味。

    谢行吟这么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在逼仄昏暗的洞里爬行起来很是艰难,远不如小陆灵活。贴地爬行的姿势让他的腿部基本使不上劲,几乎是用手扒着粗糙的地面挪着往前爬。

    没一会儿,膝盖已经被摩擦得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裤子剐破了没有。

    谢行吟憋着气往前爬了四五米的距离,眼前的一片黑暗中骤然亮起了电灯光。

    谢行吟被站到了眼睛,下意识地闭了下,然后加快了动作,艰难地从那个通道里钻了来。

    他一脸嫌弃地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时候,小陆就站在他面前。

    他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还伸手拉了谢行吟一把。

    谢行吟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蹭到的墙灰,打量着周围。他们现在位于墙壁另一边的小房间里。

    这验证了他们的猜想。两个房间被打通了,墙果然是后来重建的,为掩人耳目。

    狗洞那头的梁辛看到了灯光,也喊起来“小谢,小兔崽子你们没事吧”

    “没事,我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先等等。”谢行吟回答完,微冷着脸看向小陆。

    “小陆。”谢行吟礼貌性地教训了他一句,“你今天怎么回事。”

    小陆却好像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危险,漂亮的眼睛眨了眨,拉住谢行吟的手。少年镇定的语气反而像是在哄他。“我不知道,我看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看着他这副模样,谢行吟实在说不出什么狠话来,有什么气都只能往肚子里憋。

    “以后别这样了,都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就敢往里钻。”

    小陆一直挺懂事的,可刚才的行为实在反常了,谢行吟简直怀疑他是被什么东西给蛊惑了。

    可来都来了,谢行吟想着还是先看看这密室里有什么。

    密室里没有窗户,光线很暗,只有头顶的一盏白炽灯。

    比起外面的房间,眼前的隔间要小了许多,说是个放拖把的杂物间都不为过,宽度只有堪堪两米,长度六七米。

    谢行吟发现这里面空空荡荡,除了墙角斜斜靠着的一个梯子,什么也没有了。

    他朝着墙角走过去。那梯子上的油漆还未干,伸手一摸,指尖立刻就沾上了粘稠的红油漆。

    谢行吟情不自禁地蹙眉。

    他总感觉这油漆的颜色看着不太舒服。仔细一闻一捻,好像又不是油漆,散发着淡淡的腥味,像是有点干了的血。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