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师兄 > 第七章

第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侍一边领着缘杏往里面走,一边对她说北天君这里需要注意的地方。

    “缘杏公主想必早已知晓,北天君在仙门中,已经立下了规矩”

    “同门弟子之间,不可互问出身来路,不可炫耀资质血统,进北天宫不可带侍从童子,不可带表明身份之物,一切生活自理,弟子间须互敬互重,无论入师门前是人是妖,是贫是贵,此后一缕一视同仁,只有师兄师妹之分,没有高低贵贱之别。”

    “小公主正式拜北天君为师后,切不可再提自己的本名缘杏以及两位狐君之事,也不要问其他师兄身世来历,专心修炼。日后,北天宫就没有缘杏公主了。”

    缘杏年纪尚小,根本还不懂所谓的“炫耀”“虚荣”这些词算是何意,懵懵懂懂,仙侍说什么都点头,倒不觉得他提得要求有多难做到。

    仙侍将缘杏领到了浴池之前,给了她一个很大的木盒,就让她进去净身。

    缘杏将沉甸甸的小木盒打开来看,只见里面除了洗澡的必要之物,还压着一套弟子服,杏黄衬裙淡绿纱衣,颇为可爱。

    缘杏散了头发,脱掉衣服,泡进温泉里。

    这个浴池显然是考虑到了小孩子的身量,即使是缘杏这么小的孩子进去,水位也不显得深,她泡得很是舒服。

    等从温泉里出来以后,缘杏笨拙地自己穿上了仙侍给她的弟子服。

    待走出浴池,仙侍看到缘杏的样子,立刻笑着捧场道“都说九尾狐族美人无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小公主穿我们这身北天宫弟子的衣裳,甚是可爱小公主真是个美人胚子,日后定又是一位惊艳天庭的神女。”

    小缘杏被夸得不好意思,拉了拉裙摆。

    但她自己也觉得北天宫的弟子服好看。

    衬裙舒服,罩衫轻飘飘的,还配了好看的丝带,即便出席典礼席宴也称得上体面,都可以与她以前的公主衣衫比较,不像是许多仙宫常见的弟子服,单调的深色练功服一罩,直接从夏天穿到秋天,全无美观可言。

    小缘杏一个人出来拜师,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正因如此,弟子服这么好看,实在是意外之喜。

    仙侍仿佛看出了缘杏眼中的惊讶,解答道“我们天君说过,君子行于世,体面是十分重要的。

    “人固然不能以貌取人,被世俗看法所困,但小弟子们年纪尚小,穿得漂亮,精神面貌就会好,在他人面前也能昂首挺胸、不会露怯,自然而然就会有自信,行事作风会积极向上,为了保持住良好的形象,修炼也更为刻苦。在有条件让大家漂漂亮亮的情况下,当然要在弟子服上下功夫。”

    小缘杏听得恍然。

    想不到原来光是弟子服也有这么多讲究。

    北天君,听上去是个思维细腻、心细如发的人。

    仙侍在前面领路,穿过重重楼阁,终于将缘杏领到了一个典雅的道室。

    道室内相当宽大,里里外外就有三四重,而且室中有室,最里面的道室也分庭院内室。

    小缘杏跟在仙侍身后,脱去鞋子,只着罗袜入内。

    仙侍撩开珠帘,一路将她领到最里面的内室。

    北天君还没有来,但出乎意料的,室里已经有另一个人了。

    那是个年纪与她一般大、或许大一点点的小男孩,他也穿上了北天宫的弟子服,不过是男子的款式。

    他头发不是很长,有种洒脱的凌乱,一小束头发扎成装饰的辫子,用红绳缠着,发型像是游牧民族的样子,带着不羁的野性。

    男孩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蒲团上,将袖子高高撩起,露出胳膊,双手抱在胸前。

    他将北天宫精致端正的衣衫弄得乱糟糟,嘴里叼着根不知从哪儿摘来的狗尾巴草。

    看到缘杏进来,男孩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一举手远远地跟她早了个招呼“早啊”

    缘杏此前由于先天有疾,极少出门与外人接触,与同龄人说话,最多就是哥哥,这回一来就碰上一个不认识的男孩与她搭话,缘杏下意识地有些退缩。

    但她又想,自己好歹是狐君宫的公主,是狐君的女儿,堂堂天狐神女,虽然以后在这里就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了,可也得有公主的威仪,不能丢爹娘的颜面。

    这样一想,缘杏的勇气又鼓起来了。

    她大大方方走过去,另取了一个蒲团,正了正裙摆,在蒲团上端正地跪坐好,然后才好奇地望向旁边人,打招呼道“你好。”

    那男孩看了看缘杏,当即夸张地道“你长得好瘦而且脸色好苍白”

    缘杏瑟缩了一下。

    她自幼养病,足不出户,汤汤水水不断,什么都不能吃,多吃了几口还会吐,自然是胖不起来的,也晒不着太阳。

    她只能试着解释道“我、我身体不好。”

    那男孩见缘杏躲闪,反而愈发新鲜地靠近,问“你也是来拜北天君为师的”

    缘杏小幅度地点点头。

    男孩道“我也是一大早就有北天宫的仙侍来接我了。对了,你叫什么日后怎么称呼你”

