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审判日[无限] > 初入

初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暗红的斜阳沉浸在地平线上,幽深的森林里传来鸟类凄厉的啼鸣和受惊扇动翅膀的声音。

    谢行吟站在三人合抱的梧桐树上,手里紧紧地反握着一把染血的匕首。

    高处的风把他浅亚麻金色的头发拂动起来,清晰地露出颇具混血感的深邃五官。

    他身上的象牙白衬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破了,凌乱不堪,衣角上沾着的殷红血迹触目惊心。

    谢行吟已经在近十米高的树枝上蹲了很久,久到太阳几近落山。

    就在他脚下不远处的树底,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已然不成人形。

    半小时以前,那还是个活生生的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脚踩成了滩挤扁的肉泥。

    天边的最后一缕霞光即将散尽,谢行吟不太确定那怪物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他紧紧地抿着唇,望着远处看不见边际的密林和群山。

    眼前这片森林相当古怪,就像是怎么走也看不到尽头。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谢行吟其实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只记得自己是在睡梦中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然后和那东西对峙了许久。

    之所以管它叫“那东西”,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

    那东西的体型相当大,勉强能看出人形轮廓,在它的身上有一颗头颅和大量的残肢断臂。谢行吟感觉它看起来像是由腐败的人类肢体拼凑而成的,有几只手上还涂了指甲油。

    它似乎不吃尸体,只是以杀戮为乐。

    森林里的风又大了起来,夹杂着枯枝砂砾打在脸上,让人险些睁不开眼。谢行吟揉了揉被吹得干涩的眼睛,打算下树了。

    树上的风太大,冷风从领口灌进来,吹得他后颈飕飕发凉。

    “滴答”

    很轻微的声音。但是非常近。

    谢行吟微微一愣,看见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脚边。红黑色的,只此一滴就散发出强烈的腥臭味,像是被氧化了的血迹。

    “滴答”

    又是一滴。从头顶上滴下来的。

    谢行吟心脏一紧猛地抬头,眼神撞见了头顶笼罩着一个巨大的黑影。

    那丑陋的肢体怪物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头顶的树冠上,无数双手扒着摇摇欲坠的枝丫,用那对漆黑空洞的眼窝死死地盯着谢行吟。

    谢行吟在心里“卧槽”了一声。

    没给他反应时间,那剔骨削肉的利爪毫不客气地狠命抓过来,谢行吟条件反射地仰头躲避。腐烂的爪子上生着修长锋利的指甲,险险地擦着他的喉咙抓过去。

    也幸而他反应快,如果是被那刀刃似的指甲刮破了颈动脉,保准当场血溅三尺。

    更别说那玩意儿不知道几千年没洗手了,被它抓伤没准还会感染。

    一击未中,那东西凄厉地怪叫一声,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脚并用直直朝谢行吟扑了过来。

    它移动的时候就像是黏在树干上一样,同时用数条胳膊爬行,飕飕带着风。转眼间谢行吟已经能看见它黑洞洞的眼窝和咧开的嘴角了。

    就在它怪叫着将要扑上来的同时,谢行吟把重心一歪整个人直挺挺地从树上跌落下来,猛地栽进了树下厚厚的灌木丛里。

    按理说从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和自杀没区别,但他坠落点的灌木丛里全是层层叠叠的藤蔓,比想象中的还得要柔软。

    谢行吟虽然摔得眼冒金星,但是没骨折,还能站得起来。

    他根本顾不上看怪物追上来没有,甩了甩发昏的脑袋,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就跑。刚迈出去一步,脚腕上忽然一紧,直接将他前倾的身体绊倒了。

    谢行吟龇牙咧嘴地低头一看,脚腕已经被什么东西死死勾住了。那是一条墨绿色的藤蔓,生的罕见得粗。

    他奋力踹两下也没能挣开,往腰间一摸时扑了个空。

    匕首在他掉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脱落了,此刻掉在了距离他五米开外的树下,闪着金属的光泽。

    这藤蔓力道惊人,谢行吟抬头一看,顿时冷汗就下来了。那肢体怪物已经飞快地从树上爬着往下赶来。

    那东西形似蜘蛛,数不清的肢体又像百足虫,对于这类诡异生物的恐惧似乎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

    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迅速朝他靠近,一边飞奔一边在草地上拖曳出一条血迹,谢行吟却动弹不得马上要被它瓮中捉鳖。

    倒霉透顶。就算拿得到匕首也来不及了。

    谢行吟瞪着眼睛,眼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怪脸越来越紧,几乎能闻到腐臭味

    危急关头,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背后树林里“嗖”地一声冷不防地窜出来一支箭,不偏不倚地射进了怪物的眼窝里。

    拖着雪白尾羽的锐利箭身没入大半,把它的脑袋扎了个对穿。被偷袭的怪物登时凄厉地怪叫了起来。

    谢行吟甚至也跟着拧了一下眉毛,他看着都觉得疼。

    果然,那怪物被偷袭者激怒了,放弃谢行吟锁定了新目标,怪叫了一声往他背后的方向手脚并用地追了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

    那怪物跑远以后一直没有回来。谢行吟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抬手掸了掸溅到他衬衫上的枯叶残枝,开始琢磨着怎么处理脚下那条该死的藤蔓。

