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网游竞技 > 谁叫他是女人 > 第二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离婚冷静期,延长到一年。”吴仁非提出的这个法案被通过了。

    虽然网上有刁民叫骂,但那和他没关系,毕竟那些底层的叫骂传不到高层耳朵里,就算听到了,也就是噪音,对他一造不成威胁,二造不成伤害。

    他的眼光长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的长远未来考虑,为了社会的稳定,那些目光短浅的愚民怎么会了解。

    反抗是一时的,反抗是无力的,等到几年后,他建议废除离婚,使婚姻终生制,也就只能得到一时的反对,只要严厉执行下去,又有什么反抗不会被铁血镇压

    吴仁非有着一个圆满的家庭,他的妻子温柔听话,尊重他这个丈夫,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去年二胎出生,又是个儿子,他很满意。

    家庭才是社会稳定的根源,现在的年轻人随随便便就离婚,实在太不像话了,这样冲动的行为只会造成家庭的悲剧,不管理,怎么行。

    “离婚什么离婚太不像话了你在胡说什么”吴仁非被这震天的叫骂给震醒了过来。

    他诧异地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脑子里忽然多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他变成了另一个叫做吴仁非的男人,来到了另一个奇怪的世界

    在这里,男人和女人颠倒,在这里,男人有着绝对的弱势,竟然还要生孩子

    “吴仁非,你听到没有”女人凶狠地大叫,望着他的目光就好像在看待一个仇人。这是他原本世界妻子的模样,但是比那个世界的妻子更加强壮高大,而且显露出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凶狠。

    吴仁非从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中发现,这个女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妻子,两人结婚十年,但现在妻子出轨,在外面包养男人,还给了那男人许多钱,被他发现后,两人正在商量离婚的事。

    吴仁非要离,妻子不肯。

    “女人在外面有点应酬怎么了,有需要在外面找人发泄一下怎么了,我平时想要,你满足不了我,还不许我去找别人解决,就因为这个要跟我离婚做梦呢你。”

    吴仁非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被女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一通,脸色青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样奇怪的世界

    和妻子的谈话无疾而终,妻子摔门而走。吴仁非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世界,感觉头非常疼。他在屋子里翻找东西,一边仔细想着脑海里这个世界的记忆。

    他在这个世界没有工作,每天的任务就是待在家里打理自己,偶尔照顾下孩子而已。

    “你他妈的”他暗骂一句,因为他从记忆里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男人大部分都没有工作,而出去工作的男人都会被人觉得是不正经不体面的男人,他们大多没有经济来源,只能依靠着妻子的工资度日,所以称为家庭的附庸。

    吴仁非理清了家里的资产状况,他家中很有钱,而妻子婚前财产几乎没有,可现在,大部分的钱都属于妻子,他的私人财产很少,而且卡里的钱想要大额取出都需要妻子那边的准许。

    真是岂有此理,明明是他的钱,结果和那女人结婚之后就变成她的财产了不行,他一定要和这女的离婚,把自己的财产拿回来。

    妻子回来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看到他仍是一副心气不顺的模样,指着他大骂,“离了我看你怎么过,还想和我离婚,信不信我直接让你净身出户嫁给我十年,都没能给我生个女儿,就一个窝囊废儿子”

    吴仁非又是额角抽搐,他下午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同样和那个世界一样的儿子,只是这里的儿子要瘦弱很多,唯唯诺诺的,完全没有他宝贝儿子嚣张跋扈神采飞扬的样子,都不知道是怎么教出来的。

    这女人嚣张又霸道,长了一张和妻子相似的脸,却和妻子完全相反,吴仁非无法忍受,第二天就赶紧找来律师咨询离婚事宜。律师自然是女人,听到他说想要离婚,律师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离婚现在基本上都没人会离婚的,我身边的人就算过不下去也不会想离婚,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吴仁非不想和这眼中藏着轻蔑的女人谈论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可笑,他只是再三重申自己要离婚,并且要想办法打赢离婚官司,让妻子净身出户,拿回自己的财产。为了让这个律师尽心尽力,他还承诺了很大一笔的感谢费。

    看在这笔钱的份上,律师终于闭了嘴,不再劝说他,转而了解情况,搜集资料,准备尽可能地让有利的条件属于自己的雇主。

    然而,开庭前夕,一条新的法律颁布了,离婚被废除,婚姻变成终生制,男人不再能单方面提出离婚,除非妻子死了,否则不能离开。

    “恕我无能为力了。”律师抱歉又可惜地说,可惜自然是可惜她的感谢费没到手。

    吴仁非简直快受不了这个荒诞的世界,他不断上网搜索着相关的消息,看到提出废除离婚法案的中年女人发表讲话,底下许多女人欢呼着,说些什么“太好了,看我家男人还整天威胁要离婚要离婚。”“是好事,不然我花那么多钱结个婚,男人转头就要跟我结婚,我亏大了。”“那些不安分的男人可以收收心了,不能离婚,好好待在家里带孩子生孩子吧。”

