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师兄 > 第六章

第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海女君到底仙术高超,又尤善水术,及时施展了保护之术,小缘杏和她珍爱的画卷文具都受到了保护,没有被水淹到。

    不过,原本在庭院里玩球的小仙娥躲闪不及,被冲走了好几个,在庭院外面哭个不停。

    狐女君看到被北海女君抱在怀里、毫发无伤但受到些微惊吓的小缘杏,强压着怒气“阿霖,这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将我好好的天狐宫,弄成北海水境了”

    “阿、阿娆,我可以解释。”

    北海女君这回自知理亏,没有同平时那样贫嘴,心虚地抱紧了小缘杏。

    “我也没想到你女儿这画心比我想得还要强,海水就那样涌出来我都吓着了。幸好,幸好杏杏这小宝贝没事,给你,完璧归赵。”

    说着,北海女君将小缘杏塞回狐女君手里。

    狐女君心疼地抱着女儿,上上下下摸了一遍,果然身上都没事。

    狐女君担忧道“杏杏乖乖,是不是害怕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缘杏搂住娘亲的脖子,摇摇脑袋。

    狐女君高高提着的心,落回肚子里。

    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回事,狐女君再也不敢将北海女君与小缘杏单独放在一起。

    每当北海女君要来和小缘杏玩的时候,狐女君都专程跑过来看着,甚至让小缘杏直接在她的书房里画画,不离开她眼皮底下。

    北海女君在狐宫里的一大乐趣就是逗孩子,自从被狐女君盯梢以后,她瞧着没趣儿了许多。

    北海女君百无聊赖地摊在桌子上,对珠帘后面批阅仙折的狐女君道“阿娆阿娆,你别办事了,咱们出去玩玩怎样就像成亲之前那样。”

    狐女君头也不抬“阿霖,我看你别在我这儿耍赖了,回龙宫去怎么样你那里事也不少吧,你夫君都快写了八百封飞书让你回去了。”

    北海女君立即后退“不了不了,回去就要交班孵我那倒霉儿子了,还是让他爸孵着吧。”

    狐女君白了她一眼“你前些日子还说要把你儿子聘给杏杏当童养夫,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现在就成了倒霉儿子,连孵都懒得孵。”

    北海女君“情况不一样嘛。”

    说完,北海女君又回头逗杏杏,诱导道“乖杏杏,你喜不喜欢龙啊我们龙族的男孩子,都阳光又英俊,原形长得漂亮,保护欲还很强,这世间谁要是敢动了龙族的伴侣,龙都是会冲上去拼命的你想啊,将来一只小白狐狸坐在金龙脑袋上飞来飞去,多可爱啊”

    缘杏懵懂地眨着眼睛,然后低头思索。

    北海女君本以为缘杏是在考虑喜不喜欢龙,很是期待。

    谁知片刻之后,缘杏迷惑地问“可是九尾狐与龙是不同族的吧,若是将来生小孩,会长成什么样呢”

    北海女君一愣,大笑起来,然后信誓旦旦地拍胸脯“别的尚且不说,这个你是绝对不需要担心的上古便有龙生九子,龙族与其他族混血,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龙生九子”

    小缘杏常年卧病在床,大部分精力又都放在画画上,现在读书还不多,手里捏着毛笔,困惑地歪了歪耳朵。

    “啊,龙生九子,就是,嗯”

    北海女君本来想解释一下,可是张开嘴,才发现很不好说。

    有一条龙,和九个不同的物种,生了九个形态不一样的儿子,这说法好像哪里奇奇怪怪的。

    北海女君看着小缘杏清澈单纯的双眼,怎么也说不出那句她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就是说我们龙的祖先以前私生活有那么一丢丢不检点”。

    北海女君回头对狐女君道“阿娆我能给你女儿普及一丁点正常健康的两性相处历史教育知识吗我保证,就一点点。”

    狐女君“滚。”

    北海女君“阿娆,你怎么答得这么快,多考虑一下嘛,对孩子回避性教育问题是不对的”

    狐女君“我是不放心你教,你可快闭嘴吧。杏杏的事你放心好了,等她再长大一点,我会亲自教她的。”

    北海女君悻悻地怂了。

    小缘杏歪着脑袋,眼里仿佛更迷茫了。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缘杏即将离家前往北天的日子越来越近,她对自己前往的北天,好奇心也越来越重。

    北海女君也是从北方来的。

    有一日,缘杏问北海女君道“安霖姑姑,北天君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他啊。”

    北海女君不知道缘杏要拜的师父就是北天君的事,听缘杏问起这个话题有些意外。

    她考虑了一下,沉吟道“应当说,是个美人吧。”

    小缘杏“”

    这个回答出乎缘杏意料,她看上去完全没有明白。

    北海女君哈哈大笑,说“日后你随我到北天境去玩,我带你见见北天君,你就懂了。”

    小缘杏想了想,又问“那北天君的那个大弟子,传闻中的公子羽呢”

    北海女君诧异“你还知道这个,噢,我明白了,是先前你兄长在修炼大会上败北的事,让你在意起来了吧。”

    小缘杏自己找不到借口,又不能实话实说,索性就这样点点头。

    北海女君思索起来,说“那位大弟子,我也不曾见过。不过既然是北天君亲自挑选,又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看上的弟子,想来必定有过人之处。

    “我听说那位羽弟子,不仅仅天资出众,品貌性格也无可挑剔,见过他的仙君,都对我说那孩子待人有礼,不卑不亢,是个心有明月、谦逊高洁之人,评价甚高对了,你可知道,北天君收徒,有不问来路、不问出身、仙门内不可表明身份背景的规矩”