    缘杏一惊,紧张地往后躲,提醒道“北天君这里,不允许我们互相知晓原本的来路身份”

    男孩不以为意“这不是还没有拜师吗再说,只不过是一个名字,天下重名的人多了去了,谁能知道谁是谁”

    男孩的话有几分道理,但缘杏不一样,她是天狐公主,虽说她认识的人不多,但只是个名字,将来还真是有可能被人猜到的。

    缘杏小心谨慎,更不愿意第一日到北天宫就破坏未来师父的规矩,紧抿着嘴唇,摇摇头,一个字都不肯说。

    男孩劝了半天未果,不由“啧”了一声,双手抱胸,意味深长地道“你胆子真小啊,总是规规矩矩的,不觉得很没意思吗”

    缘杏还是咬紧嘴唇不吭声。

    男孩说“我就不介意现在告诉你我的名字听好了,我叫”

    男孩原本意气风发地要说自己的名字,可是说到这里,喉咙就像被堵住了一样,半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男孩皱起眉头,捏住自己的喉咙,好像满心费解。

    他们说话的整个过程,仙侍始终安静地伫立在一侧,只是静观其变,直到这时,他才微笑地上前一步,道“不要白费功夫了。天君早已在此处设下仙法,任何涉及你们原本身份的话语,都是说不出来的。”

    男孩失望地“啧”了一声,抱胸坐了回去,看起来很泄气的样子。

    仙侍恭敬地道“两位弟子请耐心等待吧,北天君应当就要来了。”

    男孩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内室一侧的帘帐被撩开,一位神君从内门步入道室。

    是北天君。

    在此时进入道室的神君,除了北天君外,不作第二人之想。

    小缘杏的心立刻狂跳起来,她连忙正襟危坐,屏息凝神地往北天君的方向望去。

    只见北天君坐到最上席,姿态优雅从容。

    第一眼看到北天君的模样,缘杏当即就明白了,北海女君所说的“美人”是什么意思。

    眼前这位天君,清目丹唇,男生女相,眉心一点红印,他着一身宽大的白袍,黑发瀑背,眼睫低垂,看上去雍容华贵、典雅秀丽,虽是男子,却有倾城美貌。

    的确是个脱凡的美人。

    九尾狐族美人无数,可看到北天君本人,缘杏还是呆了呆。

    而这时,北天君举目望来。

    缘杏吓了一跳,连忙低眉顺目地垂下头,好给师父留个乖巧的好印象。

    北天君的视线落到她身上。

    北天君绝对是知道缘杏家境出身的,但从他看自己的眼神中,缘杏没有感觉到他对自己一丝一毫的特别或者另眼相看。

    北天君只是喉结一滚,问“你们两个谁先来的”

    北天君的声音清冽,很容易让人有好感。

    男孩高高举起手“我先到的”

    北天君淡淡颔首,道“那你就当二弟子吧。”

    说完,他又看向缘杏“那你就是三弟子。”

    “是。”

    缘杏温顺应下。

    她没有什么意见,的确是那个男孩先到的,而且,那个男孩看起来也比她大一点。

    男孩则当场将手一伸,一把揽住缘杏肩膀,不认生地道“好嘞以后一起修炼了,三妹妹”

    缘杏“”

    缘杏不太习惯有人举止这么亲密,拘谨极了,尤其是在家里,她与双生的亲哥哥都有三分疏远。

    北天君见状,一挥袖,隔空就将他们两个人分了开来,让他们重新坐正。

    北天君依然端详着他们两人,说

    “你们二人既然今日打算拜入我师门,想来自然背熟了我门下的规矩,我就不多重复。从今往后,你们只得师兄妹相称,不得互问身份来路。”

    两人纷纷称是。

    北天君顿了顿,道“既然如此,还是得你们两人起个便于称呼的代称。”

    他先看向男孩,说“你就单字一个煈吧。”

    男孩洒脱地用力一抱拳“好多谢师父”

    北天君对他略一颔首,注意力重新落到缘杏身上。

    缘杏被他的美眸望住,愈发紧张。

    北天君也没露出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淡淡道“那你日后就用一个杏字吧。”

    缘杏松了口气,忙乖巧地拜道“谢谢师父。”

    这个字和她的本名相关,她本来还担心北天君会给她起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字,那就还得重新适应。

    现在看来,北天君给起的代号,还是与他们原本的名字有几分关系的。

    而这时,那男孩一撩小辫,又没心没肺地过来揽缘杏的肩膀,自来熟道“杏杏师妹”

    缘杏有些慌张。

    而这时,北天君抬袖点了点男孩所在的位置,淡淡道“阿煈,去领十下掌心。”

    “为什么”

    已经被称作阿煈的男孩立即炸了毛。

    拜北天君为师还不到一刻钟,就要领罚了,不止是男孩,连缘杏都吃了一惊。

    北天君回复道“我门下不可问出身过往,不可炫耀资质血统,你们先前虽然还没有正式拜入我门下,但都是我早早定下的弟子,早该知道我的原则。你到我仙宫中,第一天便试图坏门规,若不惩戒,日后你怎么会当回事我自然要拿你立规矩。”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