    多么熟悉的话语,他从前提出那些法案的时候,总有这样的男人们追捧夸奖他,但是现在,这些说着同样话语的人,堵死了他的离婚路,把他堵得面色发白怒火攻心。

    不是得利益者了,才知道那些夺走权利的人有多么可恶。

    吴仁非冷眼看着一些男人在网上发表激烈的反对,他心里很清楚,都是没用的,就像他觉得从前那些世界女人们喊喊口号抱怨抱怨根本没用一样。

    他开始考虑离婚之外的出路。既然不能离婚就算了,但是家里的钱财,他必须掌控,否则他就要永远受着妻子的气。只要他有钱了,妻子也只能乖乖听他的话。

    他还没想到办法,接着就有人上门来。

    “我们是生育局的,你和你妻子结婚十年,只生了一个孩子,没能达到平均生育水平,这种消极生育的行为是触犯生育法的,所以我们要通知你,从今天开始,你们必须一周内进行四次生育活动,不得使用任何避孕手段,并且进行视频记录,我们每周会来检查。”

    吴仁非愕然,终于从记忆里找出来这个规定,这是几十年前出台的生育法,规定一对夫妻十年内必须生育至少两个孩子,否则就会有强制生育监测手段。

    “这简直这简直荒谬,你们以为是养猪吗”

    生育局工作人员皱起眉,“你这是对政策不满吗你这样的言论,我们可以提出警告并进行罚款,严重的话你可能会被起诉。”

    吴仁非闭上了嘴。

    他被这可怕的世界气得双手颤抖,然而他反抗不了。一周四次的生育活动要被视频记录,他每次都觉得压力很大,无法坚持,妻子几次埋怨他没用,把生不出孩子的问题怪在他头上。

    这么过了一个月,他再也无法忍受,暗暗决定卷款逃跑,反正跑到国外去也可以,有个印国听说政策比较宽松,他可以去那边,避开这令人窒息的环境和糟糕的妻子。

    和他一样想的还有很多,自从离婚废除,一些想离婚的不能离,绝望之下选择偷渡到其他国家,结果第一批人直接被边境查获,全部关了起来,获刑十年。

    新闻报导了此事,女主持人神情严肃,说道“这种行为恶劣,我们绝不姑息”

    抓得严,他逃不了,妻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他想要捐款逃跑。

    脑袋撞在玻璃上,脸颊被碎玻璃割伤的时候真疼啊,被踢倒在地,被踹肚子也是真的疼,被打的眼睛红肿起来,看东西变得模糊。

    吴仁非在痛苦之中爆发了,他一边咒骂,一边反击,反手将妻子推下了楼梯,看着她从最高层滚到最底层,脑袋重重撞在大理石楼梯上,鲜血流了满地。

    他被逮捕了,因为杀死了妻子,他被判了死刑。

    在监狱,他看见一个因为杀了想离婚的丈夫,所以被关进来的女人。

    “她也是死刑”

    “不,她坐几年牢就能出去了。”

    吴仁非睁大眼睛,不停喘着粗气,他感到一种作为下等人被歧视被欺压的痛苦,“凭什么凭什么都是杀人,她为什么坐几年牢就可以,我为什么会是死刑”

    “为什么这是什么狗屁的法律,我不服”

    “不服不服你又有什么办法,法律是我们女人制订的,谁叫你是个男人。”

    “谁叫你是个男人。”

    吴仁非猛地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

    旁边坐着的妻子温婉笑着,问他“怎么了一脸后怕,做噩梦了”

    吴仁非一把挥开她,爬起来跑到书房,打开电脑和手机,确认了这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个世界,男人还是男人,女人还是女人。

    太好了,他舒了一口气,无力地瘫在椅子上,擦了擦额头被吓出来的冷汗。

    他看了眼电脑上那些熟悉的言论,有人对他提出的离婚冷静期破口大骂,他直接点了叉关掉,心里想

    “一定要想办法打压这些女人,让她们不能出去工作,剥夺她们工作的权利,剥夺她们生育的自主权,就像梦里的男人们那样,这样她们就不能反抗,世界就不会变成梦里那可怕的模样了。”

    “呼现在还是对这些女人太宽松了。”

    小故事完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