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文学 > 穿越小说 >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 第21章 混战

第21章 混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半空中,封渊君在发表了他惊世骇俗的言论之后,也不急着做什么。反而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护身符,一边看戏似的看琼山这群人。

    原本他操纵分神体到琼山来,不过是一时兴起,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小家伙坏了他的事。结果发现事情比他预想得更有意思云澜仙尊不在,琼山倒好像是要内乱了。

    对封渊君来说,仙道这些门派当然是越乱越好,所以他不介意顺手再添一把火。

    至于那只雪猫儿哼。

    封渊君缓缓吐出一口热气,像陆归雪这样前脚给他下完催情蛊物,后脚就转身跑了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思及此处,封渊君看向陆归雪的眼神又危险了几分。

    陆归雪抬起头,他看见封渊君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打算认真动手,他根本就是来捣乱的吧

    接着,陆归雪听见了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人群纷纷看向陆归雪,眼神惊疑不定,似乎已经认定了他和封渊君有不正常关系。

    否则封渊君身为魔主,怎么会连本尊都赶来了琼山至于那成双成对的护身符,也怎么看怎么像是定情的信物。

    “陆归雪,这次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还有谢折风,就算这魔头亲口承认了,你也还是要不分亲红皂白的护着他吗”玄圆长老说这话时面上尽是怒色,心中却大喜过望,这简直是送到他嘴边来的的机会。

    连他也不曾想到,封渊君居然会亲自出来承认与陆归雪的关系。

    如今无数人都见证了此事,场面又如此混乱。待到一会儿动起手来,他只要趁乱将陆归雪杀掉,之后就算云澜仙尊回来,也无力回天了。

    甚至连那执意包庇的谢折风,也能一同治罪。

    这真是天要助我玄圆,夺下这掌门之位

    “够了。”谢折风漠然的眼神,越来越冷。

    他刚刚收回剑鞘的黑色长剑,此时仿佛和主人已经压抑不住的情绪共鸣,堪堪出鞘了一截,唯一犹豫的是到底先砍地上的玄圆,还是天上的封渊君。

    陆归雪很多年没见谢折风这种眼神了,本能地从身后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小声道“师兄,你冷静,这事儿我可以解释”

    “你去我洞府中。”谢折风回头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剑已经再度出鞘,“等我把外面这堆烂摊子收拾了,你再慢慢解释给我听。”

    陆归雪乖巧地闭了嘴,他知道谢折风大概是冷静不下来了。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贡献,就是听谢折风的话,去他洞府里呆着别乱跑。毕竟,以他打不过半只鹅的战斗力和过高的仇恨值,一旦场面乱起来,他只要不添乱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陆归雪作为一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咸鱼,转身准备拉上自家徒弟就走。

    沈楼寒之前一直站在陆归雪身边,他看封渊君的眼神,已经像在看一个死人了。

    上辈子他羽化成神后,竟然还依旧允许封渊君掌管魔界,甚至攻陷琼山之时,封渊君也参与其中。沈楼寒忍不住去回想,封渊君在琼山的那段时间,有没有见过陆归雪。

    应该是见过的,现在隐约想起来,封渊君和陆归雪后来似乎还单独见过几次。

    沈楼寒面色一沉,现在想起来真是他当初真该直接杀了这家伙。

    “阿寒,你跟着我来。”陆归雪的声音传来。

    沈楼寒立刻收起那些思绪,手腕间微微一凉,便被陆归雪抓住了手,朝着身后谢折风的洞府快步走去。

    他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

    天幕浓黑如墨,几乎被封渊君的魔气铺满;身后众人气势汹汹,仿佛随时都要剑拔弩张。

    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下,沈楼寒不禁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

    此时此刻,陆归雪将一切都抛在身后,只带着他离开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私奔一样。

    想到这个词,沈楼寒心里忽然乱了半拍。

    另一边。

    玄圆看到陆归雪在谢折风的授意下离开,当即又呵斥道“谢折风,你这是要公然放他逃走“

    “我说过,他不会逃,人就在我洞府中。”谢折风手中剑锋寒芒乍现,他看着玄圆长老,说,“太上长老若还认自己是琼山之人,此刻便该与我一道,先解决了这个魔物。”

    琼山众人听闻此言,也纷纷点头赞同。

    陆归雪的事情可以关起门来解决,但封渊君如今肆无忌惮地出现在琼山,简直等同于公然挑衅。

    玄圆长老见众人的神情,便知道自己此刻不宜在明面上继续针对陆归雪。他若想夺权的话,从情理上还需要得到这群人的支持。

    于是玄圆长老朝身边的卫临宸使了个眼色,卫临宸会意,微微点头。

    然后,玄圆长老转向半空中的封渊君,凛然道“你这魔头,竟然公然闯入我琼山,伤我琼山弟子实在是目中无人”

    封渊君这会儿也不急,弯了弯嘴角,答道“云澜都不在琼山,我还有什么可顾忌难道顾忌你这只吃了玄武内丹,唯一优点只剩下命长的老乌龟吗”