    小缘杏回答“知道。”

    北海女君说“我听闻北天君这套规矩,其实可能是为了那位大弟子而设的。那位大弟子固然出色,但他的身份来路,或许有一些问题。以他原本的情况,要拜北天君为师太过勉强,北天君为了不让他人非议,这才有立规矩一举。”

    小缘杏愕然。

    公子羽如今在小辈弟子中很有声望,兄长、兄长的同窗、兄长的仙侍还有在狐宫修炼的小弟子中,都不时会有人谈起。

    缘杏之前从他们口中听说的,都是公子羽多么多么厉害,是一匹杀出来的黑马,竟连缘正小少君这样的棋心伴生都能打败,却还是第一次听到北海女君说的事。

    北海女君果然是从北天来的,知道的就是要比别人多些。

    缘杏问“那那位公子羽,可能是身份出身非常糟糕吗”

    北海女君颔首“嗯,多半如此。要隐藏身份,若不是出身差得不能让外人知道,就只能是身份高得不能轻易露面了,但后者的概率,太小了。反而是前者会被这些个神君仙君收徒的,未必只有天上的小神仙,地上的凡人、妖界的妖族、尚有一丝善心的魔人,都不是不可能。

    “北天君若是收了这样的徒儿,隐瞒身份,不想让人看低他一眼也很正常。

    “不过,北天君也未必真的是为了藏他的大弟子,他这个人有时候想法异于常人,也许确实是觉得弟子间互不知道身份,更有利于修炼也说不定。”

    小缘杏听得一知半解,但记住了她那位未来的大师兄,也许并不是外人看到的那般光鲜。

    她童稚未去,天真单纯,虽然知道了有这么一回事,但并未因为他或许不是神仙就有偏见,反而觉得这更不容易。

    还未进师门,平白无故的,缘杏已经对那位师兄有了几分尊敬。

    时光流逝。

    缘杏按部就班地与先生们学习。

    这一年,缘杏的身体还是时好时坏,不过各项基础课业都补上了不少,走出去总算不见得会太丢人了。

    北海女君在狐君宫住了近八个月,才终于不情不愿地被龙王派来的仙官八抬大轿请了回去。她临走前还一个劲儿地邀请小缘杏到北海去玩儿,说要收她当干女儿。

    兄长中间回来过两次,但每次都没住几天就走了,兄妹俩没怎么能说上话。

    一转眼,缘杏过了七岁的生辰,终于要出发去北天境,拜北天君为师了。

    出发那日,狐女君亲自给小缘杏梳了头发、挑了衣裳,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看着女儿端庄可爱的样子,狐女君心头不禁涌上一阵忧虑感伤,靠在男君肩上,低低啜泣。

    男君心中也是一阵感慨。

    男君蹲下身,替缘杏理了理衣裳,柔声叮嘱道“等到了北天君身边,就不要再提你爹娘是谁了,要好好修炼,有什么事就写信给爹娘,好吗”

    小缘杏对爹爹点点头。

    女君则捻了捻眼角的泪“北天君规矩严格,除了你的药丸,什么东西都不准带,到那边还要沐浴更衣,爹娘也不能给你准备什么不过你别担心,北天君那边一切齐全,肯定不会短了你的。”

    小缘杏又对娘点点头。

    但第一次离家,她多少仍有些惴惴不安。

    缘杏问“爹,娘,安霖姑姑说北天君是个美人这是真的吗”

    女君一愣。

    缘杏听到母亲小声嘀咕了一句“阿霖这家伙,又乱说话”。

    然后,女君摸了摸她的脑袋,道“皮相乃身外之物。北天君相貌如何,都不值得议论。你到那里去,好好尊他为师,以北天君的修为品行,定能教你许多的。”

    说着,女君牵起她的手,说“走吧,娘你送你上车,北天宫城已经派车来接你了。”

    女君与男君陪着小缘杏到仙宫前。

    这里果然已经停了一架仙车。

    仙车的装饰简朴,也没有显示身份的花纹,车前只有一个仙侍,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仙车出自哪方仙宫。

    那仙侍见到小公主出来,彬彬有礼地作了个揖,说“时辰不早了,小公主,请上车吧。”

    终究到了离别的时候,狐君夫妇依依不舍地将小缘杏送上车,与她挥别。

    缘杏是头一次离家远行,一直扒在车窗外,直到看不见爹娘了,才忐忑地缩回身子。

    那仙侍一言不发地驾着仙车,绕着仙车在四方绕了两三圈,像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出仙车的去处行迹,兜兜转转大半日,才终究进道入了北天境。

    无数浮云从车侧掠过,不知过了多久,小缘杏透过重重薄雾,终于看到一座仙界宫城浮于云间。

    仙侍驾着车,驶进北天宫中,最终在内宫花园中停下。

    他跃下仙车,替小缘杏打开车帘,道“小公主,下来吧。”

    小缘杏好奇地从车内探出头。

    映入眼帘的是缭绕仙云,楼台水榭,处处皆是仙境之感。

    小缘杏居住的狐君宫已是气派,可这北天天君的天庭宫宇,仍要再胜五分。

    仙侍扶着小缘杏下车,给她引路。

    仙侍交代道“缘杏公主,入北天君的仙门,首先要沐浴更衣,褪尽一身铅华,一会儿我会给你准备合身的弟子服。那么,请先随我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