    然而,当他发现这藤蔓根本不止一条的时候已经晚了。

    无数的藤蔓从地下钻出来,顺着他的脚腕往上爬,紧紧地缠住了他的两条腿,把他整个人都拖进了灌木丛里。

    谢行吟两手空空什么武器都没有,满是草根沙砾的草地上连石块都看不见,要对抗这么多藤蔓完全是以卵击石。

    很快,越来越多的藤蔓缠住了他的身体,麻绳粗细的藤条缠得越来越紧。那藤蔓粗糙的表皮上满是黏糊糊的分泌液,谢行吟感觉到皮肤被蹭到的地方开始发烫。

    他强烈怀疑那是什么腐蚀性液体,会逐渐把他整个人融化成藤蔓的养分

    无数的藤条从地下涌出来,将他的手脚全部束缚住,谢行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见一些藤条钻进了他衬衫里。

    它们扯住了他的手腕,缠住了大腿绑的严严实实还不够,有一些还想往他嘴里钻。

    谢行吟皱着眉避开,发现藤蔓的某些分支上竟然还长着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

    挣扎过后,他发梢微乱地垂落在脸侧,皮肤因为羞恼而微微发红,看上去有点狼狈。

    妈的,还不如让怪物咬死呢

    “死透了。”一个穿着银黑制服的男人嫌弃地用鞋尖踢了踢散落满地的断臂残肢。

    “都烧了吧。”另一个人说,“这么难缠的东西,怎么才掉出来一个a级道具。”

    “哎,我说你别管它了行不行,走吧,天都快黑了。我们得在天黑之前赶到营地。”

    这些人纷纷行动起来,把地上的怪物残肢烧成了灰,然后重新动身。

    “哎等等你们看,那边有个人”刚走了几步,其中有个眼尖的人忽然叫了起来。

    “别动,越动缠得越紧。”

    浑浑噩噩间,谢行吟似乎看见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朝他走过来。

    令人窒息的缠绕感忽然消失,他又能呼吸了。谢行吟脸颊因为缺氧微微泛红,眼神涣散地抬头,却看不清那人的脸。

    在彻底昏过去之前,他只看见那人领口上的徽章。

    倾斜交错着的玫瑰和剑闪着银白色的光泽。

    姓名谢行吟,审判编号0910023

    新手任务“逃出禁林”已完成

    结算中

    评分等级:a

    获得生存时间7天

    谢行吟体力透支,沉沉地睡过去。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有个人低声喊他哥哥,温柔地把他放在床上,修长微凉的指节抚过滚烫的脊背。

    但是当他想要看清那个人的脸时,眼前却一片模糊,只能看见他领口的徽章

    等谢行吟猛地睁开眼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窗外阳光正好,在玻璃上映出漂亮的光晕。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床头的瓷瓶插着一束蔷薇花。也不知道是谁从森林里把他带出来,帮他换了身衣服还包扎了伤口。

    原来是梦。

    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就会发现此刻谢行吟仰面躺在床上,面色疑惑的望着空白天花板发愣。

    从睁开眼的那一刻,他眼前的画面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眼前浮现着一扇荧光屏,有点像全息游戏的操作界面。

    左上角写着他的姓名和编号,而右上角则是一个显眼的倒计时栏。

    剩余时间6天02小时25分00秒

    24分59秒。

    24分58秒。

    57秒,56秒,55秒

    眼看着生存时间一分一秒地倒退着,谢行吟脸色微变。

    没人告诉过他生存时间变成0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毫无疑问,倒计时的尽头是死亡。

    看起来他的时间不多了。

    荧光屏左右有几个排选项图标,谢行吟发现用意念力就能选择,于是挨个点开看了一眼。

    其中有个商店功能,里面只解锁了一样东西

    通天塔普通门票

    票价1天生存时间

    通关奖励515天生存时间

    注每日限购一张,有效期24小时。请在有效期结束前登塔。

    谢行吟不知道这门票该怎么用,但是他看着右上角的倒计时,忧心忡忡。

    剩余的生存时间不多,不断倒退的秒数像是在催命一样。

    夜色正浓。

    白昼公会基地顶层露台上,一个身着银黑色制服的年轻男人靠着雕栏抽烟。

    他修长的指尖夹着烟,扎起的半长黑发散落了几缕。烟雾缭绕间,露出小半张近乎完美的侧脸。

    没有亲眼见过陆焚的玩家绝对不可能想的到,大名鼎鼎的白昼公会会长竟然这么年轻。

    传言中的修罗恶煞,长了一张很让人想入非非的俊美面孔。

    身后寂静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叮”的脆响,像是空酒瓶倒地的声音。

    露台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大约三十出头,有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黑色的紧身制服包裹着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眉眼凌厉得像是外国电影里的冷血女特工。

    “哟,您不是带人出城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女人踢开空酒瓶,抱着胳膊走了过来。

    “有点事。”陆焚靠着栏杆,懒散地抖了一下烟头。

    “什么事能比狩猎要紧”

    她边拿起摆在一旁的酒瓶,往空酒杯里倒“我刚听夏笙他们说了,你从禁林里带了个人回来”

    玻璃高脚杯里盛着气泡酒,在月光下看起来像是流转金光的玉露琼浆。

    陆焚面无表情,只是盯着手里烟头上一点火光。“他受伤了,带回来让你看看。”

    女人失笑“我说陆会长有这么好心,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给新人当保姆原来是要支使我。”

    “”陆焚终于挑起眼皮看她。

    “开个玩笑。”女人笑得像狐狸,目光灼灼盯着他看。

    “我是真的挺好奇,到底什么样的新人能让你在狩猎中途特意跑回来那得是多大来头”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