    琼山这位太上长老,实力配不上境界,在修真界也不是什么秘密。

    “你这魔头,放肆至极”玄圆长老那张装惯了和蔼的脸,此时已经比锅底还黑,但他嘴上喊得十分厉害,却始终没有出手。

    谢折风没那么多想法。

    他手中黑色长剑劈风斩雪,没有一句多余的喊话,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裹挟着千钧之势,朝封渊君袭去。

    封渊君抬手,掌中无形魔气将剑锋堪堪阻住,道“修真界传闻,孤寒剑谢折风即使隔着一个境界,也能越境斩人于剑下。今日既然遇上了,我也不妨来会会。”

    陆归雪牵着沈楼寒的手,一路小跑,穿过谢折风住处的庭院,朝着深处走去。

    他知道谢折风的意思,这座洞府内有一处剑阵,是谢折风闭关时所用的地方。剑阵中的诸多剑魂都有灵,不仅会护主,还会认人。

    陆归雪以前刚入门时,没少被谢折风拎到剑阵里补课,所以那些剑魂自然也认得他。

    他只要进到剑阵里,就暂时是安全的。

    眼看再穿过一条回廊,剑阵便到了,陆归雪却听到一个令人厌烦至极的声音。

    “陆归雪,这次可没人再能护着你了。”卫临宸刚才接了玄圆长老的授意,趁着其它人都忙着关注与封渊君一战时,悄悄脱离了大部队,一路追了上来。

    陆归雪听到这声音,脚下的步伐没敢停,也没有回头。

    只有往前跑才是生路。

    但是他今晚遇到的破事太多,又冷又虚,现在还能动全是靠脑子里那根弦绷着。即使尽了全力跑起来也快不到哪里去。

    “诛魔诀的滋味儿,你今天恐怕要尝一尝了。”卫临宸阴沉沉地一笑,手中一道法诀化为光剑,朝着陆归雪袭去。

    诛魔诀像是长了眼睛般,追着陆归雪身上的魔气不放。

    “师尊,当心”沈楼寒脚下顿了顿,在那诛魔诀斩下之时,往陆归雪身边靠了半步。沈楼寒将陆归雪拉进怀里,故意将陆归雪的脸抱在身前,遮住了他的视线。

    光剑刺入沈楼寒的肩膀,推得他往前踉跄了几步。

    血顺着肩膀往下流,染透了衣袖,但他只是闷哼了一声,然后眼眸瞬间染上了血色。

    短短一个刹那,沈楼寒肩膀上那柄光剑颤动着,被无形的魔气逼到不得不自行抽出。

    然后光剑周围染上了黑色,原本诛杀魔物的光剑,反被这强悍至极的魔气所控制,转瞬倒转了剑锋,朝着卫临宸反噬而去

    魔气缭绕的光剑甚至没有给卫临宸惨叫的机会,便狠狠从他后颈处刺入。

    卫临宸剧痛之下,面目狰狞如鬼物,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的虫子一样倒了下去,再无知觉。

    陆归雪如今只是个普通人,被遮住了眼之后,便感觉不到魔气的存在,也看不到沈楼寒那双血色的眼睛。

    他只感觉自己被沈楼寒紧紧抱住,一股血腥气传来,温热的液体从沈楼寒身上不断地落下来,落到了陆归雪的脸颊上。

    “阿寒你是不是受伤了。”陆归雪本就没什么力气,此时在沈楼寒怀里扑腾了两下,也没能顺利把脑袋露出来。

    沈楼寒眼中的血色,身上凶戾的魔气,瞬间又消失了。

    “我没事。”沈楼寒开口时的声音温驯又轻缓,与刚才杀人时判若两人。他还不忘安抚道“师尊不要担心,已经到剑阵中了。”

    沈楼寒说话的同时没有停顿,直接横抱起陆归雪,转瞬掠身走近了剑阵之中。

    有陆归雪在,剑阵入口处的禁制就像以前那样自行打开,等到陆归雪领着沈楼寒进去之后,禁制又重新关闭,与外界隔绝。

    沈楼寒看了看四周,将陆归雪放在了一张石床上。

    陆归雪重新恢复了视线,睁眼就看到沈楼寒肩膀上鲜血淋漓,血透进了黑色的衣衫中,显出一种极深的暗沉红色。

    陆归雪便也顾不上其它事情,赶紧从芥子中翻找出伤药和锦帕。

    “你坐下来,别乱动。”陆归雪知道,这一道伤原本要打在自己身上。

    是沈楼寒帮他挡了下来。

    沈楼寒眼眸低垂,依言在石床边坐了下来。

    陆归雪半坐在石床上,将伤药锦帕都放在一旁,然后抬手就去解沈楼寒的外衣,没有半点犹豫。

    沈楼寒愣了一下,却没有躲。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陆归雪已经把碍事的衣服都脱了个干净,将沈楼寒受伤的肩膀露了出来。

    “师尊”沈楼寒低低唤了一声,像是在出神。

    他侧过脸,就看见陆归雪离他那么近,拿着锦帕凑近伤口的时候,轻缓的鼻息像是羽毛一样,擦过肩头,微微发痒。

    陆归雪听到沈楼寒叫他,手上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问“弄疼了吗”

    沈楼寒想,他哪里是疼,他是感觉自己好像要飘起来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